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四人进宫大选妃
    若水瞥了她一眼,叹气:“你懂什么,如今的皇后是个心善之人,从不喜打杀奴才。这些人是初犯,警告她们一番就好了。如今宫里正是用人之际,一切等皇后娘娘示下再说。”

    “奴婢知道了。”再说梧月桐,在锦澜进宫帮忙之后轻松了不少。因为锦澜之前管过义善堂,所以对管理事物方面有经验。她又聪明,一点就通。林嬷嬷表示,荣王妃比皇后娘娘好教多了。

    梧月桐表示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锦澜也没有这种觉悟,反而作为旁观者的林嬷嬷颇有些无语。

    后宫有锦澜,有太后帮衬着,前朝只能靠凰止衍自己。凰止衍上朝后第一件事就是安排底下的官员科举,其他动作倒是没有。不过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大家都在观望等着新皇的第一把火。

    这不,因为气氛稍显诡异,就有人提议后宫该添人了。开春之后除了科举,还有新进宫女太监。除此之外,皇上后宫也该增添一些人了。毕竟以前是太子就不说什么了,现在当了皇上,得为皇家开枝散叶才是大事。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觉得很有道理,纷纷提议让皇上选人充盈后宫。

    凰止衍修长手指敲了敲龙椅扶手,就在凰恒昔准备上前替皇兄找个借口回绝的时候,凰止衍点头了:“爱卿言之有理,朕记得徐爱卿幼女刚好到年龄,不如明日就送进宫吧。”

    有这等美事?徐大人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皇上初登基,这个时候送人进宫,那就是最初一批妃子,就算是熬资历,也有时间优势啊。

    不只徐大人这么想,其他官员心里也是这么觉得的,纷纷上前启奏说自己家也有妙龄女孩,可以送进宫来伺候皇上。凰止衍笑眯眯说其他的可以等来年开春大选秀女再送进来,明日先送几个知书达礼的过来再说。

    那些官员喜极而泣啊,皇上终于不再独宠皇后一人了,终于开窍了。

    下朝之后,凰恒昔忙追上自家哥哥,不解道:“皇兄,你这是在做什么?”以皇嫂的性子,皇兄大肆选妃只怕要闹起来吧。不过有琳琅的前车之鉴,凰恒昔还以为又是什么计谋呢。

    没想到凰止衍无所谓道:“什么做什么,选妃啊。明日进来四位妃子,贤良淑德四个位置,刚刚好。”

    “皇兄你竟然……”凰恒昔有些不敢相信,自家哥哥这是变心了?

    凰止衍被他逗笑了,按着他脑袋,道:“你皇嫂不是嫌后宫事物太烦躁吗,朕就给她安排几个帮手。不然光靠宫女有些事可做不来,至于那些人有哪些权力,不也是你皇嫂一句话的事。等过几年,皇兄帮你夺得了天下,就传位给你。她们几个也还年轻,都可以放出去另嫁,何乐而不为。”

    凰恒昔有些触动:“皇兄你真的,不想做皇帝?”

    “从我出生那日起,就注定要做皇帝。每个人都告诉我,你要努力,你以后是天下之主。拯救天下万民于水火之中,就靠你了。却没有人来问过我,我究竟愿不愿意当这个皇帝。”

    “那皇兄现在知道了,自己不想做皇帝了?”

    “也不是,一开始我觉得,既然这是我的命,那我就受着吧。可直到遇到了你皇嫂,她不喜束缚,不喜名利。规规矩矩的做太子妃,做皇后皆是为了我。那我也应该为你皇嫂做点什么……小九,以后要多看多学,我与你皇嫂能不能去游历山川,就看你啦。”

    凰恒昔很想说不是还有他们儿子……但一想到凰黎书对学习繁文缛节一副不感冒的样子,就释然了。两个不看重名利的人,生出来的儿子自然也是一样的性子。所以对于哥哥的期待,他表示接受。反正这个天下,他们兄弟两谁来做都是一样的。就算日后后人有什么造化,那也不是他们去操心的事了。

    凰止衍准备纳妃的消息传到了后宫,宫女太监们伺候着梧月桐皆小心翼翼,时不时观察她的脸色。可人家梧月桐该吃吃,该喝喝,太子殿下也没心没肺一般陪皇后玩乐,一点都不当一回事。看得宫女们急死人,你们母后究竟有没有快要失宠的觉悟啊!

    晚上,凰止衍回宫用膳,梧月桐给他乘了一碗汤:“哪四家姑娘?”

    凰止衍微愣,随后笑开,真是知他者桐儿是也。凰止衍揉揉梧月桐脑袋,将四家说了。

    梧月桐点头:“这几位在贵女圈都颇有口碑,的确是知书达礼的好闺女。就这么进宫,会不会太浪费了?”

    凰止衍无所谓:“我又没有逼迫她们,她们若是不愿,你就送她们回去好了。”

    “行,那就这么决定了。”

    一家人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话,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后宫,等着明日四位贵人进宫呢。

    翌日,几乎是宫门一开,四位姑娘就进宫了。她们首先要去拜见皇后,等候皇后安排住处和身份事宜。

    她们进宫之后以为会遇到下马威,毕竟她们来得那么早。但出乎意料的是,她们来的时候梧月桐已经在主位坐着了。

    “臣女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福。”

    梧月桐点头,声音柔和:“都起来吧,来人,赐座,上茶。”

    四人坐下了,梧月桐接过若水手中的折子。这折子上面写着几人的身份信息和各自擅长的东西,其中最小的才十五岁,最大的十七岁。

    在梧月桐看折子的同时,四人在互相打量。毕竟她们是第一批进宫的妃嫔,谁先承宠很重要。

    至于皇后,她们一直有所耳闻。太子妃梧月桐是整个京城女子艳羡的对象,五年独宠,府上只她一人。如今终于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开春还会大选秀女,她们对皇后同情有之,幸灾乐祸亦有之。

    梧月桐大致知道了四人的情况,看着下面四个花骨朵一般的人微微一笑。

    “哪位是徐玉蓉?”

    一位着鹅黄色长裙的女子起身,朝梧月桐盈盈一拜:“回皇后娘娘,臣女徐玉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