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新帝即位科举开
    “结盟一事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凰止衍揉揉凰黎书脑袋,他能主动考虑帮他解决问题他已经很欣慰了。虽然他身体有个成年人的灵魂,但从外形上看只是一个小孩罢了。

    “我不是要爹爹国与国之间结盟,而是他们将领之间私下结盟。比如我们被商周围困在了千山岭,大秦军队伪装成援军的样子救我们于水火之中。并且承诺他们,等他们攻打凤凰山的时候,我们商周会助他们一臂之力。”

    凰止衍双眸一亮:“这是你想出来的?”

    凰黎书挠挠后脑勺:“对啊,灵光一现突然想到的。”

    “好孩子,真是帮了爹爹一个大忙。”凰止衍说完就下去执行去了,至于怎样才能执行得不让商周发觉。那就要看他的策略了。

    很快,诛凰与大秦皆打了几场漂亮的胜仗,直接拿下了商周两个城池与十个县。至此,短时间内再也打不进分毫。

    商周周尧帝急的头发都要白了,身体每况愈下,在一次上朝之时吐血昏迷之后,周隐庭顺利登基为帝。至此,三国才迎来了全新的帝王时代。

    边关打仗,科举要照常举行。全国各地新鲜才子皆赶赴京城,为十年寒窗苦读画上最浓厚的一笔。他们带着希望与梦想,来到京城。

    梧月桐在皇宫里待着无聊,出来走走在揽月楼歇脚。叶询带清欢回神农谷见家长了,所以人都不在。梧月桐只能把锦澜白芍还有行柒柒喊出来,反正她们两的夫君都在忙着科举的事,没时间陪她们。白芍如今是一品国公夫人,身份也很是尊贵。

    看着底下来来往往的书生学子,白芍笑道:“要在这么多人中选拔出两百人,那这两百人还真是大才子才行。”

    行柒柒点头道:“相公说了,这一届学子是最难的。因为新帝即位,他们不知道新帝的喜好,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答题。”

    “所以第一年的科举皇上非常重视,以往总有一些投机取巧的人挤掉了有真才实学的人。”

    “投机取巧也未必不好,官场与学场可不一样。除了有才,还要思想灵活,做事善谋才能真正得到重用。”梧月桐起身走到窗边看着下面的莘莘学子,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你们说,如果这些人中混入一两个卧底……”

    梧月桐是被接二连三的卧底给弄得杯弓蛇影了,不过这个担心也不无道理。锦澜点点头:“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最好我们的人也能卧底进去。”

    “要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卧底啊?”行柒柒好奇。

    “长袖善舞,又往往有真才实学。”

    “啊,我想起来一个人。”锦澜笑了笑,“第五倨傲反正没事,让他去考考试呗?”

    梧月桐一个念头,第五倨傲就被迫一身书生的打扮混进了人群。要是以往他是绝对不会答应此事的,但清月见他成了书生打扮之后笑得可开心。那么为了博媳妇一笑,牺牲一点形象也是值得的。

    一开始,梧月桐提议让第五倨傲扮成一个寒酸书生,被第五倨傲一口否决了,理由是,你见过如此贵气的寒酸书生?梧月桐觉得自己迟早要被他的不要脸打败。所以第五倨傲扮成了一个纨绔书生,带着书童择木大摇大摆的混进了人群。

    每到科举的时候,京城那些书斋铺子就格外生意火爆。

    “……怎么样,你要不要一起去拜见徐大人?”

    “我家境寒酸,哪有多余的银钱送礼。”说话的男子有些愤愤不平,又有些对自己处境的无奈。

    第一个说话的男人叹口气:“怪只怪这位新的考官大人给了他们可乘之机,以前的太傅大人刚正不阿,哪里有这些事发生。”

    “你们说的,可是贤妃父亲,徐大人?”第五倨傲突然凑过去,吓了两人一跳。他们回头看第五倨傲,不由得眼皮一跳。眼前这位公子虽然穿着普通的书生模样衣服,但满身贵气遮都遮不住。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那些公子哥家里都有些裙带关系,官官相护,哪里有他们这些人说话的位置。

    所以他们忙摆手,顺便躲开第五倨傲:“没有没有,公子听错了,我们在讨论去年太傅大人出的考题,关徐大人什么事。”

    “哎,你们慌什么啊。”第五倨傲一手拉住一个,顺便给择木使了一个眼色。择木忙将两人手上拿着的东西拿去付钱,付完钱再塞到两人怀里。第五倨傲笑笑:“我这人有个特点,就是喜欢交朋友。你们刚刚说的事,我很感兴趣,不如说与我听听?”

    都说那人手短,第五倨傲那么强势,两人也有些无语。之前仇富的书生就忍不住了,将他塞到他手上的东西放到一边。道:“有钱就了不起啊,想知道什么不会让你小厮去打听吗?今年的主考官就是那个徐大人,你自己去送礼啊!”说完不顾众人目光,气急败坏的推开人群离开了。

    “云恪,云恪兄……”他的朋友一脸歉意的看着第五倨傲,道,“实在抱歉,云恪兄性子直了点,但不是故意针对你。谢谢你的字帖,不过我们自己可以买。”说完就去追云恪去了。

    第五倨傲转身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一脸若有所思。

    “听说你财大气粗了一把,被两个耿直书生鄙视了?”梧月桐举着茶杯打趣他。第五倨傲挑眉:“是他们自己迂腐,不就送他们两样东西然后打听一个消息吗,打听完我就走,又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干嘛要反应那么大。”

    “你是商人,平日接触的都是小人,哪里能懂得这些读书人所谓的信仰。不是有一句话叫,不乞嗟来之食吗,你的行为在他们看来就是施舍他们,他们能不恼羞成怒吗?”

    “真费劲,”第五倨傲灌下一杯茶,“所以我最不爱的就是和书生打交道,这些人还是交给你男人去头疼吧。”

    梧月桐不置可否,反正这些书生都会在凰止衍手中发挥效用,新鲜血液涌入朝廷的同时,官场混乱也就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