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和离真相如此般
    锦澜正欲开口说点什么,却看到梧月桐微微敞开的衣领下那一闪而过的红痕……锦澜眨眨眼:“谷主说的对,咱们身后是神农谷,也不是离了男人就不能活的。”

    “澜儿?”凰恒昔惊讶,不是她哭着喊着要出来拦住梧月桐的吗,怎么还认同她说话了?

    锦澜拽了他一把,让梧月桐的马车能顺畅无阻的离开。待她离开之后,锦澜将凰恒昔拽上了马车,脸色微红的告诉他自己的猜测:“……那红痕鲜艳,一看就是头天晚上的。他们昨晚还在一起呢,不用担心。”

    凰恒昔有些哭笑不得,兄嫂这是在玩什么啊。

    梧月桐离开诛凰之后进了神农谷,没待多久又换了一身装扮进入大秦。因为秦凛鸿给她传信,秦鸣帝快不行了。虽说他死了之后秦睿鸿即位顺理成章,但秦睿鸿要的是秦鸣帝亲口传位,压下那些老臣的悠悠众口。所以梧月桐被请过去,让秦鸣帝能够有力气亲口传位。

    离开诛凰需要一个理由,正好琳琅将这个理由给送过来的。他们不知道,琳琅是什么时候被周隐庭策反的,但至少可以肯定,她的目的就是要分化太子夫妇感情。从一开始换了假的布防图,到后来将矛盾引到宋进言身上,都是她的手段。

    凰黎书都快将宋进言老本给试探出来了,发现这个人耿直得很。这样的人用来扰乱视线可以,但作为主要探子还真有点不中用。同时作为旁人眼中的小孩子,她可以看到很多大人不会注意到的事情。这个琳琅,似乎格外关注梧月桐。只要凰止衍与梧月桐单独待在一起的时候,琳琅都会出现在视线之内刷存在感。

    所以凰黎书让父母假装吵架,试探琳琅,她果然忍不住露出马脚了。作为下属,男主人与女主人吵架,说气话要纳她为妾。作为衷心的下属应该诚惶诚恐的拒绝,可琳琅犹豫了一下居然坦然接受了。虽然她觉得事情发展快得有些出乎意料,但她舍不得放弃这样的机会。如果没有之前凰黎书的怀疑,凰止衍还真的不会怀疑琳琅,因为她是与朝赋他们一起长大,从小一起培养出来的。可如今,居然为了周隐庭,背叛了他们。

    府里的丫鬟以为琳琅以后就是女主人了,所以伺候她来尽职尽责。可没想到半个月过去了,琳琅还是没有等来册封良娣的消息。凰止衍又每天忙上忙下,几乎见不到人。管家也总是说,已经在着手准备了。可准备了半个月还没准备好,管家办事效率什么时候变这么低了?

    宋进言每日都会被凰黎书摧残,宋子庸还在满世界找行柒柒。似乎每个人都很忙,就琳琅尴尬得不知道做什么。

    这一日下午,她炖了汤,想送给凰止衍,却被拦在了书房外面。

    朝赋面对她疑惑的表情,忍不住低声道:“白芍将萧御拦在家里,宋子庸找行柒柒没有心情,所有事都殿下一个人亲力亲为,实在忙得很。你就不要来打扰了。”

    琳琅皱眉:“白芍也太嚣张了。”

    朝赋叹气:“可谁让白芍有嚣张的本钱呢,萧御喜欢她,她做什么都可以随心所欲。如果行柒柒能找到就好了,宋子庸平日帮殿下分担得可多了。”

    琳琅将这话放在了心里,将汤交给朝赋就离开了。一连两日,琳琅都没有来打扰,一直在自己院子里绣花。到了第三日,琳琅带着贴身丫鬟出门买衣服,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同。

    可实则琳琅在前门进去,换了一身装扮之后从后门出来。一路小心翼翼的来到乱葬岗,面对满地枯骨尸体面不改色。

    琳琅看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人跟踪之后,搬来一具尸体,下面居然藏着一个洞口,琳琅跳了进去。在漆黑的甬道中行走了一段时间,才走到一个光源处。

    山洞内,墙上是明晃晃的蜡烛与火把。山洞中央用铁链锁着一个人,身上血迹斑斑。不过这血迹是她肩膀上流下来的,并不是另外打出来的。

    “我挺羡慕你的。”琳琅看了她良久,开口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行柒柒没有理她,琳琅也不介意,继续自言自语:“其实你这个人物在我的计划里无关紧要,白芍的用处都比你大。只可惜,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那我只好把你给关起来了。”

    此时琳琅清冷高贵的小脸带着嘲讽,硬生生破坏了这份美感。行柒柒一开始是试探宋进言,那天早上发现他与琳琅见了面,听到了谈话内容才知道。宋进言是为了混淆视线,琳琅才是真正的卧底。可惜她武功不济,被两人联手拿下,用铁链锁住了琵琶骨,她根本无法使出半分武功。就连体内的凤族血脉,她都无法使用。

    “不过效果是好的,凰止衍要纳我为良娣,梧月桐已经与他和离,离开太子府了。”

    行柒柒终于有了反应,声音沙哑:“不可能……”太子与太子妃那么恩爱,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被挑拨?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琳琅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感情是最经不起试探与挑拨的,男人也没有不偷腥的。所以我说我挺羡慕你的,因为你的夫君为了找你,憔悴得不像样了。但我也心疼她,因为他即将找到你的尸体。”

    行柒柒没有说话,在琳琅自言自语的说出她自己计划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只是可惜,自己嫁给夫君半年不到,还没来得及为他添下一儿半女。还有太子妃,居然被这样一个女人给挑拨到和离!

    “只有你死了,宋子庸才会化悲痛为力量,让凰止衍能够腾出时间来娶我。当然,这一切你都只能在天上看着了。”

    琳琅说完,抽出袖中匕首,缓缓朝行柒柒走过去。在举起匕首准备刺入她心脏的那一刻,行柒柒闭上眼睛。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却听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声音。

    “柒柒!”

    是幻觉?她怎么听到了相公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