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禁地地牢遇前辈
    梧月桐都觉得走累了,紫竹林还没有尽头。它就像一片天然的围墙,将紫苑牢牢保护起来。梧月桐粗略看过,这里只有七八间屋子。其中一间带着锁,梧月桐一靠近那间屋子就发现周围的气息重了几分。所以那间屋子究竟有什么秘密,梧月桐暂时无从得知了。

    视线中出现一块大石头,梧月桐上去坐着歇歇脚。她产之后的身子还没有养好,在这里还被下了软骨散更加没有力气了。没错,她产了。当时在诛凰查出有了身孕,为了救欧阳扶辰她根本就不顾忌自己的身体,在路上就产了。还好她身子底子好,没有大出血。此事白芍回去,阿衍应该也会知道了。他们夫妻二人,总是过多波折。

    梧月桐觉得有些头晕,扶了石头一下准备起身,却一下子不知道按到了那个活动的东西,脚下一空就掉了下去。好在底下并不高。不然这么高摔下来不死也残。

    可她掉下来之后上面就自动闭合了,现在入目处一片漆黑。

    梧月桐坐在地上缓了缓,取下头上的簪子握在手中。待视线逐渐适应了黑暗,依稀能够看出这里是个地道。墙壁摸起来很干燥,而且有好些年头了。

    梧月桐不想在这么黑暗的地方一直待着,所以她贴着墙壁缓慢前行。

    安静的地方容易让人恐惧,再加上此时伸手不见五指,梧月桐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但既然已经决定往前走了,梧月桐就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走下去。

    也不知道走了有多久,在梧月桐力气将要耗尽的时候,她听到了水声。滴滴答答的水声虽然轻微,但在这么安静的地方听起来特别清晰。而且有水声,就证明有出口。

    梧月桐松了一口气,朝水声继续前进。又走了几百步,开始有了光线。梧月桐更加谨慎的走过去,转过弯之后视线豁然开朗。这里是一处地牢,墙壁上放着燃烧的蜡烛。地牢中的牢具应有尽有,看起来及其触目惊心。

    而此时在一个绞刑架子上,挂着一个人。那人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上面是血迹斑斑,红红暗暗一看就是新血加旧血。长发凌乱的披在身上,微微垂着头。从他破布衣服露出的身材上,可以看出是一个男人。

    绞刑架前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残羹剩饭,不过看得出都是大鱼大肉。打翻的酒壶散发着酒香,是上好的梨花白。如果这些是那个犯人的伙食,那那个犯人伙食还挺好?

    梧月桐打量着这个地牢,顺利找到了水源,是顺着墙壁留下来的,地上有一个池积水。而在池子旁边开着的白色花,让梧月桐又惊又喜。

    “水玲珑!”

    水玲珑可比龙舌兰还要珍贵,如果说龙舌兰是解毒圣品的话,那这水玲珑就是毒草中的王者,只要沾上一点它的汁液,皮肤就会开始腐烂,堪比二十一世纪的硫酸!神农笔录有记载,水玲珑乃无解之毒。除非在服用之后立马服下龙舌兰,才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活下去,否则过了一刻钟就回天乏术了。

    这些白色花密密麻麻的开在那里,一眼望去有上百朵。其实这种花看起来挺渗人的,毕竟它花蕊顶端似红非红跟蜘蛛趴在那里一眼,但在梧月桐眼里看来,怎么看怎么可爱。

    梧月桐再次打量了一下地牢,除了挂在上面的人,里面没有一个活人。这样想着,梧月桐就从洞里爬了出来,真的是爬出来。因为这个洞口越到后面越,好像是有人故意封住了一样。

    好不容易从洞口出来,梧月桐身上已经变得脏兮兮的了。不过她并不在意,她视线已经全部投注到水玲珑身上了。

    就在她准备走过去采摘之时,突然有人说话了。

    “我劝你还是别过去,靠近的人都变成枯骨了。”

    梧月桐停下脚步回头,就见说话的是那个挂着的人。听声音还是一个中年男人,还很年轻。

    “你知道他们都是怎么死的吗?”

    “不知道,反正我知道,那些花碰不到。”

    “你就不好奇,我是谁?”

    “你是谁与我何干?”

    “那我死与不死,又与你何干?”

    中年男人沉默了一下,突然笑了:“好吧我承认,我太无聊了,好不容易出现个活人可以和我一起聊聊天,所以不想你白白送死。”

    梧月桐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走向水玲珑。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水玲珑,因为它是神农笔录中排名第一的毒药。她很早以前就想见识一下,这种大范围杀伤的毒药了。没想到在这样差的环境,居然发现了上百朵。

    “唉,我说你姑娘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不怕死呢?”中年男人见梧月桐不听劝,忍不住感叹,“看你衣着也不差,有大好的时光,可别一不心留在这里陪我这个糟老头子了。”他现在胡子邋遢,可糟老头子没什么区别了。

    “那你为什么被关在这里啊?”梧月桐便采水玲珑,边随口问。

    “这么说吧,我叫宋进言,姑娘认识我吗?”

    梧月桐手一蹲,猛的起身回头:“宋进言!你是宋子庸的叔叔!”

    “子庸……”宋进言语气有些怀念,“十五年了,那孩子应该成亲了吧?”

    在十五年前的诛凰,宋进言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他所有文人墨客崇拜的对象,他的策论太子府书房还放着好几篇,都是凰止衍要求凰黎书背诵的。十五年前的诛凰,武有欧阳扶辰,文有宋进言。这里的武不是指武功,而是排兵布阵。文也不是说文弱书生,宋进言武功也是不错的,只不过他的学识让人忽略了他的身手。

    宋进言十五年前就失踪了,那个时候他才十七岁,没想到被囚禁在这里?

    “知道子庸你也是诛凰人?”

    梧月桐有些难受,他们诛凰的大才子居然被商周囚禁十五年,杳无音讯。宋家一直都以为宋进言死了,都不敢在太傅年前提起这个名字。

    “我是诛凰太子妃。”

    “太子妃……止衍那孩子时候看着挺机灵的,怎么长大了还把自己媳妇弄丢了。”

    梧月桐难受的心情因为他的话消散了几分,这人被囚禁十五年还是这么豁达,还真是难得。

    “前辈,您怎么会被囚禁十五年?”

    “当时年轻不懂事,有些骄傲自负,自觉谁都不是对手。奈何被周尧帝摆了一道,他想我归顺于他,我不愿意,他就把我囚禁了。一有难题就过来求救我,我不说就对我动刑,我都习惯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