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认祖归宗 病入膏肓
    入夜,清风楼寂静无声。一道身影鬼魅一般进了一个房间,悄无声息的靠近床上的人。一道凌厉的剑气从背后袭来,那人速度极快的躲了过去,很快两人就打了起来。

    梧月桐起身点灯,看着与姒鸾对打的人。不过姒鸾显然不是他的对手,很快便力不从心了。

    “住手。”

    梧月桐挑眉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语气浅淡:“阁下深夜造访,不知所为何事?”

    “救人。”男子惜字如金。

    原来是冲着神农谷来的,还好她起身的时候戴了面具,但是他半夜来打扰令梧月桐很不高兴。

    “是嘛?救谁?”

    男子也看出了梧月桐不太高兴,不由得抿唇:“人命关天。”

    “本谷主出手可不便宜。”梧月桐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冰冷的茶水让她清醒几分。

    “条件随你提,请月姑娘跟我走一趟。”

    “我要是不去呢?”

    男子眯起眼眸,就要出手。姒鸾一直浑身戒备的看着他,见他有所动作忙闪身挡在梧月桐面前。可惜男子动不了了,他惊讶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看向一旁燃烧的蜡烛。迷药居然藏在蜡烛里,那还真是防不胜防。

    男子强撑着开口:“无意冒犯,只是人命关天……”完他就半跪在了地上,狠狠咬了一口舌尖才令自己清醒几分,“求月姑娘,出手相救。”

    总算有几分诚意了。

    梧月桐冷哼一声,让姒鸾给他喂下解药。

    迷药解了之后男子起身:“多谢。”

    还挺有礼貌。

    见男子挺急的,梧月桐也不托大,让姒鸾拿了医药箱就走。

    “走吧,带路。”

    男子看了梧月桐一眼,了一句得罪就拉住了她手臂,姒鸾忙跟上。

    梧月桐只觉得身子一晃就脚踏实地了,此人武功与风吟怕是不相上下了。三人落在一处院子中间,男子请梧月桐进去,自己上前推门。

    屋内人不多,床上躺着一个,床边坐着一个,旁边还站着两个。

    因为门被推开,众人目光看过来。

    “凉生,人带过来了吗?”

    黑衣男子名唤凉生,此时退开一步将梧月桐让出来。

    “请月姑娘出手相救。”

    梧月桐走上前,床上的姑娘一脸通红,头发都开始发黄了。见状,她不由得皱眉,拿出银针插入脑中几处穴道,之后才开始把脉。

    姑娘皮肤滚烫到令她心惊,这温度就像在火上烤吧?

    “怎么弄的?”

    之前坐在床边的是一位大夫,此时他一脸凝重的摸摸胡子,道:“姑娘可能看出她是因何缘故如此?”

    “中毒。”

    “不可能!”之前开口喊凉生的厮打扮的少年反驳道,“七姐吃穿用行全部有专人检查,而且她与公子同吃同住怎么可能会中毒。”择木完看向一旁沉默的第五倨傲,最重要的是如果七姐中毒,那公子岂不是也中毒了?

    梧月桐没话,只是拿起姑娘手,从虎口处刺入一枚银针。姒鸾适时地递上一个杯子,接住放出的血。

    择木也意识到自己刚刚开口有些莽撞,他们不熟悉这个神农谷主的脾性,要是惹恼她不肯医治咋办?所以他有些无措的看向第五倨傲。

    “能让她醒过来吗?”

    梧月桐看向第五倨傲,从进来的时候她就看到他了,主要他站在那里就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存在。

    “能。”

    梧月桐施针了一番,让姑娘脸上的红色退了几分。一旁的大夫打心眼里佩服,他之前无论用什么办法都不能让她温度褪去,有了对比他更加知道自己的不足。所以当梧月桐起身走到一旁配药的时候,他跟过去虚心求教。

    姑娘嘤咛一声醒过来,哼哼唧唧跟猫一样。

    “哥哥……”

    第五倨傲走过去摸摸她额头,声音轻柔:“哥哥在。”

    “难受……”

    “告诉哥哥,你今天去什么地方了?”

    姑娘犹豫了一下,没有话。

    “你要是不,待会儿还会更难受。”第五倨傲声音故意放重,姑娘话就带着哭腔了。

    “我去了清月姐姐身后的红叶林……”

    第五倨傲面色一变:“我不是再三警告过你不许进去吗!”

    姑娘被第五倨傲吓到了,哭出了声。择木忙拉住他家少爷,让他冷静。

    梧月桐走过来,拔掉姑娘身上已经变得滚烫的银针,换了新的。姑娘情绪慢慢冷静下来,缓缓睡了过去。

    “熬药,三碗水煎成一碗。”

    姒鸾将药房递给择木,择木看了自家少爷一眼,跑出去煎药了。

    梧月桐偏头看着浑身散发着绝望气息的第五倨傲,有些疑惑:“你觉得你妹妹活不了了?”

    “进了红叶林,还怎么活……”第五倨傲颓然,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的疏忽,安安怎么会跑进红叶林。安安才六岁,正是对一切好奇的时候,他越是警告,她就越好奇,一时不慎就跑进去了。

    “谁我不能救她了?”

    第五倨傲怀疑自己刚刚幻听了:“你什么?”

    “你妹妹中的毒虽然很猛烈,但还不到我救不了的地步。”

    第五倨傲激动之后恢复了冷静,如果月姑娘真的可以救活他妹妹,不定也可以让她看看清月。不过一切,都要等安安毒解了再。

    “在下第五倨傲,若月姑娘真的能救活舍妹,关于报酬,月姑娘尽管提。”

    这个时候自曝家族那是等着梧月桐狮子大开口啊,梧月桐将惊讶放进嘴里,没想到这位就是传中的第五倨傲啊。不过一切,等她将毒解了再。

    梧月桐大晚上被拐来了这边,因情况紧急忘了留下讯息。白芍看着蜡烛皱眉:“迷烛都点上了,对方是姒鸾都打不过的高手。”

    萧御则看得比较全面,冷静道:“太子妃应该是自愿跟对方走的,这里并没有多少打斗的痕迹。”

    萧御一提醒,白芍又仔细查看了一下房间,神情微微放松:“药箱不见了,看来对方是冲着神农谷主这个身份来的。不管怎么,主子失踪都是大事,我得让二哥全城搜寻一下。”白芍完就跑了,萧御在身后一脸无奈。还没消气吗,对他爱搭不理的。

    白芍去了二皇子府,萧御则将大秦的势力集合,让他们去秘密寻找梧月桐的消息。之后他就在清风楼等,只不过没等回白芍,反而等来了秦倾羽。

    秦倾羽还真如自己的,换了一身男装,身边跟了一个同样一身男装的宫女跑了过来。

    “萧大哥,你看我这一身怎么样?”秦倾羽完还转了一圈,显得很兴奋。

    萧御想起自己昨天好像答应了要陪秦倾羽去西山寺的,只不过梧月桐没找到,他还真没心思去。

    “公主,今日怕是不能陪你了,我在等消息。”

    秦倾羽有些失望,但还是露出一个笑容:“没关系,那就改日再去。你先忙着,我明日再来。”

    出了清风楼的大门,秦倾羽的宫女有些愤愤不平:“公主,为什么不告诉萧公子,您为了和他一起去西山寺,准备了好几个时辰呢?”就这么回去了,她家公主得有多委屈啊。

    “没关系,萧大哥有要事要忙,西山寺就下次再去吧。”其实她想和萧御去西山寺拜月老祠,西山寺的月老祠最是灵验了。可萧御在忙重要的事,大哥了,男人在忙要事的时候,她不能去打扰。不然那就是讨人嫌了。

    秦倾羽一脸失落的回宫,早有宫女将公主的情况告知了汝嫣皇后。皇后亲自来到了秦倾羽宫殿,看着自己捧在心上的宝贝女儿此时奄奄的样子,她对那个萧御更加不喜了。

    “羽儿。”

    “母后。”

    汝嫣皇后摸摸秦倾羽脑袋,道:“你还是执意要去诛凰和亲?”

    秦倾羽脸微红:“母后,我相信萧御一定会对我很好的。”见汝嫣皇后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秦倾羽疑惑,“母后,您之前不是同意了吗?您还等中秋过后就让羽儿嫁过去,您不是要反悔吧?”

    “傻羽儿,诛凰与商周如今关系愈加恶化,他们腾不出手来对付大秦。如果我们大秦去和诛凰联姻,那岂不是告诉商周,我们要与诛凰结盟了?商周奈何不了诛凰,不代表奈何不了我们大秦啊。”

    “那母后的意思是,我不能嫁给萧御了?”秦倾羽有些急了,她从少女有心事开始,喜欢的人就一直是萧御。一想到不能嫁给她,秦倾羽就觉得自己心揪着疼。

    “傻女儿,你急什么。你今年才十五,再等三年也不急。至于现在,母后得为你清除一些障碍。”汝嫣皇后缓缓眯起眼眸,白芍是吗?是她的女儿又如何,当初的秦倾翎就应该死在那场大火里。现在居然回来和她的宝贝女儿抢男人,那就别怪她不容于她了。

    二皇子府找人的动作瞒不过皇宫,秦鸣帝在听到神农谷主疑是被人掳走之后就不淡定了,他还没找她查看身体呢,怎么可以被人掳走呢?所以,秦鸣帝就开始全城搜捕,找寻神农谷主的下落。

    另一边,引起满城风雨的几个当事人,此时全部都在一个宅子里。经过一晚上的救治,第五安安终于转危为安,渡过危险期。

    “这是药方,每日一副,连喝七副,体内余毒就可全清。不过她还,这一次中毒对她身体影响挺大,往后几年都得用名贵药膳养着。不过,以你第五家族的家底,这些钱财也不算什么。”梧月桐边收拾着药箱,边吩咐道。

    第五倨傲将药房收起来,郑重给梧月桐道谢。

    “月姑娘之恩,倨傲铭记于心。要什么报酬,月姑娘尽管提。”

    “尽管提啊?”梧月桐摸摸下巴,终于到了她这个谷主回报神农谷的时候了?这样想着,梧月桐也不矫情,拿起笔刷刷的写了满满一页纸。在一旁看着的择木抽抽嘴角,还真是不客气啊。

    “以后,第五家族的商队要是遇到这些药材,就帮我把它留着吧。当然,我也不白要你的,神农谷照样付钱。”

    第五倨傲面不改色的将纸张交给择木,道:“吩咐下去,以后这些药材五折卖给神农谷。”

    “是。”

    梧月桐挑眉,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示好。

    第五倨傲又提议送梧月桐回去,被梧月桐拒绝了:“还是别了吧,现在外面肯定乱成一锅粥,还是我自己走出去吧。”她大晚上被拐走,白芍萧御他们肯定会找她,动作大了皇室也会发现,秦鸣帝还指望梧月桐给他看身体呢,所以肯定也会找。第五倨傲送他回去,那不就是自投罗网吗。

    在经过凉生身边的时候,梧月桐看了他一眼,道:“在我离开大秦之前,有事就去清风楼找我。这次走大门,别再爬窗了。”

    凉生羞愧的低下头,当时情况紧急他也没想那么多……

    那些寻找梧月桐的人在看到梧月桐完好无损的从一个宅子里出来之后松了一口气。因为第一个找到梧月桐的是萧御的人,他们正欲进宅子查看被梧月桐阻止了。梧月桐干脆大摇大摆的从街上走回去,这样那些找她的人都可以撤了。

    凉生看着梧月桐将那些人引开,也算是省了他一番功夫。回去之后有些不解:“公子为何不直接带着她去看上官姑娘?”

    “清月身份特殊,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密切注意这位月姑娘的踪迹,但切忌不可惹恼她。”

    “是。”

    ——

    “谷主,你可回来了,吓死我了!”锦澜抱着梧月桐不撒手,一觉醒来就听谷主被人掳走了,可不吓个半死吗。

    “好啦,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有事晚点再,我先去补个眠。”

    梧月桐平安回来,众人也算放下了悬着的心。见她去睡觉了,众人皆没有去打扰。锦澜则是拿着一本医书去梧月桐房里看,安静的守着她。

    “现在你不用担心了吧。”萧御笑着去拉白芍的手。白芍转身就走,理都不理他。萧御欲哭无泪,他的所有手段在白芍身上好像都不顶用,这也太挫败了点。而且白芍动不动就给他冷脸,他脾性也上来了,干脆也冷着脸转身走了。真是的,谁还没有点脾气了!

    白芍从梦中醒来,是被冻醒的。她回到房间之后,不知不觉就趴在桌上睡着了。此时已经下午了,也没有人来找她。白芍自嘲一笑,她又在期待什么呢?

    整理好情绪起身,正欲去看看梧月桐醒了没。手搭上门的一瞬间,房间里多了两个人的气息。白芍二话不就准备飞镖甩过去,结果在看到其中一人的时候愣在当场。

    汝嫣皇后摘下斗篷,看着白芍微微一笑:“翎儿,我是母后。”

    白芍瞬间,涕不成声。

    汝嫣皇后一个眼神,把她带进来的暗卫就闪身出去了,房间里只留下母女二人。汝嫣皇后走到白芍面前,爱怜的帮她擦掉眼泪:“我的好翎儿,是母后对不起你,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母后……”

    白芍跪坐在地,泪流满面。从知道自己身世开始,她就幻想着自己能跪在她面前,喊她一声母后。如今终于实现了,她的母后亲自来找她了,她如何不激动。

    “好孩子,你是大秦三公主,理应享受属于你的容颜。跟母后回去,让你父皇恢复你的身份。”汝嫣皇后着就拉白芍走,开门的时候正好碰到门口徘徊的萧御?

    萧御自己待了一上午忍不住了,过来找白芍,没想到正好遇到两人出来。

    萧御瞬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把将白芍拉到自己身后,警惕的看着汝嫣皇后:“你想带她去哪里?”当年的事情真相是他查出来的,他比谁都明白其中的残忍。汝嫣皇后是多狠毒的一个女人,现在来装慈母打死他都不信。

    “放肆!”汝嫣皇后面无表情,“你若想与本宫女儿在一起,也是要喊本宫一声母后的,你怎能如此不敬!”

    汝嫣皇后特意了本宫女儿,让白芍和萧御都以为她的是白芍。

    萧御冷笑:“我是没见过像你这样的母亲……”

    不等萧御完,汝嫣皇后就看着白芍,凄然道:“翎儿,你可是一直在怨母后?母后当初悲痛欲绝,这么多年根本就不敢去寻找你的消息,你能体谅母后吗?”

    萧御快被气笑了,要不是顾忌白芍的情绪,他早就出来了。汝嫣皇后哪里是不敢找,她是找都没找,因为她一直认为这个女儿被自己活活烧死了!

    白芍站在萧御身后,能深切的感受到他的愤怒,不由得心里一暖,用另一只手拍拍他的肩膀:“你先放开我。”萧御放开之后白芍走上前朝汝嫣皇后道:“母后,认祖归宗可以,做公主就算了。我现在过得很好,不想打破这个现状。母后,我们进宫看看父皇吧?”

    “芍儿!”

    “我没事,别担心。”

    白芍跟着汝嫣皇后走了,萧御站在原地皱眉。他不知道汝嫣皇后是什么想法,明明已经把这个女儿抛弃了,白芍也没有回去找她的想法。那她就当作不知道不就行了?现在白芍被她带走,他也不好多做阻拦,毕竟白芍心里,还是想见见她父皇母后的吧……

    梧月桐一觉睡到下午神清气爽,醒来开始想凰止衍和凰黎书了,得快点把手头事情收拾一下,回去陪他们父子。

    锦澜给梧月桐端来洗漱用品,伺候她洗漱之后道:“谷主,下午准备做什么?”

    “去忠俊侯府,今日是苏落衣回门,他们一定在。”

    “好。”

    收拾妥当之后锦澜就出去拿了一份饭菜过来,萧御知道她醒了忙过来将白芍被汝嫣皇后带走的事了,完之后还有些后悔没有早点告诉白芍事情的真相。

    梧月桐平静的咽下口中的饭菜,道:“白芍不傻,我们的态度她多少能察觉一些出来。她此时进宫大概是去做个了断,你别太担心。”

    行吧,既然梧月桐都不担心了,他就当自己关心则乱吧。

    吃完饭之后梧月桐溜达着来到忠俊侯府,这下门房再也不敢硬着头皮拒绝她了。因为今天全城搜寻她的下落让众人明白,这位神农谷主在皇上心中的地位。

    门房回去通禀之后,管家亲自进来将梧月桐迎了进去。来到大厅就见苏落衣正挽着苏唤衣手臂撒娇,秦凛鸿和一个男子在一旁喝茶。如果没猜错,这位就是名满京城的忠俊侯府七公子,苏离渊了。

    苏落衣一看到梧月桐就炸毛:“怎么又是你!我不喜欢你!姐姐,让她出去好不好!”苏落衣挡在秦凛鸿身前,虎视眈眈的看着梧月桐。

    梧月桐觉得她像一只炸毛的黑猫,所以不理会她。

    苏唤衣起身:“落衣,不得无礼。”完就请梧月桐坐下,道,“之前对月姑娘多有得罪,还望月姑娘能够原谅唤衣爱妹心切。”

    梧月桐偏头看秦凛鸿,后者点点头。他已经将事情真相告知苏唤衣了,苏唤衣虽恼怒秦凛鸿的欺瞒,可现在忠俊侯府与二皇子府已经成了一条绳子的蚂蚱,她只能咽下这个亏。而且只要他们对秦凛鸿话严厉点,妹就不依不饶。看妹的态度,他们只能妥协。不过好在秦凛鸿是真心对妹好,不然拼着两败俱伤他们也要让秦凛鸿好看。

    既然没了情敌这一层身份,那神农谷主这个身份他们还是很愿意结交的。

    “之前听管家月姑娘曾来找过我,不知所为何事?”

    梧月桐微微一笑:“我曾在令妹身上看过一种狂暴状态,症状是双眸赤红内力大涨,而贵府婢女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所以有些好奇。”

    苏唤衣和苏离渊对视一眼,苏唤衣笑道:“妹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醒来之后就有这种情况。我们找大夫仔细查看过,妹身体并于异样。所以,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秦凛鸿叹口气,看了一下周围的丫鬟,开口道:“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先下去吧。”

    那些丫鬟面面相觑,看了苏唤衣一眼,在苏唤衣点头之后她们乖乖出去了,秦凛鸿的暗卫则自觉站在门口守门。有好奇的朝这边张望的丫鬟,被暗卫一瞪就吓跑了。

    这下屋子里加上锦澜只有五个人了。

    “凛鸿哥哥,你为什么让她们都出去啊?”

    秦凛鸿将苏落衣拉到一旁坐下,柔声道:“因为有些话,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梧月桐从袖中拿出一张纸,递给苏唤衣:“你可有见过这种图案?”

    苏唤衣展开一看,面色一变。虽然一闪而逝,但梧月桐一直观看她面色,自然能捕捉到。

    “看这形状,是凤凰羽毛吗?一般在衣服上,会有这种图案吧。”

    梧月桐微微一笑:“这是我的胎记。”

    “你什么!”苏唤衣猛的起身,再也掩饰不住。

    “果然,你们苏家,就是凤族在大秦的眼线。”

    苏离渊也起身看着梧月桐,面色惊疑不定,只有苏落衣一脸懵的看着姐姐弟弟。

    “月姑娘,此事重大。你要知道,如果你骗我们,那你就不用走出忠俊侯府了。”

    “是真是假,与我入内查看即可。”

    梧月桐当先走进内室,苏离渊迟疑开口:“姐姐……”万一有诈……

    苏唤衣看向秦凛鸿,后者叹气:“为了让你们安心,我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这位月姑娘全名梧月桐,诛凰太子妃。”

    苏唤衣不迟疑了,忙进了内室。良久,梧月桐和苏唤衣一前一后的走出来。梧月桐面色无常,苏唤衣神色复杂,激动中带着几分顾忌。

    “落衣,厨房林大娘做了你最爱吃的狮子头,你快去看看做好了没有。”

    苏落衣忙起身:“嗯!凛鸿哥哥你在这里等我噢,我马上就回来。”完就兴奋的跑出去,看样子狮子头对她诱惑极大。

    看着苏唤衣将苏落衣支出去,苏离渊明白了,梧月桐身上是真的有纹身。凤族等待了上百年的救赎,终于来了。

    “落衣与我们并不是一母同胞。”苏唤衣开口就惊人,世人皆苏落衣与苏离渊是双生子,一个蠢笨如猪,一个聪明绝顶,也算是奇迹。没想到苏落衣与苏离渊并不是一母同胞。

    “落衣的母亲就是凤族中人,凤族女子皆与外面男子结合,生下孩子之后离去。因为她们不能在外面久待,多则不过两个时辰,少则半个时辰。”

    梧月桐叹气,古人生产哪有那么顺利,一生生一天的都有,如果遇到这种情况,那就是一尸两命。

    “而有凤族血脉的孩子,一旦习武,体内就会拥有超乎寻常人的力量。弊端则是,永远不得靠近凤族居住之地,否则爆体而亡。”

    梧月桐想到了一个可能,开口道:“这么多年,除了你们在隐瞒凤族消息,是不是还有第五家族?”

    苏唤衣笑笑:“每个国家都有的,只是若有人查的话最后只会查到第五家族头上。因为那是一个庞然大物,别人轻易动不得。”

    “每个国家都有……那诛凰呢?”

    “诛凰本来应该是你们梧家,只不过诛凰皇帝太过警觉,早早就盯上了你们家。你祖父为了保护后代,将这件事给隐瞒起来了,所以你父亲应该也不知道多少。”

    的确,梧月桐若有所思。一开始她还以为是父亲刻意隐瞒,没想到隐瞒的是父皇。

    苏唤衣苦笑:“本来有第五家族的隐瞒加上过了上百年,凤族就可以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之中了。没想到性无大师一句话,就让世人重新想起凤族了。凤族是天生神力不错,可他们不能离开居住处,什么都做不了。让凤族现于人前,是灭顶之灾。”

    性无大师之所以地位如此崇高,就是因为他的语言从来都没有出错过。他既然了翎凤现天下归那天下一统,一定与凤族有关。

    “第五家族,也有凤族的人?”不然梧月桐想不通,为什么第五家不惜与所有皇室为敌就为了保护凤族。

    “那倒没有,不过第五倨傲与凤族圣女上官清月,关系匪浅。”

    上官清月?梧月桐觉得有个答案呼之欲出。

    “是不是每个有凤族血脉的孩子,在幼年时都会发生一场意外?比如双目失明,比如烧坏脑子?”

    “应该是,毕竟凤族遗传下来的神秘力量还是太难控制,对孩子来身体肯定承受不住。”

    如果没猜错,上官清欢就是上官清月的妹妹了。她现在迫切想见到凤族之人,了解全部事情经过。还有,他们为何不能离开凤族住址,就算离开也只能离开两个时辰。这些,都需要她去查证。看来想早点将事情处理完早点回去陪他们父子的想法得搁下了……

    管家在门口禀报,道:“姐,清风楼的伙计来了,是要找月姑娘。”

    应该是萧御有事找她。

    “让他进来。”

    一个伙计进来之后忙道:“月姑娘,宫里来人了,是皇上请月姑娘进宫看一下太后。”

    苏唤衣疑惑:“太后深居简出,礼佛多年,莫不是身子不太好了?”

    梧月桐笑笑:“秦鸣帝应该是让我去看他自己的,好了,我先进宫,你先去联络凤族,我要见他们圣女。”

    “好。”

    凤族有令,身上有凤翎胎记之人就是凤族下一任族长,梧月桐要见圣女,无可厚非。

    再次来到皇宫,梧月桐心态大不一样。之前是想好好看看大秦皇宫的模样,现在只想赶紧走,好去见凤族圣女。所以在御花园两个宫女悄悄话的时候,如果不是听到了白芍的名字她也不会停下脚步。

    “……听之前在诛凰太子妃身边当婢女呢。”

    “就算有公主血脉又如何,流落在外面多年,一点贵气都没有,哪里能比得过咱们娇俏可爱的五公主。”

    “还叫白芍,名字土死了,一听就是丫鬟。”

    “不过我听皇后娘娘让她回来是为了让她和亲,那个北荒五皇子求娶咱们皇室公主呢。”

    “就北荒那样的蛮夷之地还想求娶咱们金枝玉叶的五公主,做梦吧。”

    “所以啊,这个公主回来不正好就便宜她了吗?”

    “对啊,嫁过去可是皇子妃,真是便宜她了,哈哈。”

    ……

    梧月桐面无表情的听着,负责带路的太监都走出好远了,一回头才发现梧月桐没有跟上,忙跑着走过来:“月姑娘,怎么停下了?”

    两个闲话的宫女这才发现树后有人,大惊失色的走出来朝太监行礼。这位太监可是太监总管的高徒,不是她们能惹得起的。

    梧月桐冷笑:“黄公公,原来在皇宫重地,可以任由宫女们嚼舌根吗?”

    黄公公看了两个宫女一眼,冷淡道:“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来人啊,拉去慎刑司,好好教训一顿。”

    立马过来两个大力太监将两哭天喊地的宫女拉走了,进了慎刑司不死也得脱层皮,两个年轻宫女是废了。黄公公心里冷笑,两人只怕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梧月桐,黄公公可知道,那位白芍公主第一次进宫的时候可是跟在这位月姑娘身边的,一看就关系匪浅啊。不过这两人也算死有余辜,在宫中多嘴多舌之人一向活不长。

    梧月桐冷眼看着两个宫女被拉走,这才重新朝御书房而去。有了这个前车之鉴,梧月桐更不可能将白芍留在这里了。北荒是什么地方?想让白芍和亲?做梦。

    来到御书房之后,秦鸣帝笑着赐座。

    梧月桐四处看了一下,装作不知道:“太后老人家可是身子不适?”

    秦鸣帝摇摇头:“是朕,想让你看看。”

    梧月桐忙起身:“陛下身子不适?那快让我看看吧,陛下身子可是国之根本。”

    秦鸣帝很满意她的上道,一旁的太医院院正虽然在梧月桐自称我的时候皱了一下眉,但还是什么都没帮忙打下手。

    梧月桐把脉之后微微皱眉,好在她带着面具别人看不出来。秦鸣帝身体非常糟糕,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只怕不出一年,大秦就要换皇帝了。

    “怎么样?”

    “不太好。”

    “大胆!”太医院院正终于开口了,“你居然敢皇上不太好!”

    梧月桐翻个白眼:“相信陛下也知道自己身体状况,如果您手下那些人全部隐瞒您不告诉您真实情况,您又如何愿意听劝闲下来好好调理身体呢。”

    太医院太医敢皇上身体不好吗,先不皇上动不动怒,就他们治不好皇上身体他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要是皇上出了啥事一个运气不好他们就要去陪葬。梧月桐可没有这样的顾忌,她不信秦鸣帝敢对她怎么样,她身后可是站着整个神农谷呢。

    秦鸣帝沉默了很久,任谁听到自己身体不好的消息都不会开心。自己感觉到时一回事,听到别人亲口证实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你就直,朕还有多少年活头?”

    “皇上……”院正欲开口,被秦鸣帝抬手阻止。见梧月桐犹豫着不话,他又道:“吧,朕恕你无罪。”

    “一年半吧。”梧月桐多了一点,其实他至多一年活头。院正倒吸一口气,这位月姑娘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真敢啊。

    “若是你出手呢?”

    “最多三年。”如果梧月桐早几年出手,秦鸣帝还能活得长一点,可他现在已经病入膏肓,身体算是强弩之末。她出手就是续命,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好,那在朕有所好转之前,你就待在宫里吧。”

    梧月桐面色一变:“皇上想软禁我?”

    “算是吧,毕竟朕不相信你,如果你将朕病入膏肓的消息传出去,那对大秦来可是灭顶之灾。”诛凰帝和商周周尧帝可不是那种见你病入膏肓就心慈手软之人,趁你病要你命才是他们的性格。

    梧月桐冷笑:“我若是皇帝,就不会用这种愚蠢的手法得罪我。”

    “放肆!”秦鸣帝一拍桌子,立马有几道明显的杀气锁定了梧月桐。

    “皇上大可以在此杀了我,只是今日我若不能按时出宫,神农谷的人就会当我死了。谷主都死了,他们也没有什么顾忌了。救人与杀人,对于医者来,皆在一念之间。”

    秦鸣帝眯起眼眸:“你在威胁朕。”

    “神农谷本来从未参与权势斗争,既然皇上想与整个神农谷为敌,那我们也不会退缩!”

    两人僵持了半晌,最后是秦鸣帝败下阵来。终究是;老了,如果是年轻时候,梧月桐敢这么威胁他,他一定要她好看。可是现在,他赌不起啦,不管是他的身体还是如今天下的局势,他都赌不起了。

    “送月姑娘出宫,好生招待。”

    院正惊讶的看了皇上一眼,最后低头保持沉默。

    梧月桐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其实她也很紧张。

    “不急,我先给皇上开几幅药膳,以后就按照上面的药膳调理。今日进宫匆忙,明日我将金针带进来,给皇上施针。”

    “有劳月姑娘了。”

    秦鸣帝也看出来了,这位姑娘吃软不吃硬,用强权留人终究留不住心。

    从御书房出来,梧月桐看向依旧为她带路的黄公公,笑道:“黄公公,不知白芍现在何处?”

    “公主殿下自然在皇后宫中。”

    “那我可否去看看她?”

    “当然可以,陛下吩咐了,月姑娘的吩咐尽量满足,这边请。”

    黄公公带着梧月桐改道,往后宫而去。

    秦倾羽自从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姐姐之后就非常纠结,看白芍模样的确是自己姐姐无疑,因为她与母后长得非常相似。可白芍对她冷冰冰的,还似乎有隐隐的敌意这令她非常不解。

    “母后,那姐姐以后就住在皇宫了吗?”

    汝嫣皇后还没开口,白芍就道:“不,我不住皇宫,我还是会回诛凰的。”

    “回诛凰太子妃身边?为什么啊,你可是大秦公主。”

    “我不是公主,我只是想见见父皇母后……见见你们,知道你们安好,我就走。”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凤归巢:一世独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