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杀鸡儆猴奔赴大秦
    底下的人面面相觑,这些人当中谁手中没有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皇上这么说也许是诈他们的,傻子才会自己站出来。这么多人中只有九皇子凰恒昔在明目张胆的观察每一个人的表情,哥哥说过,让他上朝的时候注意观察这些大臣。再工于心计之人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也会不由自主露出一丝面部情绪。从这些情绪中可以看出,这些人都是些什么货色。

    见没有人站出来,诛凰帝冷笑,抬手从李明顺手中接过一份折子,道:“既然没有人站出来,那朕就不留情面了。钱尚书,你上前来。”

    钱丙修一愣,随后脸色白了几分,不由自主的看向凰景行。可后者只是站得笔直,垂眸看着地上,并没有接触他的表情。钱丙修定了定神,出列上前:“臣在。”

    “前几日,令郎在绝味楼失手打死了一个书生,可有此事?”

    钱丙修大惊失色:“皇上,犬子虽顽劣但绝不会草菅人命啊,请皇上明察!”他记得凰景行说过,有人看到事后义善堂的人将那个书生抬回了揽月楼。义善堂的锦澜姑娘医术挺高明的,如果那个书生是死人了,他们肯定直接报官,绝不会把人抬回去。所以他只能一口咬定那个书生没死,毕竟仗势欺人和草菅人命比起来,轻太多了。

    “你的意思是,此事你是知晓的?”

    钱丙修话语一愣,惊出一身冷汗。所以皇上其实早就知道那个书生没有死,是故意开口诈他的吗?

    “既然知情,可有给义善堂两位姑娘还有那书生赔偿?”

    钱丙修没说话,因为当初凰景行说此事交由他处理的。正在心里暗叹凰景行无用,一本奏折就丢到了自己面前。

    “看来这些年,你这个兵部尚书过得太安逸了。既如此,那就去齐家军做参军吧。”

    钱丙修只能深深伏地,无话可说。京中仗势欺人之人何其多,皇上只不过是拿他杀鸡儆猴。先不说尚书与参军的品阶差异,去了前线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他这次被这个孽子害惨了啊。

    众官员心有戚戚焉,皇上之所以发这么大火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谣言传了几个版本御史才上奏折禀报此事。在皇上看来,这就是底下人欺负他身在皇宫,没办法知道外面的情况,所以刻意欺瞒。

    诛凰帝环视了一周底下的官员,心中除了有气愤还有一种悲凉之感,最终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摆摆手让众臣退下,宣布退朝了。

    凰恒昔刚出大殿门,李明顺就在外面等着,笑眯眯的走过来:“九殿下,随奴才去书房吧,陛下想见您。”

    来到书房,就见诛凰帝皱着眉头坐在一旁下棋,棋盘上有一副残局。

    凰恒昔走过去行礼:“父皇。”

    “九儿啊,朕方才见你在朝堂上,似乎有话要说。”

    凰恒昔闻言微微有些犹豫,一时没有开口。

    诛凰帝笑笑:“但说无妨。”

    “儿臣只是觉得,如今朝堂,蛀虫太多。”

    “噢?”诛凰帝招手让凰恒昔坐下,李明顺奉上茶乖乖的去给父子两守门。“说说看。”

    “诛凰建朝三百余年,底下官员势力扎根颇深,世代联姻造成他们官官相护,牵一发而动全身,前思后虑令他们颇有顾忌。父皇今日朝堂之上杀鸡儆猴,对他们虽有震慑,但效果不大。因为自古以来,法不责众。”

    诛凰帝眉头紧皱,很显然凰恒昔一番话说进了他心里。凰恒昔说完之后就捧着茶杯喝茶,等着他父皇从思考中回过神来。

    诛凰帝抬头,意味不明的看着凰恒昔,道:“这些,是你太子哥哥教你的?”

    听到诛凰帝这么说,凰恒昔有些心疼大哥,居然被父皇如此猜忌。所以他放下茶杯,情绪有些低落:“太子哥哥只教我上朝之后多听多看,没有教过我其他的。”

    诛凰帝笑着摸摸他脑袋,对于这个最小的儿子,他多少是带了几分宠爱的。

    “父皇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好奇你小小年纪就看得这么透彻了。那你说说看,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吗?”

    “科举,朝堂急需涌入新鲜血液。对于那些根深蒂固的老臣,父皇可以实行一半打压,一半提携的态度。比如今日楼御史上折子弹劾钱尚书,您就表扬楼御史,让底下人知道,您是赞同楼御史的。至于打压,您就打压那些三品以下,没有真才实学,靠关系拿俸禄的关系户。这些人的职位,就由科举之后选出的优良人才担任。父皇,您觉得呢?”

    诛凰帝笑看着他:“为何是三品以下?三品以上官员动不得吗?”

    凰恒昔点头:“三品以上官员都是四十岁以上的老臣了,靠关系可是上不来的,大多都是有真才实学的。而且这些人是诛凰朝堂的根本,动一个都会牵连一堆,到时候就乱了。”说白了就是三品以上官员拉帮结派关系密切,拔出萝卜带出泥,不到万不得已这些人动不得。

    “这也是你自己想的?”

    凰恒昔挠挠脑袋:“这个是太子哥哥说的。”

    诛凰帝垂眸看着眼下的残局,随后略过这个话题,和凰恒昔说起了家常。凰恒昔走后,诛凰帝特意将凰景行叫进宫问他,对于今日朝堂之事怎么看的。

    凰景行一板一眼的回答父皇就应该严厉打击这些阳奉阴违之人,御史台知情不报也该严惩。气得诛凰帝差点拿砚台砸他,什么叫差距?这就叫差距。不管凰景行是怕自己被连累瞎说一通还是他真的只有这样的才学,诛凰帝都对他很失望,连九儿看得都比他通透,是不是他这些年太过宠他了,让他不知天高地厚了?

    没有人能回答诛凰帝这个问题,应该说他心中早有答案,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

    锦澜脚步匆匆的来到义善堂后院,发现了一脸焦急的几个半大少年,他们一看到锦澜就看到了希望。

    “澜姐姐!”

    “别慌,慢慢说。”

    “澜姐姐你快救救小豆丁吧,他快不行了。”

    他们几个孩子都是一个村子的,发生大祸只有他们活了下来。小豆丁是他们几人中最小的,今年只有四岁。他们说小豆丁早上起来就浑身高热,一直昏迷不醒。他们不敢随便移动他,只能留一个人照顾,其他人来找锦澜。

    锦澜没有多想,简单询问了几下小豆丁的情况,捡了几味药就跟着他们出去了。在门口的时候,刚好遇到上官清欢。

    “清欢姐,你怎么过来了。”

    上官清欢听出她声音有点不对,疑惑道:“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感觉很着急的样子。”

    “有一个小孩浑身高热昏迷不醒,我过去看看。”

    上官清欢皱眉:“在哪里?”

    锦澜微愣,她就听他们几个说小豆丁昏迷不醒了,也没问在哪里。

    几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道:“就在城西荒废的破庙中,澜姐姐,我们快走吧。”

    “好好好,清欢姐,我怕小豆丁有危险,先不说了啊。”

    锦澜跟着几个少年脚步匆匆的走了,上官清欢无奈,她要是眼睛看得见,就和她一起去了。这时,负责扶着上官清欢的婢女低声道:“姑娘,我觉得那几个小孩的神情不太对。”

    上官清欢眼睛看不见所以不知道他们的表情,锦澜看得见以为他们是担心小豆丁,所以表情奇怪点也不会起疑,反而是婢女作为旁观者看出了不同寻常的东西。

    “怎么个不对法?”

    “我也说不出来,只是在姑娘你问出那句话之后,他们有一丝慌乱,好像有什么瞒着的样子。”

    婢女这么一说,她就有点心慌了,赶紧回揽月楼找叶询,希望是她想多了。

    锦澜跟着几个人越走越偏僻,她不由得缓缓停下脚步皱眉:“你们跑这么偏僻的地方来做什么?”

    “我们以前就是在这里住的,一时不舍得换地方。澜姐姐我们快走吧,小豆丁就在前面破庙里呢。”

    “呀,”锦澜惊讶道,“我想起一味重要的药引没有带,不行我得回去拿。”

    锦澜说完转身就走,几人慌了忙准备上前将她拦住。这时候从旁边草丛钻出来好几个人,将锦澜团团围住。锦澜心中一沉,偏头看了那几个小孩一眼:“义善堂带你们不薄。”

    几人哭着跪下:“澜姐姐,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他们说如果不能把你引出来,他们就杀了小豆丁,小豆丁才四岁啊……”

    锦澜面无表情的看着围住她的人:“不知小女何处得罪了各位,可否让小女死个明白?”

    其中一人笑道:“怪只怪你不知死活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噢?小女自创立义善堂起就一直行善,何来得罪人一说?”锦澜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不对,近日还的确得罪了一个小人。”酒楼谣言风波是她命义善堂传出去的,义善堂明面上的主子是锦澜,很容易可以查到。原来是钱有为吗?

    “废话少说,杀了你,回去复命!”

    几人举刀就冲了过来,锦澜的心不断往下沈,手中银针闪烁。谷主教过,银针可以封住人的穴道,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就在刀子即将落在身上,锦澜打算孤注一掷时。破风声传来,男人举着刀的手被树叶割伤,随后冲进来一个青年,三两下将几人打趴下。

    锦澜正懵着,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云淡风轻开口。

    “全部拿下。”

    “殿下!”锦澜欣喜回头,来人可不就是太子殿下吗。

    夕歌和朝赋将几人五花大绑,大概是对付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所以派出来的都不是啥一流高手。

    锦澜将这段时间京城发生的事都与凰止衍说了,着重说了自己这件事:“……还好殿下会来得及时,不然我小命休矣。那个钱有为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狗急跳墙派人杀我!”

    凰止衍淡淡瞥了她一眼:“你觉得是钱有为派的人?”

    “不是他还能有谁,我散布谣言害他父亲丢了官,肯定是他恼羞成怒想杀我灭口!”

    凰止衍微微摇头没有反驳,钱有为如今是自身难保,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他不敢此时动手。桐儿让义善堂传谣言的举动还是着急了些,如果是他,他会任由谣言发酵,等书生苏醒过来,自己出来澄清。谣言不攻而破不说,群众被哄骗的情绪也会高涨,同时将义善堂摘了出来,一举两得。

    不过既然梧月桐出手了,凰止衍自然要给她清尾。

    “让姒鸾派死士随身保护锦澜他们,我太子府的人怎可如此被人欺负。”

    “是!”

    锦澜微愣的看着凰止衍,随后一捂脸,遮住自己因为兴奋有些红的脸蛋。她家谷主嫁得好啊,连带着他们也沾光了啊!

    ——

    皇宫后山,皇家宗祠。

    青衣宫装女子气呼呼的跑出来,将手上盆中水泼得老远,嘴里念念有词:“不过是戴罪之身,还真以为自己有多金贵不成!早就从皇家玉蝶除名了,还把自己当二皇子妃呢!”

    一个稍微沉稳几分的宫女跟着她走出来,听到她的呢喃自语忙道:“你小点声,再不济人家肚子里还有个金贵的呢。等孩子生下来,她就没命了,你跟她气什么。”

    宫装女子气消了几分,不屑道:“你说的对,不过是一个活不长的。如今太子妃平安回来带回皇长孙,就算她肚子里是个儿子,也越不过皇长孙的地位。”

    “嘘,你小点声。黄嬷嬷吩咐了,别让她听到太子妃平安的消息,不然动了胎气,就是我们的责任了。”

    “有那样恶毒的娘,孩子生下来也是个可怜的……”

    两个宫女渐行渐远,声音也消失不见。一道人影静静的趴在房梁之上,待两人离开之后悄无声息的闪身进了祠堂里面。

    太子府正仪院内树了几十个木桩,而梧月桐正蒙着眼睛在上面走着。丫鬟们胆震心惊的围着木桩,梧月桐要是掉下来了他们好冲过去接住。白芍倒是很淡定,有她在自然不会让梧月桐掉下来。

    凰止衍进来就看到这样的场面,莞尔一笑:“这是在做什么?”

    丫鬟们忙回头行礼,梧月桐听到凰止衍声音心神一松,一脚踩空掉了下来。

    “呀!”

    白芍正欲冲过去,有人比她动作更快。梧月桐稳稳落在凰止衍怀里,丫鬟们识趣离开。白芍抿嘴一笑,也抱着凰黎书离开。院子里一时只剩下夫妻二人,无限温情。

    梧月桐摘下眼中的纱布,搂住凰止衍脖子蹭了蹭:“阿衍,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加上凰止衍去商周来去路上一月时间,他们有将近两月没见面了。

    凰止衍将梧月桐轻轻放下来,手却没有离开她的腰。

    “你这是在做什么?”

    “练轻功啊,刚开始我就练习在上面站稳,现在蒙着眼睛也可以走动了。”

    “轻松得从小练起,你这样可练不出什么。”

    “我知道这样练不成轻功,但至少可以身姿轻盈几分。我一点武功都不会,太过被动。不说姒鸾白芍,就算我有柒柒那样的身手,那一日也不会让他们轻易得逞。”

    凰止衍心中一痛,掉落悬崖这件事,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

    凰止衍抬手摸摸她的脑袋,柔声道:“这次去商周,我替你寻了一本适合女子习的秘籍,明日开始你就每日去练武室练习。”

    梧月桐闻言很兴奋:“干嘛明日啊,今日就开始吧。什么秘籍,给我看看!”

    “今日还有更重要的事……”

    梧月桐正准备问还有啥重要的事,就见凰止衍眸色渐深,抱起她如一阵风一般进了房间关上房门。梧月桐被亲得昏天黑地,抽空吐槽了一下。白天白天,堂堂太子殿下居然白日宣淫,被御史知道得狠狠残你一本。当然,这话梧月桐也就心里默默吐槽一下,很快便主动迎合上去,毕竟小别胜新婚嘛~——

    听到梧月槿死的消息梧月桐正在给凰黎书量尺寸,准备做新衣服。小孩子长得快,五个月就已经做了好几次衣服了。听到消息也不过是停顿了一下,随口道:“怎么死的。”

    “悬梁自尽,死状凄惨,整个人都是皮包骨头。”

    这下梧月桐惊讶了:“那些人还敢虐待她不成?”就算知道她生了孩子就会死,但她肚子里好歹是皇孙,这几个月总要好好养着吧。

    白芍摇头,眸中是兴奋:“哪些人哪敢虐待她,听说这两月她一直喊着主子要去找她报仇,还嚷嚷着看到了主子的鬼魂,明显做贼心虚。惊疑不定,自己吓自己,怀有身孕太医又不敢下药,最后她自己受不了,悬梁自尽了。”一尸两命。

    梧月桐点点头,梧月槿死了,也算是她的报应。如今儿子女儿都死了,唯一的寄托也没了,佟氏怕是也活不长了。如果一开始梧月槿不选择与她斗,安分嫁给一个贵公子做主母,或许她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总的来说这一切都是他们自作自受。不过做贼心虚……梧月桐微摇头,只怕是人为。至于谁与梧月槿有深仇大恨,手下又有人能在大内侍卫监视下装神弄鬼,答案不言而喻了。

    梧月桐笑笑,将凰黎书抱起来:“走,我们去看看爹爹。”

    凰黎书乖巧点头,他只想快点长大,不然憋着不说话太难受了。

    梧月桐来到书房,萧御正好出来,看到白芍就凝眉不动了。梧月桐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一眼,抱着凰黎书进了书房。

    萧御走到白芍面前,柔声道:“我要去趟大秦,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

    白芍微怔:“去大秦做什么?”

    “大秦的商铺出了点状况,殿下让我去看看。我已经和殿下提了,只要你愿意,我们就一起去。”

    “可是主子那边……”白芍触及萧御期待的目光,咽下未尽之语。不止萧御期待,她也期待,大秦啊,那是她的家啊。而且凰止衍都同意了,梧月桐自然不会有意见。

    “何时动身?”

    “越快越好。”

    “那我去收拾东西。”

    “好,我懂你。”

    看着白芍的背影,萧御暗自兴奋。此去大秦,是殿下给他的机会。也是他自己给自己的机会。这一路,如果他还不能将白芍的心彻底定下,那他前二十年游戏人生的经验都白活了。

    ——

    进书房之后,梧月桐随手将凰黎书放到一旁的软塌上。走到凰止衍面前和他一起低头看着桌上的地图,这地图竟是整个大陆的地图。不过上面画满了了路线图,还有各种图案。

    “这是什么?”

    “二舅给我的行商图,红色路线的是齐家行商路线。”

    他这么一解释,梧月桐就看懂了。红色路线其实很多,但和黑色比起来就微不足道了。

    “这黑色是?”

    “第五家族行商路线。”

    “简直富可敌国。”梧月桐暗自咂舌。

    凰止衍点头,没有说话。那天他是想见见第五倨傲的,但他的小厮来回禀说他们公子正在和商周太子聊天。如果是单纯的不想见凰止衍。可以直接说有贵客在,特意加了商周太子四个字不过是想给他一个人情,商周太子在和我商讨对付你的计策,你还是快走吧。凰止衍烧了粮草本该立马回来,因为第五倨傲耽误了几天时间。既然周隐庭在,他就不能多呆了。刚烧了人家粮草害得人家打了败仗输了城池,还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他面前,他还真担心周隐庭恼怒起来和他鱼死网破。所以,听了第五倨傲的提醒,他火速带着齐曳回国了,也及时救下了锦澜。

    那日行刺锦澜的人被夕歌审问出来了,背后主子是凰景行。如今姒鸾的死士保护着揽月楼,也是直接告诉了凰景行,锦澜是太子府的人。

    二皇子府清冷寂静,凰景行抬头看着面前这株枯萎的梅花,静默无言。他第一次对梧月桐感兴趣是因为红梅白雪中那首诗,所以在梧月槿嫁进来之后他就在她院子里中了几株梅花。梧月槿果然很喜欢,刚嫁进来的一个月,他们也如胶似漆过。

    是什么时候变的呢?好像从一开始他们之间就没有爱情,利益的结合。所以,现在听到梧月槿死了的消息,他竟然哭都哭不出来,只是有些闷。这个女人于他生命中走了一遭,带走了他两个孩子。第一个孩子流掉是无奈,那第二个呢,太医说那是已经成型的男孩。他今年二十一岁,膝下无子,妻子惨死。而凰止衍却娇妻在怀,儿子出了名的乖巧聪慧,还真是,不公平啊……

    ——

    这一日阳光正好,梧月桐将凰黎书抱出来晒太阳。她正准备转身去练武场,一只白鸽扑棱着翅膀飞进院子,停在梧月桐面前的桌子上,低头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凰黎书好奇的看着鸽子,那鸽子颇有灵性的歪头瞧他。

    梧月桐将鸽子腿上信件取下来,看清内容后微笑。一低头就见凰黎书正在给鸽子喂吃的,一人一鸽相处得很愉快。

    梧月桐摸摸他脑袋,道:“你要是大几岁,娘就可以带你出去玩了。只可惜你现在还是小不点一个,哪里都去不了。”

    凰黎书翻个白眼,没好气道:“您怎么不早点把我给生出来,是那个大秦二皇子的信件?”

    “嗯哼,他要成亲了,邀请我去参加婚礼。”梧月桐摆了摆手中纸条,“我去和你爹商量一下,你乖乖在这里不要动。”因为凰黎书体内有个成熟的灵魂,所以梧月桐下意识的将他当成大人了。

    凰黎书并不在意,坐那里专心致志的喂鸽子。一个丫鬟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发现只有凰黎书一个人在,立马状了几分胆子,走上前就准备捂住凰黎书的唇鼻。凰黎书静静的看着她,突然开口:“你是不是想绑架我?”

    丫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小孩,一时说不出来话。

    凰黎书摸摸下巴,一本正经道:“看来得找个由头清理一下院子里的人了,连正仪院都有内奸。哎?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我保你不死怎么样?”

    那丫鬟,那丫鬟还能干嘛,直接翻白眼了。任谁看到一个五个月大的孩子出口成章,说出的言论与大人无异都会惊悚,更何况她收人指使做贼心虚,所以直接被吓晕了。

    凰黎书瘪瘪嘴,表示真是不经吓。

    梧月桐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丫鬟,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是正仪院三等丫鬟点翠,怎么晕在这里?

    疑惑的目光投向凰黎书,后者正欲开口就见有梧月桐身边有人,他不由得瘪了瘪嘴巴,伸出手要抱抱。梧月桐将他抱起来,听他在耳边说的话,视线一冷。看向身后的丫鬟,道:“你先去帮我收拾行礼。”

    “是。”

    白芍不在,这个丫鬟暂时贴身伺候她。不过等梧月桐出发去大秦,就不要丫鬟伺候了。因为她要用神农谷谷主的身份去大秦,太子府的人一个都不能带。

    至于点翠……

    “姒鸾,将她交给夕歌。”

    “是。”

    手都伸到正仪院了,这种事就交由阿衍他们处理了。

    ——

    一月后,大秦京城,清风酒楼。

    “哎哟,这不是吴爷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里面请。”

    店小二热情的将一个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迎了进去,被称为吴爷的男子颇有几分高傲道:“要不是二殿下独爱你这的清风酿,哪里需要我亲自来。”

    “是是是,小店难得入了二殿下法眼,沾了几分光啊。”

    “等过几日喜宴,需要的酒更多,你们又可以大赚一笔了。”

    “嘿嘿,那就借吴爷吉言了哈。”

    吴爷买了几坛酒,心满意足的回去了。他们家小姐对二殿下情有独钟,自然投其所好买他最喜欢的东西。

    二楼窗户推开,一白衣公子摇着折扇看着吴爷离开的方向,挑眉若有所思。

    “你在看什么?”

    身后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白衣公子笑着回头,看着同样一身白衣,戴着面纱的白芍,视线柔和:“没什么,太子妃什么时候到?”

    “应该快了。”

    白芍话音刚落,店小二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随后锦澜的声音回答。

    “不用招呼了,我们有朋友在。”

    门被推开,梧月桐一袭红衣戴着半张脸面具站在那里。锦澜也是一身红衣,用轻纱蒙面。店小二站在她们身后正欲阻止她们推门,萧御挥挥手让店小二退下。

    两人进来关上门。

    “主子。”白芍迎上来,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梧月桐走到桌边坐下:“清风楼是我们的产业?”

    “没错。”

    梧月桐失笑,在嫁给凰止衍之前,她来大秦最喜欢的就是清风楼的清风酒,没想到现在变成自家产业了。

    “秦凛鸿在信上没说,他娶的是哪家的小姐?”

    “忠俊侯府五小姐。”

    梧月桐皱眉:“那个出了名的傻子小姐?”

    忠俊侯府在大秦的地位就如同齐府在诛凰的地位,手握兵权却不足以让皇上忌惮。忠俊侯是世袭罔替,他的儿子却弃戎从文成了有名的大才子。所以等他退休了,军权就闲置下来了,这样就令皇上更加放心了。

    忠俊侯膝下嫡子女三人,世子才学洋溢,是太子伴读。长女聪慧灵敏,因忠俊侯府没有主母,所以一应事物全部是这位大小姐管理,非常能干。至于小女儿五小姐,因出生在冰天雪地,受了寒,高热之后人就不怎么清醒。忠俊侯怕她受欺负,从小教她习武。武功高强却是一个痴儿,对比两个惊才绝艳的兄姐,这位五小姐更令人觉得可惜。

    可秦凛鸿,却被赐了这样一门婚事,身为朋友,她感到非常愤怒。如果不是汝嫣皇后太过咄咄逼人,秦凛鸿日子怎会过得如此惨淡!如今连婚姻大事都由不得自己做主……梧月桐坐不住了,她得去二皇子府看看。

    带着锦澜,两人出了清风楼,直奔二皇子府。

    大秦民风与诛凰别无二致,繁华的街道除了衣服装饰有些不同外,各人外貌也没什么不同。虽如此,梧月桐和锦澜走在街上还是很引人注目的。毕竟两人一袭红衣似火,气质灼然,戴着面具和面纱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梧月桐无视周围目光,却在听到一句话时停下了脚步。

    “凛鸿哥哥最喜欢居安堂的糕点了,我当然要亲自送过去。”

    梧月桐回头,就见一家民为居安堂的糕点铺子门口站了一个蓝衣女子。女子模样清秀可人,抱着一个盒子微微撅嘴,一脸不满的和婢女反驳。如果不是她此时近似孩童的举动,还真看不出她是传言中的那个……痴儿?

    “小姐,您与二殿下婚期在即,是不能提前见面的,这样不吉利。糕点奴婢替您送过去就行了,二殿下一定会开心的。”

    “我不!”苏落衣推了婢女一把,“我就要亲自送过去,我想凛鸿哥哥了!”

    在大街上就说想男人,果然是傻子一个。周围人皆暗自摇头,二殿下也是个可怜的,居然要娶一个傻子。

    婢女很是头疼,只好一边劝,一边跟着苏落衣走。主仆二人很快就来到了二皇子府,苏落衣直直的就要走进去,被门房给拦住了。

    苏落衣叉腰一脸不满:“我是二皇子妃你们敢不让我进去,我让凛鸿哥哥打你们板子!”

    门房很是无奈,其中一人道:“苏姑娘,不是小的们故意阻拦,实在是殿下不在府中,小的们也不敢放您进去啊。”

    苏落衣一脸狐疑:“凛鸿哥哥不在家?那他去哪了?”

    “这个,小的们也不知道啊。”

    婢女忙趁机上前:“小姐,既然二殿下不在,我们改日再来吧?”

    “我不!”苏落衣一跺脚,“酥糖糕冷了就不好吃了,我要在这里等凛鸿哥哥!”苏落衣说完就抱着盒子坐在门口台阶上,伸着脖子张望街口方向,以期秦凛鸿一回来她就可以立马奔过去。

    目睹了全过程的梧月桐不知作何感想,若说她是傻子,未免有谣言的成分在里面。她行动与常人无异,就是性格有点像孩童,最重要的是她对秦凛鸿的心是真的。

    门房本来在无奈,视线看到一抹红,令他眼前一亮,忙屁颠屁颠跑过去,道:“姑娘可是,神农谷谷主?”

    梧月桐微愣,没有说话。锦澜微微上前一步,道:“为何这样问?”

    “殿下吩咐过,若有一红衣面具女子来找他,便带她进去。”门房笑容谄媚,主要是秦凛鸿吩咐下来的时候,那语气与神情,一看就是在殿下心中很重要的人?再说了,就算排除这一点,神农谷谷主这个身份也很值得尊敬好吗?

    梧月桐点点头:“我是。”

    门房忙道:“快快里面请,殿下等您好久了。”

    门房就要将梧月桐两人带进去,苏落衣的丫鬟气得浑身发抖。她们小姐要找殿下,殿下就出门了。这个女子找殿下,殿下就等候多时。偏偏她家小姐还一脸懵懂无知的看着街口,还在等所谓的二殿下回家。简直欺人太甚!

    梧月桐在经过苏落衣的时候停下脚步,突然蹲下身子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道:“你的凛鸿哥哥不会回来了,他一点都不想见你。”

    苏落衣转头,瞪大眼睛盯着她:“你胡说!”

    “我可没胡说,你抱着糕点来找他,连门都进不了。我什么都没拿,却可以进去,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他是我的,他喜欢的人是我。”

    苏落衣猛的站起来,手中盒子都掉了,里面糕点散落一地。苏落衣却浑然不觉捂住双耳原地跺脚:“我不停我不停,你走开!”

    “小姐您怎么了?”婢女没有听到梧月桐说什么,不由得愤怒的看着她,道,“姑娘何必背后耍手段,欺负我家小姐心智单纯!”

    梧月桐起身,慢悠悠道:“我可没有欺负她,我只不过是在告诉她事实真相罢了。”

    “啊啊啊!”苏落衣喊了几声,突然一指梧月桐,道,“我要和你单挑!你要是输了,你就离开凛鸿哥哥!”

    好在二皇子府地处偏僻,此时门口并没有人经过,不然只怕很快会有人看热闹了。毕竟这么明目张胆的两女相争的戏码,可是不可多见的,尤其对方还是二皇子。

    梧月桐面具只遮住鼻子以上部位,所以几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精致的嘴角缓缓勾起,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和我单挑?你配吗?”

    “我不管,我就要和你单挑,你要是不敢,你就把凛鸿哥哥还给我!”苏落衣说完从腰带中抽出一条软剑,轻轻一甩带着凌厉的锋芒,一看就是好剑。

    “你的武器呢,拿出来!”

    梧月桐缓缓拿出三根金针。

    “小姐……”婢女虽然不知道神农谷具体底细,但她见过那些大夫对神农谷推崇备至的样子。那作为神农谷谷主,一定不简单,她真的怕她家小姐受伤!

    可惜苏落衣不给她阻止的机会,第一个就冲了上去。婢女忙准备拉住她,却被锦澜拦住。

    “我们谷主不会伤害她的。”虽然不知道谷主为何激怒她,但谷主对她没有恶意。

    苏落衣冲出去几步就停住了,完全动不了。梧月桐特意让人制了一批金针,用来对付这些有武功身手的人。金针刺入心脏几处大穴,可以让人定住,可以让人昏迷,也可以让人清醒。当然,如果用金针对付秦凛鸿这样的高手肯定是不行的,因为他们会用内力护体,梧月桐没有内力,金针是刺不进去的。但用来对付苏落衣,是绰绰有余了。

    梧月桐绕着苏落衣走了一圈,开始打量她。苏落衣眼珠跟着梧月桐转动,很是灵活。按理说,人的眼睛反应了这个人的身体状况。真正的傻子眼睛是呆滞的,就算偶尔转动也是无神的那种。可苏落衣如此活泼,若生下来的时候伤到了脑子怎么会长成这样呢?除非,有什么东西压制住了她脑内神经,使它无法成长。

    这样想着,梧月桐就准备去仔细查看一下她的脑子。突然姒鸾出现带着她离开原地,而苏落衣也冲开了她的银针双眸赤红如血。

    梧月桐愣在当场,这是凤族的征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