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杀鸡儆猴秋猎开
    宿如雪和雪啼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就见三皇子一身酒气的走了进来。雪啼忙走过来行礼:“殿下。”

    宿如雪拉过一旁的被子盖住自己,一脸冷淡:“堂堂三皇子就这素质,说踹门就踹门,连门都不敲。”

    凰鹤君冷笑:“整个三皇子府都是本殿下的,进自己家还要敲门?”

    宿如雪皱眉看着他浑身酒气,她最讨厌酒鬼。

    “殿下喝醉了,还是回去休息吧。”

    “休息?你把我府里的女人都打发走了,不就是想让本殿下来你这里吗?没想到啊,堂堂西夏公主,居然如此迫不及待。”

    “你!”宿如雪气得眼镜通红,这极致的羞辱她怎么受得了?“这是我的院子,你给我滚出去!”

    雪啼吓傻了,她家公主是气糊涂了啊,居然让三皇子滚出去。

    “你的院子,你人都是我的,你还有什么院子?”凰鹤君说着就一把掀开宿如雪的被子,宿如雪抱紧自己尖叫:“影子!”

    凌厉的剑气朝自己冲过来,凰鹤君冷冷勾唇,动都没有动一下。影子的剑根本碰不到凰鹤君就被人中途截住了,对方显然比影子武功高出不少,几个回合下来影子身上已经挂了彩。可影子就像是没有痛觉一样,依旧不怕死一样朝凰鹤君冲过来。凰鹤君接过一旁扔过来的宝剑,反手就是一剑刺进影子心脏。

    影子抽搐了一下,软软倒在了地上。

    浓烈的血腥味散开来,凰鹤君喝酒醉一般的神情也正经了起来。随手将剑扔掉,凰鹤君负手而立。看着床上吓傻一般的主仆,冷冷开口:“你若再不安分,这就是你的下场。”说完不再多待,转身走了出去。

    影子的尸体就躺在那里,也没有人敢进来收拾。

    雪啼重重跪在地上,哭着哀求:“公主,求您别倔了,他们凰家的男人,哪一个是好惹的啊。”

    凰鹤君今晚就是杀鸡儆猴,就是为了告诉宿如雪,她既然嫁进了三皇子府,就应该知道,何为顺从。

    宿如雪咬着手指,防止自己哭出声。凰鹤君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她,怎么可以……梧月桐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嗜睡了,可能是天气变冷的缘故,每次都睡得很沉,醒来之后都过了用早膳的时候了。

    这次梧月桐又被丫鬟喊醒,梧月桐随手一个枕头飞过去。

    “别吵我睡觉。”

    雪梨呆呆的站在那里,任由枕头砸过来。不过半途被白芍接住,无奈道:“你去准备早膳,我来伺候太子妃洗漱。”

    “好。”

    白芍走过去将枕头放好,边道:“你这几日看起来很累,殿下便让我们别拿这些事来打扰你。但今日你必须起来,秋猎开场身为太子妃怎么可以不出席。”

    梧月桐勉强睁开眼睛,努力驱赶着睡意。她依稀记得前几日凰止衍给她提过,说今年秋猎由她们三妯娌举办,皇上很重视。她当时还吐槽来着,说皇上生怕她们三碰不到一起,啥事都交给她们一起做。

    白芍看着梧月桐半眯着眼睛的样子忍俊不禁,拿过一旁的衣服给她穿衣。

    “怎么困成这个样子。”

    梧月桐忙自己将衣服接过来,让人伺候穿衣还真有些不习惯。

    “我也不知道,就是困得睁不开眼睛。”

    白芍将衣服给梧月桐的时候无意间摸了一下她手腕,一愣之下怕自己摸错了忙一把握住。

    梧月桐笑笑:“哪有那么夸张,不就嗜睡吗。”

    白芍似笑非笑:“月事什么时候来的?”

    “呃……这么一说好像这个月还没来,不过我月事一向不准……你什么意思?”

    “我怕我医术不精,你自己摸摸。”

    梧月桐忙给自己把脉,一股难以言喻的惊喜涌上全身。

    “我?”

    白芍肯定的点头,虽然月份尚浅,但的确是怀孕无疑了!

    梧月桐摸着小腹,像是感觉到了肚子里有个小生命在成长。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啊。

    白芍在雪啼她们端着早膳进来之后,走过去道:“这些都撤下去,太子妃如今怀有身孕,该吃些有营养的东西。一会儿我将食谱发下去,厨房以后就照着食谱来做。对了,以后太子妃接触的东西,都要彻底检查,绝不能有丝毫损失。还有……”

    众丫鬟都欣喜不已,太子殿下都快二十一了,太子妃终于有了身孕她们当然跟着高兴。所以被白芍指挥着团团转她们也毫无怨言,将白芍说的话放在心里。

    梧月桐起身穿衣,看着镜中自己平坦的小腹,微微出神。孩子,娘亲会不顾一切护你周全,谁都别想伤害你。

    秋猎当然在皇家猎场,每一次秋猎皇上都很重视,因为秋猎如果满载而归就意味着来年百姓大丰收。百姓丰收,诛凰才会风调雨顺。

    皇家猎场早就被圈起来,由大量皇城军维持秩序。中间的密林里放养了许多动物,到时候谁带回来的猎物最多,就由皇上亲自奖赏。

    诛凰男子从小必学的一门功课就是骑射,所以打猎对这些公子哥来说根本不算大事。也有一些武将世家出身的小姐,也能参加骑射获得别人巾帼不让须眉的称赞。

    今日天气良好,适合打猎。

    搭好的皇家高台上,皇帝和皇后皆坐在上面,旁边还坐着林贵妃。除了这三位,其余小姐公子哥皆是一身骑装,显得英姿煞爽,朝气蓬蓬。

    最引人注目的是三皇子妃宿如雪,她一身火红骑装包裹着玲珑的身材,娇艳的容颜如夏日里的花,艳丽夺目。宿如雪是美得张扬,那二皇子妃梧月槿就是美得如水了。一袭浅蓝色骑装显得她娇小玲珑,站在二皇子身边格外小鸟依人。

    宿如雪看不上梧月槿的小家碧玉,她在等梧月桐来。在她看来,整个诛凰也只有梧月桐能和她一决高下。可惜这几日准备秋猎,太子以她身子不适为由没有让她出面,只是派了一个嬷嬷来代替她。而且这个嬷嬷极其能干,让她连找茬的借口都没有。

    梧月槿走到凰止衍面前,柔声道:“太子皇兄,姐姐身子可好些了?不知今日能不能来?要是不能,等秋猎结束我可否去看看姐姐?”

    凰止衍表情淡淡:“她会来的。”之后便没了下文。梧月槿暗暗捏紧手中的帕子,回到凰景行身边。心里很是不甘心,凰止衍真的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凰景行伸手搂住梧月槿的腰,她那瘦得只有一握的腰好像一用力就要被捏断了。而凰景行确实是在用力,他脸上挂着笑容,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