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巧计洗刷探真相
    在两人的监视之下,宋进言似乎毫无察觉。他在院子中随意的逛了一下,就从书房拿了一本书出来看。丫鬟进来奉上热茶之后,他就坐在那里边看书边喝茶。

    他倒是沉得住气。

    良久,在宋进言都喝完一壶茶之后,凰黎书才带着丫鬟走进来,并且一脸不情愿的样子。

    丫鬟将凰黎书抱上凳子,朝宋进言屈膝行礼:“先生,小殿下就交给您了。”

    待丫鬟走后,宋进言看着撅着嘴巴一脸不开心的凰黎书,柔声道:“这是怎么了,谁让我们小皇孙不开心了?”

    凰黎书瘪瘪嘴:“是我娘。”

    “皇长孙聪慧,两岁就开始启蒙,但一些规矩就要开始慢慢学了。首先,你得喊太子妃为母妃,喊太子殿下为父王。”

    凰黎书眨眨眼睛:“可是娘亲说,喊爹爹娘亲比较亲近。”

    宋进言摇摇头:“无规矩不成方圆,太子妃太纵容你了。你是皇室第三代第一人,身为哥哥,要为弟弟妹妹做表率。”

    凰黎书乖巧点头,显得很听话的样子。

    宋进言很是欣慰,皇长孙果然乖巧懂事。不过很快,他就不这么觉得了。在第五次教凰黎书读三字经,他五次将“人之初”读成人是猪的时候,他有些忍不住了。究竟是谁说皇长孙聪慧的,那都是表面现象好吧?不过他才两岁,可以理解。

    这样一想,宋进言就将三字经丢到一边,打算给凰黎书将故事。可无论他讲什么故事,凰黎书都能很快说出这个故事的结局,并且一脸鄙视的说他一岁就听过这个故事了。

    宋进言:“……”你一岁还是个小萝卜头,你能记得?

    最后还是凰黎书不耐烦了,从凳子上跳下来:“你讲的故事一点都不好玩,我一点都不喜欢你。娘亲说了,要是我不喜欢夫子,我可以要求换掉的。”

    宋进言忙道:“我们第一天相处,自然有些不熟悉的地方。我这还有很多故事呢,这样吧,我给你将一个新的故事。从前有一个少年,他天资卓越,善于模仿。他最喜欢的事就是模仿周围的鸟叫声,可以引来群鸟呼应。他的才能被一个大人物看中……”

    凰黎书终于被吸引了,站在那里好奇的听着宋进言的故事。并且时不时的感慨,那位少年好可怜,都不能过自己的人生。他这么优秀,一定会遇到心仪的姑娘,娶妻生子,和父母妻儿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

    森屿简直想为凰黎书拍手叫好,也不知道太子妃是怎么教儿子的,居然教出这样一个小变态。宋进言的目的就是要成为太子的心腹,可凰止衍谨慎多疑,这么多年也不养幕僚,只有宋子庸和萧御两个帮手。所以宋进言只能退而求其次,从他儿子皇长孙下手。可凰黎书和一般小孩不同,很难打发不说,那个时而聪明时而蠢笨的样子让宋进言很紧张。再加上凰黎书说要将他换掉,不是和太子说,是和太子妃说。太子妃爱子心切,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换掉。如果太子妃坚持,太子也不会太强势。那宋进言,就离凰止衍又远了一步了。所以在凰黎书面前,他忍不住说了自己的故事。凰黎书又恰好说出了他的心声,宋进言怕是真的被一个两岁小儿玩得团团转了。

    宋进言进了太子府,宋子庸就派人在宋进言院子里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只可惜并没有找到行柒柒。

    凰止衍也没有闲着,安排好了就打算攻打嘉峪关。铺纸提笔欲写,却在碰到纸的那一刻犹豫了一下。墨点滴落下来,在纸上染下难看的墨迹。凰止衍微微皱眉,将纸挪开,果然墨迹渗透到了嘉峪关布防图上。本来清晰的布防图,被墨迹沾染,反而多出了好几处暗哨。凰止衍面色一变:“夕歌!”

    夕歌跑进来:“主子。”

    “快,飞鸽传书,通知嘉峪关布防兵力紧急疏散,化整为零离开那里!能抢救多少,是多少!”

    “是!”夕歌毫不废话,转身就下去飞鸽传书。

    凰止衍一拳头捶向桌子,这么多可以放暗哨的地方他居然没有看出来。如果他此时攻打嘉峪关,只怕会全军覆没。他就说,事情进行得太顺利,恐怕会有诈。

    只不过,周隐庭怎么知道他要攻打嘉峪关?还提前做了一张假的布防图放在那里?这事,他除了风吟,只和桐儿提过……

    听说行柒柒没有找到,梧月桐也很不安。该找的地方都找了,行柒柒还能被藏到哪里?难道是他们猜错了?其实宋进言已经将行柒柒灭口了?想到这里,梧月桐就有些坐不住,打算去一趟揽月楼,动用义善堂的能力。刚出房门,梧月桐就碰到了凰止衍。

    凰止衍的目光有些奇怪:“桐儿,你要去哪?”

    “义善堂,让他们帮忙找柒柒。只要柒柒还在京城,就没有他们找不到的。”

    “此事不急,我有事问你。”

    凰止衍拉着梧月桐进屋,琳琅本来端着一碟点心过来的,看到两人进屋她就犹豫了一下,准备待会再来。可就在她转身的时候,屋子里传来了梧月桐压抑的声音。

    “你怀疑我?”

    琳琅脚步一顿,惊疑不定的看着屋子的方向,太子和太子妃吵架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由于琳琅离得有点远,听不清里面两人的讲话。只听得到梧月桐时而抬高压抑着愤怒的声音,随后传来东西碎裂的声音。

    凰止衍面沉如水的出来,衣服上还带着茶渍。琳琅看了一眼就忙低头,太子妃真优秀,居然敢用茶水泼太子殿下。

    “琳琅,你跟孤来。”

    “是。”

    一路上,府上那些丫鬟看着琳琅跟着凰止衍进了书房,皆有些不敢置信。太子妃嫁进太子府四年,从来没有婢女敢靠近太子殿下。这位新来的琳琅,要开创先例了?

    凰止衍带着琳琅进书房之后,随口让她坐下。府上那些丫鬟不知道,琳琅是与朝赋他们一起培养的,是凰止衍心腹的存在,不是她们所认为的,暖床的婢女。当初在琳琅和姒鸾之间挑选去商周做卧底的人选,是琳琅自告奋勇的。她们都清楚,去了商周代表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