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大年初一血腥开
    此话一出,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看着梧月桐,一个镯子五千两黄金,真有钱……这还不算,梧月桐接着从脖子里解下一条项链,耳环,簪子,步摇……

    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远超那块血玉的存在。这下子不光别人,就连诛凰帝都嘴角抽搐……有个有钱的舅舅,真了不起。

    众人或惊叹或羡慕的眼神梧月桐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她只冷冷的看着梧瑾权,道:“你觉得她会放着我这么多东西不偷,去偷一块破血玉?”

    破,破血玉?

    那位公主很想说这块血玉可以让一个普通人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可一想到梧月桐一身的宝贝,她就觉得对比起来自己的血玉还真是寒酸得不行。而且她也不愿意相信,太子妃的贴身丫鬟,会来偷一块玉。所以她犹豫着开口:“会不会是我无意中掉了,所以她捡到了?”虽然这个借口很烂,但她至少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梧瑾权不慌不忙:“偷的心情我怎么能理解,而且三姐你要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凰止衍摸摸梧月桐脑袋,帮她将饰品一样一样戴回去,安抚她的情绪。等饰品戴好,梧月桐也冷静下来了。她现在怀着身孕,不宜动怒。

    凰止衍起身道:“父皇,您也看到了,雪梨没有偷盗血玉的理由。梧护卫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就动手杀人,禁卫军的规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宽松了?”

    梧瑾权可不是凰止衍的对手,凰景行不得不出面,道:“瑾权也是抓贼心切,任谁看到有人鬼鬼祟祟怀揣宝物逃跑,都会有所起疑吧?”

    “二弟说得对,雪梨既然没有偷盗的理由,那她为何会慌张逃跑呢?这话,是不是有些前后矛盾?”

    梧瑾权的确是在说谎,可今夜巡逻御花园的都是他手下的人,只要他不说,又有谁知道?

    “好了,”诛凰帝开口,“又不是什么大事。值得你们在这么多人面前对峙吗?这个丫头是不是偷盗血玉已经不重要了,既然已经死了,就埋了吧。至于梧护卫,除夕之夜染上血腥,罚你半年俸禄,回家思过去吧。”

    “属下遵命!”梧瑾权行礼之后轻蔑的看了梧月桐一眼,转身退了下去。

    闹了这么一出,也没人有心情喝酒吃饭了,各自散了下去。

    梧月桐走到雪梨尸体面前,合上她的眼睛。

    “你放心,他很快就下来陪你。”

    朝赋抱着雪梨的尸体离开,凰止衍让风吟去看着他,别做傻事。他则带着梧月桐上了马车,外面很冷,一如梧月桐现在的心。

    “让叶询来见我。”

    梧月桐没有指名道姓,但她知道姒鸾已经去通知叶询了。没过多久,叶询带着一身寒气钻进了马车。

    “师傅。”

    “嗯。”

    梧月桐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瓷瓶。看到红色叶询愣了一下,梧月桐配置的药用瓷瓶装的话有颜色区分,黑色是毒药,白色是解药,红色……

    “梧瑾权,你知道该怎么做。”

    “好。”

    叶询说完,姒鸾又将叶询给带了出去。

    凰止衍摸摸她脑袋,无声的安抚。

    二皇子府的马车停在河边,梧月槿走下来。梧瑾权背对着她,负手而立。

    梧月槿微微一笑:“瑾权。”

    梧瑾权回头:“姐。”

    梧月槿走过去拍拍他肩膀:“长大了,这三年,你都不回家看看。”

    “有梧归杨在,梧府还是家吗?”

    梧月槿沉默,没说话。就算他们再优秀,在父亲眼里,也比不上原配所出的两个孩子。不过没关系,他们也不稀罕了。

    “姐,如今我已经是禁卫军小队长了,以后梧月桐,我帮你一起对付!”

    只要一想到今晚梧月桐的表情,梧月槿就心情舒畅。

    “还是瑾权聪明,动不了梧月桐,那就动她身边的人也不错。她的孩子,绝不能安全生下来。”

    “姐姐放心,你的孩子没了,她的孩子就去陪葬吧。”

    姐弟两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似乎胜利的前景正在朝他们招手。

    太子府内气氛很沉重,小丫鬟们知道雪梨死了,都哭得很伤心。毕竟雪梨姐姐人可好了,前一刻还在和她们嬉笑打闹,后一刻就死了,任谁一时半会儿都无法接受。

    梧月桐将雪梨绣的肚兜收好,躺在床上看着帐顶发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有了脚步声。梧月桐缓缓睁开眼睛,并无睡意。

    姒鸾走到床边低声道:“成功了。”

    “知道了,下去吧。”

    梧月桐这才闭上眼睛,缓缓进入睡眠。

    翌日,大年初一。

    新的一年,以血腥开场。丞相府二公子,禁卫军小队长梧瑾权,被发现死在青楼……

    佟氏要疯了,她这一辈子都在为两个孩子谋求算计。女儿嫁给二皇子,却并不幸福。儿子好不容易争气,却在除夕之夜死在青楼,留下龌蹉的名声。是个人都得疯……

    梧瑾权尸体被抬回来的时候,衣衫凌乱,那样子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仵作验过尸,生前并没有被下药的痕迹。而且青楼有很多人证,梧瑾权进去的时候很清醒,叫了几个姑娘陪酒就玩乐起来了。边喝酒边玩姑娘,早上就发现他不动了。

    仵作摇头叹息,这二公子才十六吧,真是荒唐至极。

    梧自南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一时受不了打击晕倒了过去,丞相府里又是一阵兵荒马乱。

    梧月桐被丞相府的人请了回去,一来到梧自南院子,佟氏就扑了过来,嘴里喊着你还我的儿子!

    当然,她也扑不到梧月桐,白芍一脚将她踹出老远。梧月槿跑过去查看她的情况,回头看着梧月桐的眸子如淬了毒。

    “梧月桐,他好歹也是你弟弟!你怎么这么狠心!”

    梧月桐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一脸平静:“这话从何说起?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你别和我打哑谜!”梧月槿起身指着她,“就因为瑾权杀了你婢女,你就这么害他!梧月桐,你现在还怀着孩子呢!真的不怕,报应发生在你孩子身上吗?”

    “啪!”梧月桐突然走过来打了梧月槿一巴掌,旁人大气都不敢出。梧月桐甩甩手,“你敢诅咒我的孩子?这张嘴是不想要了?你口口声声把报应挂在嘴边,那你有没有想过,今时今日你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你们的报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