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传位诏书留心愿
    梧月桐轻飘飘的话噎得众人相当无语,都怒极攻心了还不碍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梧月桐多么盼着秦鸣帝死呢。

    秦鸣帝咳出一口血,觉得胸口的沉闷感也没有了。他朝梧月桐招招手:“丫头,你过来,其他人都出去吧。”

    秦鸣帝都开口了,众人皆陆续出去了。秦睿鸿看了梧月桐一眼,拿着圣旨站到了门外。

    梧月桐走到床边蹲下。

    “丫头,你实话告诉朕,皇后是不是你杀的?”

    梧月桐挑眉:“陛下何出此言?您不是将我碰过的东西全部销毁了吗?”

    秦鸣帝笑笑:“你不承认朕也知道是你,除了你还有谁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给皇后下毒?”

    梧月桐一笑,不置可否。

    “其实皇后死了无可厚非,难缠的是她身后的汝嫣家族。朕知你与凛儿交好,凛儿若有求于你,你一定会出手。”

    梧月桐面无表情:“我是与秦凛鸿交好,但我首先是诛凰太子妃,然后才是他秦凛鸿的朋友。皇上想利用这一点让我替大秦卖命,趁早死了这条心。”

    “哈哈哈哈……”秦鸣帝笑得很开心,“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朕又没有让你做什么。诛凰帝有个好儿媳,朕没那个福气。你的夫君有问鼎天下的野心,诛凰与大秦迟早会对上。朕只是想求你,若那一日到来,能否看在凛儿的面子上,保住秦家一丝血脉?”

    其实这是一个很过分的要求,如果诛凰灭了大秦,梧月桐却留下秦家一丝血脉,那不过是留下祸患。但梧月桐却觉得,事情远不会到那一步。

    “我有什么好处?”反正他就要死了,看在他是秦凛鸿父皇的面子上,说几句话哄他开心也不错。

    秦鸣帝越看越欣赏梧月桐,他怎么就没那福气有这么一个好儿媳呢?听到梧月桐问了,秦鸣帝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块黑色的玉佩,这玉佩通体乌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而且仔细看只有半块,如果两块合起来正中间是一个秦字。

    “这是……”

    “你夫君应该也有这样的玉佩,但他的是整块。”

    梧月桐还是不能理解,秦鸣帝却没有打算给她解惑,只是道:“你夫君见了这个,就知道是何意了。不过你切忌,这玉佩只能给你夫君看,不可让别人知晓。”

    梧月桐点点头,将玉佩收了起来。

    出了宫殿,梧月桐走到秦睿鸿旁边并肩而立。

    “父皇与你说了什么?”

    “他说,等到诛凰与大秦对上,希望我能看在秦凛鸿的面子上,为你们秦家保留一丝血脉。”梧月桐顿了顿,语气有些微妙,“你父皇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秦睿鸿看了她一眼,挑眉:“你就这么自信,凰止衍能够成为天下之主?”

    “性无大师的预言,还能有假吗?”

    “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你一个女人好好相夫教子就行了。”

    梧月桐斜睨着他:“有本事,你别让我来救你父皇啊,我这个该相夫教子的女人。”

    秦睿鸿被她逗笑了:“我现在算是明白,二弟当初为何对你念念不忘了。”

    梧月桐没说话,这种话也不知道该怎么接。秦睿鸿却不打算放过她,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如果我早一点认识你,我也会与凰止衍争上一争的。”

    “太子殿下厚爱,在下不甚惶恐。”

    秦睿鸿不逗她了,正色道:“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你好好准备登基事宜吧,不用管我。”

    “好。”出了皇宫之后,梧月桐就来到凤族所在地。如今凤族大半族人已经从里面迁出来了,剩下的就是一些在里面生存良久的老人。神农谷人能做的,就是尽量减轻他们体内的毒性,让他们多活几年,至于彻底根除,是别想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段时间,凤族有个新生儿出生。经过叶询彻底检查后得出结论,这孩子体内完全无毒。而凤族逆天的武功却传承了下来,只要习武,就可以体现出来。如果想做一个普通人,那就习文。

    梧月桐的到来让那些凤族人很是高兴,毕竟梧月桐在凤族人眼中是救世主的存在。

    “族长!”

    “谷主!”

    “嗯。”梧月桐点点头,随手拉住一个年轻人的手把脉,查看了一下他的眼睛与舌头。发现毒素已经变得很轻微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彻底解毒了。不由得点点头:“叶询呢?”

    “少谷主在红叶林内。”

    梧月桐去了红叶林,如今红叶林的红叶已经不往外扩散了。并且在叶询的带领下,凤族人将井水淋在了树根下,外围的一些树木已经开始变回正常颜色了。

    叶询之所以待在红叶林是为了为上官清月解毒,上官清月是年轻人中最后一个解毒的。因为她的纹身,解毒变得相当棘手,叶询已经三天无从下手了。

    梧月桐好久没见叶询皱着眉头一脸纠结的样子了,不由得有些好笑:“什么情况让你这么为难?”

    叶询看到梧月桐可惊喜了:“师傅!您怎么来了!”

    上官清月和清欢也起身,朝梧月桐行礼。

    梧月桐摆摆手:“正好来大秦有事,就过来看看,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上官姑娘的情况与旁人不同,她的毒就像是毒源,有些源源不断的趋势。每次解药喝下,她体内就能分泌出新的毒素。药还不能下得太重,重了她的身体受不了,突然冒出来新的毒素也会要了她的命。”

    清欢一脸担忧:“谷主,你有什么办法吗?”

    “没关系,就算一辈子只能待在红叶林,只要看到族人能够解脱,我就心满意足了。”梧月桐还没说话,上官清月就安抚起自己妹妹了。

    “那第五倨傲呢,他为你做了那么多,等了你那么多年,你忍心看他一直等下去吗?”

    上官清月沉默了,她之所以说没关系不过是为了安抚妹妹。可她心里又怎么可能真的没有关系,好不容易有了希望,她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在眼光下,可以和心爱的人白头到老。可突然这个希望破灭了,突然又变成绝望了,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有希望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