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诅咒真相 公主惨死
    秦倾羽皱眉看向皇后,姐姐冷冰冰的一点都不亲切。

    汝嫣皇后红了眼眶:“翎儿,你还在恨母后吗?”

    白芍低头:“女儿不敢。”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留下来?”

    “这里有妹妹一个公主就好了,我现在叫白芍,不是秦倾翎。”

    “那个梧月桐究竟给你灌了什么**汤,让你如此死心塌地的跟着她!”汝嫣皇后眸中闪过厉色,白芍如此不听她的话令她很不高兴。

    白芍起身,看着汝嫣皇后,面无表情:“**汤,我告诉您她给我灌了什么**汤。从记事起我就是杀手,每天就是接任务,杀人,完成任务,再接任务。只要主子一句话,我们就得去执行。十五岁那年,我接到行刺一个富商家公子的任务。可是我任务失败了,九死一生逃出来迎接我的不是组织的疗伤关怀,而是派出了杀手挑断我手脚筋,将我扔进乱葬岗。您知道乱葬岗吗?十四岁,妹妹如今十五岁吧。如果我命浅一点,我就死在乱葬岗了,尸体将被野狗啃食,这辈子再也不会有我白芍这个人了。

    可是我没死,您猜是为什么?是梧月桐,是诛凰太子妃把我从乱葬岗扒出来,送到神农谷求谷主医治我。是她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这五年活得像个人!”

    秦倾羽捂住嘴巴,作为从养尊处优的公主,她受到最大的委屈就是时候女红没学好,被女师傅训斥了几句。她从没想过,自己姐姐居然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如果是她……不,她想象不出来那种生活。

    汝嫣皇后静静的看着自己女儿,除了对她一开始的有些触动之外,之后她就没什么表情了。看着白芍陌生的目光,她突然意识到,白芍一开始就没打算做这个公主。她之所以跟着自己进宫,不过是想做一个了断。她喊自己母后,也不过是从缺乏母爱,知道自己有爹有娘所以欣慰罢了。但刻在她骨子里的恨意,这辈子是抹除不了了。

    既然抹除不了,这个女儿不能为她所用,那还留着做什么。

    “即便如此,你也不该抢你妹妹喜欢的人。”

    白芍一愣,看向秦倾羽。后者反应过来之后有些迷茫:“母后,您什么意思?”

    汝嫣皇后叹口气:“羽儿你没听错,那个萧御喜欢的是你姐姐,他是不会娶你的。”

    白芍皱眉:“既然事情都清楚了,那我也没要多待了,先告辞了。”白芍转身就走,毫不留恋。

    “姐姐!”秦倾羽在后面喊了一句,在白芍停下来之后她才继续开口,“萧御喜欢的人是不是你?”

    白芍没话,算默认,脚步不停的走了出去。

    秦倾羽无措的看向汝嫣皇后,一下就哭了:“母后,怎么办……”汝嫣皇后心疼的摸摸秦倾羽脑袋,声音微凉:“没关系,只要是你的东西谁都抢不走,就算是你姐姐,也不行。”

    梧月桐在黄公公的带领下刚到皇后宫门口,就看到白芍走了出来。

    “月姑娘,一起出宫吗?”

    “好啊。”

    这下连门都没进,又改道一起出去了。

    白芍回来之后萧御才松口气:“还好你们回来了,我都差点忍不住去找你们了。这次事情完了我们就回诛凰,再也不来什么劳什子大秦了。”

    白芍挑眉:“你舍得你的公主妹妹?”

    萧御无奈:“你怎么还吃醋呢,我跟她真的只是朋友,纯洁得不行的关系。太子妃,回大秦之后你就帮我们赐婚吧,我得赶紧把这女人娶进门,免得她老是怀疑我。”

    白芍脸色一下变得通红:“谁,谁要嫁给你了!”

    “这辈子你不嫁给我还想嫁给谁!”萧御也瞪着她,一副你敢别人我就撸袖子上的架势。

    “咳咳……”梧月桐清清嗓子,“想娶白芍也可以,三媒六聘一个都不能少。”

    “没问题!”萧御赶紧答应,免得梧月桐变卦。

    白芍站在一边看着两人一人一句话就把她的婚事定了,突然觉得自己干嘛还要矫情,就像萧御问的,这辈子她不嫁给萧御还能嫁给谁呢。

    见白芍没再开口反驳,萧御简直喜上眉梢,风风火火的下去飞鸽传书,让萧府开始准备聘礼,打算一回诛凰就开始下聘。在以前的萧御看来,成亲这件事对他来是束缚,他从没想过以后会有一日这么想着娶一个人过门,一辈子就守着这一个人过就好了。

    用完晚膳,梧月桐就坐在房中等消息。良久,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梧月桐起身开门,门口站着凉生。

    梧月桐笑了:“这次倒是学乖了,会敲门了。”

    凉生低头:“主子在后门。”

    既然都知道了彼此的存在,姒鸾也不藏着了,光明正大的出来跟在梧月桐身边。

    清风楼晚上很安静,来到后门,门外有一辆精致的黑檀木马车。从外面看,马车内部一丝光线都透不出来,足以见其隐蔽性和防备性。

    凉生打开车门邀请梧月桐上车,他和姒鸾则坐在外面赶车。

    马车内只有第五倨傲一个人,此时他斜靠在靠枕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茶水。马车里面很是精致,而且好多东西都很全。

    梧月桐光明正大的欣赏着马车,果然是有钱人才能享受的生活啊。

    视线中突然出现一只手,梧月桐条件反射的往后退,同时一巴掌将手拍开。

    “你干什么!”

    第五倨傲收回自己被拍红的手,面上有些悻悻,警觉性挺高的嘛,本来还打算趁其不备摘下她面具的。

    “你想见清月?”

    “我不该见吗?”

    “既然已经开诚布公,为何不坦诚相见,你的面具不能摘吗?”第五倨傲坐直身体,很是好奇。从五年前传出神农谷信任谷主即位消息之后,关于谷主的法都是红衣面具,没有人见过谷主面具下的脸。这样也有坏处,比如只要找个气质相近之人就可以冒充了,毕竟谁也不知道谷主长啥样。

    “该摘的时候我自然会摘,你再动手动脚心我不客气。”

    第五倨傲此时吊儿郎当的模样哪有初次见面的沉稳,这人面孔倒是多变。

    “哈哈,脾气倒是不。好吧,算在下莽撞了,还望谷主见谅才是。”

    梧月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面色淡然,表示本谷主大人不记人过,就不和你计较了。

    马车也不知道行驶了多久,在马车内部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外面的风都没有投进来一丝一毫。同理,里面的声音外面也听不到。

    直到第五倨傲开口:“到了。”

    马车门被打开,姒鸾扶着梧月桐下来。

    此时已是深夜,外面却灯火通明。这是一处密林,一眼望不到边。而眼前的密林则被栅栏隔开,被隔开的地方一点点往深处看去,就是红叶渐变色。外面浅到忽略不计,里面却红叶似火,格外耀眼。

    而在红叶之下,站着三个人。为首女子体态端庄,与清欢有着六分相似的面容。身后两人皆是老者,目光期待又忐忑的看着马车的方向。

    这栅栏如楚河汉界将两方人马分开,看得梧月桐很是不舒服。

    察觉到梧月桐不悦的气息,第五倨傲道:“这栅栏是我安排人设的,为了外面的人不进去,里面的人不出来。安安就是趁我不备越过了栅栏,差点就死掉了。”

    第五安安中的是毒,也就是,栅栏之后的红叶林都是毒。红叶颜色越深,毒就越深。这一点,看周围树木的颜色就可以看出来。安全区就是正常的树木,隔开的就是有毒的红叶。

    梧月桐想走近几步,被第五倨傲一把拉住:“别过去,这不是玩笑。”

    “如果是毒,不过去怎么知道是什么毒。”

    “这是诅咒。”站在上官清月身后的一个老人悲壮开口,“诅咒,一旦沾上一点,就会死,会死啊。”

    “没有什么诅咒会影响后代那么多年,第五安安是我救得,她中的就是毒。”

    一直沉默的上官清欢终于开口了,声音和软却不容拒绝:“第五公子,我可以与这位姑娘单独聊聊吗?”

    第五倨傲一脸不爽:“都认识多少年了还一直喊我第五公子,不行,我不同意!”

    梧月桐惊讶回头,见第五倨傲一脸耍赖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看来又是一个追妻路漫漫的男人。

    上官清月无奈,重新开口:“倨傲,别闹了。”

    “早喊我倨傲我不就不会闹了,来散了散了都散了,让她们两单独待着。”

    不一会儿,密林只剩下了梧月桐和上官清月两个人,隔着栅栏遥遥相望。

    上官清月走上前几步:“苏唤衣你有凤翎胎记,可是真的?”

    梧月桐想了想,确定没有人偷看之后,将大腿的胎记露了出来。不知道为啥,生过孩子之后胎记就不会隐形了。

    上官清月眸色复杂,却不怎么激动:“上百年了,终于出现了凤翎。可是,你不该来找我们的。”

    “为何?”

    “你应该有孩子了吧。”

    “对。”

    上官清月拉下肩膀衣服,在胸口锁骨上有一片栩栩如生的凤尾。这倒是令她不解了,她对凤族的了解实在太少了。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很久以前有一个年轻人,他天生神力,力大无穷,每次打猎都是团队中打得最多的。他成了村子里人人崇拜的对象,这些夸赞令他有些飘飘然。所以,在听密林深处出现凤凰之后,他自告奋勇的要去捕猎凤凰。

    凤凰是神物,无人敢去,他便自己一个人去。进了密林,几番周转,他真的找到了凤凰。那是两只,一凤一凰。他设陷阱抓住了一只凰,凰不断挣扎,被陷阱折磨得奄奄一息。凤悲痛欲绝,仰天长鸣,浑身自燃冲向年轻人。年轻人害怕极了,拼命逃跑,凤没有追过来。他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实在按奈不住好奇之心,便进去查看。陷阱里,只剩下凤凰的尸体。

    回来之后年轻人就安分了,乖乖娶妻成家立业。没想到一年之后他的妻子剩下一儿一女龙凤胎。女儿身带胎记凤翎,儿子身带胎记凰尾。看到胎记,年轻人如着了魔一般,疯狂敲打自己,妻子去阻止却在他推搡之中被打死了。妻子的死令他恢复几分理智,他忍着悲痛将一儿一女交给旁人抚养,而他则回到自己家中,抱着自己妻子尸体自尽了。

    多年以后,他的儿女成家立业,带着各自孩子回来看望。突然发现,周围的树木全部成了红色。他们觉得诡异转身便想走,却发现有胎记的人离开红叶林便会浑身高热,只有在红叶林才能生存下去。

    为了生存,那些孩子在外面生儿育女,有胎记的就送回来,没胎记的就可以在外面成家立业。可那些人,无一例外全部活不过四十。

    直到红叶林范围越来越大,外面的族人越来越少,终于在红叶林深处发现了一汪泉水。泉水甘甜清冽,喝了泉水的人身体越来越好,生下的孩子也没有胎记了。可这些孩子,还是不能放到外面。不过,经过多年的实验,有些人可以在外面待两个时辰,有些人半盏茶时间都待不了。为了凤族延续,族内女子只能不断外出寻找姻缘,与其诞下孩子,留下血脉。

    如此持续几百年,凤翎与凰尾胎记越来越少,直到二十年前,我的出生。

    我不知道凰尾的出现是不是代表凤族所经历的灾难又是一个轮回,我只知道这是不详的征兆。”

    “所以,你们放出消息,只要找到凤翎胎记的人,就是凤族族长,是试探?”

    “对,我们不知道胎记的出现是一个还是成双,如果是成双……”

    “如果是成双,你们就觉得凤族再次轮回的时候到了?”

    上官清月没话,算是默认。梧月桐觉得相当的扯,虽然那个故事是祖祖代代流传下来的,但谁知道中间添油加醋了多少。至少第五安安的确是中毒,这一点她可以很肯定。而且凤族天生神力也是真的,至于诅咒什么的,完全是瞎扯。

    她现在无比相信性无大师的话,她的出现就是为了拯救凤族的。如果不是她一身医术的穿越过来,遇到了一个很好的师傅倾囊相授,那面对凤族她还真没办法。可是她来了,她站在了这里,面对凤族扯到不行的传她也摸出一些门道了,那她就不能坐视不理。

    “如果凤翎是你们放出的假消息,那凤凰令呢?”

    “哦,那个啊?”上官清月笑容有些微妙,“我们发出去很多块凤凰令了,但都是拼不成一块的。”

    得,这凤族就是个坑后代的。

    梧月桐往嘴里塞了一颗药丸,直接跨过了栅栏。反正栅栏也只是示警作用,也不是真为了关人。

    上官清月大惊:“别进来!你可以在外面生活为何要进来淌这趟浑水!”上官清月不知道有多羡慕梧月桐,如果她可以出去,她就不会拒绝第五倨傲了。这么多年第五倨傲的这些她都看在眼里,可他的家族那么大,他的妻子必定是当家主母。她上官清月连这道栅栏都出不去,有何资格做她的妻子?

    这样想着,梧月桐已经走到她面前了。想了想,梧月桐摘下了面具。上官清月苦笑:“你这又是何必。”

    “上官清欢是不是你妹妹?”

    “你认识清欢?”

    “她的眼睛是我治好的。”

    “什么!”上官清月不敢相信,“她的眼睛居然可以治好?”

    “为何不可以?”梧月桐歪头,“我不但可以治好清欢的眼睛,我还可以治好你的所有族人。”

    上官清月心动了,如果梧月桐真的能救他们,那她真的是他们的救赎了。

    红叶林很大,很深。里面屋舍俨然,不失为一片世外桃源。但只要一想到一辈子都只能看到这样的红色,那随便想想就觉得很绝望。

    此时是深夜,众人本该熟睡的时辰。但此时没有一个人睡觉,万家灯火通明,家家户户皆携家带口的站在门口,看着梧月桐。这气氛其实有些诡异,但梧月桐只觉得悲哀。大到五六十的老人,到襁褓里的婴儿,个个都眸色平静的看着她,好像已经不抱有希望了。

    之所以大到五六十,是因为这里的人普遍没有活过六十岁的。

    梧月桐走到一户人家面前,妇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婴儿脸蛋红扑扑,睡得正香。

    “我可以看看他吗?”

    “可以。”从妇人手中接过孩子,梧月桐仔细查看了一番,舒展眉头:“家伙很幸运,体内毒素微量,待我给他解毒,他就可以自由在外面生活了。”

    “真的是毒不是诅咒?”妇人激动了,她的孩子才出生几日。如果能自由自在的在外面生活,那该多好。

    之所以第五安安偷偷跑进来一会儿就身中剧毒,而这个孩子出生几日体内毒素微量是因为她母亲,她母亲体内有抗体,已经遗传给这孩子了。

    “相信我,只要给我时间,你们的毒都可以解。不过,我得先看看泉水。”

    是什么样的泉水能让纹身消除,她倒是很好奇。

    有孩自告奋勇的出来带梧月桐去看泉水,众人自发的跟在后面。

    泉眼不大,旁边用石头围了一圈。泉水清冽见底,水是从地底冒出来的。梧月桐注意到一个现象,在泉水周围寸草不生。

    梧月桐尝了一口泉水,的确清冽可口。

    “怎么样,泉水有问题吗?”

    梧月桐笑笑:“没问题,万物相生相克。这红叶林毒素这么强烈,光是气味就能令周围树木同化。那么其他树木为了生存,自然就会产生抗体,而这种抗体就是你们体内毒素的解药。”

    他们听不懂抗体,但解药听懂了,听泉水是解药就有人发问了。

    “那我们每日喝这泉水是其实一直在解毒,只是毒素太深,我们又一直在吸入毒素,所以没有效用?”

    “效用还是有的,只不过泉水解毒性太过温和,不适宜你们这种根深蒂固的毒体。但因为这泉水,你们又多活了几十年,不然,你们连三十岁都活不过去。”

    而在外面生活的人活不过四十,是因为没有泉水解毒,他们体内是一直遗留着毒性的。而这种毒性是遗传性的,情谊察觉不出来。其实按梧月桐的想法这就是一种遗传病,从凤族先祖遗传出来的。而胎记的显现其实是体内毒的一种体外显示形式,除了她自己的纹身,上官清月的纹身也是身中剧毒的表现。

    而红叶林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他们历代先祖都埋在了这里。有毒的尸体埋在了土里,那周围的树木自然而然就带毒了,死的人越多,红叶只会越来越大。

    要这上百年来怎么没人想到这一点,主要是这个毒的表现形式太接近所谓的传,古人对神鬼传很是敬畏,一诅咒他们也不敢去碰了。而梧月桐身为二十一世纪思想正统的女青年,自然不相信所谓诅咒的存在。

    听了梧月桐的解释,他们又惊又喜。惊的是这么多年他们居然被这毒折磨了几百年,喜的是几百年了终于有人可以把他们全部救出去了。

    红叶林里的毒太过强烈,梧月桐不能多待,交代了一些事情她便出去了。

    看到梧月桐平安出来,第五倨傲松了一口。在知道梧月桐是用什么方法进去之后,他二话不朝梧月桐要避毒丸。

    梧月桐斜睨着他:“我的避毒丸很贵的。”

    第五倨傲抽抽嘴角:“以后神农谷那些药材打三折行了吧。”

    “给你十颗打两折怎么样?”梧月桐坐地起价。

    第五倨傲差点跳起来指着梧月桐鼻子骂她奸商了,她写的那些教材都是奇珍,一般那种药材都需要很大一笔钱才能拿下,再加上人力物力两折简直亏大了好吧。但一想到得到避毒丸之后的效果,第五倨傲就心痒痒。

    “成交!”还是媳妇最重要。

    梧月桐就笑眯眯的给了第五倨傲十颗避毒丸,这生意真好赚啊,这种避毒丸在神农谷店铺内卖只要一两银子就能买五颗,她用十颗就能给神农谷省一大笔钱何乐而不为呢。

    梧月桐走了,带走了几个萝卜头,他们毒素轻微,梧月桐可以在外面给他们解毒。当然随身带了泉水,以防不测。

    第五倨傲吃下避毒丸,第一次跨过了栅栏。上官清月没有躲避,静静的站在那里。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你把我拖到了外面,不让我靠近你。”

    上官清月浅笑:“当时我在想,这是哪家的公子,居然跑到这里来了,差点就没命了。”

    第五倨傲并不是生来就是掌舵人,是他十五岁之后以雷厉风行打败了所有继承人才得来的家主之位,五年时间用让那些人宗祠老人闭嘴,族内再也没有反对的声音。在此之前,暗杀与阴谋,数不胜数。

    那次是二哥派来的杀手一路追杀他,他慌不择路逃进了这片被称为死亡红叶林的密林。没想到醒来之后就看到一个少女蹲在一旁看着他,少女对外界的一切都很好奇,但从来不会让他靠近也不会让他向前一步。这么多年,他一有时间就过来找上官清月,为她讲外面有趣的事吗,也将这个女人放进了心里。

    可因为凤族诅咒的原因,上官清月始终不肯回复他的感情,甚至越走越远。如今,梧月桐何止是凤族的救赎,也是他第五倨傲的救赎啊。

    第五倨傲伸手抱住她,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这个日思夜想的女人,终于落在他怀里了。

    “这次,你没有理由拒绝我了吧。”

    上官清月红了眼眶,伸手回报他,千言万语只缩短成了两个字:“傻子……”

    梧月桐回到清风楼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满目狼藉,烧的只剩下黑色房屋模型的焦炭,就是前一刻还精致的清风楼?

    梧月桐的心止不住的往下沉,一把冲进人群拉住哭天喊地的掌柜,低声道:“白芍呢,萧御呢锦澜呢!”

    “谷主,我在这里……”

    锦澜裹着一床棉被,脸上黑乎乎。梧月桐扑过去,上下查看她,见她完好无损才松了一口气:“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们呢?”

    事情回到晚上,梧月桐和姒鸾从后门离开之后,清风楼恢复了寂静。

    白芍站在窗口看着马车消失,这才转身准备回去睡觉,结果眼前一黑,她就控制不住的倒在了地上。发软到提不起来的四肢令她十分不安,要知道,她跟在梧月桐身边五年,医术也不一般,这明显中药的情况她一下就发现了。可到底谁有那么大本事,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她下药?她的吃食都是与锦澜萧御一起的,如果她的医术不过关,那锦澜这个土生土长的神农谷弟子医术也不过关吗。除非是那日皇后宫中分量极轻的迷香,锦澜才没有发现……

    对了,皇后宫中。白芍无声一笑笑出了眼泪,她的好母后啊,这是想杀她第二次啊。唯一和锦澜他们不同的吃食不就是宫中那杯茶吗,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她的亲母后居然给她下药啊。

    狠狠咬破舌尖白芍才没有昏睡过去,之所以下迷药不是毒药是慢性毒药太过高明,如果被神农谷主察觉出来了那就功亏一篑。既然用了迷药,那一定是想让她失去意识,所以她一定不能昏睡过去。

    果然没过多久,四周开始有燃烧的声音传来,她的房门被猛的推开,进来的却是秦倾羽。

    秦倾羽看到白芍躺在地上,忙过去将她扶起来:“姐姐我听到母后派人来杀人,我来救你了!”

    白芍面色复杂,很想人已经来了。

    秦倾羽毕竟没什么力气,扶了半天没把人扶起来,外面还传来了打斗声音。白芍知道,萧御一定和人开打了。

    锦澜脚步匆忙的跑过来,看到两人也是一愣,忙过来帮忙,边道:“我们房里被吹了迷烟,还好我警醒及时屏息了,这些人是想把我们活活烧死啊。”

    外面的火已经开始烧起来了,烟也越来越大。秦倾羽锦澜扶着白芍就往外面走。结果刚走到门口就迎面冲来了几个黑衣人,秦倾羽一把挡在两人面前:“你们快走!”

    这些是汝嫣皇后派的人,他们可不敢伤到宝贝的公主,只能留下一个人拉住秦倾羽,其余人去追锦澜和白芍。

    好在清风楼也是有一些人手的,很快各方就开始打起来。那些人目标是白芍,皆不遗余力的朝白芍而去。

    锦澜此时恨自己不会武功,不能带着白芍逃离,很快就落入了包围圈。萧御以一己之力冲进了包围圈,将两人带了出来,不过他身上也开始负伤。

    “快走!”

    锦澜咬牙扶着白芍往外跑,燃烧的房屋因为撒了火油所以火势很旺,两人很是狼狈的逃了出去。还没站稳呢,迎面一把钢刀就斜了过来,白芍一把将锦澜扑倒躲过了钢刀,最后只来得及扑在锦澜身上帮她档刀。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白芍抬头看到了她不敢置信的一幕。秦倾羽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抓住她的侍卫,挡在了白芍面前,也挡住了那把刀。

    “倾羽!”萧御冲出来接住秦倾羽倒下的身体,浑身颤抖。

    好在清风楼的动静总算引来了别人关注,二皇子府的人及时赶到,将那些人全部抓住了。可秦倾羽终究没来得及救回来,锦澜爬过去查看秦倾羽的情况,看着她躺在萧御怀里不断往外涌出的鲜血,一时之间不知作何表情:“不行,我不行,如果谷主在,少谷主在一定可以救她,可是我不行啊!”

    秦倾羽艰难的抬手抓住萧御的衣领,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死在你怀里……似乎……也不错……”

    “为什么……”萧御想不到,别人也想不到,秦倾羽居然会为白芍挡刀。

    秦倾羽偏头看着浑身无力,却强撑着看着自己的白芍,笑道:“其实……我早就知道……姐姐的存在啦……大哥都……告诉我了……”秦倾羽没一句话就往外涌出鲜血,简直触目惊心。

    “萧御……要好好……对我姐姐……不许……欺负……呃……”秦倾羽终究再也不出话来,头缓缓偏向了一边,嘴角还带着笑容的死去。

    白芍吐出一口血,借着这股力气她起身将秦倾羽抱在怀里:“妹妹……妹妹……啊——”

    撕心裂肺的喊声让匆匆赶来的秦凛鸿脚步一顿,同时不敢置信的看着躺在白芍怀里的人,她最天真无暇的妹妹,死了?

    ——

    锦澜给梧月桐描述完,哭得要断气:“都是我不好,如果我能聪明一点,如果我能有少谷主的能力我就可以救她了,她就不用死了。她才十五岁,她是为了我和白芍姐死的啊……”

    梧月桐将锦澜抱在怀里,一时不出话来。汝嫣皇后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此举会害了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吧?

    很快,清风楼外被官兵团团围住,那些人上前将清风楼的掌柜伙计都抓了起来,还有人准备上前抓梧月桐和锦澜。姒鸾直接出手将他们都打飞,引来众人侧目。

    梧月桐抱着锦澜低声道:“白芍他们在哪?”

    “在二皇子府,我就是在这等谷主的。”

    “秦倾羽的尸体呢?”

    “也被带到二皇子府了。”

    梧月桐点头,冷静道:“姒鸾,保护好那些掌柜伙计,等我回来。”

    “是。”

    在姒鸾的阻拦下,那些人也没办法去追梧月桐和锦澜。好在负责送梧月桐回来的第五家族马车还在,车夫就是见情况有些不对所以一直没走,如今正好坐马车去二皇子府。

    如今二皇子府也是兵荒马乱,大内侍卫已经进府里打起来了。

    大内侍卫为首之人名为宋致,乃是皇后心腹。此时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秦凛鸿带着暗卫与他对抗,冷冷开口:“二殿下,你想造反吗?”

    秦凛鸿面无表情:“五妹惨死,事情真相如何你我心知肚明,我不可能让你带走三妹。”

    宋致冷冷勾唇:“没上皇家玉牒,她就不是公主。五公主惨死,二殿下却包庇凶手,只怕在陛下那里,不好交代吧。”

    “能不能交代就不是你这个奴才所管的事了。”

    宋致眸中闪过杀气:“那就别怪属下无礼了,属下奉命捉拿杀害公主的凶手,二殿下却百般阻拦。属下一时不慎,伤了二殿下也是情有可原对吧?”

    “既然你想因公殉职,本殿下就成全你。”

    两方人马剑拔弩张,一时谁也奈何不了谁,毕竟这里是二皇子府,只要排兵布阵得好,这里就是易守难攻。

    梧月桐见正门被围住了,当即选择走后门,可后门同样有侍卫,应该整个二皇子府都被大内侍卫包围了,里面的人插翅难逃。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落在梧月桐身边,伸手将她和锦澜给提了进去。落地之后他就去了前院,随时保护秦凛鸿。

    如果没猜错,他应该就是秦睿鸿的暗卫,生衣了。没想到秦睿鸿居然派生衣来保护秦凛鸿,看来一时半会儿秦凛鸿不会有事了。

    两人在丫鬟的带领下进了一间密室,里面的人看到梧月桐个个精神一振。

    “主子(太子妃)!”

    梧月桐先是看了一眼躺着的秦倾羽,此时姑娘脸色灰白带着死气,身上的伤口已经都包好了衣服也换了新的,只是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梧月桐叹口气,只能天意弄人,如果今晚她没有去凤族那里,秦倾羽不定不会死。

    再看白芍,一脸憔悴。她之前本来就中了迷药,呕出一口心头血才有力气。此时心力交瘁之下靠在萧御怀里,看起来都奄奄一息了。

    梧月桐走过去扎了她一针,让她昏睡过去。

    “我们得赶紧离开大秦,汝嫣皇后发起疯来只怕不会让我们安全离开。”

    “那个毒妇,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萧御语气愤恨,他身上也有伤,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下不至于流血罢了,今晚大家都有些心力交瘁。

    再皇宫内,气氛很是沉闷,因为他们刚刚得知,公主死了,尸体却没抢回来。

    秦睿鸿沉重的步子迈进了东宫,直接进了汝嫣皇后的房间。房间内一片狼藉,汝嫣皇后坐在地上,抱着一个玩具发呆。那玩具是秦倾羽时候最喜欢的,长大后就收了起来,如今又被翻出来了。

    宫女们皆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这几个时辰对她们来是一生的煎熬,发起疯来的皇后如同恶魔,已经有好几个宫女被皇后拿东西活活砸死了。

    秦睿鸿看了她们一眼,抬手让她们出去,众人这才劫后余生的走了出去。

    秦睿鸿则走到汝嫣皇后面前蹲下,声音浅淡:“杀够了吗?不够我再去找人来给你杀。”

    汝嫣皇后愣愣抬头,看着秦睿鸿,声音沙哑:“睿儿,你妹妹死了。”

    “嗯,被你害死的。”

    “不!她是被白芍害死的!”汝嫣皇后不敢承认,是自己派出的杀手杀了自己的宝贝女儿。

    “白芍也是你的女儿。”

    “不,她不是,我的翎儿在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她不是翎儿。她就是来讨债的,她一出现就抢走了羽儿喜欢的人,如今又害死了羽儿!睿儿,你快去杀了她为你妹妹报仇,你快去杀了她!”

    “够了!”秦睿鸿推开汝嫣皇后伸过来的手,“这么多年,你造的杀孽还不够吗!四弟六弟七弟还有妹妹无数,那些弟妹皆惨死在你手中。你是恶魔,最后连自己女儿都不放过的恶魔!”

    “哈哈哈……”汝嫣皇后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恶魔,我杀了这么多人都是为了谁?你口中的恶魔是你母后!”

    秦睿鸿失望的看着她:“从记事起我就过,我不喜欢当皇帝,我不想当太子。以汝嫣家族的地位就算我不当太子父皇也不敢拿你怎么样。是你,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襁褓中的孩子都下得去手,你早已经没有人性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凤归巢:一世独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