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色字头上一把刀
    踏星好不容易解决了两个暗卫,火急火燎的赶过来。就看到另一个暗卫死状凄惨的倒在一边,行柒柒则眼泪汪汪的趴在宋子庸怀里,虽然那嘴角的笑容不容忽略。

    “少爷你没事吧?”

    宋子庸摇摇头:“我没事,先回京城。”宋子庸将行柒柒扶起来,面色复杂,“你怎么样?”

    行柒柒眼泪汪汪的搂着宋子庸的腰:“疼,好疼啊。”

    “让太子妃给你看看,不会留疤的。”

    其实宋子庸现在脑子很乱,他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用起武功来双眸赤红。可行柒柒清醒过来后就像是忘记了一样,刚刚那种状态好像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哪怕知道行柒柒是故意抱着他蹭,他也没什么心思推开她了,毕竟她受伤是因为他。

    回到太子府之后,却得到了一个不太乐观的消息。赵管事将所有罪名皆揽下来写了一封遗书,之后就上吊自尽了。

    “白跑一趟。”

    宋子庸郁闷的坐在一边,有些闷闷不乐。

    凰止衍揉揉他脑袋,柔声道:“也不算白跑一趟,这些东西积少成多,迟早会成为扳倒凰景行的把柄。这一趟你受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几日,兵部如今缺了一个侍郎,竞争将更激烈了。”

    “我会努力的。”

    有了凰止衍安慰,宋子庸好受了许多,安心的回府休息去了。

    梧月桐帮行柒柒处理好了伤口,见她一直偷笑忍不住道:“瞧你笑得一脸花痴样。”

    行柒柒捧着脸一脸向往:“刚刚是相公抱我进来的呢,他以前可是见我就躲呢。”要是帮宋子庸挡剑有这么好的福利,她愿意天天挡啊。挡久了是不是就以身相许了呢?

    梧月桐叹口气,陷入爱情的小姑娘,真是浑身都是粉红泡泡。

    宽敞的官道上,两匹宝马疾驰而过,留下一阵尘土飞扬。

    突然,前面的人一拉缰绳将马停了下来,后面的人动作与他一致。马儿高高扬起前蹄又轻轻落下,后面的人驱马上前几步示意。

    “殿下?”

    停下的正是九皇子凰恒昔,此时他抬手制止住随从的动作,淡淡道:“下去看看。”

    两人下马步行,经过一处转角,狼藉的一幕跃然眼前。

    看样子是一处商队遇到了山贼,马车上的包袱上皆是药材。负责运商队的八个人,已经倒下去六个,还有两个受了伤被两个壮汉抓住跪在一旁。那些壮汉手上的大刀还滴着血,猩红的血液染红了地面。死了六个人,难怪血腥味那么浓烈,两人隔得那么远都闻到了。

    十几个壮汉将车上的包袱翻来翻去,发现真的药材就不开心了,其中一人一脚踹翻了跪着的男人,恶声恶气道:“妈的银子呢!这他娘的都是些什么?”

    被踹翻的男人瑟瑟发抖,说不出话来。

    其中一个壮汉上前道:“二当家,这是药材,都是一些常见的药材,不值钱,咱们这一趟算是白跑了。”

    “妈的,浪费时间,把这两个小子干掉,回去!”这里离官道太近,免得拖久了会有变数。

    其中一个壮汉举起刀就准备将两人杀掉,凰恒昔摘下两片树叶,正欲出手,突然响起一个女声。

    “小六小七!”

    跪着的小六抬头,一脸惊骇:“澜小姐不要过来!”

    锦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次买药材的有九个人,刚刚一个先进京城通知锦澜来,其余人原地休息了一下,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居然遇到了土匪死了六个。

    这些孩子都是锦澜四处寻来的孤儿,大一点用来干活的都是老实巴交的乞丐。相处了一段时间大家都很熟悉了,如今一下子死了六个让锦澜如何不心痛?

    “呦呵,还不算白跑一趟,这妞不错啊。”

    “澜……澜小姐,你快走,我来挡住他们。”

    虽然吓得话都说不顺,但他还是坚定的挡在锦澜面前。他们这些人本来过着衣不遍体,朝不保夕的生活。是锦澜把他们带进揽月楼,给他们吃穿,给他们治病,如再生父母。他们就算死,也要为锦澜争取一点逃生的时间。

    那些土匪闻言皆笑了起来,主要是挡在锦澜面前的男人柔弱不堪,脚都在发抖,他们一只手就可以扭断他的脖子。

    锦澜拍拍男人的肩膀,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平静的对那些土匪道:“把他们三个放了,我跟你们走。”

    “澜小姐!”

    “闭嘴!”锦澜看了小六小七一眼,面无表情的看向二当家。

    二当家将大刀扛在肩膀上,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锦澜。吊儿郎当道:“老子为什么要跟你讲条件?”

    锦澜抬手从头上拿下一枚发簪,毫不犹豫的在脖子上留下一点血痕。语气平淡道:“既然救不了他们,那我就自尽。你们要是对我的尸体感兴趣,那也随你们。”

    谁会对尸体感兴趣,又不是有奸尸的癖好。这几个人对他们来说又不是非杀不可,放了他们还能让一个娇滴滴的美人跟着他们走,他们当然选择后者。

    所以二当家一挥手,让手下将小六小七他们放了,自己上前扛起锦澜就走。

    “兄弟们,回家喝酒咯~”

    “喔~”

    众土匪欢呼着离开了。

    三人凑在一起,最后决定留下一人悄悄跟着他们,剩下两人回去通知锦岸少爷和叶询少爷。

    而目睹了这一切的凰恒昔决定跟上去,端了这个土匪窝,解救那位少女。

    再说锦澜被一路扛着上了山寨,二当家一路回到房间,踢开房门将锦澜扔在床上就准备扑过来。锦澜伸出腿挡住二当家胸口,妩媚一笑:“先别急嘛~”锦澜才十五岁,本来面容就有些青涩。可在她刻意勾引之下,居然让人移不开眼了。

    二当家果然停了下来,伸手摸着锦澜的腿:“小美人,你还想玩什么?”

    锦澜收回腿起身,朝桌边走去,边道:“这好歹是人家的洞房花烛,没有花烛没有酒,就以茶代酒吧。”锦澜倒了两杯茶,递一杯到二当家手上,又转身拿起另一杯,眸含期待。

    二当家看着手中的茶杯,冷笑一声,捏住锦澜的下巴就把茶灌了进去。道:“你之前那么冷静,现在变化这么大,真以为我是傻的?”

    锦澜被呛得直咳嗽,最后双眸通红的抬头:“不喝就不喝,何必要这么作践我!”说着就要把剩下的茶杯给扔掉。二当家见她喝了茶一点事都没有,就知道是自己想多了,忙将她准备扔掉的茶杯给接住,一口喝点道:“小美人别生气啊,我这不是有正常的警惕性嘛?你看这茶我也喝了,你该乖乖让我快活一下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