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事在人为得报应
    琳琅脸色也只是苍白了那一会儿,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太子妃,属下送你出去吧?”

    梧月桐没说话,第五倨傲有些好笑:“你们慌什么,我们有救兵。”

    “救兵?”周隐庭说完话见里面没有动静,也不再浪费时间,直接抬手欲让人放箭。箭头带火,抹着火油,射过去就能燃烧。

    只是他的手还没放下,身后就传来凌厉的破风声,周隐庭忙让开。一个侍卫躲避不及,那只箭直接射穿了他的胸口,插在地上还带着余颤。

    周隐庭猛的回头,就见风吟刚放下手中的弓,凰止衍站在一旁看向一个方向。

    “凰止衍,你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出现!”周隐庭颇有些咬牙切齿。

    凰止衍面色温润:“孤来是好心想提醒你,皇宫的方向,似乎着火了。”

    周隐庭一愣,面向凰止衍看着的方向,果然火光冲天。这种情况,周隐庭只能下令撤退,朝皇宫赶去。

    凰止衍从屋顶上下来,径直进了院子。在院子中间,所有人都在。梧月桐露出笑颜,跑过去抱住他。好像在所有穷途末路的情况下,最后她的男人都会出现。

    凰止衍拍了拍梧月桐的背,梧月桐放开他,站到他旁边。凰止衍这才看向第五倨傲,拱手道:“多谢第五公子出手相救。”

    “好说好说,只要以后第五家族商队在诛凰通商,太子殿下的赋税能够少几分就行了。”

    “这个没问题,相信以第五公子的慷慨,救命之恩一定会涌泉相报的。”

    第五倨傲笑容一僵,凰止衍说的没错,他还真欠他一次救命之恩,就是现在这一次。可他不是救他媳妇儿顺便救他的吗?这种事还要单独算?真是奸诈!

    凰止衍笑容微妙,好像知道第五倨傲内心骂他,眼神透着几个字,彼此彼此。

    “属下琳琅,参见主子。”

    凰止衍上前将她扶起来:“这些年,委屈你了。”

    琳琅忙低头:“属下惭愧,没能得周隐庭信任。”

    “没关系,你回诛凰,朝赋他们一定很高兴。”

    琳琅微微红了眼眶,原来她还可以回家。

    “好了,此地不宜久待,你们利用第五家族渠道离开。”第五倨傲看了一下天色,打断他们的叙旧。

    周隐庭匆匆来到皇宫,发现皇宫走水并不太严重。侍卫们发现中计了,其中一人凑到周隐庭旁边低声道:“殿下,要赶过去吗?”

    “不用了。”周隐庭缓缓勾唇,“我倒要看看,究竟谁才是棋高一着。凰止衍,你可要好好享受我这份大礼才是。”

    周隐庭准备了什么大礼我们无从得知,但梧月桐他们离开商周之后就改乘马车,就不用这么赶路了。

    凰止衍看着马车内部某一处发呆,一言不发。梧月桐过去握他的手:“阿衍……”

    “桐儿,”凰止衍打断她的话,“你的身子如何?”

    “无大碍,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你别自责了。”

    怎么能不自责……凰止衍伸手将梧月桐揽进怀里,海一般的懊悔排山倒海涌来,让他眼睛都有些红了。他的桐儿为了诛凰,做得太多了。如果他能再警醒一点,是不是就不会让周隐庭趁虚而入,是不是舅舅就不会受伤,桐儿也不会小产了?

    感受到凰止衍轻微的颤抖,梧月桐微叹。伸手抱住他……

    “对了,我总觉得这次周隐庭太轻易放我们走了。”

    “没事,先回家,周隐庭的帐,我们慢慢算。”

    ……

    太子府,梧月桐刚进门就看到一个小孩负手而立站在门口,小小年纪已经颇有他爹的风范了。

    “母妃。”

    梧月桐刚扬起的笑脸就垮了下去:“才多久没见,连娘亲都不喊了?”

    凰黎书从善如流一笑:“娘亲。”

    回太子府待了一会儿,梧月桐才知道诛凰的情况。如今皇上昏迷,太子监国。梧月桐是神农谷主的消息,在欧阳将军起死回生之后就传回来了。如今皇上昏迷,她是要出手的。

    沐浴更衣之后,梧月桐一家三口就进了皇宫。

    皇后面色平静的坐在那里,不见喜怒。看到梧月桐他们来了,才展开笑颜:“桐儿你回来啦?回来就好。黎书,来皇祖母这来。”

    凰黎书乖巧的去到皇后身边,梧月桐道:“母后,我来看看父皇的情况。”

    “嗯。”皇后抱着凰黎书,在一旁喂他吃糕点。

    梧月桐给诛凰帝把脉,良久才抬头看向凰止衍,道:“父皇是郁结于心导致的昏迷,将胸口瘀血排出来就可以了。不过身体受损严重,需要好好修养一段时日。”

    凰止衍点头,梧月桐就开始给他施针。在将银针拔出来之后,诛凰帝哇的一声吐出一口瘀血,随后悠悠转醒。

    梧月桐起身去洗手,凰止衍则站在床边:“父皇。”

    昏迷了半月之久,诛凰帝明显没什么力气,连视线都有些恍惚。

    “您好好休息,朝堂的事您不用担心。”

    诛凰帝苏醒之后躺了三日,第四日之后才起身坐着吃东西。并且派人将太子夫妇叫进了皇宫,有些事不是逃避就可以躲得掉的。

    “这段时间,你监国,做得很好。”

    凰止衍垂眸:“这是儿臣应该做的。”

    “关于……你弟弟那件事,他毕竟是你弟弟。你就,重新发落吧。”

    凰止衍微微点头:“那林贵妃呢?”

    诛凰帝没有说话,对于这个曾经极其宠爱的女人,他居然一时之间想不到她的归宿。

    “通敌叛国,是诛九族的大罪。”凰止衍意味不明的提示了一句。

    诛凰帝闭了闭眼睛:“林将军忠心护国多年,诛九族太过寒人心。林贵妃赐死,林将军褫夺军权,贬为庶民吧。”

    “儿臣遵旨。”凰止衍说完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父子二人一时相对无言。

    诛凰帝复杂的看着这个极为出色的儿子,不得不妥协:“衍儿,这么多年,你可有恨朕?”

    “父皇是父亦是皇,您的话就是圣旨,您的所为就是皇恩。”意思就是,你的所作所为都是圣旨皇恩,他没有资格说恨。没有资格说,不代表不恨。

    “罢了,你下去办吧。”

    “是。”

    凰止衍应声而去,头都没回。

    诛凰帝又看向一旁沉默的皇后,颤巍的伸出手:“韵儿……”

    皇宫沉默了一瞬,缓缓开口:“来人,皇上饿了,传膳。”

    终究,再也回不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