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算计人心巧施救
    “殿下,第五公子求见。”

    周隐庭本来在皱眉看着手中的密信,因为凰止衍开始拔除他在诛凰的密探了,这种时候他不想着营救梧月桐,反而有心思去拔除他的密探?够狠,也够迅速。

    听到下人来报,周隐庭挑眉。第五倨傲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还是求见他?

    来到堂厅,第五倨傲正坐在那里喝茶。

    “太子殿下。”

    “无事不登三宝殿,第五公子贵人事忙,有事不防直说。”

    第五倨傲哈哈一笑:“我就喜欢太子殿下的爽快,”笑完笑容微微收敛,声音压低道,“实不相瞒,我这手中有一样东西,想看太子殿下是否感兴趣。”

    “噢?什么东西?”

    第五倨傲没有说话,周隐庭会意,将闲杂人等都支使了出去。择木将手中盒子放在桌上,将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把古朴的剑,剑鞘平平无奇,像是一把随意塞在角落积灰的废铁。

    但周隐庭知道,第五倨傲不会随便拿一样东西来糊弄他。他将剑拿在手中,越看越觉得普通。

    第五倨傲挑眉示意他将剑拔开看看,剑一出鞘,那锋利的剑芒迎面而来。周隐庭只是眯起眼睛并没有躲开,将剑完全拔出的时候,外行人也能看出这把剑的不凡起来。

    “这是……”

    “这是君无杨将军的佩剑。”

    要说君无杨,那可是传奇人物。大秦以前可不是诛凰与商周的对手,完全是这位君无杨将军,以一己之力开辟疆土,势如破竹为大秦夺下了大片土地。只可惜他死得早,四十多岁就死了,不由得令人惋惜。如果他还活着,那欧阳扶辰也不是他的对手。

    “居然是君无杨的佩剑。”周隐庭心里喜欢得不行,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将剑放进盒子里,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据孤所知,第五公子可从来都不做赔本的买卖。”

    第五倨傲抖了抖腿:“咳,生意人嘛,得养家糊口。”

    周隐庭笑而不语。

    第五倨傲只好道:“其实是我家族商队想要多开几条海上通道,毕竟出海利益着实可观啊。”

    商周一面环海,所有出海贸易的商队都得经过商周官府同意,每年交一定量的税,得到通行证。大海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无法脚踏实地,船只一但翻船,海底生物只会让你必死无疑。可与危险并存的是利益,每一次出海商队都能带回大量珍珠贝壳,稀有海鲜,让人对大海是又爱又敬。

    商周也有专门的商队,每年出海为皇宫带回来海产,但每年都会有不小的损失。

    第五家族不同,他们财大气粗,为了出海居然有专门学堂培养那些人出海的经验。出海的三条商船每年带回来的东西,都可以令他们大赚一笔。周隐庭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损失,但只要不全军覆没,那就是赚的。

    “打算增几条?”

    “三条。”

    胃口倒是不小,周隐庭笑了笑:“那第五公子打算交几层税收?”

    以前三条的时候,交的是三层税收,光第五家族商队的税收都可以养一支五百人的军队。如今他要增加到六条,若还是三层他肯定是不愿意的。所以他来了太子府,还给周隐庭送了这样一把剑,很明显要让他在交税上让步。

    第五倨傲一笑,正欲开口,一道黑影突然落在了他旁边,低声耳语了几句。第五倨傲面色一变,猛的起身:“太子殿下,在下有事先走了,改日再来商谈!”择木将盒子一把抱起来,由黑影将两人带着,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浅影,与你比之如何?”

    “他很强。”

    第五倨傲身边的暗卫,居然连浅影都打不过。第五家族这块肥肉,谁都想来啃一口,可惜有第五倨傲这个老鹰保护着,想吃肉还真是要下血本才行。

    “去打听一下,发生了何事。”

    “是。”

    第五倨傲并没有隐藏行踪,他就住在京城最大最豪华的酒楼。周隐庭的人随便打听一下就打听出来了,第五倨傲回去之后就四处请大夫,原因是他的妹妹突发高热,没一会儿头发都烧黄了。京城所有医术高明的大夫都被请去了,居然皆束手无策,连让她退烧都做不到。

    其中有人提到了他偶像神农谷谷主,只要他偶像出手,第五小姐绝对能治好。第五倨傲就大张旗鼓的派人去神农谷了,这样下去知道梧月桐是神农谷主的消息只是时间问题。万一梧月桐再将第五小姐治好了,第五倨傲就相当于欠了梧月桐一个人情。人情这种东西,可不好欠。

    所以周隐庭当即决定,要先下手为强。

    梧月桐自那日苏醒之后,身子在渐渐好转。她偶尔在院子里采摘一些小野花,将它放在房间内做装饰,悠哉得不行。

    周隐庭这是在梧月桐被关进来后,第一次和她见面。因为她上次掉进地坑,摔晕了,醒来周隐庭早就走了。

    所以在他看到梧月桐将草叶放进嘴里咀嚼的时候,很是惊讶:“那些人居然怠慢你,不给你饭吃?”

    梧月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点都不想理她。

    周隐庭眸中含笑,只绝对刚刚梧月桐那个白眼透着别样的娇憨。

    “我想请你帮个忙。”

    “我如今被你囚禁在这里,还有能帮你忙的能力?”

    “你也太妄自菲薄了,你的一身能力,足以让多少人对你趋之若鹜了。其实是我有个朋友的妹妹,她突发高热,再不治只怕要死掉了。那小姑娘,才六岁呢。”

    梧月桐皱眉:“突发高热?”

    “对,据说短短时间内,头发都烧黄了。京中所有大夫都出手了,没有一个人能让她退烧。我想,你一定可以救她。”

    “你的朋友,我为什么要救?再说了,你就不怕我救人的时候动点手脚,让你朋友恨你一辈子?”

    周隐庭低头摩擦着手中的玉佩:“神农谷主心地善良,当初连大秦皇帝都愿意出手续命,又怎么会对一个无辜的小女孩下手呢?医者父母心,我相信你不会的。而且,只要你出手,我就让你出紫苑,以后你可以随意在府中行走,如何?”

    梧月桐拍拍手中的土,面色淡然的起身:“带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