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人间绝色论报应
    梧月槿脸色隐隐发白却倔强的不反抗,反正她这身华丽衣服包裹下的身子皆是斑驳的青紫痕迹。凰景行对她不满,就以折磨她为乐。刚刚她凑上去找凰止衍说话,凰景行很明显生气了。可梧月槿就是想和他对着干,反正他们两之间没有感情只是互相利用,那她喜欢谁也不关他的事。

    太子府的马车停在狩猎场外面,众人的目光皆不由自主的看了过去。当先下来一个白衣美人,气质清冷高贵。萧御静静看着白芍,任由思念蔓延。

    白芍下车之后转身扶人,车帘被掀开,下来一个披着狐裘披风的女子。女子一袭烟青色骑装,同色狐裘披风。兜帽盖住她的脑袋,露出的小脸精致雍容。

    下了马车梧月桐摘下兜帽,目光找寻到了凰止衍。随后缓缓绽开笑颜,大步朝他走了过去。

    这一笑,真是少见的人间绝色。

    就连接收到这个笑容的凰止衍,都愣了几分。他的桐儿,越来越让人移不开眼了。随后他朝梧月桐走去,嘴角挂着宠溺的笑意。

    偌大的猎场居然就这么看着两人走近,最后紧紧抱在了一起。

    萧御忍不住扶额,这两人还真是不怕拉仇恨。

    凰止衍可不管周围的目光,抱着梧月桐笑道:“什么事这么开心。”

    “你要当爹了,你说开不开心?”

    凰止衍嘴角一僵:“你说什么?”

    梧月桐觉得他反应有趣,忍不住抬手捏他脸,笑道:“虽然月份尚浅,不过的确是有了一月身孕无疑。”

    “桐儿你真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周围人离两人比较远,听不到两人对话,只是看太子妃当众捏太子脸,太子笑得跟个傻子一样众人就觉得有些不忍直视。他们丰神俊朗的太子啊,怎么就这么载在一个女人手里了呢?不过知道你们恩爱了,两人腻歪一下就得了,别腻歪个没完,这里还有很多单身狗看着呢。

    当然单身狗这条怨念是萧御发出的,凰止衍也收不到他的怨念。

    凰止衍牵着梧月桐的手上了高台,朝皇帝皇后行礼。之后就吩咐人给太子妃加张椅子,众人一愣。凰止衍微微有些骄傲的宣布:“父皇母后见谅,桐儿有了身孕不宜久站。”

    此话一出,高台上众人全体哗然。就连皇上都露出了几分笑意:“当真?”

    “月份尚浅,但已经确定了。”梧月桐的医术,自然不用怀疑。

    皇后更是高兴的站起来,拉着梧月桐坐下,道:“终于怀上了,你这第一次做娘肯定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母后给你指派两个嬷嬷,她们都是伺候过母后怀胎的,经验丰富。”

    “谢母后。”梧月桐嘴角挂着笑意,那些真心期待她孩子出生的人,她自然不会吝啬笑容。

    林贵妃沉下脸,面容冷峻的看向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梧月槿,如果不是皇上在场,她真的很想指着她的鼻子骂一句没用的东西。

    那些在高台下的人就见太子妃一来就引起了骚动,见太子妃被皇后拉着坐下。一些有经验的人看着这架势,都大致猜到了什么原因,一时心思各异。

    当然,此事只是一个插曲,今日的目的还是秋猎。

    李明顺宣布秋猎开始,早就准备妥当的公子小姐们翻身上马,动作潇洒,如箭一般冲向了密林。

    六皇子翻身上马,朗声朝凰止衍道:“太子皇兄,你现在,还有心思打猎吗?”

    凰止衍看了梧月桐一眼,转身下了高台,姿势优雅的上马:“自然。”

    各皇子皆上马,就连宿如雪都骑上了马背。她回头眸光复杂的看了梧月桐一眼,本来打算与她比拼一下马技的,没想到她怀孕了……

    待那些打猎的全部都跑进了密林,外面就闲了下来。贵女们皆坐在棚子里喝茶聊天,皇室们则在高台上,偶尔看向密林方向。

    梧月槿不动声色的朝梧月桐走过来,白芍面无表情的挡在她面前看着她。梧月槿低声冷笑:“你以为光明正大之下,我打算做什么?”

    “白芍。”

    白芍退到梧月桐身后,依旧警惕的看着她。

    梧月槿蹲在梧月桐面前:“姐姐,你这么警惕是因为心虚吗?你害死了我的孩子,如今你怀孕了,你是不是怕我会拉着你的孩子一起陪葬?”

    梧月桐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为什么要心虚,你现在所遭受到的一切都是你的报应。”如果不是梧月槿将身体原主害死,她怎么会穿越过来报复呢?

    “报应?”梧月槿缓缓起身,“你的报应也快来了。”说完就退到了林贵妃身边。

    白芍弯腰低声道:“主子,要不干脆除掉她?”

    “她如今是二皇子妃,没那么容易。”早知道她像个牛皮糖一样甩不掉,当初在梧府就应该一把毒将她解决了,果然还是不能太心软。

    话分两头,众人进了密林引起里面的动物一阵骚乱。

    凰止衍看中一只没有丝毫杂质的白毛兔子,提箭就射。突然身后过来的一只箭比他还要快到兔子面前。凰止衍缓缓眯起眼眸,再次射出一箭延缓了后面而来羽箭的攻击,一番动作最后兔子跑掉了。

    “啧,”凰景行啧啧嘴,“这是典型的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啊?”

    “你错了,”凰止衍再次拉弓,朝草丛深处射了一箭,“这叫是我的,终究还是我的。”

    凰止衍说完,立马有侍卫上前将草丛里的兔子捡了出来。原来刚刚三支箭撞击引起的气流伤了兔子的腿,它根本跑不了多远。

    见状,凰景行微愣,随后笑了:“真是受教了。”

    这时,凰恒昔打马过来,兴奋道:“大哥二哥你们干嘛呢,三哥和六哥在追两头鹿呢。他们打赌谁要是没有追到鹿晚上就请客喝酒,咱们也凑热闹去,最好让他们一起请客,哈哈哈。”

    “好主意,太子皇兄,一起吗?”

    凰止衍没有回答他,用行动表示当然要去凑这个热闹。跟着几人的侍卫心有戚戚焉,这几位皇子皆是人中龙凤,他们若是能一直和睦相处下去该多好,只可惜,那是永远不可能的事。

    打猎结束后,众人将猎物归放在一起。由侍卫专门统计,为了公平,皇子们的猎物是不和那些贵公子们一起算的。毕竟得到皇上亲自奖赏这种事,他们经历得多了。

    最后,打猎最多的是赵将军家嫡子,赵吉。少年一身骑装显得意气风发,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让人不由得感叹一句,年轻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