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婚期取消胎有危
    入夜,万家灯火。

    叶询站在一块石头上面,抬头看着苍穹之巅。高耸入云,一眼望不到顶端。四面云雾缭绕,夜色中更是看不清。

    “少谷主。”

    叶询转身,声音温和:“王姑娘唤我叶公子即可。”

    王诗晴静静看着他,面容分不出喜怒:“其实我挺不甘心的,明明我等了你两年,却等来你告诉我,你不能娶我。”

    其实哪有什么看过画像,不过是因为叶询提前给王诗晴传过信。希望她能帮忙,在梧月桐面前演场戏。因为若是王诗晴看不上叶询,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也会好一点。虽然他们两的婚事还没敲定下来,但只要有心人打听,还是知道一些只言片语的。所以不能娶她这件事,叶询觉得很愧对于她。

    听到王诗晴这样说,叶询只能苦笑:“他们定下婚事的时候,我并不知情。若知情……”若知情,他就不会在后来喜欢上清欢,就不会左右为难了。

    王诗晴面色淡然:“我可以知道原因吗?你费尽心思退婚的原因?”

    叶询沉默片刻:“我已有心上人。”

    “已有心上人却没有说出来,证明你不确定那位姑娘是否也对你有意,是不是?”

    “你不要这么聪明……”

    “那如果那姑娘对你无意呢?”

    叶询微愣:“那也不能娶你,这对你不公平。”

    “如果我说我不介意呢?”

    叶询彻底愣住了,他怎么都没想到,王诗晴会对他……王诗晴被叶询的表情逗笑了,摇摇头道:“你不用这么紧张,喜欢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我与你从未见过,又怎会对你情根深种?我王诗晴配你叶询的确是高攀,但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高攀。我喜欢两个人平等的关系,如小镇上的居民一般,没有小妾勾心斗角,没有丈夫变心家庭纷争。你不喜欢我我也很乐意,正好我也不喜欢你,你也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

    叶询听完,如释重负,朝王诗晴深深一辑:“与姑娘无缘,是叶询的损失。”

    梧月桐靠在墙上,仰头看着天空,摸着下巴沉思。莫非自己平日对叶询表现得太过严厉,导致他以为自己是那种不通情达理,一意孤行的老学究?嗯……得赶紧把他这种想法给改正过来,叶询不喜欢,难道她还会逼着娶不成?这个王诗晴也是个妙人,如果能晚生十五年,说不定可以做她儿媳妇。

    才两岁就被自家娘亲想着婚姻大事的凰黎书打了一个喷嚏,抬头望天……一定是他娘又想他了。

    翌日一早,梧月桐和叶询就启程上了神农谷。路上,梧月桐逼问叶询,终于从他口中逼问出了上官清欢的名字。

    “你喜欢清欢早说啊,我难道会迂腐的不同意?”

    叶询苦笑:“我不知道清欢对我是否有意,万一无意,那她的名声……”

    “你与她朝夕相对那么久,你这块木头都开窍了,更何况她呢。说不定你们是两情相悦,只不过没有挑破罢了。今日你若是不将此事告知我,你在你母亲那一关就很难过了。”

    叶询听出了梧月桐赞同的语气,开心的感谢:“还是师傅对我最好了。”

    “那是,”梧月桐挑眉,“先把这边的事处理好了,就回京城准备你和清欢的事。”梧月桐说完觉得有些怪异,怎么最近几年她一直在充当红娘的角色给人办婚事啊?果然是年龄到了,一个个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他们也省心,自己找对象,不用她操心。

    回到神农谷,梧月桐先将谷内一些事处理了,到了晚上就拉着莲蓉长谈关于叶询的婚事。两人谈了什么叶询不知道,只知道第二天梧月桐离开的时候,又顺利将叶询带走了。莲蓉看着叶询只是叹口气,什么都没说。那表情好像是儿大不由娘,随他去了。

    回京城的路上,叶询殷情的很,端茶倒水格外上心。梧月桐坦然受了,自己的徒儿不享受他的伺候,还能享受谁的不是?

    师徒两一路悠哉悠哉的回京城,半个月本该到京城的路,被两人玩了一个月。

    回京城之后,梧月桐看着繁华的街道有些不适应。

    “还是山山水水好玩啊,京城这四方城反而太压抑了。”

    叶询没说话,毕竟梧月桐身为诛凰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只怕永远都离不开这四方城。

    因为梧月桐是趴在窗口的,所以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街上的情景,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停车。”

    梧月桐从车上下去,让叶询先回揽月楼,她则进了济世堂。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奔波,差点忘了,宿如雪快要临盆了。按理说,这个时候应该安心待产,怎么挺着大肚子跑出来了。

    济世堂内,宿如雪脸色有些苍白,由雪啼扶着走出来。

    “娘娘,您还好吗?”

    宿如雪微微摇头:“还……”话音未落,宿如雪就脚下一软倒了下去。

    “娘娘!”

    不过宿如雪没有摔倒在地,因为被梧月桐及时扶住了。宿如雪抬头看到梧月桐,眸中好似看到了希望:“太子妃……”

    “先坐着,脸色怎么这么差。”

    梧月桐皱眉,将宿如雪扶到一旁坐下,把脉之后心中一沉。

    “你前段时间中了毒?”

    宿如雪没力气说话,雪啼红着眼眶点头:“是府上的丫鬟,想爬床被娘娘羞辱,之后就怀恨在心。”以宿如雪的性子,遇到有女子觊觎自己的丈夫,还真做得出来当场羞辱的事。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想欠你人情。”宿如雪笑笑,那毒药发现得及时,所以她的孩子还有自己都无大碍。虽然梧月桐是神农谷主,可她们二人其实并没有多少交情。

    “那你现在还是不想欠我人情吗?”梧月桐面无表情,搞不懂这个女人的想法,面子就这么重要,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现在……”宿如雪勉强抓住梧月桐的手,“我一直,在等你回来。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先回太子府。”梧月桐无奈,谁让自己心软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