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当场流产谁背锅
    这画舫不愧是皇家出品,甲板宽阔可以容纳下几百人,画舫里头也布置得很是精致。甲板上三三两两站着几位小姐闲聊,见到梧月桐皆曲膝行礼。梧月桐看了护城河两边光秃秃的柳树,不知道她们在看什么,春天才有几分看头吧?

    进了画舫里面,中央燃烧着火炉,几个丫鬟蹲在那里蒸螃蟹。原来是有螃蟹吃啊,京城属于中部,螃蟹的确稀有。

    “皇嫂,这边坐。”

    凰清霜笑眯眯的起身邀请梧月桐坐下,道:“附属国进贡了一些螃蟹,每个皇子府上分一些也没有多少了。母后不喜欢吃海鲜,便让我将螃蟹拿出来请她们尝尝鲜。”

    梧月桐点点头,她也不是很喜欢吃海鲜。

    过了一会儿,宿如雪和梧月槿也陆续进来了。宿如雪脸色有些憔悴,看来她这几日过得并不好。梧月槿也脸色有些苍白,怕是肚子里的孩子折磨的。

    凰清霜有些惊讶的看着梧月槿,道:“二嫂,你脸色怎么如此难看?是不是身子不适,要不要请太医看看?”

    梧月槿勉强一笑摇摇头:“这段时间害喜有些厉害,太医说是正常反应,别担心。”

    “那就好。”凰清霜又看向宿如雪,正欲开口,宿如雪提前开口道:“这么大的螃蟹倒是少见。”

    “对啊,这螃蟹不仅个头大,还很肥美呢。不过二嫂你可不能吃螃蟹,太医嘱咐过呢。”

    “没关系,我也不爱吃那东西。”

    很快,螃蟹的香味传出来了,令人忍不住食指大动。虽然有些人只分了一个蟹腿,但螃蟹的鲜美还是让人赞不绝口。众人就围着火炉吃螃蟹喝果酒,兴致来了就行酒令,玩得不亦乐乎。

    梧月桐也就当作是一个普通的宴会,渐渐放松了。果酒很甘甜,梧月桐忍不住多喝了几杯。

    起身的时候步子都有些摇晃,白芍和雪梨忙将她扶住。梧月桐笑着摆摆手:“不行了,酒量太浅,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时候也差不多了,大家都散了吧。”

    众人便陆续退出画舫,因为都是大家闺秀,也没有推着走的情况。

    梧月桐出了画舫吹了吹风,梧月槿突然走到她旁边,她的丫鬟秋菊更是不着痕迹的将雪梨挤开。

    梧月槿紧紧盯着梧月桐,寒声道:“梧月桐,你知道我这个孩子留不下来吗?这一切都是你害的!”梧月槿说完狠狠拽了梧月槿一把,两人一起摔倒在地。可梧月槿忘了,梧月桐旁边还有白芍啊。

    白芍将梧月桐推得远了一点,还顺手将宿如雪拽过来垫在梧月桐下面,同时将另一个人推向梧月槿,四个人摔成了一团。

    甲板上的骚乱很快引起了众人注意,众人忙避开四人空出一大块地方。要知道摔倒的梧月槿肚子里怀着皇嗣呢,她们可不想和皇嗣沾上一点关系。

    “太子妃!”雪梨和白芍第一个反应过来上前将梧月桐扶起来,见她皱着眉才知道她崴了脚。被她压着的宿如雪也不好受,梧月桐整个人倒下来她都没反应过来,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好端端的站在那里是被谁拽过来的。

    可惜众人目光都被地上两人吸引,梧月槿已经痛得浑浑噩噩了,苏薇本来压在她身上,爬起来之后才发现手上满是血迹……

    “啊!”

    这下子,货闯大了。

    梧月槿的孩子最终还是没有保住,是一个未成形的女孩。因为是意外流产,血水一盆一盆的从屋子里端出来。

    秋菊因护主不力,差点被乱棍打死。凰景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询问她怎么回事。

    秋菊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有气无力道:“奴婢不知道……只知道娘娘靠近太子妃后……就摔倒了……”这种时候,当然要不遗余力的将责任推到梧月桐身上。

    梧月桐脚腕崴了一下,凰止衍正在帮她按摩。只有将瘀血揉开了,才能好得快。梧月桐额头冒汗,虽然很疼却一言不发。

    凰止衍皱眉看她:“怎么回事?”

    “梧月槿的孩子根本生不下来,她肯定会推到我头上。我就将计就计,让她自食恶果咯。”

    “我是问你,为什么会把自己弄伤。”以白芍的身手,完全可以将她安全带出圈子。

    梧月桐冷笑,梧月槿不遗余力要将此事安在她头上,这不是她避开就可以置身事外的。既然如此,她就将事情搅浑一点。反正按照当时摔倒的情况,她也有话应付。

    凰清霜做为此次宴会的发起者是最委屈的了,面对父皇母后的责问,她委屈道:“二嫂怀有身孕我根本就不敢请她啊,是她自己知道我要举办宴会说要来走动走动的,关我什么事。”

    “你还有理了?”皇帝视线一冷,凰清霜吓得一哆嗦。

    皇后忙道:“这事说起来也不能怪清霜,你跟母后说说,当时是什么情况?”

    “当时所有人都慢慢下画舫,也不怎么的大嫂和二嫂就走到一起去了,之后就引起骚乱摔倒了。大嫂崴了脚倒在了三嫂身上,二嫂则被苏薇倒在了身上,之后就流产了。”

    “她们是何故摔倒?”

    “我当时不在旁边,不知道啊。”

    过了一会儿,外面有人通传说二皇子求见。

    凰景行进来之后,皇后开口:“二皇子妃怎么样?”

    “女孩,没保住。”

    皇后叹口气,没说话。

    凰景行道:“父皇,母后。槿儿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儿臣想问问大嫂三弟妹还有苏小姐,当时是什么情况。因为有人说,槿儿是被大嫂推倒的。”

    皇后皱眉,如果梧月槿是被梧月桐推倒的,那这个残害皇嗣的罪名是逃脱不掉了。可她知道,梧月桐绝不是此等鲁莽之人。

    诛凰帝面色沉沉,开口将这几个人宣进宫。

    梧月桐是被凰止衍扶着进来的,一瘸一拐的。

    皇后忙让人赐座:“怎么了这事?”

    梧月桐一脸苦笑:“也怪儿媳贪杯多喝了几口,当时站在甲板上有些不稳。被人一撞就崴了脚,幸好旁边是三弟妹,所以摔得不是很严重。”

    话音刚落,宿如雪和凰鹤君就进来了,宿如雪咬咬唇,看了梧月桐一眼。在皇后问起当时情况的时候,她低声道:“儿媳当时站得比较远,只依稀听到大嫂二嫂似乎起了争执,之后就被人拽了一把,大嫂就摔我身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