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当街暗算为试探
    如今太子妃身怀有孕,和当初二皇子妃有孕可不同。如果这一胎是男孩,那可是嫡长孙啊。再加上有梧月槿流产在前,梧月桐这次怀孕更令人重视了。并且宴会都不敢邀请太子妃,要是出了一点差池谁担待得起。

    在太子府梧月桐更享受了一把祖宗的待遇,随时随地有嬷嬷跟着,喝水都不用自己倒。就这样过了十来天,梧月桐自己就受不了了。前世那些同事怀孕,还有的挺着肚子跑业务呢,也没见出啥事。

    所以在一个该午睡的午后,梧月桐带着白芍偷偷离府了。

    知道这事凰止衍无奈一笑,好在有白芍和姒鸾跟着她,他也比较能放心。而且梧月桐自己就是大夫,知道孕妇应该注意些什么,一直拘着她也不好,边吩咐下去让那些人别太紧跟着太子妃了。

    话分两头,梧月桐带着白芍出府,呼吸到新鲜空气只觉得心情都开朗不少。

    “走吧,去揽月楼看看。”

    主仆二人迈步去了揽月楼自是不提,在揽月楼斜对面有一家芳品居,二楼靠窗的雅间内,居然坐着两个人。

    梧月槿端起面前芳香四溢的茶水喝了一口,之后抱在手里暖了暖手,随口道:“姐姐有了身孕待遇果然不一样,皇后派了四个嬷嬷上府贴身伺候。太子殿下四处高价聘请有经验的月娘,就连皇上,都对其赏赐不断。”

    宿如雪拢了拢身上的披风,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梧月槿单薄的身子,暗暗佩服她的耐力,漫不经心接话道:“谁让你肚子不争气,丢了皇长女呢。”

    梧月槿将茶杯放下,白瓷杯在桌面发出“咯”的一声:“我女儿的死,还不是梧月桐害的!”

    “哈哈,真是笑话。”宿如雪鄙夷的看着她,“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想用孩子陷害梧月桐,被她提前发觉反将一军,你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说起来,你这个女人还真是狠毒,自己的孩子都下得去手。”

    梧月槿闭上眼睛,忍着将手中茶水泼她脸上去的冲动,只是声音冰冷道:“我会流产是因为体内余毒未清,梧月桐身边的白芍,是个很厉害的用毒高手。”

    毒?宿如雪微微皱眉,想起了当初白芍撒向她脸上的那把药粉,现在想起来还痒着呢。那些药粉居然令其他大夫束手无策,的确有几分本事。

    “以梧月桐现在的情况来看,她若是生下皇长孙,得了皇上喜爱,那她的地位更加动弹不得了。”

    宿如雪斜睨着她:“你想说什么?”

    “不如我们联手,除掉梧月桐,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梧月槿脸上隐隐的带着疯狂,她的孩子死了,也该让梧月桐的孩子来陪葬才是。

    宿如雪看着她,皱眉:“除掉梧月桐我没意见,那也是等她孩子生下来之后。”对孩子下手,她还做不出来。

    “你怎么这么不明白,等她生下孩子一切都晚了!难道你不想当太子妃?或者连太子一起除掉,让三殿下当太子?”

    宿如雪起身,淡淡一笑:“梧月槿,别把所有人都当傻子。我当太子妃,你当什么?你想除掉梧月桐就自己去,我乐意看得你们狗咬狗。但你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告诉你,做梦。”

    再说梧月桐来到揽月楼,被锦澜几个围着好奇的观看了几圈。锦澜说去给她做好吃的,这才让她闲了下来。

    白芍将窗子打开一点透风,梧月桐视线一瞥,正好看到芳品居门口停了一辆精致的马车。之后宿如雪从芳品居走了出来,上了马车离开了。

    没过多久,梧月槿带着一个陌生的丫鬟走了出来。之前的丫鬟秋菊因为梧月槿流产的事被凰景行处置了,如今换了新的丫鬟。

    梧月桐拿起桌上的糕点吃了一口,朝白芍使了个眼色。白芍会意,拿出一枚飞镖就射了过去。

    飞镖没到梧月槿面前就被另一枚飞镖挡住了,梧月槿这才发现有人暗算自己。不由得一惊看向突然出现的黑衣暗卫,暗卫冰冷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响起:“走。”

    丫鬟忙扶着梧月槿上马车,飞速离开。

    “噢?还有这等高手。”

    梧月桐让白芍出手本来就是试探,那个黑衣暗卫武功明显在白芍之上。不过暗卫虽然准确的找到了白芍的位置,却没有追过来,只是确定白芍不会再出手了这才跟着梧月槿离开。

    “他叫幼枫,凰景行的暗卫,没想到给梧月槿贴身保护了。”

    梧月桐看了突然出现的姒鸾一眼,她知道姒鸾一直暗处保护她所以也不惊讶,只是好奇道:“有多厉害?”

    “其实殿下与其他两个国家都有打交道,算起来,武功最高的是皇上身边的暗卫统领——森屿。他的武功,与殿下全盛时期有得一拼。”

    “现在的全盛时期?”

    “没错,在因为蛊虫解除之后功力大增的全盛时期,以前殿下打不过他。”

    梧月桐眯起眼眸,暗卫统领居然是如此可怕的存在,森屿么……

    “再说幼枫,他与风吟,大秦太子秦睿鸿身边的生衣,还有商周太子周隐庭身边的浅影并称为四大金牌暗卫。”

    风吟梧月桐知道,虽然不爱说话,经常神出鬼没,但太子府暗卫隐隐以他为首。

    与风吟并列的一个人居然用来保护梧月槿了,以后对她出手可就棘手了啊。

    “不过好在他的任务只是保护梧月槿,并不是听她的命令。不然,他刚刚就会冲上来了。”

    “走,回府和殿下提个醒。幼枫被派去保护梧月槿了,那凰景行身边不是就空了吗?他们夫妻二人,总要有人吃点苦头才是。”

    白芍和姒鸾相视一笑,后者继续隐匿身形,主仆三人回太子府。

    再说梧月槿,坐上马车惊疑不定,感受到幼枫回来了,她忙开口:“刚刚暗算我的是谁?”

    “太子妃。”

    “梧月桐!你刚刚为什么不去杀了她?”梧月槿握紧手帕,面色狰狞,“问你话呢!殿下说你武功高强,你不会连一个白芍都对付不了吧?”

    幼枫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转身消失不见。他不懂,殿下为什么要他来保护这样一个女人?不过让他保护他就保护好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管。

    被无视的梧月槿差点气炸,心里想着待会回府就让殿下惩罚他。她可是女主人,居然被一个下人这么对待,她若忍得下去就不是梧月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