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杀人灭口赤红瞳
    进了里屋,丫鬟奉上茶水点心之后就退了出去,屋子里只留下了两人。

    宋子庸气定神闲的喝着茶吃着点心也不说话,直到有一个小厮进来在赵管事耳边耳语了几句,宋子庸才放下茶盏。

    赵管事拂了一下额头冷汗,看宋子庸这做派是料到了自己会派人去打听他啊。太傅府的小公子果然不一样,小小年纪心性如此沉稳。

    将人晾得差不多了,宋子庸开口道:“赵管事,我此次前来是有一事不明,来找你解惑。”

    “大人请讲。”

    “这荆川兵器厂成立多年,到赵管事这里接手也是好几年了。怎么这劣质品,如此多了?”

    赵管事拿出一块汗巾擦汗,干笑道:“这大人有所不知,因为换了一批新的铁匠,因为磨合问题所以有了一些劣质品。不过他们已经熟练了,之后就不会出现问题了。”

    宋子庸冷笑,当然不用出问题了,因为凰景行已经给林家军找到自给自足的帮手了,白氏商会不是?这次如果不是宋子庸整理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过段时间这件事还真被销毁得一干二净。

    “原是我记错了,朝廷每年送往兵器厂的铁匠不都是经过培训的吗?原来还会出现磨合这种问题?”

    “这……”赵管事脸色一片惨白,不知道怎么接话。

    “说!这几年省下来的兵器都去哪了?莫不是赵管事自己私养军队?你好大的胆子啊,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

    “冤枉啊大人!”赵管事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给小的十个胆子小的也不敢私养军队啊!”

    宋子庸气定神闲的坐着,淡淡道:“你若是说不出这批兵器的去处,那我就禀报皇上说你赵管事私养军队,介时会有怎样的后果,相信赵管事心里很明白。”

    “下官是被逼无奈啊……”

    与此同时,京城二皇子府收到一封密信。

    凰景行看过密信之后面色一沉,边将密信烧掉,边吩咐下去。

    “告诉赵管事,想要他儿子的命,就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至于宋子庸,趁机除掉。”

    “是!”侍卫应声而去。

    凰景行看着密信燃烧后的灰烬,缓缓眯起眼眸。朝廷明面上的兵马是六十万,可私底下那些兵还不知道有多少呢。为了多养些兵,他只能在兵部悄悄做手脚。那么谨慎的手法,居然被宋子庸查出来了。太子身边,还真是能人辈出。一个萧御就令他头疼不已,再来一个宋子庸……哼,必须在羽翼未成之际给灭掉!

    宋子庸在得到赵管事的供词之后满意的离开荆川,有了这份供词苏文庭就彻底逃不了了。说不定还能拔出萝卜带出泥,给凰景行造成一些影响。

    荆川到京城北门有一段长长的山路,这边住户稀少所以显得很是荒芜。不过好在因为是北门必经之路所以修了官道,一路骑马过去也很快。

    可宋子庸的马在经过大道中间的时候,突然出现一条鱼线绊住了马蹄。鱼线透明坚韧,一心赶路的一人一马并没有注意到。所以在马被绊倒之后,宋子庸也被狠狠的甩了出去。

    当然,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被一个人接住了。宋子庸虽然不会武功,可他身边也是有暗卫保护的。

    踏星将宋子庸接住之后面色凝重,之所以没有马上离开是因为他感觉到有三道气息锁定了他。

    “少爷,待会属下拦住他们,你趁机往京城跑。只要跑到城门,就能求救了。”

    城门上有太子殿下的人,看到宋子庸了一定会救。

    宋子庸没有说话,连他这个没武功的都感受到强烈的杀气了,踏星只怕是拦不住。

    两人刚说完话的功夫已经有几道攻击袭过来了,宋子庸一吹口哨刚爬起来的马儿跑了过来,宋子庸爬上马背就开始朝北门跑。不是他不管踏星,是这种时候他留下来只会拖后腿,还不如赶紧回去搬救兵。

    踏星不愧是太傅为宋子庸选的暗卫,居然将三道攻击拦了下来,给宋子庸争取了足够的逃跑时间。

    三人对视了一眼,两人合力拖住踏星,一人去追赶宋子庸,绝不能让他活着回去。

    踏星急得不行,想追上去救他家少爷,可那两个负责拖住他的人跟不要命一般,就是拦住他不让他前去。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个人已经追上宋子庸了。举起剑就朝宋子庸头上砍过去,被宋子庸矮身躲过之后,他干脆一脚踹向马背,将宋子庸给踹下马。

    宋子庸在草地上滚了一圈就朝一旁的密林跑,正面对上暗卫他必死无疑,只能进密林希望踏星早点解决其余两个人来救他了。从踏星拦住三人第一招来看,这三人皆不是踏星的对手。

    宋子庸能想到,暗卫自然也能想到,所以他将手中的刀飞出去。只要能伤到宋子庸,他行动自然会迟缓。

    就在刀尖快碰到宋子庸的那一刻,横空而来的鞭子将刀带离,宋子庸回头一看,不知该做何表情。

    “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文弱书生,要不要脸?”

    来人自然是行柒柒,她跟了宋子庸许久,刚刚就准备出来的,但踏星速度比她快,她就没出来,打算随机应变了。

    暗卫的刀虽然没了,但他毕竟是经过长时间训练的暗卫,不是行柒柒可以比的。所以他速度极快的冲向行柒柒,出手成爪就准备抓住她。行柒柒忙退后想和暗卫拉开距离,离得太近她的鞭子可使不出来。

    可没想到暗卫这一击只是声东击西,就在行柒柒后退的时候他改变方向朝宋子庸出手。他们的目标本来就是宋子庸,只要杀了宋子庸就可以离开了。

    “啊!卑鄙!”

    行柒柒忙挥鞭子想拦住暗卫,暗卫居然不躲,速度极快的朝宋子庸抓去,拼着受伤也要抓住宋子庸。

    行柒柒怒了,要是让暗卫当着她的面伤害到宋子庸,她这辈子都不会安心。一股陌生的力量突然涌向四肢百骸,行柒柒速度突然加速,居然在暗卫之前先到宋子庸面前。

    “噗呲……”

    划破皮肉的声音响起,却是行柒柒挡在了宋子庸面前。

    行柒柒被划了一爪子像是没有痛觉一样回首一掏,直接扭断了暗卫的脖子,当场死亡。

    空气似乎静止了,宋子庸愣愣的看着面前一脸面无表情的女人。她双眸赤红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周身满是杀气,冰冷得吓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