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生死未卜掉悬崖
    行柒柒整理了一下情绪,道:“我听外面在传,昨晚兵部走水还有刺客,太子殿下受伤了!”

    “你说什么!”梧月桐忙站起来,“你听谁说的?伤得严不严重?”

    “我听管家他们说的啊,他们还说不许告诉你……”行柒柒声音越来越小,因为白芍正在冷冷的盯着她。

    梧月桐看了白芍一眼:“你瞪她做什么,我还没那么脆弱!备车,去兵部!”

    “主子,你不能去!你挺着大肚子呢!”

    “我的话不管用了?我说备车!”

    白芍无奈,只能下去安排人备车。梧月桐握住行柒柒的手,道:“走,我们去兵部。”

    管家看着梧月桐走出来,一脸无奈。梧月桐沉着脸:“殿下伤得怎么样?”

    “伤得很严重,宫里医术好的太医都去了。”

    听到管家这么说,梧月桐更担心了。正好白芍备好了马车,梧月桐上车,又发现自己关心则乱医药箱忘了拿,便让白芍回去拿医药箱。没想到白芍刚走,马车就快速冲了出去。

    姒鸾忙出现扶住梧月桐,沉下脸:“我们中计了!”

    梧月桐尽量让自己冷静,如果这些人这么做的目的是将自己引出来,那凰止衍应该是没事的。不过想想也是,以凰止衍的武功,又有几个人能伤了他。再加上风吟、朝赋,夕歌。自己也是太紧张了,丧失思考能力。不过也难怪,毕竟背叛的,是管家啊。

    行柒柒一脸自责:“都怪我没有问清楚,一着急就这样……”

    “他们既然处心积虑到动用管家这步棋,就是真的下了血本了。就算不是你,也会有别人把我引出来。”

    “不好!”姒鸾一手抓一个将两人提出马车,马车也瞬间四分五裂。姒鸾刚让两人站稳,一道黑影就袭了过来。大街上就敢明目张胆动手,那他一定有恃无恐。

    姒鸾只来得及说了一句保护好太子妃就迎了上去,一招就令她心惊。浅影,周隐庭贴身护卫。

    比拼内力,一招就让姒鸾嘴角带血。

    “卑鄙!”

    就在浅影打算快速将姒鸾解决的时候,白芍赶到了,她及时分担了姒鸾一部分压力。

    “快走,带主子去找太子!”

    白芍是打算用命来拖延时间的,姒鸾轻功比她快,带着梧月桐好逃走。

    姒鸾脱身后不再犹豫,带着梧月桐就朝兵部飞去。梧月桐让行柒柒躲起来,可她怎么可能躲起来?

    “躲起来也太没用了吧?”行柒柒见白芍快要不行了,一歪头眼睛变成血红色。突然爆发的内力让浅影都心有余悸的退开几分。白芍被一掌打开,惊骇的看着天上与浅影斗得不相上下,甚至有超越之势的行柒柒。她的内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了?

    话分两头,姒鸾带着梧月桐朝兵部飞去。兵部因为兵马原因,占地一半山林。而山林的一边是悬崖,下面是奔腾的江河。这个地势也算京城自然的壁垒,谁都无法从后门攻进来。

    而姒鸾已经看到兵部的营帐了,心中一喜。突然斜面而来的袭击让姒鸾改变方位,一下移开老远。

    “有几分本事啊。”攻击她的人正是周隐庭!

    姒鸾带着梧月桐后退,低声道:“太子妃,你想办法去兵部找殿下,我揽住她。”

    梧月桐摇摇头:“你拦不住,周隐庭,你的目标是我,我跟你走,你放过她。”

    周隐庭挑眉一笑:“毕竟是与别人合作,我可不能一个人就答应你的要求。”

    “合作?”梧月桐没反应过来,身后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去死吧!”

    姒鸾带着梧月桐躲开刺来的匕首,可转身就被周隐庭攻击。姒鸾无奈,只能被动的与周隐庭周旋。

    梧月桐一步步后退,看着面露疯狂的梧月槿,手备在后面抓着一小包药粉。面色冷静道:“梧月槿,你要想清楚,杀了我,你母族都活不了。”

    “没关系,杀了你,这一切都是商周太子干的。”

    猫戏老鼠一般戏弄姒鸾的周隐庭抽空回了一句:“嗯,这个锅我背。要不是二皇子妃配合,我还不会知道诛凰这么多秘密。所以这点报酬,我还是愿意付的。”

    梧月槿觉得匕首太短,换了一把剑。

    梧月桐停下脚步,她已经无路可退,身后是悬崖。而此时,因为刚刚的颠簸,肚子剧烈疼痛起来。梧月桐脸色发白,不敢有丝毫松懈。

    看着梧月桐的表情,梧月槿畅快的笑了:“你去死吧,替我孩儿,替瑾权陪葬!”梧月槿说着就一剑刺向梧月桐肚子。梧月桐眯起眼眸正打算撒开手中药粉,却被一个人抓住了手腕。千钧一发之际,梧月桐只来得及移了一步。

    剑刺进胸口,微凉。

    梧月槿拔出剑还想再刺一下,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声。梧月槿猛的回头,就看到宿如雪面无表情的看着这里,刚刚的尖叫声就是她发出的。

    事已至此,梧月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梧月桐推下了悬崖。

    “不——”姒鸾用了生平最快的速度跑过去,却只来得及抓住梧月桐一片衣角。梧月桐落入江河,瞬间就消失不见。

    姒鸾愣愣的看着那翻滚的江河,一言不发。梧月槿还想把姒鸾杀了,却被暗卫拉着逃离。

    宿如雪刚刚的尖叫声已经引来了兵部里面的人,他得赶紧带梧月槿走。

    而此时凰止衍正在查走水的原因,这特殊的火油他有在哪里见到过。听到宿如雪尖叫他撇了凰鹤君一眼。凰鹤君是早上来的,还带着宿如雪。宿如雪刚刚觉得里面空气太闷,就想出去透透气。

    凰鹤君让暗卫去查看一番,暗卫没多久就回来了,在凰鹤君耳边耳语了一番。凰鹤君狠狠皱眉,沉声道:“太子皇兄,皇嫂出事了。”

    凰止衍他们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白芍要跳江,行柒柒死命拦着她。而姒鸾则趴在悬崖边上,浑身透着一股死寂。

    夕歌上前将发狂的白芍打晕,行柒柒才将事情完整的说出来。众人担忧的看向凰止衍,发现他的脸色平静得可怕。他平静的目光看着悬崖边,良久才哑声开口:“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可众人都知道,怀着身孕被梧月槿捅了一剑又掉下悬崖被卷进水里,只怕是,凶多吉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