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人心总偏帝王心
    “好。”锦澜微微一笑,二当家就觉得她的笑容开始有些恍惚。之后腹中传来剧痛,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中招了。可是已经迟了,他只能倒在锦澜面前,口吐鲜血,感觉着自己的生命一点点消逝。

    锦澜看着自己素白的一双手冷笑,毒藏在指甲里,不管二当家刚刚喝的是哪一杯茶,他都得死。

    就在此时,房门被一脚踢开,锦澜正欲退后,与凰恒昔四目相对。

    “九殿下?”

    凰恒昔微愣:“你认识我?”之后惊讶的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二当家,当机立断拉着锦澜就往外跑,边跑边道,“这里不是普通的土匪窝,我们快走。”

    本来负责吸引土匪注意力的凰恒昔手下见两人出来了,三人一使轻功马上离开了。后面赶来的大当家眯着眼睛看凰恒昔消失的方向,突然道:“那是九皇子?”

    “正是。”

    “此地暴露了,马上撤离!”

    “是!”

    锦澜不会武功,所以是凰恒昔搂着她的腰一起飞的。三人一落地,就碰到了赶来的梧月桐。

    “谷主!”

    “锦澜!你有没有怎么样?”梧月桐拉着锦澜上下查看,见没缺胳膊少腿衣服也好好的穿在身上没有凌乱这才松了一口气。

    “以后遇到这种事切不可鲁莽,你要出了什么事我怎么和大长老交代。”

    锦澜和锦岸是孤儿,大长老将他们当亲孙儿养大。

    “可是他们杀了小五他们,我就气不过想报仇。”

    “报仇有很多种办法,没必要把自己搭进去。”

    凰恒昔忍不住打断他们,道:“嫂子我们先回太子府吧,我有要紧事要和哥哥说。”

    “好,先回去。”

    众人行色匆匆的赶回去,凰恒昔一头扎进了书房。

    凰止衍骑马进宫,在御花园遇到了凰景行。他步子就那么缓了下来,停在了那里。凰景行见状笑容更甚,走过来停住。

    “太子皇兄此时进宫可是有要紧事找父皇?”

    凰止衍看着他没有说话。

    虽然凰止衍不动声色的样子令他有些不爽,但一想到自己此时的心情这点不爽就被压下去了。所以他接着道,“父皇刚刚让我出宫去剿匪,就不陪太子皇兄闲聊了。”说完悠哉的离开了。凰恒昔提前发现了那一处藏兵地点又如何,他来一个贼喊捉贼先将此事禀报给皇上,让皇上成功将此事从他头上摘去。虽然此动作会损失一些兵马,但总比血本无归的好。

    凰止衍进了御书房,如实禀报凰恒昔发现的问题。不出所料,皇帝只是淡淡点头:“朕已经让行儿去剿匪了,此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凰止衍淡淡垂眸,视线看向一旁的香炉,里面的龙涎香味道太重了,像是为了掩盖某种气味。以他习武之人的警觉性来看,空气中还没来得及散开的血腥味,他已经猜到了刚刚书房发生了什么了。

    “还有事要说?”诛凰帝紧紧盯着他,一点都不像一个父亲看一个儿子的神情。

    凰止衍淡淡一笑:“儿臣告退。”

    出了御书房,凰止衍抬头看着外面的天空,突然觉得光线有些刺眼。

    “殿下……”李明顺站在一旁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李公公,你说人心是不是总是偏的?”

    李明顺低头,这话他可不敢接。皇上偏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太子殿下从小到大受了太多委屈了。可他只是奴才,这种事轮不到他来评判。

    凰止衍离开之后,诛凰帝捂住胸口脸色有些发白。在凰景行进来之前,他就知道了山上的消息,他手中五千暗卫不是白养的。可就算知道凰景行养了私兵,他也不忍心将此事在明面上拿出来惩罚他。凰止衍多聪明啊,闻到血腥味就察觉到蛛丝马迹了。或许性无大师是对的,凰止衍的确是他最值得骄傲的儿子。可作为一个帝王,怎么可能接受自己的儿子比自己更适合做皇帝呢?如果凰止衍是天生的帝王,那他就为凰景行铺路,如果这样他还能当皇帝,那他愿赌服输。

    梧月桐从药房里出来,天已经黑了,小白被白芍带下去吃晚饭了。梧月桐摸摸扁扁的肚子,发现自己也该吃了。回到房间,凰止衍靠在软塌上看书,像是在等她。

    梧月桐扑进他怀里,嗅着他身上独有的味道。

    凰止衍揉揉梧月桐脑袋,柔声道:“饿了吧,雪梨,传膳。”

    “是。”

    晚饭早就做好了,但殿下要等太子妃一起吃,所以得重新热一遍。

    梧月桐闭着眼睛不想动弹。

    现在已入深秋,房间里已经备上火炉了。凰止衍身上又很热,趴在他怀里暖暖的,让累了一天的梧月桐有些昏昏欲睡。

    “真好。”梧月桐低声呢喃,前世她要是在药房里待一天,出来之后是冰冷的房间,空荡的厨房。每当这种时候,就觉得特别孤独。感谢这次穿越,让她将前世的遗憾全部弥补回来。

    看着梧月桐趴在自己怀里不想动,凰止衍嘴角挂着宠溺的笑。就算那个人偏心到了骨子里又如何,他也不是一个人。他有怀里这个小女人,窝在他怀里软软的一团,简直令他的心都软了。

    雪梨抬手让周围的丫鬟都退了出去,在晚膳没有准备好之前不用进来了,太子和太子妃难得有这样温馨的时刻,还是不要打扰了。

    三皇子府。

    比起太子府的温馨,三皇子府就有些冷清了。皇子妃进府半月以来,殿下从未踏进过她房门。但阖府上下可无一人敢轻视于她,她手段毒辣,底下能人众多。就连她身边的八个丫鬟,都是会武功的。

    这半个月以来,皇子妃已经找各种借口处置了殿下的三个侍妾,现在府上的女主人只有她一个了。

    雪啼走到一旁给双手涂上香膏,涂好之后上前给宿如雪按摩。宿如雪穿着肚兜躺在床上,舒服的眯起眼眸。

    雪啼犹豫了一下开口:“公主,殿下今日喝了一点酒,您要不要去做碗醒酒汤送过去?”

    宿如雪眼睛都没有打开,冷淡道:“府里那么多下人,还怕没有他醒酒汤喝,要你瞎操什么心。”

    雪啼闻言不再开口,她是觉得,既然公主嫁进来成了三皇子妃,这样一直和三殿下分房睡也不好啊。公主将侍妾都处置了,不就是希望殿下自己来找她吗。可殿下是男子,自有面子,公主又这么倔,两人何时能圆房啊。

    正这样想着,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