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太子夫妇要和离
    琳琅去了商周,目的只有一个,成为商周太子的枕边人,以获得情报。这对女子来说,其实是很残忍的一件事。所以琳琅回来之后,凰止衍是想给她补偿的。但琳琅直接拒绝了,她的一身本事都是凰止衍教的,出卖自己身体又算得了什么。反正她现在也嫁不出去了,不如就留在太子府,照顾太子妃吧。

    所以凰止衍让琳琅坐下的时候,琳琅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开口询问:“殿下,是发生何事了吗?太子妃好像……很伤心的样子。”

    凰止衍倒茶的手一顿,脸色又沉了几分:“你不用管,也不用往她身边凑,免得把气撒你身上。”

    “她是主子,琳琅是奴婢,受点气也没什么。”

    “谁说你是奴婢了。”

    琳琅微愣,抬头看凰止衍,后者眸光温和:“你不要补偿,那孤就自作主张了。孤准备封你为良娣,让你在太子府好好生活。”

    琳琅惊得不轻:“殿下,这……”

    “怎么,你不愿?”凰止衍表情温和,“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这是你应该得的。”

    琳琅眼眶一红,低下头声音哽咽:“琳琅何德何能……再说太子妃……”

    凰止衍笑容微微收敛:“我说你应得你就应得,太子妃那边你不用管,孤要做的事,还轮不到她反对。”

    太子要纳琳琅为良娣,管家已经在着手准备的消息一传出来,相关人员皆炸开了锅。

    太子妃专宠四年,这是要失宠了吗?

    锦澜白芍坐不住了,不顾自己身份匆匆来到太子府找梧月桐。却发现梧月桐闭门不出,连凰黎书都拦在外面。

    小黎书哭得眼泪汪汪,扒着门喊娘亲。

    “这是……”锦澜将凰黎书抱在怀里安抚她,白芍则走到紧闭的房门前,沉声道:“太子妃闭门不出多久了?”

    “一天一夜了。”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白芍还是觉得心中一沉。一脚将门踹开,她第一个冲了进去。

    屋子里,梧月桐正在收拾行礼。

    “主子!”白芍紧张的跑过去,发现她的表情非常平静。

    梧月桐看了她一眼:“怎么了这是?”

    “我们都知道了,”白芍以为她在强颜欢笑,心疼得不行,“主子,你不要逞强了。”

    梧月桐有些好笑:“谁告诉你没有凰止衍我就活不了了?”

    “那你这是……”

    “我是不可能和别人分享同一个人男人的,他既然要娶别人,那我们就和离,太子妃的位置谁爱坐谁坐。”

    “娘亲,你连黎书都不要了吗?”凰黎书可怜巴巴的走过来,抱住梧月桐的腿。

    梧月桐心疼的抱起他,道:“谁说不要你了,你是我十月怀胎生的,当然是我去哪里你就去哪里。”

    “他是孤的儿子,你带不走他。”

    凰止衍走进来,身后跟着琳琅。这是他第一次,在梧月桐面前自称孤。梧月桐心中一痛,眼泪倔强的不肯流下来:“行,那就等他长大了,自己选择要跟谁走。”

    琳琅看了凰止衍一眼,忍不住上前一步道:“太子妃您不用如此,殿下要纳我为良娣,只是为了补偿我这么多年在商周受的苦……”

    “谁说的,”凰止衍握住琳琅的手,“梧月桐,你若敢踏出太子府一步,你的位置,就由琳琅来坐。”

    梧月桐冷冷的看着两人相交的手,将写好的和离书扔在两人面前:“我,求之不得。那就烦请太子殿下签了和离书,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琳琅只觉得被凰止衍握住的手生疼,都要被捏碎了,忍不住嘤咛一声,凰止衍忙放松。

    梧月桐只觉得再也待不下去了,拉着白芍就走。凰黎书想追过去,被凰止衍一把拽住,不让她去。锦澜冷冷看了琳琅一眼,也跟着走了。

    凰黎书不断挣扎,最后挣扎不用,只好指着琳琅道:“你要是敢让这个女人做我母妃,我一定会记恨你一辈子的!”

    “放肆!”凰止衍面沉如水,“你的先生就是如此教你的?来人,将小殿下关起来,不学好规矩,不用放出来了。”

    琳琅有些不忍心:“小殿下年级还小……”

    “再小也分得清是非善恶,他就是被宠坏了。”凰止衍柔声安慰琳琅的样子,和刚刚对凰黎书严厉的样子截然不同。

    这一天,太子府的人觉得变化有些天翻地覆。太子妃离家出走了,皇长孙被禁足了,这一切,都是拜那个即将成为太子良娣的女人所赐。

    就连皇后都派人来询问,被凰止衍随意打发了。皇后甚至还想宣琳琅进宫,被凰止衍拒绝了,说等她成了良娣,自然会去拜见她。

    府上众人这才敢相信,这个未来良娣真的不容小觑啊……

    是夜,静谧安宁。

    梧月桐沐浴过后从屏风后面出来,吹熄蜡烛之后准备上床睡觉。突然一道黑影朝自己袭来,梧月桐被重重压在了墙上。

    出手的银针在嗅到熟悉的气息之后收了回去,但那个在自己脖子上啃来啃去的脑袋还是令梧月桐有些不爽,没好奇的挡住他脑袋:“别用你碰过别的女人的手来碰我。”

    黑暗中,凰止衍的声音有些委屈:“我洗手了,按你说的方法洗的。”边说手中动作不停,抬起梧月桐的腿就挤了进去。

    梧月桐闷哼一声,忍不住抓了一下他的头发:“我此去……至少两月……你自己……嗯……小心……嘶,轻点!”

    凰止衍咬了她肩膀一口,动作不停:“不就演个戏吗,话说的那么绝情,难受死我了。”

    梧月桐摸摸他脑袋以示安慰:“如果不出所料,柒柒就是在琳琅手上,你一定要安全把她救出来。周隐庭下的这盘棋,居然被咱儿子破了,他知道了只怕要吐血……”

    “你去大秦也要小心,诛凰交给我……”凰止衍说完不再开口,专心抒发自己的思念。

    翌日,梧月桐就大张旗鼓的从客栈出来,准备前往神农谷。城门口凰恒昔却拦住了她,一脸坚持。

    “嫂子,你与哥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梧月桐面无表情:“没有误会,我现在不是你嫂子了,你让开。”

    锦澜从一旁的马车内钻出来,眼眶红红:“谷主,那你离开京城去哪啊?”

    “傻瓜,当然回神农谷,以后九殿下要是敢欺负你,你也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