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赈灾三洲十八县
    待梧月桐暖洋洋的醒过来,在丫鬟们的服侍下穿戴整齐之后。白芍推开了窗户,梧月桐不经意见一瞥,愣在了原地。

    外面白雪皑皑一片,整个视线都一片银装素裹。而在这白雪中突然有了两株红梅,清香的梅香似有若无。梅花树旁边的大树下,一个藤条编制的秋千吊在那里。藤椅四周铺上了狐裘,坐上去也不会冷。而且秋千架子上加了固定,也就是说秋千晃动的幅度不会太大,安全又温馨。

    管家则带着丫鬟小厮在那将雪铲起来堆在一起备用,准备堆雪人。

    梧月桐红了眼眶,她真的没有想到自己随口说的几句话,一夜醒来就会变成现实。先不说这藤条编制的藤椅得现编,这红梅还得小心的运回来栽下,才能在第二天活着开花。这份情谊,真的世间仅有。

    凰止衍进来的时候,梧月桐刚好落泪。他忙上前帮她将眼泪擦掉:“哭什么,太医都说孕妇情绪起伏比较大,果然是真的。”

    “阿衍……”梧月桐扑进凰止衍怀里,“我真的好爱你。”

    “我也爱你。”凰止衍在梧月桐额头印上一吻,拉着她起身,道,“先用早膳,然后去堆雪人。”

    “嗯!”

    这个上午,正仪院满是银铃般的笑声。雪人是按着管家的样子堆的,惟妙惟悄。堆完雪人众人就在院子里打雪仗,笑得极其开心。

    梧月桐就坐在藤椅上,看着他们笑,闹,心里无比满足。

    到了晚上,突降寒雾,梧月桐冷得一直往凰止衍怀里挤。凰止衍睁开眼睛,挥手将吹开的窗户关上,将梧月桐搂进怀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没过几日,早朝上,传来八百里急报。今年冬天来得早了些,又太冷,冻死了不少人。好多人还在睡梦中就冻死了,醒不过来了。

    这次灾祸危机太大,那些郡守城守也不敢托大,忙上奏朝廷请求赈灾。

    百姓是国家的根本,他们有难朝廷不可能坐视不理。

    在皇上打算商量着派哪些人出去赈灾之际,太傅上前一步道:“皇上,微臣认为,此事是对几位皇子最好的历练。”

    虽然之前二皇子有被惩罚去赈灾的经历,但那只不过是表面功夫,那种小水灾随便弄弄就好了,根本看不出他的实力。所以说,几位皇子其实都没有过赈灾的经历。

    赈灾是很苦的,要亲自走访,慰问难民情况。有很多难民因为天灾变得毫不讲理,脾气暴躁的。前朝就有皇子奉命赈灾结果死在了难民手里,当然,对外是死在难民手里,对内是不是死在自己人手里,那就未可知了。总之,赈灾是一个很好的体现各人能力的机会。

    这次雪灾混乱危害极大,三洲十八县,死亡人数已经超过四位数。如此一来就体现了朝廷赈灾迫在眉睫,刻不容缓。那些灾民的情绪,也是拖一日暴躁一日。

    凰止衍第一个上前,朗声道:“父皇,儿臣愿前往凉州赈灾。”

    见凰止衍开口了,凰景行也不甘示弱,道:“父皇,儿臣也愿前往苏州赈灾。”

    “父皇,儿臣愿往衢州赈灾。”

    剩下六皇子凰幽南和九皇子凰恒昔对视一眼,上前:“父皇,儿臣愿前往十八县赈灾!”

    “好!不愧是我诛凰的皇子。此事就这么定下,每人带五百禁卫军前去赈灾,争取在除夕之前回来。”

    除夕还有两个月,也就是说他们要想回来过年,就得在两个月之内将灾情安顿好。

    每个地方都带上一个官员,随时照应着,明日出发。

    梧月桐知道他要去赈灾之后,立马决定让他将叶询带上,道:“死人一多就伴随着各种疾病也多,叶询跟着你去,我比较放心。”

    凰止衍没有拒绝,点点头:“好,对了,你手下还有人吗?昔儿那边也需要。”

    “那我让锦岸跟着去吧。”虽然锦岸不如叶询,但好歹是神农谷出来的,比御医强多了。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第二日梧月桐送他们出城。但没想到凰恒昔身边不是锦岸,而是锦澜。

    面对梧月桐的询问,锦澜笑笑:“我一直都想找机会报答九殿下的救命之恩,现下终于有机会啦。所以我替我哥,跟着九殿下。”

    “也好,你们一路小心,有事飞鸽传书。”

    “放心吧。”

    众人就目送着几位皇子从不同方向出发,去不同方向赈灾。京城百姓也隐隐期待着,希望人死少一点……毕竟这次避不开的,是天灾啊。

    凰止衍走后,梧月桐就关闭太子府闭门谢客,以她需要养胎为由,谁都不能打扰。就连行柒柒都被勒令待在太子府,不许外出。若是以往行柒柒是呆不住的,但她有一次回来被白芍发现身上带了打胎的红花药粉,吓得她就不敢再随便外出了。要是小宝宝因为她出了事,她真的可以以死谢罪了。

    话分两头,因为凰恒昔和凰幽南是赈灾十八个县,压力相对来说比较小。所以凰恒昔提议兵分两路,一人九个县,赈灾完了就在此地汇合,凰幽南欣然同意。为了行动方便,锦澜穿了男装跟在凰恒昔身边。

    踏进灾区,才知道什么叫满目狼籍。

    入目处是被大雪压踏的房屋,一些临时搭建出来的小木屋内,一家几口挤在那里取暖,还有的人抱着一脸青紫的孩子哭得撕心裂肺。更多的是一群人缩在那里瑟瑟发抖,简直人间惨剧。

    县令在一旁报告死亡人数和因为雪灾造成的房屋损失,随行的言官提笔记载。

    凰恒昔生来就是皇子,上有母后为她遮风避雨,还有哥哥为他拦住阴谋诡计。养尊处优,无忧无虑说的就是他了。但哥哥怕他养成了乐天的二世祖,经常带着他出去特训。可眼前这一幕,比以往他的特训来说,真的是相当残酷。

    “搭棚,施粥。”

    “是!”

    凰恒昔亲自给那些人施粥,锦澜则帮着发放御寒的衣物被子,得到那些人的感恩戴德。之后随行的太医则出手,给这些人发放伤害的药物,降低死亡率。凰恒昔又让禁卫军给他们搭房子,扫雪。

    就这样用了七天,这才出发去下一个县。

    再说凰止衍这边,刚进凉州城,就被四面八方而来的难民给围住了。不知道谁走漏了消息,说太子殿下要来赈灾,半数难民全部挤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