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陷害失败自作受
    梧月桐心中冷笑,这宿如雪还真是梧月槿的神助攻,轻飘飘几句话就将问题放在自己身上了。她面上不动声色,眨眨眼显得很惊讶:“争执?此话从何而起?我当时是多喝了几杯,但也没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只是依稀察觉到二弟妹凑到我面前说了什么,然后就被人撞倒了。”

    两人各执一词,也不知道该信谁的。

    众人看向场上第三人,苏薇。

    苏薇脸色苍白浑身发抖,听到皇后问话哆嗦了一下:“皇后娘娘……臣女……臣女什么都不知道啊。臣女本来站在一边准备等几位皇妃下了画舫再走,可不知怎么的,突然有个人拽了我一下,我就摔到二皇妃身上了。”

    三人说的皆模棱两可,凰景行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你们都说有人拽了你,有人撞了你,莫非人群中故意有人陷害你们不成?”凰景行目光看向梧月桐,眸色微凉。

    凰止衍上前一步挡住他的目光,淡淡道:“三人各执一词也判断不清,不如请那些旁观者上前一问。”

    太子殿下一句话,七八个姑娘被传进殿了。

    几位姑娘行礼之后面面相觑,凰止衍见状开口道:“将你们今日所见完完整整的说出来,若有半句虚言,你们知道后果。”

    有关皇嗣自然马虎不得,几人对视了一眼,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臣女见太子妃站在那边,便想着等会儿再走,之后就见二皇子妃凑了过来和太子妃说了一句什么话,样子挺可怕的,说完太子妃没啥反应,之后臣女就移开了视线什么也没看到了。”

    “臣女就见二皇子妃自己凑过去,她身边的丫鬟还挤开了太子妃的丫鬟。都说两人不和,二皇子妃为啥还要凑过去。”

    “对啊,臣女虽然站在一旁觉得二皇子妃凑近有些奇怪,但她们说了什么臣女并没有听清,不过太子妃并没有开口说话。”

    “对,臣女所见大致相同。”

    ……

    几人说的差不多,总结出来就是没人看到梧月槿是怎么摔倒的,但是她自己凑到梧月桐面前的。

    在后宫生存多年的皇后怎么不清楚这之间的道道,只怕是梧月槿想陷害梧月桐,被她及时避开了。

    皇后正欲开口,林贵妃由宫女扶着走了进来,道:“皇上,不如等槿儿醒了之后,听听她怎么说?”

    “不用了。”诛凰帝面无表情,谁也看不清他在想什么,“她们各执一词,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二皇子妃痛失爱女,行儿好好安抚一下她。”

    凰景行点点头,表示自己会的。

    皇帝继续道:“苏侍郎之女伤害皇嗣,念其无心之失从轻处罚,其父苏侍郎降为五品郎中,以示警戒。”

    苏薇面色惨白的软倒在地,这真的是无妄之灾了。她害得她父亲从二品侍郎直接降到了五品郎中……苏薇的目光投向凰景行,后者微微摇头。只要保住命,以后还有升官的机会。不过凰景行也不是傻子,梧月槿这是害人不成终害己啊,还害他损失了一名心腹,简直愚蠢!

    皇上都开口了,此事也就暂时落幕了。

    凰止衍将梧月桐抱起来,准备出宫,被凰景行喊住。

    “太子皇兄。”

    凰止衍回头看他,没有说话。

    凰景行笑笑:“不要小看女人的能力,特别是记仇的女人。”

    凰止衍浅浅挑眉:“只要你舍得将她送到我手上,我不介意帮你换一个安分一点的。”凰止衍说完不再和他废话,抱着梧月桐就离开了。

    梧月桐揽住凰止衍脖子,微微一笑:“梧月槿怕是要承受凰景行的怒火了。”

    “这是她自作自受。”

    管他阴谋阳谋,来一个拆一个!

    梧月槿醒来的时候很是虚弱,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差点又陷入昏厥。可肚子传来的感觉却是那么清晰,清楚的提醒她她的孩子没了。梧月槿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小腹,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你还有脸哭。”

    梧月槿一惊,偏头才发现凰景行坐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她。

    “你要不想替本殿下生孩子,说一句就是,有的是人替你生,何必如此糟践本殿下的骨血?”

    梧月槿红着眼眶:“这也是我的孩子,你以为我舍得吗?如果不是当初梧月桐给我下毒,我体内余毒未清,又怎么会保不住这个孩子!”

    “就算如此,也掩盖不了你愚蠢的事实。”凰景行见她实在憔悴,也不好此时发火,起身冷冷道,“本殿下的女人绝对不可以愚蠢,你若无用,就没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说完转身离开了,留下梧月槿内心一阵阵绝望。

    这个男人,在她流产之后想的不是安抚她,而是责怪她愚蠢没有陷害到梧月桐,还说这样的话刺激于她。梧月槿忍不住在想,如果是凰止衍呢,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做?那样温润如玉的男子,为什么就被梧月桐抢去了呢?

    既然凰景行说她愚蠢那就是事情失败了,经过这次失败梧月槿也稍微冷静下来了。梧月桐身边能人众多,一般的计谋根本伤害不了她。为今之计她只有先养好身体,才能从长计议。

    京城发生的事,远在荆川的宋子庸毫不知情。他从那些杂物中找出的信息是兵部每月都有上百把兵器是劣质品,苏文庭负责将他全部销毁。每月上百把,那几年累积下来可是几千把兵器。

    朝廷专门建造兵器的地方有三处,而齐家军有齐曳自给自足,欧阳军也有一半兵器自己解决,剩下的三处就是由兵部接手,然后再分配到每个将军的手中了。

    诛凰有六十多万兵马,诛凰帝上千把兵器着实微不足道。可宋子庸觉得,越是细节之处,越是不容忽略。

    荆川南山一整片山头都被朝廷兵马重兵把守,因为这些兵器都是分发给前线战士的,马虎不得。

    宋子庸出示令牌,要见负责人。

    荆川南山负责人姓赵,人称赵管事。

    赵管事听说兵部来人了,忙出来接待。看到宋子庸还愣了一下,没想到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公子哥。

    “大人,下官就是负责管理荆川兵器厂的赵管事,不知道大人前来,所为何事?”

    “找个能说话的地方吧。”

    宋子庸四处瞧了几眼,这里重兵把守,外人轻易进不来。要出问题,当然是从内部出问题了。

    赵管事忙恭敬的将宋子庸迎了进去,不过进屋之前他留了个心眼,让手下去打听一下,这次来的大人是何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