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囚禁皇府大势去
    皇帝吐血昏迷,太子监国,凰景行也被软禁在二皇子府,由重兵把守。而此时,梧月桐还没到前线。

    凰止衍又让人密切注意林家动向,一旦有人给前线林家军报信,就半路将信件截回来。因为谁也不知道,林家军会不会因为林贵妃与二皇子的软禁,而出现暴动。林家军虽然负责镇守国内,但好歹有着十五万大军。欧阳将军生死未卜,此时军心绝不能涣散。

    如此过了半月,凰止衍收到两封密信。一封是欧阳将军平安度过危险期的消息,一封是周隐庭突破诛凰防线,挟持梧月桐去了商周。

    “殿下,这一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修复当初被梧月槿出卖掉的情报。可是现在看来,周隐庭所掌握的比我们所想象的还要多。”

    宋子庸皱眉,周隐庭掳走太子妃,除了她神农谷主身份之外,还因为她是诛凰太子妃。但太子府的暗探传来消息,周隐庭并没有向外扩散诛凰太子妃在他手里的消息,这和他以往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同。

    凰止衍静静看着面前两封密信,随后决定去二皇子府一趟。宋子庸有些惊讶,这种时候凰止衍不是应该担心梧月桐,然后想尽办法把她救出来吗?

    宋子庸跟着凰止衍来到二皇子府,门口禁卫军恭敬让行。如今皇上昏迷,太子监国。太子殿下的权力如同皇上,他们自然不敢怠慢。

    平日热闹的二皇子府,因为软禁的关系,凄清了不少。再加上凰止衍软禁凰景行,不是为了让他享福的,所以撤掉了一大批丫鬟小厮,只留几个贴身的伺候。

    大冬天的,入目一片雪白。凉亭内放着火炉,上面咕噜噜热着酒。凰景行躺在软塌上,左拥右抱。那些平日他不屑一顾的丫鬟,此时他来者不拒。放浪形骸,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看到凰止衍来了,凰景行也不起身行礼,只是扬了扬手中的酒杯:“哟,皇兄来啦?二弟这儿简陋,只怕是会招待不周了。”

    他可以不行礼,那些丫鬟做不到,皆跪下来给凰止衍行礼。凰止衍也没有喊她们起来,只是看着凰景行淡淡道:“关于诛凰军力布防,你了解多少?”

    “反正知道的没你多。”凰止衍仰头喝下一口酒,随意道。

    “把当初梧月桐偷看到的布防图给我看看。”

    凰景行手一顿:“你信我?”

    凰止衍挑眉,凰景行自嘲一笑,相不相信又如何,反正百姓与百官是不信他的。因为凰止衍的诬陷,让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你不是一向神通广大吗,想要自己去找啊。”

    “周隐庭已经从偏门进来,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地。你身为诛凰皇子,不想着将错误弥补,现在来跟我耍性子?”

    “那你让我做太子啊!”凰景行一把将酒杯砸在地上,摔个粉碎,“你把太子之位让给我啊?你让给我我一定为诛凰尽职尽责,可是你让吗?”

    凰止衍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扪心自问,你配吗?让你做太子,你会是周隐庭秦睿鸿的对手?”

    凰景行张了张嘴,准备反驳,却发现自己连反驳的理由都没有。周隐庭对自己根本看都不看一眼,显然没把自己当对手。秦睿鸿更不用说了,之前藏拙那么多年,如今汝嫣皇后一死,他就一鸣惊人,如今在大秦的势力已经隐隐与秦鸣帝抗衡了。再说凰止衍……他一直都以为是他生的好,得性无大师另眼相看,所以给他那么高的评价。可他又不得不承认,无论是武功,学识,谋略他都远远不及这位哥哥,有父皇宠爱也不及。

    “幼枫,去将布防图拿给太子。”

    “是。”

    看着凰景行颓然下去的样子,凰止衍转身就跟着幼枫去书房。他本来就是故意来打击他的,自然不会对他施以同情。

    白芍他们是除夕前一日回来的,一回来白芍就不顾自己伤势跪在凰止衍面前:“主子刚刚小产,身子很是虚弱。周隐庭掳走她不知道……”

    “你说什么?”凰止衍连日来的运筹帷幄瞬间崩溃,“小产?”他的桐儿,为了救他舅舅,小产了……

    风吟也跪在地上,他当时也好奇怎么太子妃的脸色突然变得很苍白,原来竟是小产了。

    凰止衍闭上眼睛,身子摇晃了一下,随后扶住桌子站稳。什么胸有成足,在知道梧月桐小产那一刻全部崩塌。他们有了第二个孩子,却因为舅舅危在旦夕必须她去施救而没了。舅舅的命,是他们的孩子换来的啊。如今马上除夕,她的桐儿却要在商周太子府过……

    “砰!”

    凰止衍一下没控制好力道,将桌子震塌了。众人目光不由得看向他,只看到他越来越冷凝的脸。

    “小九替我主持除夕夜宴,暂时不要声张。”

    凰恒昔很想说周隐庭说不定设了一个局等你钻,可一想到这个局的诱饵是梧月桐,那他家哥哥肯定会去的。所以千言万语只化为了一个字:“好。”京城这边的事哥哥不用担心,一切他来看着。

    话回当前,梧月桐没有选择与宋进言一起离开,因为她布防图还没偷到。她将出来的洞口掩盖好,回到自己当初掉下来的地方,并做了一些伪装。让自己看起来跟摔下来就被摔晕的情况,因为力气用尽,洞里也暖和,梧月桐直接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一觉睡得很沉,沉到她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诛凰。可惜看着头顶的结构,尚在商周的现实让她回神。

    “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睡一天一夜了。”

    梧月桐看向一旁的琳琅,没有说话。

    “你掉进了一个地坑,是殿下将你抱出来的。大夫说你的身体很差,需要好好养着。我没想到,你居然刚刚小产……”琳琅语气只有稍微波动,眼神却有些心疼。

    梧月桐无声笑笑,发现自己比昏睡之前有力气,不由得疑惑的看向琳琅。后者微微点头,因为她身子太虚弱,大夫建议不要再下软骨散了,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

    琳琅被梧月桐随意聊了几句,就起身离开了。因为她现在不过是一个听夫君吩咐,尝试着接近梧月桐的妾室而已,她也不会久待,因为过犹不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