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帝王材料最绝情
    事实证明,行柒柒听到的不是幻觉。

    在琳琅举起匕首准备刺向行柒柒的时候,被白芍一根银针打掉了匕首。随后白芍冲过来直接给了琳琅一脚,将她踹到了墙上,顺便过去一脚踩着她胸口,冷笑。敢挑拨太子夫妇的感情,弄死她都是便宜她了。

    宋子庸则上前抱住行柒柒,看着她瘦了好多的身子心疼不已。琵琶骨上锁着铁链,一挣扎就会流血。萧御直接将铁链弄断,将行柒柒解救出来。

    落到宋子庸怀里,行柒柒才真正安心:“相公,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宋子庸紧紧抱着她,声音温柔:“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会让你陷入如此险境了。”如果当时行柒柒觉得宋进言眼熟,宋子庸足够重视的话,行柒柒就不会受这么多苦了,所以他深深自责着。

    琳琅看着几人,知道事情已经败露,可她很不明白,究竟是哪里露出了马脚?

    白芍见她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脚下加重力道,冷冰冰道:“是不是在想,为什么太子府的人一个都没来?因为他们觉得你恶心,周隐庭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舍得背叛他们?”

    琳琅淡淡一笑:“打败一个女人的,只有爱情。他是我男人,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做。他们要怪,就怪自己当初不该将我送到周隐庭身边!”

    “不是你自己要求的吗?”白芍有些奇怪的看着她,“当初在你和姒鸾之间二选一,是你自己要求去的啊?”现在又来怪他们,真是毫无逻辑。

    琳琅眼神恍惚,是她要求的啊。因为当初夕歌偷偷告诉过她,说他喜欢姒鸾。他们几个就如同她的哥哥一般,她怎么舍得让自己哥哥喜欢的女人,去别人那里做卧底呢?所以她要求去了,也做得很好。商周第一花魁,多风光啊。论对女人的吸引力,凰止衍不如周隐庭。因为前者对谁都避之不及,除了太子妃,没有哪个女人能靠近她身边。而后者,为了夺得一个女人的芳心,一掷千金又有足够耐心,任谁都会沦陷的吧?所以琳琅沦陷了,甚至坦白了自己是卧底的事实。可周隐庭丝毫不惊讶,只是拉着她的手,温柔的说终于等到她亲口说出来了……

    琳琅缓缓闭上眼睛,如果周隐庭的爱是穿肠毒药,那她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只是可惜,没有完成他的任务。

    白芍突然不想杀她了,收回脚看着她:“周隐庭根本就不爱你,他若对你有丝毫真心,就不会舍得让你来当卧底。还想成为太子良娣,也是你看不清。”

    “与你无关。”琳琅眸中闪过一丝痛楚,冷冷喝止她。

    白芍挑眉:“但是我很好奇,周隐庭那么多女人,究竟哪个女人走进过他心里?我想,这一天不会太久。”白芍没有杀琳琅,而是将她用锁行柒柒的方法锁了起来。有了死士在周围看守,琳琅也逃不掉。

    至于宋进言,宋子庸另有打算。祖父年级大了,经不起一波三折。他对于小儿子找回来这件事,非常开心。如果突然被告知小儿子是假的,是敌国派来的卧底,他只怕是沉受不住这个打击。所以凰止衍出手,废了宋进言武功。白芍又给他下毒,每月不服用解药就会痛不欲生。宋进言现在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陪太傅解闷,下棋。

    诛凰这边事解决一大半,再说梧月桐来到大秦。此时大秦势力,太子已经占据大半。所以有秦睿鸿的接应,梧月桐很快就来到了皇宫。

    宫殿内满是药味,纱帐后面的人已经成了皮包骨头。太医院医正跪在一旁给秦鸣帝把脉,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叹气。

    听到脚步声回头,他看到了梧月桐。此时梧月桐没有再戴面具,反正她的身份早就暴露了,我不用再掩饰了。

    秦睿鸿带着梧月桐走进来的,走到床边停下脚步:“麻烦你了。”

    梧月桐没说话,将秦鸣帝的手拿出来把脉。

    “我这有两个方案,你可以看看用哪一个。第一,你父皇体内的毒已经深入骨髓,我可以采用刮骨疗法为你父皇减轻一些痛苦。不过过程他能不能承受住,我就不好保证了。第二,我用银针封住他的痛觉,他可以苏醒,但他的身体撑不过半个月。”

    梧月桐话一出口,宫殿内气氛一沉,没想到秦鸣帝的身体已经差到了如此地步,就连神农谷谷主都束手无策了。

    良久,秦睿鸿才开口:“让他醒过来吧。”

    宫殿内丫鬟太监皆跪了下去,选择第二个方案,那就是宣布秦鸣帝死期了。

    梧月桐倒是没什么压力,拿起银针就开始封穴。直到施了三遍针,梧月桐才起身给自己擦额头上的汉,随便到一旁洗手。

    秦鸣帝悠悠转醒,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舒畅,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秦睿鸿走过去半跪下:“父皇。”

    秦鸣帝偏头看向自己儿子,这个一开始他以为极其平庸,实则锋芒敛藏的儿子。这段时间,他用实力证明了自己,让秦鸣帝无话可说。

    “朕,会传位给你,大秦,就交到你手上了。希望你日后,能够带领着大秦,更加强盛。”

    秦睿鸿没有说话,更加强盛是不可能的,他如今只能维持大秦在商周和诛凰的对抗中夹缝求生。甚至务求不主动招惹他们,免得他们恼羞成怒转而攻打大秦。

    秦鸣帝起身写圣旨,看到了自己胸口的金针,熟悉的金针让他有些恍惚。随后他抬头,看到了在一旁专心致志清洗手指的梧月桐,面色相当复杂。

    “你不知道……”

    “儿臣知晓,可父皇您需要苏醒传位。所有恩怨,都可以暂且放在一边。”

    秦鸣帝愣了愣,突然笑了,笑得脸色通红。不愧是他的儿子啊,和他年轻时候一模一样。绝情又果断,不愧是当帝王的好材料啊。

    太监总管取来玉玺与圣旨,秦鸣帝提笔写下传位诏书。因为心中愤懑,写完之后一把将圣旨推开,吐出一口心头血。

    “陛下!”

    梧月桐慢悠悠说了一句:“怒极攻心,不碍事。”比起他现在行将朽木的身体,的确不碍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