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通敌叛国逃不掉
    “前辈放心,我这就救你下来。”梧月桐说完就想上前,可体内软骨散的药效却让她软软的坐了下去。

    宋进言摇摇头:“你先把你自己顾好吧,锁住我的铁链是千年玄冰铁。我都挣脱不开,看你手脚我不是习武之人,就更不可能了。”

    梧月桐休息了一下,有了几分力气,她抬头笑笑:“谁说铁链一定要用武功挣脱了。”她起身挑了一个碗,将水玲珑摘下来放在碗里捣碎,这个动作就花光了她所有力气,她只能捣一下,休息一会儿。

    将碗中水玲珑全部捣碎之后,她就上前将碗中的汁液全部涂抹在铁链上。刚一抹上去,铁链就发出滋啦的声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蚀着。

    宋进言很是惊讶:“那些白色的花竟然还有这作用?”

    “那当然,水玲珑作为排名第一的毒药,腐蚀铁链算什么。”梧月桐也庆幸今夜是除夕,周尧帝不会过来,她有足够的时间将铁链腐蚀掉。但她的失踪一定能令那些暗卫警惕,她还是得加快速度。

    铁链被腐蚀之后宋进言就轻松挣脱了剩下的,卸掉厚重的铁链他觉得自己瞬间轻松不少。

    宋进言看着梧月桐,面带笑意:“走,我带你逃出去。”

    “不行,”梧月桐摇头,“我来这里是有任务的,暂时还没找到我想要的东西,还不行离开。”再说外面守卫重重,宋进言一个人逃出去都有些困难,更何况带着浑身无力的梧月桐呢?

    “你想找什么?”

    “嘉峪关兵力布防图。”嘉峪关是商周的后门,一旦被打开,就会被两面夹击。凰止衍已经策划两年了,他的私兵也已经整装待发。只要拿到商周嘉峪关布防图,那诛凰就可以一举躲下他三个洲。当然,前提是诛凰帝不会追究凰止衍私自养兵之嫌。

    而诛凰帝什么情况下会不追究呢,那就是朝中再没有一句反对的声音,诛凰除了凰止衍没有任何人能担任太子之位的情况下,所以在梧月桐出发去了前线,凰止衍就对凰景行出手了。

    第一个爆发的事件是欧阳将军被人暗算,身受重伤陷入昏迷。而始作俑者居然是他身边的副将,他将他们的情况卖给了商周,导致欧阳将军遇袭生死未卜。诛凰帝震怒,下令彻查,居然查来查去查到了身边人身上。

    诛凰帝怒不可遏,一巴掌将林贵妃打在了地上。

    “看来朕平日是太宠你了,将你宠得不知天高地厚!现在是诛凰与商周对战的关键时刻,你居然还耍女人手段!通敌叛国,诛九族都不为过!”

    林贵妃慌了,抱着诛凰帝的腿直哭,说自己是听了宫女念香的挑唆,这不是他的本意。

    诛凰帝很想一脚将她踹开,但到底是自己宠爱了多年的女人,事到临头还是有些舍不得,只是恨铁不成钢道:“愚蠢,你那个宫女是商周太子派来的人,她自然不遗余力挑唆与你!这些年,你听她的挑唆都干了多少错事,现在皆列举在朕案前呢!要不是还需要你哥哥保家卫国,朕一定诛你九族!”

    贴身宫女是别国的奸细,林贵妃想想都后怕,她只能声泪俱下的将事情推到念香身上。极力表现自己的无辜。可是以往都会吃这一套的诛凰帝这次是真的生气,毕竟欧阳扶辰若是死了,对诛凰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她将林贵妃软禁起来,如果欧阳将军死了,就让她陪葬。

    凰景行也觉得自己母妃这些年过得太好安逸了,居然敢去通敌。要知道诛凰也有她儿子一部分,她去通敌这不是把她儿子往火坑里推吗?可林贵妃毕竟是他的母妃,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陪葬。她只能跪在御书房前,求父皇收回成命。

    可不等众人感动凰景行救母情深的事件,第二件事又爆出来了。这件事是直接从百姓嘴里爆出来的,不知道是谁腾写了一份奏折细细的贴在了墙上,供过往路人观看。上面详细列举了哪一年哪一月,凰景行做了什么坏事。比如收服不了的官员就各种利益诱惑,诱惑不了就拿家人威胁。有的官员宁死不屈,凰景行还害了全家老口的性命。同时,梧月槿当初和周隐庭合作,居然是凰景行授意的,这证词来自二皇子府的一个丫鬟口中,据说是她亲耳听到的。之后这个丫鬟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灭口了。

    凰景行真的想仰天喷出一口老血,这些东西真真假假,半真半假的掺杂着让百姓们都以为是真的。再加上林贵妃通敌叛国是实捶,他们的战神欧阳将军生死未卜,百姓们群情激愤,民怒到了空前高度。有不少百姓都跑去二皇子府前扔臭鸡蛋,烂叶子,一旦被抓住了他们就大喊二皇子鱼肉百姓是实捶,实在不堪做诛凰的皇子。

    这令二皇子府的人不敢轻举妄动,只好闭门谢客,连门都不敢出了。

    同时热闹的还有朝堂,每日上朝都吵得不可开交,那架势大有撸袖子上去打人的冲动。

    诛凰帝握着龙椅扶手,缓缓用力。看着下面负手而立的凰止衍,越看越陌生。他这一连串的雷霆手段简直令他防不胜防,前有林贵妃通敌,后有二皇子残害官员。如果这种时候他选择息事宁人继续包庇,那那些百姓臭鸡蛋能砸到宫门口来。

    真是他的好儿子啊,真的是……诛凰帝看着下面的凰鹤君,凰幽南,凰恒昔。他们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就连年龄最的凰恒昔,如今也成家立业了啊。都长大了,他的儿子们都长大了,都开始逼迫他了……

    “噗……”诛凰帝一口献血喷出来,底下争论不休的官员戛然而止,都惊疑不定的看着上座的诛凰帝。诛凰帝抬手,模糊的想抓住点什么,又什么都抓不住,最后只能软软的到了下去。

    “皇上!”

    “父皇!”

    凰止衍站在原地,看着那些人冲上去,或真或假的扶着诛凰帝,只觉得无比讽刺。这个时候吐血昏迷,那关于林贵妃和凰景行的决定,只能等他醒了之后才能做了呢。真是一个好父皇啊,这种时候都不忘为了自己最爱的儿子着想!

    “来人,传太医。”良久,凰止衍听到了自己冷静的声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