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除夕月夜独一人
    “要我说啊,这世上就没有比琳琅姑娘更好看的人,那些下人说不定是夸大其词噢~”一位紫衣美人捧着手中的茶杯,凤眼微挑之间满是风情。她是太子最宠爱的美妾之一,人如其名,名叫紫烟。

    “那可不一定,没听说都住进紫苑了吗?想当初琳琅想去紫苑看看,却被殿下一口回绝了,毫不留情呢。对吧琳琅?”粉衣美人就是见不得琳琅一副目下无尘的样子,若真的不在意这些又何必委身殿下,成为太子府众多美妾中一员呢。

    被众人或明或暗嘲讽的琳琅着一袭白衣,白衣花纹繁复,裙角点缀着几点栩栩如生的红梅,在这样的冬日显得格外好看。再加上她清冷无尘的气质,越发衬得旁人黯然失色。此时她修长的手指握住紫砂茶杯,虽面不改色,但紧绷的手指还是泄露了自己的内心。

    “诸位姐姐这么关心那位姑娘,不如亲自去问问殿下。反正你们都是殿下心尖上的人儿,殿下一定不会拒绝的。”

    琳琅一句话堵住了所有人,要论心尖上的人谁比得过琳琅,可殿下对琳琅也不是千依百顺。其实她们这些人伺候周隐庭长长短短也有四五年了,可这个男人虽然喜欢美色,但对她们向来无心,谁都看不出他的心在哪里。不像诛凰太子,只爱太子妃一人,多少人羡慕嫉妒恨。

    到了晚上,周隐庭在琳琅房里用膳。琳琅体贴的给他布菜,周隐庭放下筷子,道:“你与阮玉性子最好,以后多去紫苑走走,但要心,经她手碰过的东西不要接触。”

    琳琅微愣,微微垂头:“殿下不是不让妾身进紫苑吗。”

    周隐庭笑了,将琳琅拉到怀里:“还对此事耿耿于怀呢,紫苑的确是禁地,但紫竹林外面还是可以进去的。我要你试图与她成为朋友,最好能取得她的信任。”

    “殿下怎么说,妾身就怎么做。”

    “孤最喜欢你这种乖巧听话的样子。”周隐庭说完在琳琅脸上亲了一口,后者依偎到他怀里,也没有看到周隐庭深情的表情下毫无情绪的双眸。

    翌日一早,梧月桐推开窗户,看着外面白雪皑皑一片,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从紫竹林中走出四个人,这四人就像是凭空出现一般,根本看不到来的路线。这就是阵法的原因了,梧月桐微微挑眉,看着这明显是两主两仆的组合。

    琳琅和阮玉看到梧月桐也惊了,此时梧月桐不施粉黛,脸色微微苍白,表情淡然的看着她们。她们却觉得自己精心打扮在这样清水出芙蓉的样貌中黯然失色,真的是人外有人。

    琳琅最先收起自己的情绪,面色淡然的走过来:“快除夕了,殿下让我来给妹妹送点东西,除夕夜宴,希望妹妹能出席。”

    梧月桐笑了:“出席?以什么身份出席?难道你们的殿下不知道,我是被他软禁的吗?还有,我没有你这样的姐姐,别一口一个妹妹的喊我。”

    阮玉眼珠转了转,将托盘上的衣服拿起来给梧月桐看,道:“你看,这是当下最时新的料子,一般人还买不到呢。就连太子府都只买到了一匹,除了太子妃只给你做了一身衣服呢。姑娘,既然进了太子府就好好呆着吧,太子殿下可好了。”

    “我好好的诛凰太子妃不做,乖乖在你们这做妾?是你傻还是我傻?”

    琳琅和阮玉彻底愣住了,她们一开始还以为是某位大家姐,被太子看上,所以想办法给软禁起来了呢。没想到,是诛凰太子妃。有诛凰太子的珠玉在前,能看上商周太子才奇怪了。

    阮玉有些气馁,亏她一开始还和殿下打包票说一定会取得她信任呢。

    “行了,我也不为难你们,东西放下,你们可以走了。”不过是周隐庭的姬妾,她也不会把气撒在她们身上。

    琳琅却走到一旁的几上,看着上面还没开封的棋盘:“反正无聊,不如下了一盘棋我再走?”

    梧月桐有些奇怪的看着琳琅,这姑娘初见还是清清冷冷的样子,怎么是她看错了吗,其实这姑娘是个自来熟?她都这么明显的赶她们走了,还要留下来下棋?

    不等梧月桐回答,琳琅自顾自的拿出三枚白子放在了棋盘上,最后拿出一枚黑子放在了其中一枚白子旁边。

    梧月桐突然改变了主意:“行啊,既然周隐庭让你们来陪我解闷,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说完就走到几旁边坐下,两人一黑子一白子就这样对弈起来。

    阮玉觉得看她们下棋太无聊,就自己去外面看风景了,这紫竹林的风光可不是经常可以见的。

    其实只要仔细看,两人下的根本就不是棋局,倒像是在胡乱下子。两人下子都不带犹豫的,排列得也很没有规矩。但有一点,之前下的三枚黑子仿佛是一个范围,其他子无论怎么下都围绕这这三子下。

    良久,梧月桐放下棋子,神情轻松了几分:“你棋艺倒是不错,如此妙人,在太子府做妾,可惜了。”

    琳琅难得露出笑颜:“是我心甘情愿的。”

    “你若没事,经常来陪我下下棋?”

    “我的荣幸。”

    阮玉和琳琅走后,立马有暗卫将两人的对话说给了周隐庭听。他们这些暗卫十二时辰监视紫苑,除了进房间亲眼看着,基本里面说什么做什么他们都知道。周隐庭又何尝不想让暗卫进屋子里监视呢,只是梧月桐警觉性太高,免得引起她的反感让她不顾一切反扑。那就得不偿失了。

    “还是琳琅够聪明啊。”周隐庭很满意。

    很快便到了除夕,嫁给凰止衍之后,每年除夕梧月桐都陪在他身边,这是她第一次离开。梧月桐叹口气,思念逐渐蔓延。推开门走出去,外面依旧银装素裹,一片白雪皑皑。

    紫竹林依旧挺直,坚韧不拔的立在那里,看不到尽头。

    梧月桐裹紧身上的披风,慢悠悠赏起风景起来。

    紫苑里面早就挂起了灯笼,也不用怕看不到路。

    初来紫苑梧月桐抱着被软禁的愤懑之情,所以没那个心思去看风景。如今除夕夜独自一人,但也惬意。

    软靴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雪白的地面上,留下梧月桐一串脚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