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千钧一发挑护卫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来,黑衣人被姒鸾拦下,一时脱不开身。梧月桐站在那里皱眉,找准机会出手,银针飞了出去。

    姒鸾打到一半对手不动了,她眨眨眼睛收手看着自家主子。

    梧月桐将惊疑不定的李芸卿扶起来:“你没事吧?”

    “没,没事。”李芸卿看着突然出现的姒鸾,不由得苦笑,皇后娘娘身边怎么会没有暗卫保护呢,是自己一时忘却了。不过她这种有危险第一反应将梧月桐推开的精神,更难得可贵。

    “带下去,好好审审。”

    “是。”姒鸾提着黑衣人衣领子离开了,梧月桐扶着李芸卿准备回宫。

    有了之前惊喜的一慕,李芸卿有些腿软,但让皇后扶着她,她还是觉得受宠若惊。

    “皇后娘娘,臣妾自己走就好了。”

    梧月桐也不强求,走在她旁边:“刚刚那种情况,你不怕死吗?”

    李芸卿笑笑:“怕死,但那种情况,皇后娘娘的命比臣妾的命重要。”

    “就算当时你避开了,本宫也不会怪罪于你。”

    “如果那个时候臣妾死了,那皇后娘娘也会善待臣妾家人吧。”

    梧月桐停下脚步,看着她:“你应该察觉得出来,你们进宫得不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李芸卿正欲开口,若水脚步有些匆忙的走过来:“娘娘,两位国公夫人进宫了,但定国公夫人情况有些不太好。”

    柒柒?

    “扶着良妃,一起过来。”

    “是。”

    等梧月桐回宫的时候,就看到行柒柒捂着肚子脸色苍白的躺在软塌上。梧月桐忙过去查看,一喜之下又一惊。

    “动了胎气。”

    白芍点头:“我们在街上遇到了黑衣人袭击,柒柒跟人动手了。”

    梧月桐低头写药方,写完之后若水扶着李芸卿过来了。

    “快去御膳房拿药。”

    若水接过药方二话不说离开了,梧月桐又给行柒柒施针,这才让她状态好了几分。

    “黑衣人袭击?”

    “嗯,武功不错,但不是我们对手。”

    梧月桐凝眉思索片刻,突然面色一变:“遭了,黎书!”

    凰黎书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感受到死亡的来临。如果不是他从会走路开始就在训练,只怕躲不过这致命一剑。剑从脖子处插肩而过,在脸上划上一条血痕。

    刺客一击不中,有些愣怔,毕竟一个两岁的小孩躲过他这个高手的一击偷袭,也太令人无法相信了吧。

    凰黎书握紧拳头,紧紧盯着刺客,就在他愣怔的时刻,周围的侍卫已经发现异常围了过来。刺客的任务就是杀死凰黎书,所以他不顾自身安危,依旧一心朝凰黎书攻击而去。

    凰黎书正想着用什么样的方法躲过这一剑,刺客在离凰黎书十步远的地方停住了。从后面穿过来的剑刺穿了胸口,让他死不瞑目。

    高大的身体倒下,露出后面凰止衍冷凝的脸。刚刚就是凰止衍及时过来,拔过侍卫的剑用内力带着扔了出去,凰黎书才没有受伤。

    脱险之后侍卫松了一口气,若太子殿下出了任何差池,那他们这些侍卫真的可以以死谢罪了。

    凰止衍眸光微凉的瞥了他一眼,侍卫忙跪下请罪。

    凰黎书跑过来:“爹爹。”

    凰止衍视线一柔,蹲下身子与凰黎书平视:“有没有受伤?”

    凰黎书摇头,这种程度的擦伤对男人来说真不算什么。凰止衍也是这么想的,摸摸凰黎书脑袋,表示认同。

    梧月桐跑过来就看到凰黎书脸上的血痕,血都快流脖子里了。

    “黎书!”梧月桐拿出帕子捂住他脸,“还有哪里受伤了?”

    “娘,我没事,爹爹来得及时,就脸擦伤了。”

    果然不出梧月桐所料,先是白芍行柒柒,后是梧月桐和凰黎书,皆遇到不同的杀手行刺。最后是锦澜,还好当时凰恒昔没有走远,也算是有惊无险。

    被活捉的那个刺客也没有撬出任何有用的消息,刚给他说话的机会他就咬破嘴里的毒囊死掉了。

    此事引起了凰止衍高度重视,梧月桐身边好歹还有姒鸾保护着。凰黎书身边什么人都没有,那些侍卫遇到手法高明的杀手根本一点办法都没有。就像这次,如果不是凰止衍及时赶到,凰黎书不死也残。

    可凰止衍身边三个人,暂时抽不出人手来保护凰黎书。重新培养又太晚,外面招进来的杀手又不太放心。对于此事,梧月桐给出了解决方法:“这个简单,凤族五岁以上,十岁以下的孩子也有不少。他们基本都是从小练武,让黎书自己挑两个。”

    梧月桐一句话,五岁以上十岁以下的小男孩就被送进宫五个人,这五个人都是精挑细选的,根骨极好适合练武的。

    凰黎书站在几人面前,走过来又走过去,负手而立一副小大人的摸样:“我娘说让我挑两个,但我只要一个就好了。毕竟我自己也在练武,要那么多人保护我也没用。我也不需要太聪明的,聪明有时候会自作聪明。但我也不要太笨的,太笨了我怕跟不上我的思路以后也会很烦的。”

    面前五个人心里都在嘀咕,太子殿下果然是神童,两岁就会说这么多话了。

    “来,现在我就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谁答的上来,我就选谁做我的护卫。”

    几人提起精神,听着凰黎书的话。

    “如果有一天,我被迷惑了心智,在我清醒之时,我让你杀了我,你会怎么做?”凰黎书指着最小的那个男孩,“你来说。”

    小男孩才六岁,挺起胸膛有些紧张:“您是我的主子,我都听您的。”

    “哈哈……”

    其他几个哄笑起来,旁边的宫女太监也忍俊不禁。

    凰黎书叹气,看向下一个:“你呢,说说看,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我不知道,您是主子,我不可能杀您。可您的命令,我又不能不听……”

    凰黎书拍拍他的肩膀,走向下一个。第三个小男孩皱眉沉思:“可以让他们两个先回答吗?”

    “噢?”凰黎书挑眉,有了一点兴趣,“那你们两个先回答。”

    剩下两个一个八岁,一个九岁,回答的话一个是“不可能动手。”一个是“看情况而定。”这两个都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