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一身傲骨难自弃
    听说太子妃回来了,凰黎书扔下手中的笔就跑出去了。

    “娘亲!”

    梧月桐本来有些淡然的脸听到这声呼唤瞬间扬起大大的笑脸:“哎~”

    凰黎书跑过来,梧月桐蹲下来与他平视,母子两互相打量着。

    “嗯,胖了(高了)。”

    梧月桐抽抽嘴角,一把捏起凰黎书小脸:“小兔崽子会不会说话。”哪有一见面就说他娘胖了的。

    凰黎书把自己的脸拯救出来,心疼的揉了一下。都怪自己这一脸婴儿肥,一下就被捏起来了。

    “本来就胖了,爹爹说你玩得乐不思蜀了。”

    梧月桐望天,好像是有那么一丢丢过分吼?

    凰黎书这才把视线转到一旁的宿如雪身上,浅浅行礼:“三婶娘。”

    宿如雪羡慕的看着母子互动,闻言微微点头,她实在没力气说话了。正好正仪院出来了几个丫鬟,梧月桐让她们将宿如雪扶回院子。

    “你爹呢?”

    “爹爹在皇宫呢,半月前大秦新皇登基,皇爷爷触动挺大的,这段时间爹爹还有几位叔叔都在皇宫守着。”潜台词就是,诛凰帝也快不行了,所以几位儿子都在守着。怪不得宿如雪身体差成这样,凰鹤君也没有在身边,说不定他还不知道这事。

    正仪院内,宿如雪躺在软塌上看着窗外发呆。梧月桐走进来,吩咐丫鬟准备洗手用品。

    梧月桐先帮宿如雪摸了一下肚子,胎位是正的,就是宿如雪身体太过虚弱,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得住生产。

    “催生吧,再拖下去,你和孩子都有危险。”已经满八个月了,此时催生也不算太早产。

    雪啼微微犹豫:“现在催吗?要不要去通知我家殿下回来?”

    梧月桐摇头:“她身子太差,先养三日再催生。不过通知你家殿下回来是要的,让他这几日就陪着你家主子吧。”

    这样看起来情况好像很凶险……雪啼红了眼眶,不敢在自家主子面前哭,转身找了个借口跑出去了。

    宿如雪倒是很豁达,勾起嘴角扬起苍白的笑容:“你能看出是男孩还是女孩吗?”

    “男孩。”

    “真好……”宿如雪闭了闭眼睛,“如果出了意外,至少为他留下了一个儿子。”

    梧月桐皱眉:“好什么好?留下儿子又如何。你死了他最多为你守制三年,之后再娶新的女人,那女人会好好待你儿子吗?就算那女人温柔善良,你就敢肯定她有了自己孩子之后还会善待你儿子?”梧月桐搞不懂这些古人的逻辑,在她看来,自己的孩子就得自己亲手带,要么就别生下来。有了后妈就有后爸,这话一点错都没有。

    宿如雪闭上眼睛,遮上满脸泪水,忍了一下没忍住,声音带着哽咽:“你以为我舍得将自己的孩子留给旁人照顾?可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你不是也没把握吗,不然为何要催生?”

    梧月桐沉默了一瞬:“今日去济世堂,大夫怎么说?”

    宿如雪看着房梁视线放空:“大夫说,听天由命。”

    凰鹤君和凰止衍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这句话,二人不由得顿住脚步。凰止衍停下是想看凰鹤君的反应,后者愣愣的站在原地,有些恍惚。什么叫,听天由命?

    梧月桐叹气:“我不是神,没办法起死回生。如果你中毒当日及时告诉我,说不定我还可以保你们母子平安。可是现在……我只能尽量将你保住。”

    宿如雪偏头看她:“怎么个将我保住法?”

    “用药将毒引渡到孩子身上。”

    宿如雪嘴角颤抖,那孩子就必死无疑吗?可她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什么后果?”

    梧月桐犹豫了一下:“可能要切除一些东西……以后无法生孕。”

    宿如雪压抑的哭声如小猫一般挠着凰鹤君的心,都怪他疏忽才会让雪儿受这样的痛苦!

    凰鹤君在外面平复了好一会儿情绪才进去,宿如雪喝了药之后脸色也好了几分。

    “夫君……”

    凰鹤君走过来握住她的手,一时说不出话来。

    梧月桐走出去,将空间留给夫妻二人。院子里,凰止衍正抬头看着梅花新芽。

    “阿衍……”梧月桐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自己老是跑出去玩。凰止衍回头,温润一笑:“去哪玩了?”

    “去了扬州,顺便看望我外祖母。阿衍,什么时候你能陪我去游历世界,该多好。”梧月桐神色向往,“我想去江南,去潮州,与你一起去看南方山水,北方大雪。荒漠,草原……只可惜,你是太子,以后的皇帝,你哪里都去不了。”

    凰止衍伸手将梧月桐揽进怀里,声音坚定:“五年,给我五年时间,我会将一切都处理好,带你游历四川,带你纵情山水。”

    “好。”就算是一个美好愿望吧,梧月桐伸手揽住凰止衍的腰。

    屋内,凰鹤君将脸埋在宿如雪手心。良久,宿如雪感觉到了湿意,不由得笑了:“夫君,你说我这一辈子,都是被骄傲所累,我到底图什么?”

    “说什么傻话,你一辈子还长呢。”凰鹤君声音微微低沉,听不出泪意。

    宿如雪嘴角弯了弯,继续道:“因为我的骄傲,我们浪费了三年时光。因为我的骄傲,我错过了最佳营救时间。因为我的骄傲……”宿如雪顿了顿,没有说出下一个可能,只是笑道,“我对太子妃始终心存芥蒂,到了最后,因为我的这份骄傲,最终害人害己。”

    “别说傻话。”凰鹤君揉揉宿如雪脑袋,“好好把身子养好,待皇兄登基,我们就带着母妃去封地。皇兄善待于我,我们的封地在南方。山好水好,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好。”多美好的愿望。宿如雪闭上眼睛,将泪意掩藏。

    翌日清晨,以丫鬟的尖叫打破太子府的宁静。宿如雪自缢于房梁之上,可能是怕玷污了太子府的地盘,所以她找到了一处闲置的屋子自缢的。若不是门窗大开,路过的丫鬟也看不到她。

    梧月桐闭了闭眼睛,声音沉重:“将她放下来,孩子还有救。”

    宿如雪这是在用她的方法,逼梧月桐救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