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一夜未归来试探
    听着白芍的絮絮叨叨,琳琅感慨颇多。平日见白芍清清冷冷的不怎么爱说话,没想到在涉及梧月桐的事情上,会交代得那么清楚。

    “……暂时就这么多,记住以后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不要瞒着主子,不要等出事了再说,那样就来不及了。”

    “知道了。”琳琅见白芍犹豫了一下,好似还有一些话没有开口,不由得有些好笑,“你是嫁去萧府,不是去别的国家,有什么事随时都可以回来啊。”

    白芍笑笑,也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了。可婚礼的事皆由萧御和梧月桐操持,根本不需要她担心。就连嫁衣,梧月桐都在几个月前让京城最好的绣娘绣好了,她只用安安心心等着出嫁就好了。

    虽说她如今与大秦关系紧张,但至少两个哥哥她是要认的。所以她成亲,当然要给两个哥哥送请帖。可喜帖却如同石沉大海,没有收到回信。

    白芍从一开始的期待,变成了后来的不报任何希望。汝嫣皇后之死,与梧月桐脱不了干系。而梧月桐又是为了白芍才下杀手的,所以他们干脆不认自己这个妹妹了吗?

    罢了,就当大秦发生的事是一场梦吧。

    在离婚期还有半月时间的时候,梧月桐得到一个消息。

    “不见了?”梧月桐惊讶,“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从昨日晚上她就有些怪怪的,说今日有事与我说。可早上她就不见了,府上也没有任何人看到她去了哪里。”宋子庸急的不行,行柒柒在京城就认识这么几个人,她还能去哪里?

    “你先别急,好好想想她最近有没有说过要去某个地方的话。她武功不差,一般人奈何不了她的。”

    “没有,不管去哪,她都会和我打声招呼的……我去她平日逛街的地方找找!”宋子庸说完脚步匆匆的离开了。

    梧月桐在身后欲言又止,按理说行柒柒在京城也是小有名气。在太子府出嫁,嫁给太傅最疼爱的孙子,还是一个没什么规矩的大家闺秀,所以因为一些姑娘们的嫉妒,她的知名度还是有的。行柒柒也不是小孩子,对善恶自有分辨,又有防身手段,所以梧月桐一开始觉得宋子庸是关心则乱,并没有多担心。

    可到了第二日,宋子庸派人来说行柒柒一夜未归的时候,梧月桐坐不住了。

    “阿衍,我去一趟太傅府。”

    “我同你一起去。”

    夫妻二人早膳都没用完,就准备一起去太傅府看看。凰黎书忙从准备上下来抱住凰止衍的腿,说他也要去。

    “你柒姨不见了,我和你爹去看看线索,你去做什么?你还得做功课呢。”

    “说不定我能帮上忙呢,爹爹,你就带上我一起吧。”

    凰黎书倒是从来都没有无理取闹过,这是第一次明确的反驳梧月桐的话。凰止衍将他抱起来,当即决定一起去。

    来到太傅府,府里气氛有些紧张,小少奶奶不见了,他们家小少爷脾气不好,见谁怼谁。

    行柒柒是和宋子庸一起住在正院,平时行柒柒都醒的比较晚,每次宋子庸起床都看到行柒柒睡得正香。昨日是第一次醒来之后发现身边没有人,问了丫鬟也说没有看到少奶奶出去。丫鬟起得那么早都没看到人,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行柒柒是晚上离开的,在众人都熟睡的情况下,她离开的确没有人看到。第二种是行柒柒离开的时候用了轻功,刻意避开的人群。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很没有理由。

    行柒柒对宋子庸从来不会隐瞒什么,她是个最藏不住事情的姑娘。这次居然神神秘秘的,还说第二天要告诉宋子庸一件事,结果第二天就不见了,容不得别人多想。

    “你起床之后,门窗有没有损坏?”

    “没有,而且如果有人破窗而入,我不会睡得那么死。”

    “如果是有人故意将她引出去呢?”凰黎书突然加了一句,凰止衍与他平视:“你知道些什么,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凰黎书就将行柒柒前几日找过他,并且把两人的对话说出来了。如果没有猜错,这几日行柒柒都在试探宋进言,如今突然失踪,一定与宋进言脱不了干系。

    “三叔……”宋子庸皱眉,“这么一说我也有些疑惑。之前祖父与三叔对弈,三叔虽然胜了,但胜得很辛苦。若在以前,这种程度的对弈根本难不倒他。一开始我们只觉得三叔是这十五年囚禁生活太久,所以有些倒退也实属正常。”

    “容貌形态可以模仿,生活习惯可以培养,学识都可以下功夫去练习。可一个人本身的悟性,却是怎么都模仿不来的。如果这个宋进言是假的,那么行柒柒怕是凶多吉少。”

    宋子庸脸色苍白:“现在怎么办?”

    “我去会会他。”

    梧月桐开口:“柒柒爆发状态堪比浅影,如果宋进言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制服柒柒,那他的武功实在是高。你要小心。”

    “放心吧,他不会这么快暴露自己的,况且这一切都是我们的怀疑罢了。”

    “爹爹你带上我吧,这样可以让他放松警惕。”毕竟面对这样一个危险人物,还带着自己儿子,他应该不会怀疑是去找麻烦的吧。

    凰止衍觉得有道理,遂牵着他的手,父子二人去了宋进言住的院子。

    院子还是以前的老院子,清幽宁静,很适合宋进言淡泊名利的性格。

    凰止衍牵着凰黎书走进去的时候,宋进言正在自己与自己下棋。专心致志的样子,还没发现凰止衍进来了。

    凰止衍我不说话,径直走过去观看他的棋局。见他思虑良久,缓缓下了一个子之后挑眉:“是不是下错了?”

    观棋不语才是真君子,宋进言皱眉抬头,看着凰止衍有些不悦:“你是谁?”

    “一个仰慕阁下学识的人,今日有幸亲眼见到阁下,也算心满意足了。”

    宋进言看了一下凰止衍手中牵着的小孩,小男孩长得非常漂亮,一双大眼睛格外有神,也在好奇的看着他。宋进言就微微一笑:“不愧是皇长孙,果然龙眉凤目,气质不凡。”

    凰止衍挑眉:“看出来了?”

    “龙纹锦,皇室才能穿。”宋进言指着凰黎书袖口,浅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