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补偿赐婚 关系恶化
    回到正仪院,白芍站在围墙旁边看着天空。碧蓝如洗的天和大秦,没什么不同。

    “你都知道了?”梧月桐走过去,汝嫣皇后死的消息白芍应该是知道了。

    白芍低头,不清是什么表情。她所期待的母后,最后要对她赶尽杀绝,为了杀她不惜给她下药。她所嫉妒的妹妹,最后为她挡刀,死在她怀里。所有东西都反过来了,她以为她已经麻木了。可在听到汝嫣皇后惨死的消息,她还是觉得浑身难受。死了也好,死了去陪妹妹吧……

    “主子,我可不可以上神农谷闭关?”她真的需要时间来好好消化一下,接二连三的事故。

    “那你和萧御……”

    白芍蹲下身子,垂下眸中绝望:“我不嫁他。”只要看到他,就能想到秦倾羽躺在血泊中的样子。明明她也是喜欢萧御的,怎么还要舍身为自己挡刀呢?

    梧月桐叹气:“好,那你收拾一下东西,偷偷走。”

    “谢主子成全……”

    夜凉如水,白天的燥热在晚上渐渐沉淀下来。

    锦澜睁着眼睛看着窗外,又是一个无法安然入眠的夜晚。她知道自己这种状态很不好,可她一旦闭上眼睛就会想到那日的折磨,如附骨之疽般挥之不去。要不还是死了吧?反正活着也没有希望。大长老的养育之恩,只能来生再报了,好在她还有哥哥,可以给大长老养老送终。

    掀开被子下床,锦澜眼前一黑跪倒在地,趟得太久了,没吃东西身上也没什么力气。她干脆就在地上坐了一会儿,待恢复了一些力气就打算起来。

    房门却在此时被推开,窗外透进来朦胧的月光令屋子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所以根据身形,锦澜看得出来是凰恒昔。

    她很惊讶:“殿下怎么……”大晚上来这里?

    凰恒昔没有回答她,只是大步走过来,带着浑身酒气。锦澜皱眉,正欲开口,她就被凰恒昔从地上抱起来了。

    放在床上的动作有点重,锦澜正准备开口谢谢,没想到凰恒昔整个人就朝自己压过来了。

    微凉的唇落下来,锦澜瞪大双眸一时忘了做反应。凰恒昔亲了她一下就半趴在她身上不动了,锦澜反应过来去推他,却怎么都推不动。

    锦澜有些慌乱,主要是现在的情景让她想起了噩梦般的时候。耳边传来凰恒昔清醒的声音:“九殿下醉酒,夜宿揽月楼,玷污了锦澜姑娘的清白。九殿下要对锦澜姑娘负责,迎娶她为九皇子妃。”

    锦澜浑身一震,泪如泉涌。凰恒昔这么做,替她免去了皇子妃成亲之前验身的那一关。虽然婚前**会让她忍受流言蜚语,可她是义善堂堂主,京城百姓对她印象不错。而且她又是受害者,流言蜚语会大大减少。可凰恒昔就不一样了,他是太子殿下亲弟弟,嫡皇子,有了这个污点,不定将永远与皇位无缘。为了区区一个锦澜,真的没必要做到此地步。

    “殿下,锦澜何德何能能得殿下如此相待?这样做,真的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了算。”凰恒昔将锦澜搂在怀里,“我想不出你还有顾忌的了,若是有你尽管提,所有顾忌我都帮你扫平。”

    还能有什么顾忌?还敢有什么顾忌。

    事情的发展一如凰恒昔所料,当他翌日衣衫不整的从揽月楼出来,又被揽月楼故意放出消息的伙计添油加醋一。这事,在早朝之前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御史当即在马车上补了一个折子,上朝的时候弹劾就来了。

    老实,诛凰帝有些不相信,自己这个最的儿子他是看得最清楚的,应当不会做出这等糊涂事才对。可暗卫禀报,九殿下昨晚的确醉醺醺的进了揽月楼,第二天早上才出来。

    听着那些御史的弹劾,凰恒昔满脸通红,因为赶来上朝他都没来得及换衣服洗漱一番,整个人带着宿醉之后的狼狈,这令众臣对谣言深信不疑。

    “太子,对于九儿做出这种事,你这个做哥哥的,有没有什么想的?”诛凰帝看向凰止衍,这个儿子自从正面与他宣战之后,他就越来越看不透他了。

    凰止衍没话,凰恒昔忍不住了:“父皇,儿臣一人做事一人当。毕竟是儿臣犯的错误,儿臣愿意负责娶锦澜姑娘为妻!”

    诛凰帝皱眉:“为妻?身份太低了,你母后只怕也不会同意。”

    凰恒昔一脸坚定:“父皇,是儿臣做了对不起她的事,许她正妃之位是对她的补偿。”

    当凰止衍察觉到诛凰帝视线又落到他头上的时候,他出列一步,道:“父皇,锦澜姑娘手下义善堂令她民心颇旺,九此番行为倒情有可原。”

    “太子皇兄这话就不对了,皇子妃之位怎可如此草率?”见凰止衍赞同,凰景行就反对,反正只要和凰止衍对着干他就开心。

    凰止衍抬眸静静的看着他声音微凉:“二弟选妃不草率,所以选出一个蛇蝎。”

    “你……”凰景行被噎得不行,随后又懊恼梧月槿死都死了还害他被凰止衍嘲讽,当初娶她还真是自己做得最错误的决定。

    底下官员议论纷纷,有赞同凰景行观点的,认为凰恒昔身为皇后嫡子,娶皇子妃怎么可以如此随便。也有赞同凰止衍观点的,觉得门当户对又怎样,二皇子就是一个失败的例子。至少这个锦澜姑娘身家清白,开办义善堂心地善良,还是被九殿下不心坏了名节的好姑娘。这样一样,赞同的人就成多数了。

    诛凰帝见众人各执一词,凰恒昔又一根筋,凰止衍这个哥哥也不劝阻反而帮他话,他就有些生气。所以一挥手,道:“既然九儿执意要娶那个锦澜姑娘,那就娶吧。礼部着吉日出来,择日赐婚。”

    凰恒昔俯身谢恩,他看到了父皇失望的表情。可没关系,这场权势的拉锯战,从他出生那一刻开始,他就注定要站在他哥这一边。

    纵观整个朝堂,分为四部分。一部分铁杆忠皇党,只效忠皇上。一部分跟着皇上的心走,站在凰景行这一边。另一部分是看得清局势,以大局为重的,站在太子殿下这一边。毕竟有了对比,太子殿下真的比二皇子,强太多了。剩下一部分是摇摇摆摆墙头草,待价而沽。

    成亲的事就暂时定下来了,出了大殿凰幽南就眼眶通红的将凰恒昔拉到了一边:“为什么?你明知道我喜欢锦澜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他不信凰恒昔是那种喝了酒就会玷污女子名节的人,而且锦澜姑娘医术那么好,还不能给一个喝醉酒的人解酒了?唯一的解释就是,凰恒昔喜欢锦澜,怕她身份太低无法成为九皇子妃,所以想了这个法子逼父皇同意!那他算什么,那段时间他被锦澜拒绝那么多知情人士,如今锦澜成了他弟妹,那他就成笑话了。

    凰恒昔微微皱眉:“六哥,你也不是孩子了。你与锦澜,一直都是你一厢情愿。她从未亏欠你什么,她最后选择谁也是她的自由。我要去礼部看黄道吉日了,六哥自己好好想想吧。”

    凰恒昔完就走,凰幽南站在原地打愣,现在九弟居然会教训他了,还真是长大了。

    “就算锦澜姑娘一开始喜欢的是九,可九明知道你喜欢锦澜,就不该去接受才是。”凰景行也不知道将两人之间的对话听了多少,反正当初凰幽南喜欢锦澜被拒这件事他还是知道的。那个时候他还想出手教训锦澜一顿呢,一个平民女子被一个皇子喜欢,那是她天大的荣幸,居然还敢拒绝。只是后来他被一些事连累脱不开身,都快把这事给忘了。

    凰幽南看了凰景行一眼,沮丧道:“其实九也没错,的确是我钻牛角尖了。”

    凰景行闻言皱眉,本来还打算利用此事让两人反目的,没想到凰幽南直接想通了?那他就不再浪费时间了,随口安慰了他几句就离开了。

    凰幽南看着他的背景,缓缓垂眸,他又不是傻子,未来的局势也只有二哥这个当局者看不清。

    再行柒柒,及其兴奋的跑到太傅府找宋子庸。门房都知道这是未来的少奶奶,所以都没有阻拦的。

    见到宋子庸行柒柒跑到他面前站住,双眸亮晶晶的看着他,道:“相公,他们十月初九是好日子,我们就在十月初九那日成亲吧?”

    以前行柒柒见到宋子庸就扑,被梧月桐训练之后有了女孩子的样子。现在再怎么激动都不会扑他了,只会跑到他面前看着他。

    宋子庸很想扶额:“这么想嫁给我?”

    行柒柒眨眨眼,有些委屈:“你就不想娶我吗?”

    “哭什么,我什么时候过不想娶你了。”宋子庸将行柒柒揽进怀里,嘴角含笑。在遇到行柒柒之前,他永远不敢想象自己未来的妻子会是行柒柒这种人。没有大家闺秀的礼仪,没有琴棋书画的技艺,更没有渊博的学识。有的,只是一颗喜欢他的心,一个一心认定他是相公的脑瓜子。如今有了行柒柒,他未来的人生也不会平淡了。

    在凰止衍与太傅彻夜长谈之后,太傅终于松口答应将婚期定下来。时间就定在行柒柒心心念念的十月初九,不过在此之前,行柒柒都得安心待在太子府备嫁,不能出去见宋子庸,乖乖的准备好自己的嫁妆。而凰恒昔和锦澜的婚期也定下来了,就定在元月初十。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足够内务府准备九殿下的婚礼议程。

    梧月桐也让锦澜兄妹先回神农谷,通知大长老这件事,顺便准备嫁妆。到时候大长老是要来参加婚礼的,毕竟锦澜是他一手带大的。

    梧月桐在躲了萧御七天之后终于被堵在了太子府门口,看着萧御一脸憔悴的样子,梧月桐有些不忍。

    “太子妃,我求你告诉我,白芍究竟去哪了?”

    “她……不想见你。”

    “为什么?”萧御低吼,“判死刑也有个法吧?明明之前还好好的,我马上就要来下聘了,为什么现在告诉我她不想见我!”

    行柒柒本来待在屋子里正无聊,想出来走走,听到大门口的动静忙跑出来。见萧御对梧月桐这样话。她就不乐意了,走过去推了他一把,没好气道:“你对太子妃吼什么?是你自己蠢,白芍姐姐刚刚失去妹妹和母亲,你却急吼吼的让白芍姐姐嫁给你,她要是现在嫁给你她还是人吗?”

    萧御一愣,被行柒柒一顿话骂醒了。是啊,秦倾羽死在她怀里,对她的打击太大了。再加上汝嫣皇后的死,她此时最是需要安慰的时候,怎么可能答应嫁给他,是自己把他逼跑了啊。

    行柒柒不理他,拉着梧月桐回府:“愣头青一个,还没我家相公看得通透呢。”

    梧月桐有些好笑:“所以刚刚那些话,是宋子庸的?”

    “对啊,我一开始也想不通,白芍姐姐既然喜欢萧御,那她为什么要逃。相公和我解释了之后,我就懂了。”

    “所以,这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行柒柒挠挠耳朵:“什么意思啊,听不懂。”

    “听不懂没关系啊,你只用安心等着嫁给你的相公就好啦。”梧月桐摸摸行柒柒脑袋,就让她一辈子迷迷糊糊也没什么不好。有宋子庸护着她,可以保她一辈子开开心心的活下去也挺好的。

    一月时间很快就到了,太傅府门口张灯结彩,宾客盈门。太子府也是如此,对外行柒柒是梧月桐义妹,自然是在太子府出嫁。描眉染鬓贴妆钿,行柒柒就在妆娘手中一点点变成了新娘子。看着镜中妆容明艳的女子,行柒柒终于有了一丝羞涩感。她不由得抬头去看梧月桐的表情,在接触到后者含笑的眸光之后,不由得低头笑了。

    待吉时一到,新娘上花轿,一路吹吹打打的朝太傅府而去。梧月桐站在门口,颇有种嫁女儿的欣慰感。

    “还好我们生的不是女孩儿。”

    凰止衍偏头看她,舒尔一笑:“谁我们只有一个孩子?”

    梧月桐斜睨他,没有话。凰止衍挑眉:“桐儿这是不相信为夫的能耐?”

    要不是此时在大门口,梧月桐真想扎他一针,好了纯情少年郎呢,这才过了几年,都会大庭广众调戏她了。

    两人正欲转身进屋,突然看到街口一个丫鬟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梧月桐认出她是宿如雪身边的丫鬟,好像是叫雪啼吧?不由得停下脚步等她过来。

    “太子妃……求您救救我家娘娘吧!”雪啼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梧月桐扎了她一针,她立马就不喘了。雪啼愣了一下,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家娘娘怎么了?慢慢?”

    “我家娘娘此时在清雅阁,她之前被推搡了一下撞到了肚子,此时腹痛难忍,那些人却不让我们请大夫!”

    梧月桐觉得很荒唐,宿如雪是三皇子妃,京城还有多少人敢这么不给她面子?都腹痛难忍了还不让请大夫。

    但既然雪啼来找她了,她也不能坐视不理,所以她看了凰止衍一眼,后者点头示意同意她去,她这才让管家将马车弄出来,坐马车赶过去。

    路上听了雪啼将事情经过:

    原来今日宿如雪去清雅阁看新出的衣服,结果她和林家姐看上了同一件衣服。这个林青绾是凰景行表妹,为人很是娇纵。以她姑姑和表哥在京城的地位,她也足够有资本在京城横着走,所以她看上的东西,基本没人敢和她抢。

    可宿如雪是什么人,出嫁之前是西夏公主,出嫁之后是三皇子妃,她的骄傲虽然被凰鹤君磨去了棱角,却也不是一个愿意忍气吞声的角色。而林青绾又不是宿如雪的对手,被她冷嘲热讽的了几句双方就起了争执。之前就提过,宿如雪身边的丫鬟都是有武功底子的,那些娇滴滴的夫人姐哪里是她们的对手。可好巧不巧,林青绾的嫂子林安氏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这么一争执动了胎气。林青绾她们不依不饶了,当即就清场要请大夫。

    宿如雪见状也有些不忍,准备上前去查看她的情况,可没想到林青绾气急败坏的推了宿如雪一下,宿如雪没有防备的撞在了桌子上,当即脸色就白了起来,比林安氏还要白呢。

    可林青绾她们不承认,非宿如雪是装的,一定不让她离开。雪啼无奈,只能偷偷出来搬救兵。她也是没办法了,只能来求救太子妃了。林家女眷地位尊贵,除了太子妃只怕是没多少人敢招惹她们。

    来到清雅阁之后,门口有不少人正在朝里面张望。见梧月桐来了,众人表情都有些微妙。

    “林家与欧阳家一向不对付,现在太子妃来了,怕是有好戏看了。”

    “这种热闹怎么可以少了欧阳家呢,有人去通知她们没?”

    “我之前看到她们家丫鬟了,怕是一会儿就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会吃亏啊。”

    “林安氏怀着身孕,只怕是不能善了了。”

    ……

    梧月桐一进来,清雅阁负责人像是看到了希望,忙跑过来将她往楼上引。林家女眷这种身份高贵的,进清雅阁都是往二楼去的。

    负责人一脸苦恼:“太子妃,您看,我们这开门做生意,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梧月桐笑笑:“你放心,不会迁怒你们的。”

    “那的就放心了。”

    清雅阁在京城贵女们心中地位可不低,清雅阁阁主是一个神秘女子,据从她手中做出来的衣服千金难求。梧月桐倒是觉得没什么,她的衣服一直都是有舅舅给她准备,所以她来清雅阁的机会很少。也不知道,清雅阁阁主一月出手的一件衣服有多珍贵。

    二楼两伙人对峙着,大夫正隔着丝巾给林安氏把脉。梧月桐一上楼,众人目光都看了过来。林家女眷们的目光就有些微妙了,她们听太子妃性子淡然,最不喜凑热闹,怎么会过来?一看到她身后的雪啼她们就明白了,原来一不心让这个贱蹄子去搬救兵了。只是,她搬救兵怎么会去搬太子妃呢?

    雪啼跑到宿如雪面前,看着她家主子惨白的脸一脸着急:“大夫,您也过来给我家娘娘看看吧。”

    大夫还没话,林青绾就开口了:“给你家娘娘看什么?她就是装的,大夫一看岂不是露馅?我告诉你,要是我嫂子出了什么事,我跟你们没完!”

    梧月桐则是走到宿如雪面前,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手指不着痕迹的搭在了她脉搏上。把完脉之后神色微微一变,随后不着痕迹的转身。

    “大夫,林少夫人情况如何?”

    大夫把完脉道:“受了一点惊喜惊了胎,开几幅安胎药注意休息就好了,没什么大碍。”

    宿如雪身边的丫鬟虽然会武功,但她们的职责是保护宿如雪,不是为了惹是生非。这里又都是娇滴滴的女眷,她们自然不会下重手。而且林安氏怀着身孕,林家女眷都下意识的护着她,其实根本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梧月桐点点头:“那就好,那你就来给三皇子妃看看吧。”

    林青绾皱眉:“太子妃你什么意思,她有什么好看的,一看就是装的。”

    “如果是装的,自然有大夫亲自打脸,你担心什么?”梧月桐淡淡的看着她。

    林青绾被噎了一下,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还是林家一位夫人道:“既然我们这没什么大事,那我们就走吧。”太子妃在这,她们还是不要起正面冲突为好。

    雪啼一直观察大夫表情,见他皱眉心里就一咯噔,听到林青绾要走,忙走到楼梯口拦住她们:“想走?等大夫确认我家娘娘无事再!”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我?”林青绾完抽出鞭子,直接朝雪啼甩了过去。林家是武将世家,女子多少都会一些防身术。林贵妃因为要送进宫的,所以从学的是倾其书画,针织女红。但林青绾就不同了,作为林家最受宠爱的第三代,她想学什么就学什么。

    雪啼眯起眼眸,在她鞭子挥过来的那一刻忙躲开,但本该挥在地上的鞭子被另一条鞭子给缠住了。

    “林青绾,多日不见,你的鞭子还是这么软绵绵没有力气啊。”

    听到这个声音林青绾差点气炸:“欧阳诺!”

    欧阳诺站在桌子上,挑眉看着她,手中的鞭子一点都不放松:“怎么?不服气?不服气有本事将鞭子收回去啊?”

    林青绾和欧阳诺从林贵妃与皇后分庭抗礼之后,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状态,两人性格相近,但欧阳诺比林青绾多了几分洒脱,林青绾则比欧阳诺多了几分娇纵。两人皆擅长舞鞭,谁也不服谁,一见面就吵架,吵不了几句就要打起来。

    现在听欧阳诺如此挑衅,林青绾自然不服气,她就用巧劲想拉回自己的鞭子。欧阳诺也同时用力,跟拔河一样看谁能被扯得动一步。

    见林青绾咬牙脸都憋红了,欧阳诺眼珠一转,猛的一松手。林青绾一时不备,手中的鞭子脱手而出。她本来是站在楼梯口的,鞭子脱手之后扬了起来,朝梧月桐她们飞了过去。

    好在姒鸾及时出现抓住了鞭子,才不让鞭子甩在了梧月桐身上。姒鸾可不是好脾气,直接将鞭子重新甩了出去。

    “啪”的一声打在了摔倒在地没来得及起来的林青绾身上,引来她的一声惨叫。

    欧阳诺兴奋的上楼,指着林青绾的囧样哈哈大笑:“林青绾,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林青绾对姒鸾怒目而视,林家女眷脸色同样不太好:“太子妃这样,岂不是欺人太甚?”

    鞭子落在身上还不知道会不会留疤,林青绾还未出阁,若是留疤可怎么好?

    “欺人太甚?”姒鸾冷声,“若这鞭子落在了太子妃身上,你们今天一个都走不了!”

    林家女眷不服气:“可这鞭子也有欧阳诺的一部分!”

    欧阳诺知道自己差点闯祸了,忙跑到梧月桐身边拉住她的手:“表嫂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想教训林青绾一下,没想到差点害你受伤。”

    梧月桐知道凰止衍这个表妹皮得很,但没有坏心,而且她没有伤到没什么好计较的。她回头看向一旁淡定开药方的大夫,不由得有些好笑,这大夫也是见惯这些事了吧

    “大夫,三皇子妃情况如何?”

    “不太好。”大夫一句话让众人皆侧目,就连林青绾也不哀嚎了,惊疑不定的看着大夫。

    梧月桐倒是很平静:“何意?”

    “月份尚浅,但可以确诊是有孕无疑。但刚刚撞到了桌角,伤到了孩子,今夜应该会有落红。现在只能开些保胎药养着再,孩子能不能保住,只能看天意了。”

    雪啼等着林家女眷的目光恨不得冲过去杀了她们,她家公主嫁给三皇子两年了,前段时间才圆房。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身孕,却不一定能保得住,她能不恨吗?

    “我家殿下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三皇子府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其实当时的情况只有两家人知道,只要她们死咬自己没有推她们,没有证据,皇上也不会拿她们怎么样。可此时太子妃在,她一副目击证人的样子,只怕是不能善了了。

    所以在听到大夫能不能保住孩子只能看天意的时候,她们脸都吓白了,谁知道宿如雪怀孕了啊,怀孕了还出来瞎逛啥。对待皇嗣的问题上,皇上一向不马虎。所以林贵妃再受宠,也不敢朝孩子下手。

    宿如雪也不敢马虎,一把握住雪啼的手:“雪啼我们回府,通知殿下,我们回府……”宿如雪话未尽就晕了过去。

    梧月桐拿过一旁的披风将宿如雪整个盖上:“姒鸾。”

    姒鸾上前将宿如雪抱起来,脚步匆忙的下了楼。梧月桐回头看了林家女眷一眼,淡淡道:“你们应当知道三皇子有多重视这个孩子,所以,自求多福吧。”

    太子妃带着人走了,欧阳诺也没有了嘲笑林青绾的兴致,跟着走了,留下一群忧心忡忡的林家女眷。

    姒鸾将宿如雪抱进了就近的揽月楼,梧月桐随后就到。姒鸾却将雪啼拦在了房门外,雪啼不解:“你这是做什么?”

    “若不想你主子出事,还是乖乖在外面待着为好。”

    梧月桐之前给宿如雪把过脉,孩子虽惊险但她身子底子好,只要好好调养孩子就不会有问题。那大夫之所以这么可能也是见不惯林家女眷仗势欺人,所以故意吓她们一下。

    宿如雪悠悠转醒之际,梧月桐正在洗手。她洗的很认真,每个指缝都不放过。十指纤长,白皙素净。她身上不管多贵重的装饰,脸上不管是何妆容,她的手指永远都是不会染蔻丹的。

    梧月桐洗完了手,从一旁的瓶子中倒出一点香膏,仔细涂抹在手上。香膏预热散发出香味,似有若无,不像是任何花香也不像熏香,倒像是少女的体香。原来梧月桐身上的香味,就是这种香膏散发出来的?

    “这是什么?”宿如雪好奇,就问了。

    梧月桐偏头看她:“你醒了,感觉如何?”

    见梧月桐转移话题,明显是不想,宿如雪也识趣没有再问,从善如流的接道:“不怎么疼了,感觉好多了。”

    梧月桐点点头:“你身体很好,只要自己平日注意一点,孩子不会有事的。”

    宿如雪欣喜的抚上自己腹:“谢谢。”不管梧月桐是真的有把握还是安慰她,她都想一声谢谢。那个时候如果不是梧月桐在,林家那些人只怕是不会让大夫给她把脉。那她的孩子,就真的保不住了。

    没过多久,凰鹤君就来了揽月楼。梧月桐自觉出去,将房间留给两口。回头关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凰鹤君正握着宿如雪的手,低声温柔的着什么。宿如雪嘴角挂着初为人母的喜悦,看着凰鹤君的双眸满是柔和。

    挺好的,两情相悦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因梧月桐建议让宿如雪好好休息一下,马车太颠簸就别坐了,明日再回三皇子府也不迟。所以夫妻二人就待在揽月楼没出来,惹得外面的人好奇不已又打探不出来消息。

    翌日,梧月桐吃早膳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消息,让她连吃早膳的心情都没了。

    林安氏的孩子……没了。

    凰止衍看着梧月桐沉默的表情,不由得柔声开口:“怎么了?”

    “我昨日看到林安氏,见她听到大夫诊断之后面色逐渐恢复红润,这就证明她的孩子绝对不会有事。可……”梧月桐看向一旁乖乖喝粥的凰黎书,眸中闪过一丝不忍。明明没有动胎气,孩子昨晚却没了。那就只有一个理由,林家的人怕宿如雪孩子出问题,他们就先下手为强将林安氏孩子弄没了。她不知道林安氏作为一个母亲,知不知道自己孩子成了这次事件的牺牲者是人为,她只知道,如果有人要朝自己孩子下手,她一定不遗余力让那人付出代价!

    林安氏孩子没了,林家的人一口咬定要三皇子府给个法。凰鹤君就冷笑了,宿如雪孩子差点出事他还没来得及跟他们要法,他们就贼喊捉贼了?那日大夫的话除了两家当事人还有太子妃和欧阳诺在场。大夫的明明白白,林安氏孩子不会有问题,他怎么知道林安氏回去之后孩子是怎么没的。真以为他凰鹤君是泥捏的了?

    林府与三皇子府的矛盾逐渐恶化,梧月桐并没有参与进去。她出手救宿如雪只是为了还她一个人情,当初梧月槿让暗卫制住她,准备一剑一剑捅死自己,如果不是宿如雪,她也不会被推下悬崖反而有了一线生机。这个人情,她还给她,至于他们两家的斗争,她作壁上观。

    同时作壁上观的还有二皇子府,按理林家身为二皇子府外族,他们出了事二皇子府不可能不管。可与他们有矛盾的是三皇子府,这却让他不得不掂量一下朝中的局势。

    诛凰五位皇子,太子与九皇子一母同胞,他们肯定是一条线上的。六皇子母族势微,为了自保他谁的边都不站,就等太子登机他得以封王去封底。只余下三皇子,两边都不站不,还自有一批支持者,因为他母妃还活着,母族也不是家族。如果因为此事,凰景行将凰鹤君得罪透了,凰鹤君一冲动站到了凰止衍那一边,那他就真的哭也哭不出来了。

    想到这里他就生气,林青绾真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除了太子府和三皇子府,其他人她想怎么惹就怎么惹好了,自有他们给她摆平。可她偏偏好死不死的去得罪三皇子府,还害的宿如雪差点流产,凰景行真的很想抽她一巴掌,害她陷入两难境地。

    二皇子府不出手,林府对峙三皇子府就有些扛不住了。林府的人开始出门都被扔鸡蛋,买菜被塞臭鸡蛋,走在路上迎面下来一盆水,还是一股子臭脚丫子味的。林府的人一旦抓到那些捣乱的,他们就一脸不服气的他们家三皇子妃身体不好了,他们家殿下就心情不好,所以吩咐他们找点事情做。

    这手段虽然幼稚,但胜在令人不厌其烦,效果甚佳。最后林家实在扛不住了,忍不住给林贵妃递了信。

    林贵妃和凰景行的看法又有所不同,她认为林家是二皇子府的身后势力,怎么可以任由别人欺负。不就一个三皇子府吗,贤妃被她压制这么多年,早就恨她入骨了。凰鹤君就算不投靠太子,也不会站在二皇子府这一边的。既如此,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受这样的委屈?而且在她看来,只要牢牢抓住皇上的心,那就相当于抓住了一切。所以她接到信之后就去找皇上求情了,明里暗里三皇子府太欺负人了,毕竟林安氏的孩子都没了,还不依不饶未免太不过去。

    所以第二日,皇上就在朝堂上了这件事。大致意思就是两方女眷都有错,但看在宿如雪身怀有孕的面子上,就罚宿如雪三个月禁闭,乖乖在三皇子府养胎就行了。而林府因为是惹事的一方,可林安氏孩子因为此事没有了,他们则成了比较凄惨的一方。所以始作俑者林青绾关禁闭半年,林安氏则赏赐东西安抚了她。

    此事从皇上口中重重拿起,轻轻放下。众人都有些果然如此的感觉,听林贵妃昨夜侍寝了,皇上这心偏得也是没谁了。

    凰鹤君低着头,面无表情的领旨。凰景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为何现在他觉得,父皇的宠爱开始让他有危机感了呢。

    而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梧月桐将一旁玩玲珑环的凰黎书给抱了起来,笑道:“皇上对二皇子的偏心,护得了他一时,护不了他一世。当所有儿子都对他失望之后,他的父爱,就成了一把伤害凰景行的利器!”经过此事,凰鹤君也会有所选择了吧。

    凰黎书点点头,很是赞同梧月桐的观点:“所以娘亲,你以后如果有弟弟妹妹了,可别太偏心,不然就是伤害他们。”

    梧月桐被他逗笑了,戳了他额头一下:“你个鬼灵精。”

    ——

    见凰鹤君下朝回来后脸色不好,宿如雪给他倒了一杯茶,了解事情始末之后坐到了他怀里。

    “没关系啊,这三个月禁闭就当养胎了。父皇偏心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别太放在心上。”

    凰鹤君搂着她腰,稍微放宽心:“你倒是想得开。”

    “那当然,我可不会让这点事就影响我的心情。”宿如雪抚摸着平坦的腹,“做母亲的心情愉悦,对孩子才会好,这是太子妃的。”

    “你与太子妃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本来就没有永远的敌人啊,”宿如雪笑笑,“与她作对于我而言半点好处都没有,那我为何要吃力不讨好呢?”

    凰鹤君闻言,若有所思。他是该好好谢谢太子妃,谢谢她在关键时刻护住他的妻儿。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凤归巢:一世独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