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僵局打破 深藏不露
    林家后院,传来一阵骚乱。林安氏面色惨白的将皇上分发下来的赏赐全部拨到地上,形同疯妇。

    如果不是林青绾故意招惹宿如雪,林家又怎会为了自保而除掉她的孩子?她的孩子才两个月,来到她肚子里才两个月,就被他们活生生害死了啊。而罪魁祸首此时在院子里吃好的喝好的,美其名曰为禁足?哈哈哈哈哈这就是林家,这就是所谓的林家啊!

    “你这是做什么。”

    林青殊皱眉看着满地狼藉,平日端庄温婉的林安氏此时也如疯婆子一般。

    “你们林家害死了我的孩子,就想用这点东西打发我吗?”林安氏恨恨的看着他,这个男的如果阻止,她的孩子就不会掉了。可是他没有,他冷眼旁观,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丫鬟婆子往她嘴里灌堕胎药!

    “别忘了,你现在也姓林。林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你们不心冲撞了皇嗣,为了自保只能牺牲孩子。你骤然产,大夫要好好将养。来人,将少奶奶扶上床。”

    林安氏被几个嬷嬷给按上床,就听到林青殊浅淡的声音:“我们还年轻,还会有孩子的。”

    ……

    梧月桐来到揽月楼,手里牵着凰黎书,身后跟着两个丫鬟。

    进了雅间之后,梧月桐将凰黎书抱上座位,对两丫鬟道:“你们先出去吧,有事再喊你们。”

    “是。”

    两丫鬟出去守着门,凰黎书自己从凳子上下来,母子二人推开屏风后面的门,去了另一间房。

    房间内,都是熟面孔。

    “谷主。”

    大长老跪下给梧月桐行礼,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出山了,这次如果不是锦澜出阁他也不会出来。

    梧月桐上前扶起他:“我过很多次了,以后大长老不必行此大礼。”

    “礼不可废。”

    梧月桐叹气:“我久不在谷中,谷中一切事物皆是由三位长老打理。这些虚礼以后就不用做了吧,这样我会于心不安的。”

    大长老笑笑,没有反驳,反正以后继续行礼就是了。眼角余光看到一个孩正好奇的看着他,大长老与他对视,不由得心中一软。不愧是谷主的孩子啊,长得真好看。

    “对了,我让锦澜带回去的消息,可有人去办了?”

    “谷主放心,我已经派了医术最好的一批人去医治凤族族人了。”当然,是按梧月桐的药方。本来叶询过去是最好的,但锦澜还有一月就要出阁了,干脆待到锦澜出阁再走。

    梧月桐将叶询他们都赶了出去,单独和大长老话。对于锦澜遇害一事,梧月桐表示很抱歉,她没有保护好锦澜。

    大长老沉默了一瞬:“谷主,其实你不用如此心。你虽常年不在谷中,但你是神农谷的主心骨,只要你在,神农谷就不会乱。锦澜的事……也不是你造成的,那些造成此事的罪魁祸首已经全部下地狱了。对了,还好太子殿下派了人欧阳将军,前段时间还真有不少密探来打探神农谷的消息,都被欧阳将军给赶走了。”

    梧月桐笑笑,不置可否,这都是她男人想得周到。

    “待凤族事了,我就把谷主之位传给他。他现在也能独当一面了,你们也可以把他的婚事提上日程了。”

    大长老松了一口气:“我此次来京城也受了他母亲所托,想向谷主打听一下叶询什么时候能回去一趟。叶询都二十了,也该娶亲了。因为之前一直帮谷主做事,所以我们也不敢提这事。”

    梧月桐有些尴尬,她是让叶询帮她做事但也没打算不让他成亲啊。不过对于古人来,十多岁成亲才是正常的,只是梧月桐没有这个想法所以下意识忽略了。

    “那他母亲可有物色好人选?”

    “有的,在他十八那年就物色好了,那姑娘今年正好十六,和他刚刚好。”

    “行,这事你们自己和他,我没意见。”

    “好。”

    没了顾虑,到了晚上,大长老就给叶询提了这件事。叶询放下医书,沉默了一瞬:“哪家姑娘?”

    “田圃镇王大夫家的长女,那姑娘你你也见过,机灵又活泼。最重要的是,那姑娘等了你两年,你可别辜负人家。”

    田圃镇就是神农谷山谷下的镇,神农谷上的人长年与他们打交道。因为于他们有恩,所以如果外人来打探消息,他们也是不会的,所以神农谷平时对他们颇为照顾。

    这个王大夫家的长女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人,人又机灵,家境也过得去,她父亲口碑又好。所以她的婚事一直都是不愁的,还未及笄提亲的人就踏破了门槛。

    叶询母亲也看中了她,提前就将人定下了,所以那姑娘一等就是两年,今年十六还会出嫁。

    “再吧,现如今我只想参加完锦澜婚礼,然后去给凤族人解毒。”

    叶询自从当上少谷主之后就一直很努力负责,所以大长老也没有多想,只是提醒他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就放下此事不提了。

    翌日宫中来了两个嬷嬷,来给锦澜量体。皇子妃的喜服要由内务府来准备,所以要把尺寸给量好。林嬷嬷受皇后所托,来相看儿媳。在摸到她手臂的时候忍不住微微皱眉:“姑娘是不是大病初愈?”这瘦的也太厉害了,脸色也有些不太好。

    锦澜垂眸微微点头:“已经在慢慢养身子了。”她知道自己前段时间一心求死,对身体很是打击,如今要养好只怕还需要好长一段时间。

    另一位嬷嬷给锦澜量腰的时候暗暗心惊,这腰真的可以两只手握住了。本来是挺瘦的,但腰太细看起来身材反而挺匀称。只要不上手摸骨头,就不会知道衣服下面瘦得惊人。

    不过她只是负责给锦澜量尺寸的,量好尺寸就留在揽月府教导她皇室礼仪,所以她并不多嘴。

    林嬷嬷拿着量好的尺寸回宫了,因为有了之前一出,所以验身这一关就直接给略过了。林嬷嬷最后给皇后的答复是,进退有度,礼仪周到。除了太瘦脸色太苍白外,没什么毛病。

    皇后叹口气,儿孙自有儿孙福啊。两个儿子,成亲的时候都不听她的,偏偏要自己选。算了算了,她就乖乖等着抱孙子就行了,其他的事她也懒得操心。

    一月时间眨眼就到,揽月楼张灯结彩好不热闹。为了今日婚期,揽月楼将在外面摆二十桌免费酒席三日,以示庆贺。

    大红花轿迎门,锦澜被锦岸背出来,上了花轿。她手中被塞了一个苹果,寓意出嫁之后平平安安。但她心中却没有新嫁娘的喜悦之情,只有对自我的否定和对凰恒昔复杂的感情。

    皇子十五岁就出宫立府,九皇子府离太子府不远,走一条街就到了。

    锦澜被喜娘扶下来,被红绸牵着完成婚礼流程,最后静静的坐在了床上。前院的喧嚣传不过来,耳边只有龙凤喜烛燃烧的声音。锦澜突然有些紧张起来,手中苹果的甜香让她肚子咕咕叫。她不由得掀开盖头一角打量这房间,发现屋子里站着两个陌生的丫鬟。

    梧月桐给她安排了一个有武功底子的丫鬟,此时她的丫鬟并不在屋子里。

    一旁的丫鬟见锦澜掀开盖头一角,上前一步道:“娘娘可有吩咐?”

    “月牙呢?”

    “月牙姑娘在隔壁用膳,待会就过来。娘娘有什么吩咐,吩咐奴婢就好了。奴婢墨香。”

    另一个丫鬟也行礼:“奴婢墨菊。”

    算了……锦澜放下盖头,这两个丫鬟她一点都不熟,怎么能跟她们她饿了呢。

    良久,在锦澜等的迷迷糊糊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凰恒昔走了进来。

    墨香墨菊行礼:“殿下。”

    “嗯,下去准备吧。”

    “是。”

    两人出去顺便关上了门,她们得去准备热水和洗漱用品。

    凰恒昔走过去挑起盖头,因为喝了酒眼睛有些迷糊。锦澜抬头就看到他大大的笑脸,心中刚刚涌起的不安反而淡了下去。

    “饿了吧,先吃点东西。”

    凰恒昔拉着锦澜起身坐到桌边,按规矩喝下合卺酒。然后将精致的糕点推到锦澜面前:“吃吧。”

    锦澜也着实饿了,不再迟疑,拿起就吃。凰恒昔支着额头就那么毫无顾忌的看着锦澜,看着看着他就缓缓闭上了眼睛。今日被灌了不少酒,他实在撑不住了。

    锦澜塞了几块糕点,放下不再吃。看着凰恒昔熟睡的脸,看着看着就呆了。直到门口传来敲门声,丫鬟们推门进来,将洗漱用品放下走了出去。

    锦澜起身给自己卸妆,洗好之后就走到凰恒昔面前要将他扶床上去。好在凰恒昔虽然迷糊,但并没有睡着。软趴趴的靠在锦澜身上,用了很少一部分力气,这样两人才能顺利走到床边。

    温热的毛巾擦过手脸,锦澜俯身给他整理被子,垂下的发丝似有若无的擦过凰恒昔的脸,带着独有的少女气息。

    凰恒昔微微睁开眼眸,突然伸手将锦澜拽到了自己身上,再一个翻身压在了下面。锦澜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开口,嘴巴就被堵住了。门口正准备送水进来的丫鬟也没再推门,直接退守在了门口。

    手中的毛巾在刚才一拽的情况下已经掉在地上了,锦澜尝到了凰恒昔唇上酒的味道,好像连自己都醉了。直到身上一凉,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传来。锦澜才抓紧床单暗自咬牙,他们现在是夫妻……

    凰恒昔放松她的手指与她十指相扣,吻上她唇舌让她不能咬唇,这才逐渐温柔的把她带入情绪……

    再梧月桐把喝醉的凰止衍扶上马车,忍不住皱眉:“干嘛喝那么多。”那些给凰恒昔灌的酒多半都入了凰止衍肚子里了。凰止衍整个人趴在梧月桐身上,话都带着一股酒气。

    “九酒量不好,我可不想他今晚连洞房都洞不了……再了,三弟喝的比我多。”

    梧月桐忍俊不禁:“是啊,所以三皇子是被下人抬回去的。”

    凰止衍看着梧月桐的笑颜,忍不住凑过去亲她。被梧月桐一把推开:“一身酒味别亲我。”

    凰止衍很受伤:“你嫌弃我……”委屈巴巴。

    梧月桐一本正经点头:“没错,就是嫌弃你。”

    凰止衍看了她一眼,突然起身将她扑倒。梧月桐一时不备,脑袋在后面磕了一下,还好凰止衍用手护住了她后脑勺。梧月桐正想他两句,马车外面传来了打斗声。几乎在那一刻,停下的马车又飞快的动了起来。

    梧月桐皱眉:“有人袭击?”

    凰止衍抬头眸光微凉的看了上面钉着的飞镖,镖尖闪着幽蓝色的光芒,一看就是淬了毒。

    “别怕。”凰止衍完就抱着梧月桐离开马车,在他们离开的那一刻,马车也四分五裂,还燃烧起了火光。

    好在凰止衍轻功足够好,带着梧月桐就跳上了屋顶所以一点事都没有。风吟和姒鸾已经出现,就落在两人旁边。

    “咦,功夫不错嘛。”

    对面屋顶上只站了三个人,一个周隐庭,一个浅影,还有一个老者,刚刚的话就是他的。

    周隐庭看着凰止衍,笑意深深:“别来无恙啊。”完还看了他身后的梧月桐一眼,意味深长。

    在看到周隐庭那一刻,凰止衍浑身气势都不同了。如果以前的周隐庭是他的对手,那现在的就是仇人了。桐儿离开的那一个月,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你居然还敢来诛凰。”

    “为何不敢?”周隐庭挑眉,看向一旁的老者,道,“二叔,这位就是诛凰太子,杀了他,诛凰就不足为惧了。”

    老者笑了笑,并没有接周隐庭的话,只是道:“来都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老者话音刚落,一道就落在了凰止衍不远处,面色凝重的看着他。

    “多年不出关,居然多了这么多有天分的年轻人啊。”

    “他是森屿,诛凰暗卫首领。”周隐庭完,表情有些微妙。没想到这个森屿武功这么高,他来了他都没发现。

    “那就一起除掉吧,未免别人我以大欺,你们两个一起上吧。”老者负手而立,浑身气势一出尽显高手风范。

    凰止衍朗声道:“没想到十年前的商周战神,居然成了如斯模样。”

    商周镇南王周庭轩,十年前死在欧阳将军的计谋之下,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假死逃遁。修养十年,如今出关反倒功力大增了。也不知道当初梧月槿为了和周隐庭合作,到底出卖了多少诛凰机密,让两人都到京城脚下了居然毫发无伤!

    “你不提醒我还忘了,当初就是你外公设计害我元气大伤,今日我就拿你开刀吧。”周庭轩完就朝凰止衍冲了过来,风吟和姒鸾一左一右将梧月桐带到远处的屋顶,免得被波及。

    梧月桐挣脱开两人的手,没好气道:“你们还不快去帮忙,看着我做什么!”

    “您的安全也很重要。”风吟虽然担心凰止衍,但周隐庭和浅影还没动作呢,万一他们抓住梧月桐威胁,凰止衍就真的只能投鼠忌器了。

    梧月桐不会武功,给不了凰止衍帮助,但也不想拖他后腿,所以她果断道:“让你们去你们就去,朝赋和夕歌肯定被人拖住了无法脱身,你们四打二我就不信打不过那个臭不要脸的老头子!”

    正在对付凰止衍和森屿两大高手夹击的老头子周庭轩不乐意了,抽空喊了一句:“臭丫头,你谁臭不要脸?”

    “的就是你,好歹也是昔日的战神,诈死逃脱不还背后伤人。什么战神,你是战神还真是侮辱了这两个字!”

    “臭丫头你找死!隐庭,给我杀了她!”

    “是!”周隐庭二话不就朝梧月桐冲了过来,浅影自然随着他动。风吟和姒鸾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

    但周庭轩刚刚一分神的机会,凰止衍和森屿就抓住了机会差点伤到他要害。周庭轩暗暗吃惊,是他低估这两人的实力了。

    梧月桐见激将法有效,眼珠转了转,朗声道:“唉,我还真为外公感到不值。明明他才是战神第一人,却无端比你这个鼠辈声声低了一头,实在是太不值得啦!”

    周庭轩差点被气吐血:“隐庭!你干什么吃的!”

    周隐庭也很无奈,风吟和姒鸾单独一个都不是他的对手。可这两人联手不要命一般缠着他,就是不让他和浅影脱身去抓梧月桐,他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这种打法让凰止衍他们轻松了几分,但姒鸾他们就开始嘴角吐血了。

    梧月桐急的不行,而头发丝又在此时凑热闹,在她脸上挠来挠去。梧月桐烦躁的把发丝别在耳后,突然又伸手抓住它,咦,头发丝?

    梧月桐在屋顶上走起来,快速走到了两方人马中间的位置。这个位置是风口,抬头就可以看到月光。梧月桐伸出手,任由晚风吹拂着发丝,突然开口:“阿衍,今晚月色好美噢。”

    众人都有些无语,生死关头你居然还有心思观看月亮美不美。只有凰止衍缓缓勾起嘴角,对待周庭轩从一开始的拼命打法变到了拉锯打法,甚至破绽百出。

    周庭轩可不会想那么多,他已经想象出了凰止衍躺在血泊中,他外公痛不欲生的模样了。

    森屿也很不解,太子殿下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

    就在周庭轩的剑就要抹掉凰止衍脖子的时候,凰止衍身形突然不见了,之后就腹一凉。不是凰止衍动作太快,是周庭轩动作太慢了,他到死都想不通,为什么凰止衍从自己背后出刀他会没有察觉。

    浅影一把抓住还愣神的周隐庭就走,再不走就走不掉了。凰止衍和森屿已经脱身了,等他们打过来,他们主仆还真没那本事二打四。

    其实他们几个只要晚走一会儿就会发现,凰止衍他们几个全部丢了手中的武器软倒在地了,姒鸾是最后倒下的那一个。

    森屿大惊失色:“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身上毫无力气,连刀都拿不起来了?

    梧月桐提着裙子叹气:“因为不知道周庭轩能耐如何,所以我用了分量最大的迷药。站在风口就是为了让你们全部中招,而且这迷药越是武功高的人,晕得就越快。”

    所以她刚刚了一句月色好美,就是为了让凰止衍看她一眼。只要看到她腰间的香包,就明白一切了。

    森屿在感叹太子妃的急中生智中沉沉睡去,凰止衍强撑着看了梧月桐一眼,也陷入了昏迷。接下来风吟和姒鸾接二连三倒下,这令梧月桐很苦恼。因为她现在所在的屋顶和他们四人都不一样!也就是,在救兵赶来之前,他们几个得继续待在屋顶上了。

    夜风微凉,梧月桐偏头看向护国寺方向,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刚刚有一道强烈的视线在注视着这边,不过现在没有了。

    曾经的镇南王死而复生,带着商周太子来到京城境内袭击太子的消息不日便引起轩然大波。先不镇南王为何会死而复生,单就商周太子的行为对诛凰来就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皇上!商周欺人太甚,居然夜半偷袭,如果不是有高人相助,后果不堪设想!”如果他们诛凰太子被商周太子杀死在了诛凰京城,那就真的是**裸打脸了!

    “皇上,商周如此挑衅行为决不可估息!”

    “皇上,派兵吧!”

    “皇上……”

    ……

    此时群臣激动,没有一人敢反对,人家都打到家里来了,他们要是再退缩那真的没骨气了。

    诛凰帝沉默了一瞬,看向底下的人。太子昨晚遇袭,今日无法上朝。九昨夜新婚,今日也没有上朝。三皇子昨夜喝高了,今日也上不了朝。他的五个儿子此时只有两个站在那里,一个低头恨不得自己变成隐形人。一个一脸迷茫无措,不知道该什么。

    诛凰帝闭了闭眼睛,觉得喉间有点甜。先不论商周太子来诛凰代表着什么,单就他们进出自由都是因为梧月槿!

    与敌国太子合作,以报私仇,愚蠢至极。同样都是梧丞相的女儿,为何差别那么大?莫非,这就是嫡庶的区别?嫡庶的区别……诛凰帝看向凰景行,只觉得还是想吐血……

    没等诛凰帝开口,凰景行就上前一步道:“父皇,儿臣有罪。”

    诛凰帝面无表情:“何罪?”

    “儿臣当初识人不清,导致……”

    “行了退下吧。”诛凰帝暂时将此事放下,“太子情况如何?”

    皇上虽没有指名道姓,但李明顺知道到了自己出面的地方,所以他开口道:“太子妃无大碍,只是需要好好休息。”

    “传朕命令,欧阳将军齐将军赵将军各增兵一万,务必要将防线推近商周一线,以报挑衅之仇!”

    “是!”

    平静固守的边关,此时又要开始活跃起来了。诛凰帝下令向商周推近,他们就得拼了命朝他们推近。这么多年的拉锯战,他们早就打够了!

    而此时本该在府上好好休息的太子殿下,此时正在院子中教导自己儿子蹲马步。

    “马步都没蹲好就想学武功,下盘不稳怎么学武?”

    凰黎书乖乖蹲着马步,他也不用请武学师傅,他爹亲自教他就可以了。而且他也不用像普通人那样除了学武还得花时间学四书五经,那些东西他看几遍就当预习了,这就证明他有更多的时间钻研武学。

    梧月桐坐在秋千椅上看着医书,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朝赋跑进来就看到这样的场面,不由得脚步放缓了几分。他走到凰止衍面前,将今日朝堂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了。凰止衍冷笑:“将周庭轩的尸体送回国吧,我相信周尧帝一定很喜欢这个礼物。”

    怕是会喜欢得吐血吧?

    凰止衍猜得不错,收到周庭轩的尸体周尧帝的确吐血了,气得他狠狠打了周隐庭一巴掌。

    “刚腹自用!如今害死了你二叔,你都满意了?”

    周隐庭被打之后没有话,只是低头站在那里。

    “自朕就觉得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朕教得你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在未查清敌人底牌的时候,不要贸然出手。这些年你与诛凰太子打交道你也照做了,怎么现在变得如此糊涂?”

    周隐庭有些不服气:“如果不是太子妃深藏不露,二叔一定可以拿下凰止衍的首级!”

    “朕让你出手的理由!不要一直重复你的失败!”周尧帝拿起茶盏就砸到了周隐庭身上,一旁的太监总管松了一口气,还好茶是温热的。

    周隐庭沉默了一瞬,沉声开口:“大秦内部已乱,若我们此时攻打大秦一定能令他们元气大伤。可若出兵大秦,就得预防诛凰偷袭,所以……”

    “所以你就想在诛凰搅乱一下浑水,让他们自顾不暇,然后我们就可以安心攻打大秦了?”

    周隐庭沉默,算是默认。

    周尧帝叹气,他刚刚怒极攻心吐了一口血,越来越觉得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还是太年轻啊,三国鼎立三百余年,大秦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朕了解诛凰帝,他决不会因为儿子的死亡而悲痛欲绝自顾不暇,他只会号令所有将领为太子报仇,举兵攻打商周。皆是我们商周两面夹击,那才真是危险。”

    周隐庭皱眉:“性无大师曾有言,天下一定会统一。儿臣不信,眼下三国鼎力的僵局无法打破。”

    想起性无大师的预言,周尧帝眯起眼眸:“那你找到凤翎了吗?”

    周隐庭摇头,凤凰那种存在传中的东西,他去哪里找凤翎?倒是凤族……所以关键还出在梧月桐身上?

    父子两人相顾无言中,就有探子来报,诛凰已经增兵攻打商周。周尧帝视线一厉,来得正好,他又何尝不是等这一日等得太久了呢。

    商周和诛凰打得火热自是不提,叶询带着上官清欢已经到了大秦边境。

    客栈内,两人停下来歇脚。

    “马上就到大秦了,有大秦二皇子的路引,我们在大秦应该没什么问题。”

    上官清欢点点头,还没开口话,门口就引起了骚动。

    三个中年男人一脚将一个少年给踢了进来,中年男人穿着整齐,身上带着镖局的标志。少年身形瘦,穿着破破烂烂,已经被三人打得奄奄一息了。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一脚踩在少年胸口上:“臭子,偷东西偷到我们身上了,你这不是找死吗?”

    “直接打死得了,年纪不学好。”另两个中年人走进来,走过叶询他们这一桌。其中一个看着上官清欢眼神一亮:“哟,这样的野地方还有这么水灵的姑娘呢?”着就准备上手摸上官清欢一把。

    大秦边境的确不是繁荣的地方,因为这里经常发生战争,没有商人愿意定居在这里。只有少数几家本地人,开着几家店,赚着一些亡命之徒的钱。

    活在这样的地方,保命手段第一条就是,不要多管闲事。

    所以在少年被残忍对待的时候没有人出手,上官清欢被调戏,也没有人出手。只是略带同情的目光看着清欢,他旁边的叶询从体型上看就不是这三个中年男人的对手。

    叶询伸手将上官清欢揽进怀里,避开那只伸过来的咸猪手。淡漠的目光看向他们:“不想死就自己滚。”

    叶询在上官清欢面前一直都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哪里像现在这样过,面无表情,眼神带着杀气。所以上官清欢乖乖趴在他怀里,打算交给他处理。反正刚刚那个男的敢摸他一下,那他的手也别想要了。

    “臭子你让谁滚呢?”中年男人完就就一巴掌朝叶询拍过来。叶询一抬手就挡住了中年男人的巴掌,剩下两人很是惊讶,这个相貌不凡的公子莫非深藏不露?

    只有上官清欢看到了,在叶询抬手的那一刻,银针已经刺入男子皮肤。只要刺破一点皮,毒素就可以立马传遍全身。

    中年男人直接倒下,死不瞑目。

    “三弟!”

    其余两人跑过去查看他的情况,发现他从手掌开始黑气往上萦绕,直达胸口毙命。

    “你竟然下毒!”

    叶询揽着上官清欢起身,面色淡然:“我警告过他了,怎么,你们也想试试?”

    叶询出手实在太快,他们都没看到叶询是怎么出手的,人就死了,这令他们非常震撼。所以他们不敢久留,咬牙留下一句狠话就带着尸体走了。

    一时间客栈的气氛有些微妙。

    叶询也不多待,带着上官清欢就离开了。这是师傅教的,对于这种没什么脑子,但人多的敌人,一出手就要用雷霆手段震慑住他们。然后,趁机离开,免得他们寻机会报复。其实梧月桐原话是趁机逃跑,但叶询觉得这话太怂,所以用了离开二字。

    两人走了一段路停下脚步,对视一眼回头,一个少年有些无措的站在那里。

    “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少年揪着衣角:“我我力气很大,我会干很多粗活,可不可以让我跟着你们……我吃得很少……一天一个馒头也可以。”

    上官清欢有些心疼:“一天一个馒头?”她最落魄的时候都没这么惨过。

    少年以为是自己要求多了,声音变了几分:“半……半个也行……吃太少了会没力气干活……”

    “你多大了?”

    “十二。”

    “叫什么名字?”

    “路遥。”

    路遥顺利的跟在了两人身边,成功在下一个客栈吃饱了饭,还有了新衣服。都医者父母心,叶询和上官清欢两人本来就不是心肠硬的人,看到十二岁的路遥心就软了一半了。

    “你慢点吃,不够还有。”

    看着路遥双手齐用将鸡腿往嘴里塞的样子,上官清欢鼻子有些发酸。她五岁失明之后是一个老婆婆收养了她,将她抚养长大还教她简单的医术。如果没有老婆婆,她肯定混得比路遥还惨,毕竟她还双目失明呢。

    叶询没有上官清欢那么感性,只是边和路遥话边转移他的注意力。

    “你是怎么惹到那几个镖头的?”

    路遥咽下口中的东西,声音很低:“我偷他们的钱袋。”

    “那你偷到了吗?”

    “偷到了……”

    “那钱呢?”

    “花光了,给那些乞丐买过冬的衣服了,要是没有这些衣服,他们会冻死的。”

    “可偷窃是不对的,被抓到了会送去官府砍掉双手的。”叶询有些惊讶路遥偷钱的目的,居然是为了给乞丐买衣服,这少年还有良知。

    “可那三个人经常欺负弱,看到漂亮姑娘就调戏,我看不下去才偷他们东西的。”

    上官清欢揉揉路遥脑袋:“没关系,你先吃,这些事吃完再。”

    路遥心翼翼的抬头看了叶询一眼,叶询有些好笑的点头,他这才继续吃起来。不过这次他确定两人没有对他们偷东西的事有反感的样子,吃东西就慢多了。

    “你能在他们三人手中偷东西,证明你手段不低,又怎么会被他们抓住呢?”

    吃完饭,上官清欢给路遥处理伤口,叶询开口询问。

    路遥话出口有些无所谓:“乞丐们有了新衣服,就漏嘴了。”

    只怕是被人出卖了吧?叶询不再开口了,反正他们将路遥带在身边,时间久了就知道了。

    门外响起敲门声,叶询过去开门,是一个神农谷弟子。

    “少谷主。”

    叶询进了大秦就给神农谷弟子传讯了,现在刚到。

    “嗯,大秦境内情况如何?”

    “不太好,神农谷弟子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因为秦鸣帝认为是谷主下毒杀害了汝嫣皇后,找不到谷主就拿神农谷弟子出气。”

    叶询皱眉,谷主还给他续命了呢,他怎么不记得这个人情?

    “可有人受伤?”

    “没有,有二殿下周旋,第五公子派人将弟子提前转移了,所以并没有受伤。”

    “那就好。”

    有了这个前提,二皇子的路引在大秦就不大管用了,所以得靠第五家族的商队进入大秦腹地。还好他提前传讯给了神农谷弟子,不然就是羊入虎口了。

    叶询几人离开之后没多久,就有一队官兵包围了客栈,可惜叶询早就离开了,他们只能扑个空。

    “给我找,只要他们还在大秦,就一定要将人找出来!”

    “是!”

    有第五家族的商队做掩护,叶询很快就到了凤族住址。虽听梧月桐形容过,但亲眼见到这红叶林才叫真的震撼。

    “或许,这片红叶林可以用来做别的东西。”叶询随口了一句,随后一笑。这不过是他一瞬间的想法,因为师傅吩咐过,解完毒之后,这红叶林就得毁掉。师傅什么,他就做什么。

    吃了避毒丸叶询和上官清欢进了红叶林,林内孩子都已经出去成功解毒了,林里只剩下一些大人。时不时可以看到神农谷的弟子在这里忙碌着,给那些人配药解毒。因为个人体质的原因,有些人只能在红叶林待两个时辰便不能再待,必须要第二天才能继续过来。所以他们得抓紧时间给这些人检查身体,然后分析中毒深浅,再拟定解毒方案。

    这是一个浩大吩咐过程,也同样,在叶询来之后他们有了主心骨,也能轻松一点。

    上官清欢看着面前含笑的女子,不由得红了眼眶:“姐姐。”

    “长大了。”上官清月将妹妹揽进怀里,因为她本身中毒的原因,妹妹比她高几分。不管是身高还是寿命,妹妹都比她要好,这就很令人欣慰了。

    “当年我力排众议将你送出去,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是谷主治好了我的眼睛。”

    “我知道,你得喊族长,从她踏进凤族境地那一刻开始,她就是我们凤族的族长。”

    上官清欢看了一下周围,声道:“姐,他们得凤族者得天下,这话是真的吗?”

    上官清月微微一笑:“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到时候?”

    “对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上官清月看着在一旁指挥族人搬东西的第五倨傲,眼神柔和。因为有了这个人,不可能也能变成可能了啊。

    “走吧,带你去认识一下你未来姐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凤归巢:一世独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