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危在旦夕 身份暴露
    商周诛凰平静多年的拉锯战被诛凰帝下令出兵而打破,大秦作壁上观暂避锋芒。欧阳将军继续势如破竹的向商周推进,如战神一般坚不可摧。捷报连连传来,令诛凰帝龙颜大悦。为此,他去皇后宫中的次数也多了起来。

    林贵妃不高兴了,按理说她大哥领的兵与欧阳将军的兵马一样多。在这种建功立业的好时候,凭什么她大哥就得镇守后方,皇后哥哥就可以前线杀敌还得战神称号啊?

    “娘娘,林将军镇守后方不好吗?在前线,一个不小心可是要丢掉性命的。”林贵妃贴身宫女念香眼珠转了转,上前低声安慰。

    林贵妃冷哼:“你懂什么,镇守后方和前线杀敌可不能一概而论。同是大将军,欧阳将军的声望,每年得的赏赐都不是其他人能比的。”

    念香叹口气:“是啊,现在欧阳将军在前线立功,皇上都不来咱们宫中的。那些奴才逢高踩低居然敢嘲讽奴婢了,这可是明目张胆的打咱们贵妃宫脸面啊!”

    林贵妃眯起眼眸,怪不得她觉得这几日吃食都不是最新鲜的,派人去询问他们就说新鲜的得先紧着皇后宫中。那些奴才,多久就忘了当初巴结着她的样子了?皇后有一个强有力的娘家,一个出色的儿子,还有一个懂事的孙子。凭什么什么好处都落在她身上了?

    “其实皇上心中还是念着娘娘的,只不过因为欧阳将军在前线杀敌,所以想抚慰人心罢了。”念香的声音适时响起,带着别样的蛊惑。“如果欧阳将军势微,那位也嚣张不起来啊……”

    势微……林贵妃缓缓一笑,战场上刀剑无眼,欧阳将军出了什么事故也是情有可原不是?皇后,我看你还如何得意!

    ——

    太子府,书房。

    凰止衍面前放着三国所有国土的地图,当然,商周和大秦那边的领土地图只有简单的地名。而诛凰这边地图上面详细介绍了各地明岗暗哨,还有粮草供给点。如果商周各大秦得到了这份地图,那诛凰就危险了。

    这样一份地图,在整个诛凰只有两个人有。一个是皇上,一个就是太子。皇上御书房有暗卫首领森屿守着,旁人不可靠近。凰止衍书房则有无数死士守着,一般人也闯不进来。所以说,那些所谓的去书房偷布防图的说法都是错误的,除非是及其亲近之人,才可以在主人不在的情况下出入书房。

    凰止衍这边,如果他不在,只怕除了梧月桐谁也进不了,萧御和宋子庸都不行。当然,梧月桐也不会行兵打仗,她知道书房乃重地,一般情况她是不会进书房的。

    “看来舅舅打算从大秦浅水领绕过去。”

    看了萧御呈上来的行军图,凰止衍一眼就看出了他舅舅的目的。

    宋子庸不解:“从大秦绕过去,他们能同意吗?”

    凰止衍笑笑:“诛凰与商周还隔着一个忘川河,我们两方兵力才能僵持几百年。可大秦与我们隔着的只有几处险地,他最怕的是诛凰与商周合作,联合吞并大秦。所以,如果我们借道攻打商周,他们应该很乐意。”

    “那我们要不要派萧御哥哥去谈判啊?”宋子庸调侃的看着萧御,太子的生意一向是由他打理,对于谈判他最熟悉不过了。而萧御自白芍离开之后,经常愣在那里沉默,宋子庸就想给他找点事情做。

    宋子庸提议之后,萧御正打算开口,凰止衍却点头了:“我舅舅身边没有那种圆滑之人,与大秦谈判可能会被狠宰一笔。这些都是我们辛苦赚回来的钱,你得负责去将它守住。”

    萧御斜睨着凰止衍,怕他舅舅吃亏他就去呗,干嘛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他还真是世纪好员工,任劳任怨,随传随到还无私奉献,他都要被自己感动哭。

    “那就等着我大秦坑一笔吧。”

    宋子庸笑了:“我现在开始担心他们了。”

    “担心谁?”梧月桐走进来,手中端着托盘,上面放了一个汤盅。

    “太子妃。”宋子庸和萧御忙行礼。

    梧月桐笑他们不用这么多礼,转身将托盘放在小桌子上,打开汤盅就是清香四溢的鸡汤。梧月桐舀了一碗递到凰止衍面前,柔声道:“我让厨房一大早炖的,黎书很喜欢喝,你也尝尝。”

    凰止衍喝了一口,唇齿留香:“加了中药?”

    “一些补药,这段时间你熬得有些晚,多补补。”

    “那黎书……”

    “放心,你的是单独做的。”

    萧御不想待在这里看夫妻两秀恩爱,没好气道:“你们两个意思意思就行了啊,这里还有两个人呢。”

    宋子庸本来在一旁偷笑,闻言忙道:“哎,你别带上我。柒柒最近被我娘拉着学做汤,虽然没有太子妃的手艺,但也不差了。”

    萧御觉得自己受了成吨的伤害,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行行行,我走还不行吗,我现在就出发去大秦。”

    “哎等一下。”梧月桐喊停萧御,道,“我已经让神农谷派十人去前线救援,你若在路上碰到了,替我照应一下。”神农谷出来的人,比普通军医不知道好多少倍。梧月桐此举简直是雪中送炭,而且前线一个不慎就会损失性命,那些人都是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去的。

    “桐儿。”凰止衍也是明白这一点,他怕那些人受到伤害谷中的人会对她这个谷主不满。

    “你放心,他们都是自愿去的。本来想去的人有很多,但我只挑了十个,人太多反而累赘。对了,虽然是我谷中之人,但我也不能保证那些人中有没有敌国暗探,一些机密事件就不用让他们知道了,反正一开始我就对他们说过,这次去前线只是为了救人,其他的什么都别去打听。”

    凰止衍揉揉她脑袋:“你倒是想得周到,就按桐儿说的办吧。”

    “好。”

    待萧御出门之后,凰止衍突然道:“这十个人中有白芍。”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梧月桐特意提了这样一句话,肯定是事出有因的。

    “给他一个惊喜吧,我也不想他们两个继续互相折磨下去。”

    商周与诛凰的交界处,白杨城中。以前白杨城是诛凰兵马驻扎的地方,与商周的交界处。但因为欧阳将军的神勇,诛凰兵马已经前行了一个城,此时这里就变成诛凰后方了。

    白杨城安全之后行商就渐渐多了起来,也越来越有人情味。

    一行十人在客栈歇脚,身上带的药香味可以看出他们都是大夫。就有人好奇询问,问他们这是要去哪里,在得知他们要去前线救人之后,那些人对他们更加友好了。身为诛凰子民,谁不想诛凰最后成为那个一统天下的王者,反正三国鼎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与其被别人吞并成为下一等公民,还不如自己国家成为主人。

    打仗就有死亡,有这么一批大夫参与,又能救活好多人。

    十人中年龄最小的是一个鹅蛋脸的少女,今年十七八岁的样子,选中她除了因为她在神农谷很有天分之外,还因为她机灵懂事,相处起来很舒服。

    “白芍姐姐,为什么你要亲自来啊?”

    “对啊,你不是回山谷闭关的吗?”

    白芍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主人让我带你们一起,我就来了,可能是要我保护你们吧。”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许久才听到外面传来萧御的声音:“你们几个,是去前线的吗?”

    白芍一愣之下猛的回头,正好与萧御目光对上,萧御也愣住了,随后是狂喜:“白芍!”

    其余九人只觉得一阵风刮过来,白芍就一起不见了。刚刚和他们说话的人,也不见了。那他们去哪了呢?白芍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床上的,又是哪里的床,只知道萧御压下来就亲。

    白芍被亲得喘不过气来,忍不住微微推开他,却被萧御恼羞成怒的在脖子里咬了一口,低吼:“你还想推开我!”

    白芍疼得咬牙,差点给他一脚,但看到他通红的眼睛她又心软了。

    “我没有……”

    “没有你还推我!这次你又想跑哪里去!你还想折磨我到什么时候!”萧御一拳锤向床,拳头落在白芍耳边,将白芍未尽之语给堵了回去。

    “我……唔。”萧御不给白芍说话的机会,再次堵住她唇舌。这次就不单单是亲了,还直接上手了。白芍忍了一下没忍住,拍了他脑袋一巴掌把他给拍清醒了。

    “下来!”白芍红着眼睛瞪他,别想仗着脑子不清醒就可以为所欲为。

    萧御乖乖的从她身上下来,看着她坐起来,整理好自己衣服,眼睛眨也不眨。

    “你真的,不想嫁给我吗?”

    白芍系腰带的手一顿,随后抬头:“谁说的。”

    “那你跑什么……”萧御随口接了一句,才反应过来她刚刚说了什么,不由得兴奋抬头,“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嫁给我咯?”

    白芍穿好衣服起身:“我只是需要冷静一下,又没说不嫁给你……”

    此时,客栈里面,九个神农谷弟子窃窃私语。

    “他是谁啊,怎么把白芍姐姐带走了?”

    “不知道,会不会是白芍姐姐男人啊?我看到他们进了外面的院子,那不是客栈厢房吗。”

    “这么快你都看得到?”

    “我只是看到关门了……”

    ……

    良久,白芍和萧御面不改色的走出来。萧御看了几人一眼,道:“跟我走吧,我带你们去前线,不然你们过不去的。”

    几人对视一眼,乖乖的跟在萧御白芍后面。

    到了前线后方,营帐中满是惨烈,断手断脚士兵的哀嚎声不绝于耳,还有羽箭刺入身体,扒箭之时的凄厉,处处皆体现着打仗之凶险。

    神农谷众人面色一变,赶紧下意识的上去帮忙。

    “你这是干什么,他血流尚浅应该用莙叶草啊!”

    “我当然知道用莙叶草,可莙叶草用光了,只能用止血兰了。”

    “止血兰是能用于断肢止血的,你这是大材小用,我这里有莙叶草,我来给他包扎。”

    军医被推开一时没反应过来,之后看他手法老练的处理伤口包扎,这才好奇的抬头看向四周。原来突然冒出了十个生面孔,一来就熟练的救治病患,瞬间给他们解决了人手不足的问题。

    萧御则直接去了主账,面见欧阳扶辰。没想到欧阳扶辰正在包扎手臂,萧御面色一变:“将军,你受伤了?”

    欧阳扶辰摆摆手,不在意道:“小伤,不碍事,你怎么来了。”

    “带了十个神农谷的大夫来给你们帮忙,顺便帮你们去和大秦谈判。”

    欧阳扶辰笑了:“秦鸣帝这个老狐狸还想狮子大开口,我的人已经和他僵持两天了,如今你来了,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有把握?”

    “我要是没有把握,殿下就不会让我来了。”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那谈判一事就交给你了。”

    “定不负所托!”

    ……

    寒雾降下来的那一刻,整个环境都变了。

    梧月桐推开窗看着外面的院子,这样的天气打仗还真是受罪。等天下统一,他们就不用打仗了吧?一眨眼,离除夕只剩下一个月了,有多少家人盼着除夕与自家孩子团聚呢?

    听说萧御与大秦谈判很成功,他靠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许下了一些空头承诺就令对方妥协了,可偏偏对方还觉得是自己赚了,还在洋洋得意。七日前欧阳将军就从大秦绕过去攻打商周后方,如果有消息今日也该传回来了,若偷袭成功,商周这次可真会元气大伤,诛凰接连拿下三个城都没问题。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变冷的缘故,梧月桐觉得自己有些嗜睡,反正此时无事可做,去睡个午觉也挺好的。这样想着,梧月桐就打着哈欠上床睡觉了。

    “娘,这个……”凰黎书跑进来,发现她娘睡得很沉。不过是一个午睡,怎么睡得这么沉?凰黎书给梧月桐按了一下被角,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并吩咐外面的丫鬟没事不要吵她娘,她娘一定又是熬夜看医书了。

    凰黎书拿着一本策论朝书房走去,他有个地方看不太懂所以去问问他爹爹吧。古人的智慧真是不可小觑,写的策论连他都看不懂。

    来到书房,还没进去就听到了凰止衍的声音。

    “你说什么?消息可属实?”

    “千真万确,军营出了叛徒,将军他……快不行了!还有有神农谷的人在,暂时保住了将军的一丝气息,可他们说如果没有神农谷谷主出手,将军一样活不了!”

    凰黎书停下脚步,他知道他娘是神农谷谷主,可前线离诛凰有大半个月的距离,他娘最近脸色不太好,真的可以去吗?

    书房门打开,凰止衍出来正对上凰黎书的目光,不由得放缓了几分脸色:“黎书,你怎么来了?”

    凰黎书跑过去抱住他的腿,仰着脖子看着他:“爹爹,我们去看娘亲吧,娘亲好像有点不太舒服。”

    凰止衍将凰黎书抱起来,对书房里的人道:“你先回去,我会让神农谷主过去的。”

    “是!”

    凰止衍抱着凰黎书,一路朝正仪院走去。

    “爹,娘要去前线了吗?”

    “嗯,去救你大舅公,只有你娘能救得了。”

    “爹,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凰止衍停下脚步:“什么不好的预感?”

    “不知道,就是觉得我娘这次不该出门。”

    两人边说边走已经到正仪院门口了,凰止衍站在原地不动了。军营出了叛徒,那叛徒肯定也知道神农谷主要去救欧阳扶辰。如果在必经之路上伏击,的确很危险。可若是不去,那舅舅必死无疑。欧阳家没了舅舅,就相当于顶梁柱塌了一半。外祖母身体不太好了,舅舅若是出事,只怕外祖母熬不住。

    “爹爹,会保护好你娘的。”

    梧月桐慵懒的躺在软塌上,听了凰止衍的话睡意醒了一大半:“是什么情况?”

    “听说,箭射入了胸口,离心脏只有太近,没有人敢扒箭。神农谷的人用银针封住了舅舅心脉,但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得你出手。”

    “我准备一下,连夜出发。”

    “桐儿……”凰止衍欲言又止。

    “怎么了?”

    凰止衍将自己的猜测说了,梧月桐笑笑:“你若不想我身份暴露,最好不要出手。商周的叛徒只知道你能联系上神农谷主,却不知道我就是谷主。只要我们设置几个障眼法,再利用第五家族的商队,半月之内一定可以到达前线。”

    “我将让风吟跟你一起去。”

    梧月桐正欲拒绝,但见凰止衍一脸坚持的表情,只好点头同意。

    一直插不上话的凰黎书忍不住开口了:“娘,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要找个大夫看看?”

    梧月桐被她逗笑了:“找什么大夫,你娘我就是最好的大夫。”说完就给自己把了一下脉,视线微微一变,却是转瞬即逝,随后面色无常道,“就是经常熬夜有些气血两亏,没大事。”

    “那就好。”

    凰止衍早就下去准备了,凰黎书还达不到娘亲一个眼神他就知道什么意思的程度,所以没有捕捉到她一闪而逝的变化。

    欧阳扶辰危在旦夕,商住虎视眈眈,幸好齐将军的援兵及时赶到,这才没有令商周讨到便宜。

    主帐层层重兵把手,齐谦掀开帐帘走进来,在门口停了一下,卸掉一身寒气这才走进去。

    主账里面早就围城了两部分,一部分用轻纱隔开,可以看到里面躺着的欧阳扶辰。周围四角放着香炉,里面的香料有些刺鼻,此时却没人顾忌得了这么多。几个神农谷的弟子此时蒙着面纱在里面忙活的,有的捧着医书在小声讨论,有的在看炉子里煎的药材。除了他们,所有人都得在轻纱外面,不能靠近。

    “齐将军。”

    萧御和齐谦打招呼,还好他赶来了,为欧阳将军争取了营救的时间。齐谦点点头。面色凝重:“情况如何?”欧阳将军不单单是一个将领,他同时还是诛凰士兵们的偶像,他们的信仰。如果诛凰士兵们的信仰倒塌了,那他们真的要打一场及其艰难的帐了。

    自古以来,叛徒最是令人恨之入骨。同是诛凰子民,居然为了一点小利益去出卖自己国家的将军,这种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不太好。”

    齐谦心中一沉,欧阳扶辰躺在那里,胸口的箭还插着呢,没有人敢拔。

    “叛徒呢?”

    “几位都尉正在找,很有可能是高层将领。”

    欧阳扶辰身边的高层将领都是与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越是如此,背叛才越是显得愤怒。

    梧月桐一路来到前线,觉得分外诡异,为什么会这么顺利就过来了?如果叛徒是商周的,那不应该不遗余力的阻拦她吗?

    不管怎么说,既然来了前线,事不宜迟,先救人再说。

    一路来到主帐,那些人没见过梧月桐,正欲阻拦。风吟拿出太子令牌,那些人忙让开路让梧月桐放进去。

    “谷主!”

    神农谷的弟子真的是大松一口气,谷主来了,他们终于不用担惊受怕了。

    梧月桐一言不发走到欧阳扶辰面前查看他的情况,棘手程度连她都皱眉。

    “白芍,清场。”

    “所有人都出去,萱萱留下。”

    萱萱就是那个年级最小,医术却是众人中最高的女孩子。其他人没有异议,神农谷的人还将那些惊疑不定的将领们带了出去。他们是知道梧月桐的啊,那不是太子妃吗,难道太子妃就是神农谷谷主!

    主帐外众人心急如焚的等待着,主帐里面却很安静。白芍将一些东西消毒,熟练的将东西准备好。梧月桐刚将手消毒,现在欧阳扶辰面前吐了一口气。

    随后拿起及枚金针,缓缓插入欧阳扶辰胸口。插针的过程相当缓慢,看得萱萱很是紧张。这是她第一次亲眼见谷主动手救人,她知道自己留下来是为了打下手帮忙的,所以一刻都不敢马虎。

    也不知过了多久,五枚金针才稳稳的插在欧阳扶辰胸口,那一刻,他的呼吸都变得微不可闻。

    梧月桐拿起一旁别致的小刀,缓缓隔开箭羽旁边的腐肉。萱萱惊奇的发现,居然没有多少血迹流出来。

    看来是那几枚金针起了作用,真的是太神奇了。

    因为箭羽留在体内太久,周围的肉已经腐坏,隔开就是一股恶臭。梧月桐面色一边,偏头在一旁干呕起来。

    “主子?”白芍惊讶,以前主子处理尸体都面不改色的,现在是怎么了?

    梧月桐摆摆手,表示自己不碍事。勉强压下腹中不适,梧月桐戴上口罩继续清除腐肉。直到深红色的血流出来,梧月桐才放下刀,对白芍一点头。

    白芍伸手,快速的将箭拔了出来。主仆二人配合得天衣无缝,萱萱只在一旁递过几次毛巾和药粉,这让她不由得有些挫败。

    不过看着拔下金针后欧阳扶辰呼吸渐渐平稳,萱萱对谷主的崇拜那是不可言表了。

    “照顾好他,十二个时辰内别让任何人靠近,如果发热记得告诉我。”

    “是。”

    梧月桐脸色有些苍白,但还是强撑着洗干净手,这才由白芍扶着走了出去。

    一出去就对上众人眼巴巴的目光,梧月桐被寒风吹了一下清醒了不少,对上众人目光不由得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只要渡过这十二个时辰,就没有生命危险了。”

    众人大松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突然来了希望,这可比天降甘霖还要令人高兴。

    “桐儿,你脸色怎如此难看?”

    经过齐谦提醒,众人才发现梧月桐脸色难看得不行。白芍更是惊讶,刚刚在帐篷里视线有些不清楚,出来才发现脸色比在里面白多了。

    “没关系,只是有些耗神……”梧月桐说完就眼前一黑晕倒了,白芍忙扶住她着急的看向齐谦。齐谦指着一个帐篷示意白芍将她抱进去,这里有这么多大夫,随便一个人都能给她看看。

    白芍把完脉之后大惊,忍不住看向风吟。

    “你们是怎么赶路的?”

    “骑马……”

    “……”白芍又气又急,看向梧月桐苍白的脸又很心疼。咬了咬唇,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留下一句她去煎药就出去了。主子什么都不说,她就得将话嚼碎了放心里。

    萧御忙追出去:“太子妃怎么了?”

    白芍看了他一眼:“没什么,你别问了。”

    “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能说?”萧御要被急死了,拉着白芍手腕不让她走。

    白芍眼眶红红:“主子受了这么大的苦什么都没说,这话就不能从我嘴里说出来!我去给主子熬药,让她能好受一点!”

    帐篷内,众人被白芍的举动弄得紧张起来,神农谷众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人悄悄走过去给梧月桐把脉,之后面色一变。

    齐谦皱眉:“究竟怎么回事!说!”

    被齐谦一吓,那人忍不住抖了一下,最后哆哆嗦嗦的开口:“我只摸出谷主身体很虚弱……其他的还得仔细查看才知道。”不能说,打死都不能说!

    他们会医术的讳莫如深,不会医术的干着急,又不能让军医进来给梧月桐把脉,毕竟她是太子妃,出现在军营已经是特殊情况了,要是军医给把脉那影响多不好。齐谦只能细细询问风吟,这一路上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其实他问风吟也没用,梧月桐毕竟是风吟的主子,还是女主人。梧月桐如果要支开他,很轻而易举。

    到了晚上,梧月桐才醒过来,偏头就看到白芍坐在一边发呆。

    “将军情况如何?”

    白芍哄着眼泪瞪她:“你怎么不问你自己情况如何?”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有数,别让我白付出那么多,快告诉我将军情况如何?”

    “没有发热,放心吧,商周那边也没什么动静。”

    “莫非,叛徒不是出自商周?”梧月桐疑惑,如果是她,一定会趁此机会进攻,让叛徒里应外合,趁这欧阳将军情况危急,趁火打劫才对啊。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叛徒是诛凰国内人员,他的目的是让欧阳扶辰出事,但不想做亡国奴。诛凰国内,谁会对欧阳扶辰恨之入骨呢?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身体有多糟糕!一定要我给你一针你才知道休息是不是!这是你该想的事吗!”白芍见梧月桐还在思考叛徒的事,就气不打一处来。也不顾主仆尊卑了,站起来就训她。

    梧月桐苦笑:“白芍,欧阳将军是诛凰将士心中的信仰,他不能有事的。”

    白芍又如何不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可梧月桐为了救他,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吧。

    最后白芍什么都没说,神农谷的人也被勒令谁都不许说出去。白芍只是心疼梧月桐,不是不知道分寸。

    欧阳扶辰觉得自己这一觉睡得有点久,醒来不知道今夕是何夕,第一个感觉就是饿,好像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也的确是如此,自他昏迷以来,每日喝的都是特质的营养汤液,让他不至于没等到梧月桐到来就被活活饿死。

    将军的苏醒是令人兴奋的,这就证明他渡过了危险期,接下来只需要好好将养即可。不愧是神农谷谷主,不愧是太子妃。

    欧阳扶辰渡过危险期了,梧月桐就准备离开了,这次她不用赶时间,可以雇一辆马车慢慢走。白芍寸步不离的跟着梧月桐,风吟和萧御则护着马车。

    梧月桐靠在软枕上闭目养神,白芍给她盖上披风。这次回去,可就直接过除夕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什么?”

    “我的身份没有瞒住。”当时情况紧急,再加上自己身体的原因,她没来得及多想。只想着救活欧阳扶辰,自己的付出才没有白费。可这样一出之后,她是神农谷谷主的事就暴露了,大秦秦鸣帝可是将汝嫣皇后的死安在她头上的。她是诛凰太子妃的身份一旦暴露,那秦鸣帝会不会借机出兵呢?

    “萧御及时抑制了此事的散播,除了几个将领,没有人知道,你就放心吧。”

    “那就好。”

    不过梧月桐的心,终究没有放下来。当大批官兵将他们包围的时候,梧月桐很想把梧月槿拉出来鞭尸。不止梧月槿,还有凰景行。究竟是什么样的脑子,才可以为了私仇将自己国家机密出卖给敌国太子?让他们在自己国家出入,如入无人之境?

    看着白芍嘴角吐血的躺在萧御怀里,梧月桐叹气:“放了他们,我跟你走。”

    周隐庭挑眉:“那我为何不全抓回去?”

    “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就应该明白我的能力,一旦我想同归于尽,这里的人一个都走不掉。”

    周隐庭笑笑,他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抓梧月桐,身为诛凰太子妃还是神农谷谷主,这个身份实在是太吸引人了。风吟白芍和萧御姒鸾,抓起来没用。为了少损失一点兵马,他还是放这几人走吧。

    “主子!”白芍之前被周隐庭打伤,此时心脉受损,一说话就吐血。风吟被浅影牵制住,根本脱不了身。可若让他们眼睁睁将梧月桐抓走,他们宁愿同归于尽。

    可梧月桐不觉得啊,这些人都是大好青年,干嘛要白白将命交代在这里。而且周隐庭抓她是因为她神农谷谷主的身份,能够妙手回春华佗在世的医术。她利用价值这么大,周隐庭才不舍得杀她。只要不杀她,那就一切都还有希望不是?

    所以梧月桐朝几人摇了摇头,让他们稍安勿躁,不许拼命。

    周隐庭直接让人将马车拉走了,梧月桐靠在软塌上休息。她得先将自己的身体修养好,才能面对未知的危险。

    商周和诛凰正在打仗,可周隐庭不知道是用什么办法才穿过大秦堵住梧月桐的。马车行了半月,到了商周京城。

    上一次来商周还是三年前,为了阿衍体内的蛊。这一次却是坐马车过来的,嗯,这样一比较好像她待遇还好了几分。

    马车直接进了太子府,太子妃辞安然闻声走出来,看到马车内出来的人为微微一愣。一开始,她还以为又是周隐庭哪位红颜知己,反正这些年后院的姑娘已经不少了。但梧月桐通身的气质让她下意识打消了自己的想法,这样的姑娘怎么会愿意做别人的妾室呢?

    “安然,将她安排在紫苑,没有孤的允许,谁都不许去探望。”

    紫苑?辞安然有些惊讶,那是太子府禁地,除了周隐庭谁都不能进去的。惊讶归惊讶,她也没什么兴趣知道原因。从善如流的下去安排了,只是有些疑惑,这位姑娘好像有些面熟。

    紫苑很漂亮,一进去就是一大片紫竹林。一个丫鬟上前蒙住梧月桐眼睛,带着她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眼睛上的纱布被拿掉,眼前出现了房屋。房屋面前是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蜿蜒婉转,曲曲折折。小路旁边应该种着一些花,但此时是冬天,前几日落了一场大雪,入目皆白雪皑皑。

    周隐庭与她并肩而立,淡淡道:“我会派两个丫鬟伺候你,需要什么尽管提。不过这四面环绕的紫竹林遍布机关,你若不想死,最好还是别乱闯。”

    梧月桐转身看着身后的紫竹林,的确看不清走出去的路。所以她满意的点头:“放心,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你可以一直不客气下去。”

    梧月桐没有接他的话,只是进了屋子。里面的家具虽简单,但一应俱全。衣柜空空,一副没有人住过的痕迹。梧月桐随意走了走查看了一番,确定没有漏过一处地方之后才坐下来。屋子的确没有动过手脚,也不知道周隐庭是不屑还是觉得动手脚瞒不过她的眼睛所以干脆不浪费那个功夫。

    梧月桐视线看向屏风后面,发现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中的女子很年轻,雍容华贵,气质不凡。

    门被敲了两下,两个丫鬟抬着桶走进来,将热水倒在浴桶上对梧月桐坐了一个请的姿势。

    梧月桐挑眉,当着两人的面抬手宽衣解带。再解到里子带子的时候,梧月桐停了下来,准确无误的看向房梁上面:“眼睛不想要了?”

    若不是那一瞬间眼神变化,梧月桐还真没发现上面什么时候趴了个人。两个丫鬟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看着房梁:“出去。”一道黑影这才速度极快的走了出去。梧月桐却不再脱衣服了,只是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这叫我如何放心?”

    “姑娘何必为难我们,他会趴在房顶上是为了防止姑娘将自己身上的东西藏起来罢了。”

    “那后来为什么不出去?”

    两人没有说话,如果他们是男人,他们也舍不得出去。因为梧月桐,真的是太漂亮了。不管是身材还是气质。都是没得挑的。

    梧月桐冷笑,当着两人的面脱掉衣服进了浴桶。其中一人将梧月桐身上的东西都收起来,就连头上的簪子都不放过。等梧月桐洗干净了,这才给她新衣服和首饰。毕竟眼前这位可是神农谷谷主啊,谁知道她身上会有什么毒药之类的东西。

    显然她们没给梧月桐机会,将她全身穿戴都换了新的之后,这才给她送来吃的。两荤两素一汤,菜色清亮,搭配得很好,看起来很有食欲。

    梧月桐吃了第一口就尝出来里面放了软骨散,这种程度的软骨散只会把人变成娇滴滴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所以梧月桐面不改色的咽下去,她可不想因为不配合被绑起来。

    太子殿下离开一趟,带回来一个姑娘,还住进了紫苑的消息,不用多久就传遍了太子府。主要是梧月桐在太子府二门下的马车,有不少下人都看到了。这位姑娘漂亮极了,比起琳琅姑娘丝毫不逊色。琳琅姑娘是谁?她是商周第一花魁,第一美人,和这位姑娘比起来居然还逊色了几分,可想而知有多漂亮了。

    太子府的女人多,太子妃只要不冒犯到她的头上她就不大会管她们。所以这么多女人大多都聚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说说闲话。

    之所以提到琳琅姑娘是因为她此时也是这群女人中的一员,彼时她还是一个自命清高的花魁,最后还不是败在了周隐庭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