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赈灾结束待除夕二更
    随行言官吓一大跳,忙让禁卫军将马车围了起来,不让那些难民靠近。那些难民情绪激动,有的抱着死去的孩儿求太子殿下救命,有的背着病重的老母亲求他们给点喝的吃的。就算有禁卫军拦着,在不伤害百姓的情况下,马车根本动不了。

    而凉州太守柳光明根本挤都挤不进来,被难民拉扯着衣衫零乱,官服斜斜的批在身上。没办法,他只能上了城墙,朝下面大喊:“殿下,太子殿下,快上这里来!”

    之后凰止衍直接带着叶询飞上城墙,朝赋在下面负责看着马车,防止这些难民丧心病狂直接将马车给拆了。

    凰止衍一落地柳光明忙跪下行礼:“下官凉州太守柳光明参见太子殿下!”

    “起来吧,下面什么情况?”

    “也不知是谁泄露了殿下的行踪,那些难民都涌到这里来了,这还只是一半呢。”

    柳光明一脸无奈,雪灾来得措不及防,他根本没做啥防护措施。凉州损失惨重,也不知道此事过后他这个太守能不能坐得住。

    凰止衍沉默的看着下面的人群,随后开口:“朝赋,安抚情绪。”

    朝赋本来坐在马车顶端,看到谁手伸上来他就给戳下去。闻言站起来,用内力说话,确保每个人都能听到。

    “大家都听我说,太子殿下既然来了就不会不管你们。但你们人太多,乱糟糟的不像样子。现在,都听我说话,如果谁不听,那咱们就在这耗着,看谁耗得起谁!”

    这话很明显有震慑作用,难民渐渐安静了下来,偶尔传出小孩子的啼哭声,也立马被父母捂上了。

    朝赋对这情况很满意,点点头继续道:“你们能配合咱们速度也可以放快点,现在你们让开道路,我们要将物资运进太守府!谁敢哄抢,格杀勿论!现在,让开一条路!”

    难民们犹豫了一下,将马车路让了出来。朝赋回头看凰止衍,后者点头。五百禁卫军带着物资,缓缓朝太守府前进。为了防止难民们哄抢,他们都随时戒备着。

    朝赋就站在马车顶端安抚情绪:“别挤别挤,慢慢来,等我们到了太守府,就搭棚施粥。每个人都有吃的都有喝的,但你们必须得听话知道不。”

    见难民被控制住了,凰止衍拉着叶询直接去了太守府。

    “哎?殿下?”柳光明正想问我呢,突然出现一个黑衣男子按住他肩膀。他只觉得自己咻的一下就到了太子府,比那些禁卫军还要快。等他站稳了,黑衣男子又不见了。而凰止衍和叶询则现在门口,吩咐小厮官兵们开始搭棚。

    柳光明忙上前帮忙,等物资运到了,官兵们拿出一些物资,剩下的全部拿到太守府里面去。

    朝赋又让难民们排队,不许插队。老弱病残,妇女儿童排在前面,其他人排在后面。一旦有人恶意插队,就有禁卫军跑过去将人揪出来拉到一旁拳打脚踢。打得他哭爹喊娘直说再也不敢插队了才罢休,一连抓了三四人再也不敢有人插队了。

    这个时候才开始发物资,施粥。

    叶询则带着随行的太医下去熬驱寒的药材,这些人大部分都感染了风寒,一传十十传百。要是不加紧时间抑制,只怕是要死不少人。

    药材熬上了,施粥也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叶询走到凰止衍身边,拿出一个用棉麻做成的口罩,道:“殿下,这是师傅吩咐的,您带上吧。”

    “这是什么?”

    “师傅说这叫口罩,这里感染风寒的人这么多,带上这个可以防御一下。待会儿那些禁卫军也会发的。”

    见凰止衍接过口罩,叶询自己也戴上,只露出两个眼睛,然后带人下去发口罩去了。

    凰止衍将口罩戴上,遮住因为想起梧月桐而扬起的嘴角。这才分开几天,他就这么想她了。

    “桐儿,等我。”

    “阿嚏——”梧月桐打了一个喷嚏,丫鬟们皆紧张的看着她。

    “没事没事,可能是你们的太子殿下想我了。”

    众丫鬟被太子妃大胆的言论说得满脸通红,实在是如今太子府闭门谢客,就开始陪太子妃一起刺绣了。太子妃手上绣的是太子的衣服,红梅绣得格外好看。

    梧月桐虽然因为中医银针的关系会做绣活,但针线还是比不上专业的绣娘的。绣艺可不仅仅靠天赋,还需要日积月累的经验才算好绣艺。

    雪梨绣活就很好,此时她举起手中的红肚兜,笑道:“太子妃您看,这肚兜可还行?”

    梧月桐接过肚兜,柔软的布料摸起来非常舒服。这是上好的丝绸裁剪而成的肚兜,因为婴儿皮肤嫩,所以得用最好的料子做贴身衣物。大红肚兜上绣了一个童子,抱着一条锦鲤。活灵活现,惟妙惟悄。最重要的是摸上去平缓,一根线头都找不到。

    有小丫头惊叹道:“雪梨姐姐绣功真厉害,这鱼跟活了一样。”

    梧月桐点头:“是很漂亮,可以啊雪梨。”

    雪梨腼腆一笑:“我娘是绣娘出身,所以她从小就教我刺绣。之前在宫里当二等宫女没什么机会碰绣活,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

    “不错,以后孩子的贴身衣物都交给你了。”像这种贴身衣物自然要交给信任的人来做,肚兜小裤这种一根线头都找不出来的细致活梧月桐做不来,所以交给雪梨也省心。

    雪梨笑着起身行礼:“奴婢的荣幸。”

    正说着,白芍走了过来,道:“主子,抓到了两个。”其他丫鬟闻言,自觉收拾东西退下。

    梧月桐将手中的衣服叠起来,边道:“哪些东西?”

    “茶壶盖,筷子,还有……凳子。”

    “还真是难为她们了,想出这么好的办法。”这几样东西都是最不易怀疑的地方,为了害她肚子里的孩子,还真是处心积虑。

    梧月桐抚了一下平坦的小腹,只可惜,在她面前用药,不过是关公面前耍大刀罢了。

    “先关起来,什么时候愿意供出幕后主使了,什么时候再带到我面前。”

    “是。”

    除夕的脚步愈发接近,还剩十天的时候最先回来的是凰恒昔和凰幽南。凰恒昔倒是没什么,凰幽南染上了风寒,咳得厉害。

    锦澜掀开马车车帘,道:“六殿下,记得按时喝我给你配的药噢,这样才好得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