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出手大方接买卖
    现在只剩第三个六岁的男孩了,如果他的回答不能让凰黎书满意,他就只能在这五人中随便挑一个了。

    六岁的男孩一脸坚定:“我不会杀您的,我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您做坏事。如果实在阻止不了,我就把您打晕,然后想尽办法救您。您被迷惑心智,我就想办法让您清醒!”

    凰黎书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暮词。”

    “好,以后你就是我的贴身护卫了!”

    凰黎书挑到贴身护卫,凰止衍也查出了那些杀手的身份。主要是他们又来了一轮刺杀,这次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活捉了两个。在他们自尽之前,就将他们嘴里的毒囊给弄出来了。梧月桐身为神医,医毒双休,多的是让人生不如死的法子。再坚强的杀手也禁不起这样的摧残,所以其中一个没忍住就招了。另一个他是没熬住,直接死了。

    杀手来自神隐门,白芍在里面待过。但白芍属于外门弟子,这次来刺杀的是内门核心弟子。

    “一般动用内门弟子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人数众多,二是对方身份贵重。”对于神隐门,白芍显然比旁人了解得多,“其实神隐门创立初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皇室成员不接。但后来为了钱,这条规矩也基本废了。”

    凰止衍点头:“前朝神隐门曾暗杀过大秦一个王爷,先皇大怒,下令剿灭神隐门。那段时间神隐门元气大伤,苟延残喘才活下去。如今,居然忘了教训,来刺杀皇后与太子。”凰止衍眯起眼眸,神隐门留不得了。

    梧月桐微微一笑:“既然迟早是要剿灭神隐门的,那我们不如在剿灭之前让他们多做一些事情。虽然不知道买主是谁,但刺杀对象都是女眷和小孩,就证明对方清楚我们的实力,能做出这种事的,除了商周那位,还能有谁。”

    “你想买神隐门杀人?”

    “没错,不过我们都是神隐门暗杀名单中的人,自然不能去。他去,最好。”

    他是谁?

    还能有谁,除了第五倨傲,谁还是那个有钱又闲的人呢。

    择木很为自家主子不平:“公子,您好歹也是第五家族掌舵人,怎么这皇后指使起您来,一点压力都没有呢?”

    第五倨傲捏了择木耳朵一眼:“知道就别说出来了,我不要面子的啊!要不是梧月桐说我不去就让清月去,我能甘心做跑腿的吗?”第五倨傲气得不行,阴险狡诈的女人,真是抓住他命脉了。

    择木很想说,公子您如果再继续下去,只怕要被那个皇后指使一辈子了。梧月桐要是知道择木的想法,肯定会反驳。她可没想指使堂堂第五家族掌舵人一辈子,等她不做皇后了,他们就桥归桥,路归路了。就连凤族族长这个位置,她都打算传给清月不做了。

    第五倨傲暂时不知道梧月桐的想法,他现在正乖乖的找神隐门负责接待的地方。以他家族庞大的信息网,找到这个位置易如反掌。

    “第五家主……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啊。”接待人看着第五倨傲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大金主,他也的确是最大的金主了。

    第五倨傲吊儿郎当的看着他:“少废话,我这有一笔买卖,你做不做?”

    “只要第五家主出得起价钱,就没有我们不敢接的买卖。”

    第五倨傲抬手,从择木手里接下一沓银票拍在桌子上。

    “这是定金,事成之后付双倍。”

    银票的面值和厚度都让负责人眼皮跳了跳,光这定金都抵得上神隐门一年的收入了。第五家族出手,还真是大方。

    “目标。”负责人手放在银票上,淡淡开口。第五倨傲说了三个名字,挑眉看负责人脸色。他果然在听到第一个名字的时候眼皮跳了跳,但感受着手下银票的厚度他又犹豫了……终于金钱的诱惑战胜了理智,他咬牙接下此单。第五倨傲表示很满意他的上道,顺便随手给了他一张银票作为小费,很信任的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自己期待他们的办事效率。

    神隐门接下刺杀周隐庭任务先不提,再说九天的会试终于结束。考生们又爬着出来的,有相互搀扶着出来的,还有的是被担架抬着出来的。这九天的非一般折磨给他们十年寒窗苦读划下浓厚的一笔,等三日后科举结果一出来,那些人就能知道,这十年是不负期望还是需要三年后再来了。

    宋子庸和萧御虽然没有像考生一样那么辛苦,但作为主副考官他们一直盯着那些人也是很累的。特别是萧御,他宁愿骑九天马赶路也不想再经历这坐着不动的九天。

    病殃殃的回府,萧御找到白芍就往她身上扑:“芍儿我快不行了。”

    白芍保住他,有些无奈:“去睡吧,睡醒了给你做好吃的。”

    “好。”

    萧御随口应了一声却趴着不动,白芍无奈,只能半拖着他去房间。萧御直接用力将白芍扑倒,两人一起道在床上。

    “别闹……”

    “陪我睡会儿,想你了……”萧御声音带着浓浓困倦,让白芍心软。算了,就陪他一起睡会儿吧。

    宋子庸比萧御情况好点,毕竟当初他也经历过会试,那个时候他还是考生呢,现在是考官可比考生轻松多了。

    回府之后行柒柒就站在路中间看着他,笑容温柔。

    宋子庸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在等我?”

    行柒柒乖巧点头。

    宋子庸有些奇怪,按以往的行为,行柒柒不该扑过来抱住他吗?宋子庸走过去摸行柒柒额头:“哪里不舒服吗,怎么这么不对劲?”

    行柒柒哭笑不得:“相公平日总让我温婉一点,如今又觉得我不对劲,真难伺候。”

    宋子庸笑着拥她入怀:“我什么时候真的逼你做大家闺秀了,你做你自己就好了。走吧,伺候我更衣,我要休息一下。”

    “行,那等你醒了,你就把孩子名字给起了。”

    “好。”宋子庸揽着行柒柒走了几步,愣住,“孩子?什么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