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即将临盆心难安
    秦凛鸿闻言翻了个白眼:“可惜了。”

    “可惜什么?”

    “要是女孩,像你多好。可惜是个男孩,肯定像凰止衍,一肚子坏水。”

    梧月桐忍俊不禁:“他哪里一肚子坏水了。”

    “他若不是一肚子坏水,又怎么让你爱他爱得死心塌地?还心甘情愿为他生孩子。月月,你要知道,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在这种紧张的形式之下,梧月桐怀孕就成了凰止衍最大的软肋。有了这么大一个软肋,周隐庭怎么会不利用。之所以还没出手,不过是在等待时机罢了。

    凰止衍生下来就是太子,记事起就在和周隐庭斗。看似谁都奈何不了谁,可凰止衍隐隐是占上风的。如今有了孩子,只怕凰止衍要更辛苦了。

    “放心,我可以保护好自己。先不说这个,澜儿,六皇子怎么回事?”

    锦澜一脸无奈的将与凰幽南相识的过程说了一遍,最后感叹:“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看上我的。”

    虽然凰幽南生母早逝,但他母亲死后被封为淑妃。身为淑妃之子,又有皇后罩着。他以后是可以去封地,做一个闲散王爷的。其实几位皇子中,做六皇子妃是最轻松的了。

    “那澜儿你的意思呢?”

    “我……”锦澜咬了一下唇,“我才不要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那你当时就不应该跑,乖,听我的,去和他说清楚。”梧月桐吩咐人将凰幽南请去隔壁房间,让锦澜去和他说清楚。

    因为特意没有将窗户关清,所以里面的说话声也传了过来。

    “锦澜姑娘你终于肯见我了,我知道之前有些唐突,但我是真的想娶你的!”

    锦澜静静的看着他:“我不嫁你。”

    凰幽南的表情一下就垮下去了:“为,为什么?”

    “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锦澜说完脸色微红,像是想起了某个人陷入了回忆。

    凰幽南一副受伤的表情,后面说了什么他不记得了,怎么出揽月楼的他也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出了揽月楼就碰到了来看热闹的凰恒昔,抱住他就哭。

    “呜呜九弟啊,我被拒绝啦……”

    凰恒昔:“……”

    见锦澜解决了凰幽南,梧月桐也专心说自己的事。

    “既然你来了,我就顺便打听打听。你有没有听说过,凤族?”

    秦凛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应该知道,我家族姓氏的由来。”

    “月月,听我一句劝。任何想打听凤族的人,都活不长。”梧月桐陪秦凛鸿吃了一顿饭,收了一大堆礼物就回了太子府。

    凰止衍正站在秋千树下,仰着脸看上面的鸽子。这鸽子很有灵性,凰止衍一来它就飞到树枝上了,歪着头打量着他。

    梧月桐笑着迎过去:“阿衍,你在看什么?”

    “这鸽子是秦凛鸿养的?”

    “对啊,专门用来给我传信的。”秦凛鸿以前传信都是用飞镖,但她现在身边隐藏着姒鸾,姒鸾可能不会让飞镖飞到她手上,所以她就让秦凛鸿用飞鸽了。

    凰止衍揽住梧月桐的腰,随口说了一句:“炖了,做鸽子汤。”

    “啊?”

    暗处的风吟手指动了一下,鸽子就扑棱着翅膀逃走了,跑得贼快。梧月桐忍俊不禁,凰止衍这是吃醋了啊。所以她很温柔的向他保证,以后再也不随便挺着大肚子出去了,凰止衍这才心情好点了。

    而此时狼狈逃离诛凰的秦凛鸿,心里把凰止衍骂了个狗血淋头。小气的男人,不就是来探望一下老朋友吗,至于这么把他赶出去吗。在梧月桐生下孩子之前,他都不来了,吃醋的男人惹不起惹不起。

    梧月桐就真的在太子府安心养胎,外面什么事都不用她操心。孩子九个多月的时候,梧月桐每日坚持在院子里走一会儿,有助于半月后的生产。稳婆在半月之前就住进了太子府,随时准备着太子妃生产。好在梧月桐胎位非常正,生孩子危险性大大的减少。

    但毕竟是生产,要从鬼门关走一遭的事,马虎不得。凰止衍也将所有事推掉,专心留在府里陪梧月桐。

    凰止衍扶着梧月桐在院子里走动,柔声道:“舅母不放心你生产,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你要觉得无聊,可以让你嫂子来陪陪你。至于那些戏曲就别看了,外面的人也暂时别进来了。”

    梧月桐笑笑:“你别这么紧张,稳婆不是说了吗,我这一胎很稳,不会有事的。”

    别人怀孕都是养胖,就梧月桐下巴都瘦尖了。凰止衍心疼的抚摸她的脸,柔声道:“桐儿,我总有些不安。”

    “第一次当爹,是紧张吧?已经知道是男孩了,怎么样,名字起好没?”

    凰止衍挑眉:“想了好几个,到时候让他自己挑。”

    梧月桐忍俊不禁,摸着自己的肚子,开始期待新生命的降临。

    入夜,梧月桐燥热得睡不着。因为她怀着身孕,屋子里虽然有冰,但放得少已经融化得差不多了。屋子里闷热,像是要下雨的节奏。

    在梧月桐六个月的时候,她就把凰止衍赶去书房睡了。因为她晚上睡觉不安份,不想吵着他。

    守夜的小丫头靠在床边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梧月桐下床都没惊醒她。

    打开窗户,让凉风透进来,梧月桐好受了不少。在窗边站了一会儿,她看到一道黑影快速的朝书房而去,不一会儿前院亮起了灯。

    是发生什么事了?这大晚上的。

    不一会儿,白芍进来了,看到梧月桐站在窗边吓了一跳,忙过来点灯。

    “主子,可是身子不适?”

    小丫头也被惊醒了,忙爬起来紧张的看着梧月桐。

    梧月桐看了她一眼:“下去睡吧,我没事。”

    小丫头退了出去,随手关上门。

    “前院发生什么事了?”

    “是宫里来人了,兵部粮仓走水了,皇上让殿下去查看。”

    梧月桐皱眉:“出事就想到阿衍了,好事怎么不上赶着上门。”这大半夜的,又不能睡了。

    白芍看着梧月桐的样子,忍俊不禁。

    凰止衍去查户部粮仓走水的事情,天亮了还没回来。梧月桐没胃口吃早膳,随便喝了几口粥。

    行柒柒慌慌张张的跑进来,道:“不好了不好了,我听说……”

    “慌什么!”白芍皱眉,“好好说话。”主子现在可受不了刺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