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心存愧疚安养胎
    “桐儿。”

    昏倒的梧自南醒了过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姐妹两的对话。

    梧月桐走过去:“爹,你感觉怎么样?”

    “你们都出去,我和桐儿说几句。”

    梧月槿扶着佟氏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了出去,白芍在接到梧月桐眼神,也带着所有人退了出去,屋子里一下子只留下父女两人。

    梧自南睡了一觉,终于有力气坐了起来。他坐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狠狠打了梧月桐一巴掌。梧月桐脸偏向一边,只觉得半边脸都麻木了。这一巴掌,梧月桐有心理准备,所以在姒鸾打算出来阻止的时候,被梧月桐眼神拦住了。

    梧自南失望的看着她,摇摇头:“他是你弟弟啊,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梧月桐缓缓抬头,眸中泪水执着的不肯落下来:“连您也怀疑我?”

    梧自南见状微愣:“你……”

    “他刚在宴会上杀了我婢女,当天晚上就死了,我会有这么蠢吗?还有,仵作验尸说他没有被下药,我哪里来的本事让他这么做?”

    “那你为何和你妹妹说那样的话?”

    梧月桐凄凉一笑:“她三番五次想害死我,就不许我说话刺她两句吗?”

    梧自南说不出话来,因为梧瑾权这一死,所有人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太子府。因为梧月桐完全有动机,太子完全有能力杀人。可就是证据太充足了,所以反而容易引起怀疑。

    “我现在,只想安心养胎,以后梧府的事,别来打扰我。”梧月桐说完转身离开,梧自南在她身后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对她的愧疚,越来越深了。

    出了房门,发现院子里他们都在。白芍看到她肿起来的半张脸,眼神一下子就危险了起来:“主子?”

    “没事,我们回府。”

    “桐儿。”唐若颜开口想挽留,梧月桐脚步都没停一下,带着白芍离开了。

    佟氏拉着梧月槿的手,嘴里呢喃有声。如果凑近听就能听到她一直在低估一句话,为你弟弟报仇……

    马车上,白芍用药水帮梧月桐敷脸:“主子完全可以避开这一巴掌的。”

    梧月桐一脸无所谓:“让他打一巴掌消消气,好歹我杀了他儿子。至少这段时间,梧府的事不会再打扰到我了,我也可以安心养胎了。”梧自南就应该心存愧疚下去,以慰问原主的在天之灵。

    回到太子府之后凰止衍看着她脸上的巴掌印什么都没说,只是摸摸她的脸便进了书房。之后就传来梧瑾权的尸体消失了,佟氏彻底疯了,梧自南又晕了一次的消息。

    梧月桐以收到惊吓为由在太子府安心养胎,闭门谢客。

    朝赋之前因为雪梨的死变得很沉默,后来梧瑾权尸体不见之后朝赋反而正常起来了,有时候甚至愿意笑了,像是将心中的愤懑发泄出来了一样。梧月桐心照不宣,每天尽量保持心情愉悦。因为母亲开心,孩子生下来也爱笑。

    年后凰止衍很忙,初五之后就开始上朝。开春祭祀,春试,放种……这些东西太子都得学着做。凰止衍忙得有时候回府的时间都没有,就算回府也一头扎进书房,随后侍卫们就一波接着一波跑出去。梧月桐只能吩咐厨房炖汤,开各种药膳食谱给凰止衍补身子,这一忙两个月就过去了。

    正仪院里的丫头们拿出被子晒,梧月桐坐在秋千上昏昏欲睡。突然一只白鸽扑棱着翅膀落在了秋千上,梧月桐睁开眼睛。白鸽歪着脑袋看着梧月桐,时不时的用喙整理一下自己的羽毛,喉咙处发出咕咕的声音。

    梧月桐将白鸽腿上的纸条摘了下来,看了一眼之后笑了:“白芍,备车。”

    能让梧月桐挺着大肚子出门的事,也只有揽月楼了。

    事情回到三天前,锦澜从药堂里回来就碰到在门口徘徊了好几日的凰幽南。要说这凰幽南吧,好歹是一个皇子。那次赈灾之后回来就对锦澜念念不忘,特别是她那毫无心机的灿烂笑容令他深深放进心里了。可他不知道锦澜身份,只知道她是凰恒昔身边的人。这个九弟他很了解,十六岁了府里连个通房丫鬟都没有,和太子皇兄一样洁身自好。既然锦澜不是凰恒昔的女人,那他就有机会不是。

    所以啊,一有机会他就去九皇子府,那热络劲看得凰恒昔浑身别扭。凰恒昔就开始躲着他,这一躲就躲到了三天前,终于被凰幽南逮住了。

    “九弟你跑什么,你就告诉我锦澜姑娘的身份怎么了?”

    凰恒昔很是无奈:“关键是,我也不知道她什么身份啊。”

    “你撒谎,一个来历不明之人你会带她去赈灾?你快告诉我她在哪里,不然,不然你如厕我也跟着你!”

    凰恒昔惊恐的看着他,好好一个二货少年因为爱情要变成变态了吗?

    “好吧,义善堂。”

    义善堂是半年前开起来的产业,专门收养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只知道堂主是一个女子,里面的孩子都亲切的喊她一声澜姐姐。义善堂包括学堂还有药堂,专门给那些穷苦人家的看病,药钱只收一半,看起来就跟善堂无异。

    凰幽南在义善堂门口转悠了大半天,一看到锦澜就跑了过来,特别兴奋的样子。

    “锦澜姑娘!”

    锦澜疑惑的看着他:“六皇子,请问有事吗?”

    “我,我……”凰幽南我了半天没我出来。锦澜笑了笑,善解人意道:“别紧张,慢慢说。”

    那一瞬间,凰幽南只觉得眼前这姑娘怎么这么迷人呢?所以他一鼓作气将话说了出来。

    “我想娶你。”

    之后造成的效果就是锦澜当着凰幽南的面落荒而逃,逃进了揽月楼。凰幽南不死心,带着手下守着揽月楼。这下子大半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揽月楼有个姑娘被六皇子相中了,正痴痴的等在门外呢。

    飞鸽传书而来的是秦凛鸿,他来揽月楼之后听说了这事足足笑了一盏茶时间,最后被恼羞成怒的锦澜用药令他说不出话了。揽月楼其他人都觉得秦凛鸿笑得太欠揍,所以不给他解毒。秦凛鸿无奈,只能给梧月桐飞鸽传书求救了。

    梧月桐从后门进来的,挺着大肚子。锦澜忙迎了上去,狠狠白了秦凛鸿一眼。怪他一点小事,还让谷主挺着大肚子出来。

    梧月桐摸摸锦澜脑袋,让她给秦凛鸿解毒。秦凛鸿能开口说话之后,瞄了梧月桐肚子一眼:“男孩女孩?”

    她知道以梧月桐的医术,能够把脉看出男女。

    梧月桐摸了一下肚子,浅笑:“男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