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田圃镇下王姑娘
    梧月桐带着上官清月和凤族走了,留下第五倨傲站在后面神情复杂的看着。择木有些不忍心:“爷,您媳妇被拐跑了。”

    第五倨傲:“……”因为凤族人众多,男女老少都有,所以租了好几辆马车。梧月桐和上官清月坐一辆,前者闭目养神,后者怎么都睡不着。

    她们昨晚除了解毒,还有达成了一个协议。上官清月跟着梧月桐回诛凰,第五倨傲那边梧月桐不能强迫他。因为上官清月知道第五倨傲对自己的喜欢,只要她要求,第五倨傲一定会选择跟上官清月一起回诛凰。可是清月不用利用他们之间的感情,来逼倨傲做选择。

    “觉得愧疚?”梧月桐缓缓睁开眼睛,“我不过是想试探一下第五倨傲对你的喜欢有多深,凤族回诛凰我不会轻易动用。我会将族人安排好,过正常人的生活。如果你们愿意为诛凰效力,我们热烈欢迎。若你们不愿,也不会有强迫的事发生。这是我的承诺,你大可以安心。”

    上官清月微微一笑:“如果不是提前了解您的人品,就算您与我们有救命之恩,我们也不会对您心服口服。”

    两人相视一笑,互相信任的感觉倒是不错。

    一行人经过了神农谷,梧月桐和叶询下车,其他人则继续前往诛凰。

    梧月桐是想带叶询回家,这是他母亲的要求。

    要上苍穹之巅得先经过田圃镇,田圃镇是五百来户人家的小镇。镇上民风淳朴,自给自足。小镇也有几座酒家,做点小生意。

    小镇酒楼都是一些家常菜,物美价廉,很有特色。

    叶询打量了一下周围来往人群,有些不解:“师傅,为什么不直接回神农谷?”苍穹之巅下有专门神农谷人建的小村庄,那里可以走近路上神农谷,天黑之前可以到达的。可若是在田圃镇逗留,那天黑之前就到不了神农谷了。

    梧月桐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米酒的香味令人回味,闻言笑道:“大长老传信给我,让我回来的时候途径田圃镇给你相看一下王家姑娘,反正现在不赶时间,我自然要帮你看看。”

    叶询微愣,垂眸有些不自在:“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的,你的妻子可是未来神农谷的主母,马虎不得。”梧月桐简单吃了一些菜,催促叶询赶快吃,吃完了就去那个王大夫家医馆看看。

    叶询却怎么都吃不下去,犹豫了一下多喝了几杯酒。

    王家医馆很好找,因为镇上就这一家医馆,就开在最繁华的那条街。医馆说不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该有的东西都有。因为是午膳时间,所以基本没什么人。

    梧月桐站在门口看了一下,突然捂住肚子脸色开始苍白起来,顺便伸手让叶询扶住自己,哎哟哎哟的走进医馆。叶询从来没这么玩过,一时憋得脸色通红,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大夫,大夫……”

    两人走进去,一个白衣姑娘就迎了过来:“怎么了,快进来。”

    白衣姑娘看起来十六七岁左右,长,得娇俏可人,声音也很温柔。扶着梧月桐就进了内间,让她躺在床上开始查看她的情况。

    “哪里疼啊?”王诗晴小心的按着梧月桐肚子,按哪哪疼令王诗晴有些紧张。随后把脉之后又疑惑了,脉象正常啊……

    王诗晴疑惑的目光看向叶询,后者抬头望天,就是不看她。王诗晴正欲开口,一把冰冷的匕首抵住了她的脖子。她只要动一下,匕首的锋芒就可以割破她的脖子。

    “带我们上神农谷。”梧月桐声音低沉,带着危险。

    王诗晴脸色苍白,但还算镇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少装傻,你们田圃镇就是神农谷最好的掩护。你要是不乖乖听话,你这脆弱的小脖子可就扛不住了。”其实只要王诗晴低头就可以看到,梧月桐抵着她脖子的一面是刀背,割不破皮肤的。但这种关头脖子她都不敢扭过来,哪里敢朝下看啊。

    王诗晴犹豫了一下:“我也是听说……田圃镇和神农谷有来往,但我真的不知道神农谷具体位置在哪啊。”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小姑娘长得挺漂亮的,就这么死了太可惜了啊。”梧月桐说着,将匕首朝她脖子紧了紧。王诗晴闭上眼睛,一脸宁死不屈。梧月桐突然有些无趣,不是说王家姑娘聪明机灵吗,她怎么没看出来,谣传的水份太大了吧。虽然宁死也不愿说出神农谷位置很值得欣赏,但灵活不足。梧月桐更愿意她先假装同意,然后找办法脱身。

    梧月桐收回匕首,笑笑:“跟你闹着玩的,别紧张。”

    王诗晴苍白的脸色也渐渐褪去,微微一笑:“我知道。”

    “你知道?”这下轮到梧月桐惊讶了,所以她刚刚的害怕是装的?

    王诗晴看向叶询,朝他行礼:“家父曾给诗晴看过少谷主画像。”

    梧月桐冏了,所以他们刚刚的演戏在王诗晴看来,都是陪他们演?不对啊,如果王诗晴早知道他们此行是试探,为何要表现得如此平庸,莫非……

    叶询也与梧月桐想法一样,所以他面色温和的朝王诗晴回礼:“让王姑娘见笑了。”

    “没关系,如果没有猜错,这位就是尊师神农谷谷主吧,果然是诛凰第一美人,不是我等平民所能企及。”

    梧月桐摸了一下脖子有些尴尬:“你太自谦了,其实我对你第一印象还不错的。”

    王诗晴微笑,不置可否:“天色已晚,谷主与少谷主不如先在寒舍歇下,明日再启程回神农谷。容小女去做几个小菜,还望谷主和少谷主不要嫌弃。”

    “麻烦姑娘了。”

    王诗晴走后,梧月桐越看越觉得这姑娘大方得体。不由得微微点头:“叶询,你说人家姑娘是不是没看上你,所以故意表现得差一点啊?”

    叶询眼观鼻鼻观心:“大概吧,所以明日回谷中,得让我娘慎重考虑。”

    “我怎么觉得,你对王姑娘没看上你这件事,很开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