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潜入诛凰何目的
    皇室中有如此气度还有一个儿子的,也只有太子了。

    凰黎书眨眨眼睛:“爹爹,他就是写进言策的人吗?”

    “小皇孙也看过进言策?”宋进言惊讶,小皇孙才多大,就开始看策论了?

    “嗯!”凰黎书点头,“爹爹让我学宋进言先生的洒脱,看他的策论了解他的风骨。”

    “哈哈。”宋进言爽朗一笑,摸摸凰黎书的脑袋很是欣赏,“皇长孙可有老师?”

    “没有。”

    “若太子殿下不嫌弃,在下愿担任皇长孙的老师。”

    凰止衍掀袍坐到他对面,温润一笑:“孤今日前来,是想找先生下棋的。”

    “说来惭愧,”宋进言拍拍额头,有些苦恼,“在商周囚禁十五年,现在都有些力不从心了。”

    “无碍,先生十五年前,可是诛凰神话。”

    宋进言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凰止衍将棋子归类,良久才缓缓开口。带着傲然般的自信:“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凰黎书本来坐在凳子上晃悠着腿玩,见两人已经开始下棋了,他就跳下凳子在院子里闲逛起来。一开始宋进言还会被凰黎书吸引注意力,看他在玩什么。后来就完全不敢分神了,因为凰止衍的步步紧逼,完全不给他思考的机会。

    都说从下棋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人品,宋进言下棋乍看运筹帷幄不拘小节,实则步步为营,丝毫不让。凰止衍缓缓勾唇,下子如不用思考一般,压迫得宋进言喘不过气来。

    凰黎书也是趁着这个时候,去查看整个院子。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宋进言在凰止衍手中溃不成军。

    “承让。”凰止衍眼角余光见凰黎书又蹲在树下玩耍了,笑而开口。

    “爹爹,我饿了。”

    “孤先回去了,任皇长孙师傅的聘书,择日孤会让人送来。”

    宋进言起身,朝凰止衍恭敬行礼,目送父子二人远去。

    来到宋子庸院子,面对众人询问的眼神,凰止衍面无表情的下结论。

    “宋进言是假的,但行柒柒没有找到。”

    凰黎书拿出一枚发簪:“子庸叔,你看这是不是柒姨的,我在宋进言院子里找到的。”

    宋子庸接过发簪,眼眶一下就红了:“这是柒柒的,我送给她的。”宋子庸说完就想朝宋进言院子冲过去,被凰止衍一把拉住,沉声道:“冷静点,行柒柒说不定没有生命危险。”

    梧月桐点点头:“周隐庭废了那么大的劲将假的宋进言送过来,若不是柒柒起疑,我们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发现。柒柒在他院子里待过,那就证明没有当场杀了她。既然不会当场杀,那就不会伤害柒柒。最有可能的是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若以后他身份暴露,柒柒在他手上,我们也会投鼠忌器。”

    宋子庸缓缓冷静下来:“他的目的是什么?”

    “他想当黎书老师。”

    梧月桐冷笑:“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儿子,就让他当你老师,你好好整整他。”

    “没问题!”母女两相视一笑,达成共识。

    宋子庸扯了扯嘴角,表示笑不出来。

    宋进言回诛凰时日并不多,也就证明他的底牌还没来得及部署。行柒柒一个大活人,武功还不弱,能藏人的地方也就那么几处。宋进言的院子不能明目张胆的去搜查,但京城内部有太子的命令,还是可以彻查了。这段时间,京兆府尹工作量剧增,苦不堪言。

    不过好处也是有的,如今太子监国,登基指日可待。他的命令就是圣旨,他的搜查令不管是京城哪位大官员的产业,谁敢阻拦不让搜查?

    这么大范围的搜查闹得那些官员人心惶惶,太子殿下此番何为?难道是要查贪官污吏?朝堂官员赴任那么多年以来,有哪些人手上又是干净的。那些百姓倒是乐得看热闹,这些贪官污吏迟早被查封了才好。

    在这样紧张的时刻,白芍的婚期也来了。

    梧月桐亲手给白芍戴上新娘子的凤冠,看着镜中清冷的小脸在妆容的掩盖下尽显雍容,不由得微微一笑。

    “将你从乱葬岗里扒拉出来我说过,会给你一个完整的人生。如今你即将完成人生头等大事,嫁为人妇。我也算,了却一桩心愿了。”

    “主子……”

    “你若不嫌弃,可以喊我一声姐姐。”

    白芍微微红了眼眶:“姐姐。”

    梧月桐四处看了看,凑近白芍低声道:“你二哥送信来了,他们不是不想来参加你的婚礼,而是你大哥正在夺位的关键时刻,所以他们脱不开身,你要体谅他们才是。”

    “夺位?”白芍惊讶。

    “没错,你父皇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其实梧月桐当初出手给秦鸣帝续命,如果秦鸣帝遵医嘱,是可以活个三五年的。可偏偏汝嫣皇后死之后,汝嫣氏给他的压力太大。在身体每况愈下之间,他又依赖了炼丹之术,他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

    对于这个父皇,白芍的感情更加淡薄。当初她进宫认祖归宗,这个父皇都没有见过她,白芍更不会认他了。

    只是没想到,大哥速度这么快,要开始夺位了。不是因为不认她……白芍对着镜子微笑,这算是最好的消息了。

    吉时到了之后,白芍被送上花轿。

    梧月桐站在门口看着花轿远去,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眼熟。当初柒柒出嫁,好像她也是这样站在门口看着花轿离开的吧?

    柒柒……梧月桐笑容一冷,看向一旁的管家,道:“去安排一下,明日黎书的老师就会来,到时候就安排在临风院。”

    “是。”

    宋进言,你最好让柒柒还活着。翌日一早,宋进言就进了太子府。管家恭敬的将他迎进了临风院,道:“先生先在此静候,小殿下用过早膳就过来。”

    “有劳了。”宋进言朝管家拱了拱手,丝毫没有文人的架子。

    负责监视他的风吟看着一旁的森屿半晌无语:“你来做什么?”

    “殿下怕你打不过他,让我来保护你。”

    风吟:“……”好吧他承认,森屿武功是比他高,但他从小就与森屿不对付,殿下真的不是故意将他们两个凑到一起的?

    因不清楚宋进言的武功深浅,风吟也不敢托大,监视起来不敢有丝毫放松。所以他也暂时放下个人恩怨,不与森屿斗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