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除夕迎来新年到
    凰幽南和他们汇合才两日,之前咳得肺都要出来了,还是锦澜出手给他配了几贴药,这才令他好了不少。如今看到锦澜灿烂的笑容,凰幽南却有些发愣:“噢,好。”

    锦澜放下车帘和凰恒昔告别,看着他额头上的那个划伤她心里特别过意不去。想了想,她从随身香囊里拿出一个小瓷瓶,道:“这是谷主给我配的药膏,抹上这个伤口就不会留疤了,要不你用这个吧。”

    凰恒昔笑笑:“我又不是女子,还需要这种干嘛。再说了,这疤也不深,不碍事的。”

    锦澜低头握着手中的瓷瓶,一时间有些局促。凰恒昔以为她还在自责,摸摸她脑袋道:“没事啦,别想太多。你先回去吧,我先回宫复命了。”

    “嗯。”

    锦澜看着他们的队伍远去,想起当时凰恒昔奋不顾身朝自己扑过来的情景,想着想着自己就脸红了。

    “澜姐姐,你在思春吗?”

    “思春是什么啊?”

    “不知道,我看到厨娘对着太子殿下画像发呆的时候,她也这个表情。小六哥哥说,这是在思春。”

    “噢~原来澜姐姐思春啦?”

    锦澜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青,一把伸手揪住一个人耳朵,道:“让你们别给我乱用词了,都跟着小六学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看来学堂得尽快办起来了,不然你们一个一个都是文盲!”

    在除夕前一晚,三位皇子接二连三的回来了。不过比起二皇子三皇子的风尘仆仆,太子殿下的气定神闲显然很轻松,熟强熟弱一目了然。

    这次雪灾让百姓们知道了几位皇子的能力,几人也幸不辱命的完成了赈灾。皇上很高兴,大赏了几个儿子,还说除夕要好好喝几杯。

    凰止衍回了太子府就被梧月桐按进了药池,里面的药都是新配方,有固本培元,驱寒健体的功效。梧月桐又亲自给他按摩,缓解疲劳。舒适得凰止衍直接在药池里睡着了。

    梧月桐看他消瘦了几分的脸颊有些心疼,凉州之行看似轻松,其实累心累身。这一点,看憔悴的凰景行和凰鹤君就能看出来。凰止衍之所以看起来轻松是因为叶询帮他分担了一些伤寒上的压力,但始终也是一件耗费心力的事。

    怕凰止衍一直泡在池子里会脱水,梧月桐在他耳边轻声道:“我让朝赋将你抱到床上去吧?”

    凰止衍半睁开眼眸,满是疲惫:“不用,我自己来。”

    穿上里衣上了床,凰止衍将梧月桐拉进怀里,声音慵懒:“陪我睡会儿。”

    “好。”

    本来不困,但躺在他怀里听着他沉稳的呼吸声,梧月桐也很快就睡着了。这一觉,睡到了晚膳前才醒来。有白芍在外面守着,谁也不会进来打扰他们。

    梧月桐揉着眼睛醒来,发现屋子里暖洋洋的,但只有她一个人。

    “白芍。”

    白芍推开房门,端着热茶走了进来。

    “主子您醒啦,我还在想着该不该喊你起来用晚膳呢。”

    “殿下呢?”

    “殿下老早就起来了,在书房忙呢。明日就是除夕,要忙的事情还有好多。”

    除夕虽然他们要进宫里过,但也是去吃个年夜饭,府里该热闹还是要热闹一下的。

    梧月桐裹着被子坐在床上发呆,不知不觉又是一年过去了。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四年了啊。

    今年的除夕年味要浓一些,因为今年的冬天来得比较早,人们准备得也比较充足。

    梧月桐被裹得厚厚的趴在窗台上看着那些丫鬟们扫雪,白芍将暖炉递到她手上给她暖手。

    “小白那里做好保暖措施了吗?”

    “放心吧,锦岸他们将小白照顾得很好。”

    因为小白越来越大,又喜欢扑梧月桐。以前没什么,但现在她怀孕了,为了孩子考虑所以将小白先放到揽月楼养着了。等孩子满月了,再把小白接回来。

    “白芍,晚上你不用陪我进宫了。今晚有夜市,你自己去玩玩吧。”

    白芍垂眸:“大冷天的,逛什么夜市啊。”

    “去吧去吧,给自己也买点东西,我给你压岁钱。”梧月桐说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红包塞到白芍手里,然后起身去给那些人发压岁钱去了。

    就连风吟都被塞了一个红包,见他一脸愣,朝赋就准备过来抢:“不想要啊,那给我啊。”

    朝赋当然从风吟手中抢不到红包,反而被风吟把他红包抢去了。

    “哎!那是我的!”

    “还债。”风吟简单明了的回他两个字,他瞬间就萎靡了下去,他忘了还欠风吟钱了。

    夕歌摇摇头看着两人闹,对朝赋道:“你花钱这么大手大脚,看你以后用什么钱娶媳妇。”

    说起娶媳妇,朝赋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带着丫鬟挂红绸的雪梨……夕歌和风吟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挑眉,这是,有情况了啊。

    府里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宫里的太监也来接人了。

    凰止衍扶着梧月桐上马车,转身对夕歌几人吩咐了几句。因为梧月桐给白芍放了假,所以陪着她进宫赴宴的是雪梨。而朝赋是一直跟着凰止衍的,所以两人坐在了一起。

    朝赋看了她好几眼,笑道:“怎么是你陪太子妃进宫?”

    “太子妃给白芍姐姐放假啦,所以我替她贴身伺候。怎么啦,你找白芍姐姐有事?”

    “没有没有。”朝赋忙摇头看着前方,“我就好奇问问,就好奇。”

    雪梨没有多想,目视前方。隐在暗处的风吟和姒鸾摇摇头,要被朝赋蠢哭,连话都不会聊。

    马车一路进了皇宫,夫妻二人先去了皇后宫中。

    “母后。”

    “你们来啦,快起来。”皇后起身拉着梧月桐坐下,嘘寒问暖,“三个月了吧,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梧月桐笑着摇头:“除了嗜睡,没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

    “那就好,有什么不懂的就让人进宫告诉母后。你这是第一胎,得仔细着点。”

    “儿媳知道了。”

    皇后越看梧月桐越满意,抬头看到凰止衍在一边站着,惊讶道:“你还站这干嘛,去你父皇那啊。”

    凰止衍有些无语,他现在是被嫌弃了吗。

    “那母后您先帮我照顾一下桐儿。”

    皇后白了他一眼,赶他出去。真是的,她还能吃了他媳妇不成。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娘,不过看着梧月桐微凸的小腹,她又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