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白雪红梅情谊深
    只可惜等梧月槿回府想去和凰景行告状的时候,被告知殿下出门了。于是她又耐着性子等到了晚上,发现凰景行被抬了回来。梧月槿吓傻了,忙吩咐人请大夫。

    凰景行一把握住梧月槿的手腕,捏得她手腕生疼。

    “幼枫呢?”

    “殿下。”幼枫出现,单膝跪地。

    “这个女人今日都去见了谁?”

    “见了三皇妃,商量对付太子妃,被三皇妃羞辱拒绝。之后芳品居门口,被太子妃手下暗算。”

    “你出手了?”

    “出手了。”

    果然啊,凰景行狠狠瞪了梧月槿一眼,真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要不是留着她还有利用价值,他早就将她休了。怪不得今日凰止衍派来的人那么多,差点断了他一条手臂,原来是知道幼枫不在他身边。

    “你给我好好在家里待着,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都不准去!”说完就将她狠狠甩到地上,闭上眼睛不再看她。

    冰冷的地面上,梧月槿狼狈的趴着,没有一人敢上前扶起她。因为这里是二皇子府,没有二皇子的宠爱,二皇子妃就什么都不是。

    比起梧月槿内心的冰冷与愤恨,梧月桐现在简直不要太舒适,她躺在凰止衍怀里,听他温润的声音念着诗经。这是梧月桐要求的,美其名曰胎教。以后梧月桐还会每日听半个时辰的乐曲,也是胎教的一部分。

    快入冬了,屋子里已经摆上了暖炉。凰止衍将梧月桐往怀里揽了揽,道:“舅母递了帖子要来看你,明日就能到了。”

    “嗯?舅母要来?”梧月桐坐起身子,“那二舅呢?”

    “如今要开始准备御寒的衣物和粮草,二舅很忙来不了的。不过知道你有孕的消息,他倒是送来了很多补品和丝绸,我都让雪梨给你收起来了。”

    梧月桐又趴到他怀里,这种什么都不用操心的感觉真好。好像躺在这个男人怀里,就能风雨不俱,什么都不用怕了一样。想着想着梧月桐就抬头亲了凰止衍一口,笑道:“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只要是你生的,男孩女孩都喜欢。”

    “嘴真甜。”梧月桐满意了,抱着凰止衍昏昏欲睡。凰止衍揉揉她的脑袋,眸光柔和。他的桐儿只需要安心养胎即可,其他的,都不用操心。

    翌日,梧月桐正在喝燕窝粥,雪梨就笑着进来禀报,说她舅母来了。

    这次是大舅母沈氏一个人来的,毕竟家里还有老夫人在,孙氏得留在家里照顾。

    沈氏一进来就准备行礼,被梧月桐拦住,笑道:“这里没有外人,舅母就别行这些虚礼了。您这一路过来还没用早膳吧,一起吃点吧。雪梨,摆筷。”

    “是。”

    沈氏被梧月桐扶着坐下,看着她稍微圆润了几分的脸蛋,欣慰一笑:“你过得好,舅母就放心了。”

    “外祖母身子可好?”

    “好着呢,听到你有孕的消息,她更开心了。当时就决定来看你,被我和你二舅母拦住了。这天气冷的,我们可不敢让她出门。”

    “应该是桐儿去看她老人家才是。”

    “哎,”沈氏拍拍她的手,“你现在是太子妃,又怀有身孕,可得注意自己身份。对了,有件事舅母要提前告诉你。如今你身子不方便。不能伺候太子,可做好准备了?”

    “做什么准备?”梧月桐一脸懵。

    “就知道你这丫头没经验,当然是准备通房啊。如今你怀孕,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看着呢,你可得提前有所准备。我看你身边那个白芍就不错,还有刚刚那个雪梨,至少知根知底。”

    梧月桐哭笑不得,她知道对于古人的思想通房是必不可少的,特别是在妻子怀孕期间丈夫要是被别的女人勾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要提前备好通房,有备无患。可先不说她不会给凰止衍安排别的女人,就算安排了他也不敢要啊。再说了,白芍和雪梨……

    雪梨此时端着一碗燕窝粥进来,梧月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雪梨,若是安排你去伺候殿下,你可愿意?”

    雪梨脸色刷的惨白,忙跪下磕头:“娘娘饶命,雪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求娘娘开恩啊。”

    “好啦,起来吧,和你开玩笑的。”

    雪梨犹豫的起身,看到梧月桐脸上的笑意,这才勉强相信她真的是开玩笑的,忙放下粥就退了出去。

    沈氏看着都傻眼了,再看一直站在身后的白芍一脸平静的样子,忙开口询问。梧月桐笑着给她夹菜,道:“舅母尝尝这个,这是殿下特意为我寻来的凉菜,清凉可口,能让我多吃半碗饭呢。”

    沈氏的担忧也不无道理,在梧月桐爆出有孕后这半个月以来,凰止衍偶尔在书房歇息。这就让有些心怀不轨之人蠢蠢欲动,有一个丫鬟甚至发生了爬床的事。不过她根本就没有机会碰到凰止衍的衣袖,就被风吟冷着脸给当成刺客割喉了。而且事后因为太子殿下脸色实在沉得可怕,所以管家将所有人喊到一起围观丫鬟的死刑,就是为了告诫所有人,这就是爬床的下场。此事之后,哪有人敢爬床啊,那是不要命的表现。

    殿下如此爱护梧月桐,沈氏还有什么担心的呢。她在太子府待了几日,心满意足的回去了。她到家的第一晚,天空就下起了雪。

    梧月桐推开窗户,看着外面飘扬下来的雪花,情不自禁的露出笑颜。按照这种程度的雪,明日起来就可以看到白茫茫的一片了吧。

    倏尔肩膀一沉,梧月桐回头,就看到凰止衍低头给她系披风。系好之后,连同披风一起将她揽进怀里。

    梧月桐指着窗外那些假山和名贵花草,道:“最好能在院子里种几株红梅,白雪红梅多好看。”

    “嗯,你说了算。”

    “是嘛?那还要在树下挂一个秋千,秋千要用树藤编成藤椅,这样坐着才舒服。”

    “好。”

    “等雪大了,我们一起堆雪人吧。最好,能堆个真的人出来,这样才特别。”

    “好。”

    “怎么我说什么你都说好啊?”梧月桐回头看他,心里美滋滋。

    “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什么都给你。”凰止衍捧着梧月桐的脸,低头吻上她的唇。

    朝赋捧着脸,一脸陶醉样:“主子和太子妃感情真好。”

    夕歌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行动。”

    “干嘛?”

    “挖树。”

    刚刚殿下看了他们一眼,那意思他们可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