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婢女惨死可为偷
    皇后让宫女端来小点心给梧月桐垫肚子,让她待会在宴会上能少吃就少吃。对于这种事皇后比较有经验,梧月桐自然乖乖点头。

    在皇后宫里待得差不多了,梧月桐就跟着皇后准备入席。除夕夜宴,也只有皇室中人在一起吃个饭。那些和亲嫁出去的公主,也带着各自夫君回来过除夕了。所以宴席大殿上,还是很热闹的。

    雪梨本来扶着梧月桐朝大殿走,面色有些羞怯和尴尬,忍不住低声对梧月桐道:“太子妃,奴婢想去方便一下。”

    “去吧,快去快回。”

    “是。”

    一个宫女上前替她扶住梧月桐,雪梨朝她感激的笑笑,脚步匆匆的离开了。

    跟着皇后来到宴席,一瞬间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梧月桐倘然自若的朝皇帝行礼,然后走到凰止衍旁边坐下。凰止衍握住她有些冰凉的小手,不动声色的将一个暖炉放到她手中。

    梧月桐眨眨眼,眯起眼睛笑了。

    众人见状,不由得感叹太子夫妇感情真好。

    除夕夜宴嘛,就是吃一些吉祥菜,说一些吉祥话。欣赏着歌舞,喝着小酒。反正在这样的时刻,谁都想安静的享受一番。

    而在皇宫外面,除夕夜市也是很热闹的。大街上挂满了红绸还有灯笼,猜灯谜放花灯热闹得很。

    白芍走在街上,看着那些跑来跑去的孩子,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这些孩子脸上都戴着面具,互相追逐嬉戏,玩得不亦乐乎。

    想了想,白芍走到面具摊子前站定。

    卖面具的是个老爷爷,笑呵呵的看着白芍,道:“买面具吗,闺女?”

    白芍拿起一个面具盖在脸上,拿出一小锭银子放在摊位上。老爷爷忙道:“唉?多了多了,面具五文钱一个,闺女你给太多了。”

    “就当讨个喜庆吧。”

    白芍戴着面具转身就走,看着热闹的大街心情突然好了几分。

    直到面前站了一个同样戴着面具的人,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明明身边人来人往,但白芍一眼就看到了他。就算戴着面具,白芍也知道他是谁。

    萧御上前拉住白芍的手:“跟我来。”

    两人穿过重重人群,来到京城最有名的月老祠。月老祠前有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树,枝繁叶茂的树枝上挂满了红绸还有香包。这是京城年轻男女求姻缘的地方,也可以许愿求平安。

    萧御将白芍带到树下就跑了,留下白芍仰着头看树。

    没多久,萧御回来了,手中拿着一根红绸,上面写着几个字。他将它递给白芍,道:“月老树有一个说法,只要女子将写有心上人生辰八字的红绸挂上去,就可以系住心上人的心。你愿不愿意,帮我系上去?”

    微风四起,红绸随风飘舞。隔着面具,萧御看不清白芍表情。只见白芍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红绸。但她并没有挂上去,而是认真的把他卷起来,收进了怀里。

    萧御一脸懵的看着她。

    白芍拍拍手道:“主子说,有一种邪术,只要知道对方的生辰八字,就能给这个人下咒。这可是你自己将把柄送到我手上的啊,你以后可别惹我,小心我给你下咒。”

    萧御傻眼:“白芍……”

    “饿死了,先去吃饭啦。”

    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萧御一咬牙,追了上去,管他呢。不管你答不答应,这辈子缠定你了!

    再说皇宫内,宴会进行到一大半了雪梨还没回来。不光是朝赋疑惑,就连梧月桐都觉得不对劲了。

    梧月桐忙对旁边的宫女低声说了几句,让她去帮忙找一下她的婢女。按理说雪梨以前在宫里当差过,不会迷路才是。

    宫女点头出去寻找了,没过多久,传来了一声尖叫声。

    丝竹乐声戛然而止,诛凰帝皱眉。一道黑影落在了皇帝旁边,似乎低头耳语了几句。

    “让他进来。”

    过不了多久,进来几个人。首先是一个一身禁卫军服饰的少年,看到这个少年众人皆把目光投向梧月槿,因为这个少年正是她的亲弟弟梧瑾权。在他身后,几个太监宫女抬了一个人进来,看到这个人太子府众人震惊了。那个浑身血迹,死不瞑目的尸体不正是雪梨吗?

    再然后是刚刚受梧月桐之托出去寻找雪梨的宫女,被人扶了进来,显然是被吓坏了。

    在除夕夜宴上发生血腥的事,众人都觉得很不吉利。

    皇后皱眉:“梧护卫,你这是什么意思?”雪梨是皇后送去太子府的,那丫头也忠心,所以成了梧月桐的贴身丫鬟。如今惨死……皇后担忧的看了梧月桐一眼,就见她面无表情的看着雪梨的尸体,眼神冷得吓人。

    “回皇后,属下今日巡逻御花园,发现此女鬼鬼祟祟,怀里揣着东西神色慌张。属下出面询问,结果她看到属下就跑,还从袖中掉出了这个。”梧瑾权说完双手举上一块玉佩。玉佩通体血红,竟是难得的血玉。血玉雕刻成莲花的模样,一看就价值连城。

    有公主惊呼,说这是她的随身玉佩,竟然没发现掉了。

    这下子,众人表情各异了。按梧瑾权的说法,这个死去的丫鬟是偷啊,还偷公主的玉佩胆子不小啊。

    “属下不小心杀了她之后,便一直等在原地看她是否有同伙,直到这位宫女出现。”

    被吓得不清的宫女忙摇头:“我不是同伙!是太子妃让奴婢去找她贴身婢女的!”

    噢?众人目光又看向梧月桐。这位太子妃如今可是炙手可热,若是贴身丫鬟偷窃,那传出去可就不那么好听了。

    梧瑾权看向梧月桐,淡淡道:“不知此女,可是太子妃的贴身丫鬟?”

    三年前梧瑾权离开翰林,毅然决定去参加禁卫军。如今三年后,居然做到了小队长的位置,的确有点本事。

    面对他的询问,梧月桐抬眸看他,那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你说她偷东西?”

    “玉佩从她身上掉下来,还能有假?”

    “那玉佩市面价值多少?”

    之前那个公主微微皱眉开口:“大概五千两。”

    梧月桐勾起一个没什么温度的笑容,从手中褪下一只镯子。镯子通体碧绿,一看就是好玉。

    有眼尖的人看着镯子惊呼:“这是邺城五千两黄金天价拍卖的阴阳镯!”

    “什么是阴阳镯?”

    “据说阴阳镯遇寒会变成白色,遇热会变成绿色。长期佩戴此玉镯的人皮肤细腻凝脂,白玉无瑕!是有价无市的药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