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母子平安是奇迹
    “桐桐,桐桐,快醒醒……”

    梧月桐挣扎着醒过来,就看到头顶熟悉的吊灯与天花板。梧月桐眨眨眼,偏头看向一旁。

    “叶询……”

    叶询松了一口气:“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梧月桐有些懵:“我这是,在哪里?”

    “傻瓜。”叶询眸光宠溺,“睡糊涂了吧,这里是你家啊。你太累了,睡了好久。再怎么研究,也要注意身体啊。”

    梧月桐勉强坐起来,看着自己的双手,素白,纤细。这是自己前世的双手,这算什么,自己在诛凰经历的几年,都是梦吗?

    梧月桐目光看向一旁的报纸,报纸上醒目的头条提醒她前一刻还在做什么。

    “那是什么意思?”梧月桐指着报纸,叶询俊逸的脸露出几分迟疑。前世一见到就心动的人,此时却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我和杨小姐是协议结婚,她知道我喜欢的是你,也答应了在外人面前和我做假夫妻的。”

    “然后呢?她是你明面上的妻子,那我呢?做你私底下的情妇吗?”

    叶询皱眉,看着梧月桐的眸光有些陌生:“桐桐,你以前都不在意这些的。只要和我在一起,你什么都不在意的。”

    那是我傻!梧月桐闭目,她不要待在这个世界,她要回去!阿衍还在等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对,还有孩子,她要回去!要回去啊!

    梧月桐猛的睁开眼睛,大口呼吸。在恢复意识的那一刻,浑身剧痛袭来,差点再一次把她带入黑暗。梧月桐尽量平复呼吸,让自己清醒过来。

    “居然真的醒了。”

    一个柔和的女声传来,梧月桐偏头看了过去。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正在捣药,视线似乎是望着自己的方向却又无神。梧月桐皱眉开口,才发现嗓子哑得厉害。

    “我……”才开口说了一个我字就咳得不行。一咳就带动胸口伤口,撕裂般的疼。

    姑娘起身给梧月桐倒了一杯水,见她摸索的动作才发现她眼睛看不见。

    梧月桐喝了一口水嗓子好多了,忙道:“是你救了我?”

    姑娘点头:“我以为你活不了了,你昏迷了三天,一个时辰之前没有了呼吸。没想到,你居然醒了。”

    梧月桐此时却开心不起来,因为她感受不到肚子里孩子的生命力了。

    像是察觉到梧月桐的情绪,姑娘宽慰道:“既然你已经醒了,我就不用纠结是救你还是救你孩子了。我给你配一碗药,让孩子自然流掉吧。”

    “谁说我的孩子不能活?”

    “可是他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

    梧月桐某种满是坚定:“麻烦姑娘帮我找稳婆接生,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

    姑娘微微摇头,转身走了出去。她明白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执着,大概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吧。

    没过多久,那姑娘带回来一个妇人,妇人手中拿着生产所需工具。那姑娘手中拿着一片人参,将她塞进了梧月桐嘴里,道:“你执意生产我也不拦你,但你身体太虚弱,怕是没有力气坚持到孩子生下来。这参片你含着,帮你恢复一些力气。”

    “多谢。”

    那姑娘不知道梧月桐自己也会医术,自己的身体自然比别人清楚。

    梧月桐含着参片看着头顶房檐,咬牙开始了新一轮的折磨。

    也不知过了多久,妇人抱着一个襁褓走出来:“上官姑娘。”

    上官清欢回头,妇人忙将襁褓凑过去,让她摸到软乎乎的手指。上官笑了:“居然真的生出来了,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我还从来没见过那么好看的孩子。那位夫人也是好看的不行,这孩子眼睛和嘴巴像那位夫人,眉毛和鼻子应该是像他爹了。”

    上官笑笑:“对了,她怎么样?”

    “孩子生下来就晕过去了,不过好在没有生命危险,母子都活过来,真是奇迹啊。”

    “怎么没听到孩子哭?”

    “不知道为何,这孩子一生下来就不哭,可能在肚子里憋太久了,还是有些不正常啊……”

    梧月桐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醒来之后视线有重影,她太累了,这次真的是元气大伤。可她挣扎着从困意中醒来,就是因为有孩子在支撑着她。

    她挣扎了几次没有坐起来,反而因为动作将伤口扯裂了。

    门在此时被推开,上官手里端着吃的。察觉到床上的动静,上官开口道:“你醒啦,你身子非常虚弱,现在最好不要乱动。”

    “孩子……”

    “是个男孩,非常健康,就是不会哭。长大了才能看出是否有隐疾,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梧月桐心里一咯噔,隐疾?

    “先吃饭,你得把自己身子养好,才有精力给孩子喂吃的。”

    梧月桐端着碗喝粥,看着那姑娘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显然屋子里的摆设她已经很熟悉了,所以一举一动皆和常人无异。

    “姑娘怎么称呼?”

    “我叫上官清欢,你叫我上官就好了。”

    “冒昧问一下,你的眼睛是天生还是后天所至?”

    上官手上动作一顿,淡淡道:“五岁那年遭受意外,之后就看不见了。”

    梧月桐点点头,没再说话。这姑娘救了她一命,作为报答她就治好她眼睛吧。只要不是天生盲,其他的都能治。

    吃完了粥妇人也把孩子抱来了,梧月桐忙将孩子接过来。大概是刚刚吃饱,所以孩子睡得很香,抱在手里软软一团。梧月桐看着他的小鼻子小眼睛,心里软得不行。也不知道,阿衍怎么样了,她掉下悬崖生死未卜,他们一定很担心。只可惜她现在的身体,哪里都去不了。

    在房间里待足了一个月,梧月桐终于可以下床透口气。胸口的伤虽然没有好全,但好歹已经愈合得差不多了。上官清欢医术虽然不如她,却也乐观了。

    出了房门梧月桐才知道这里是一个小村庄,小村庄大概只有三十来户人家,自给自足很是悠闲。而梧月桐是一户人家上山砍柴看到的,听说看到她的时候狼群正在把她往岸上拖。那男子吓坏了,将狼赶跑才知道狼是要救她不是要吃她。

    上官清欢是这个小村庄唯一的大夫,所以梧月桐被救回来之后自然交给了上官清欢。

    梧月桐抱着孩子走到了空地,这片空地是上官清欢专门用来晒药材的地方。这一路走来,梧月桐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