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科举结束会元出
    行柒柒特别喜欢他此时的呆样,故意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说这事。

    “我说,你得开始想我们孩子名字啦。”行柒柒笑容明媚,眼睁睁的看着宋子庸从满脸惊愕变成欣喜。

    “柒柒你……我……我们?”

    “对,我有了,你要当爹啦,我们要当爹娘啦!”行柒柒揽住宋子庸的脖子,开心得直蹦跶。她都憋九天了,终于能在相公面前说出来,可不兴奋死吗。

    宋子庸也不疲惫了,因为这个消息高兴得很。两人也不休息了,冲进书房开始想名字。这兴奋劲一直持续到翌日,几位考官开始改试卷的时候。

    萧御见宋子庸嘴巴都快咧后脑勺了,没好气道:“至于吗你,不就有了吗。”

    “当然至于,我可是比你先当爹。”

    两人小声斗着嘴,其他负责改试卷的官员奋笔疾书,突然有人举起一份试卷。

    “这是谁的试卷,如此有才。”

    宋子庸和萧御凑过来,从字迹上就能看出这位考生书法过关。字迹清晰没有停顿,证明写的时候文思泉涌,根本不需要思考。对于民生这方面也有具体的分析,还有战事方面均有涉猎。

    由于所有考生试卷都是封在一起的,看不出来名字,所以考官也不知道都是谁的。

    “这人不错,先单独放出来。”宋子庸点头,作为主考官的他都发话了,其他人也没啥意见。

    三日之后,会试放榜。考生们早就簇拥在放榜碑前等待了,一个个伸长了脖子等着看。

    到了放榜的时辰,翰林院院门打开,两个侍卫拿出榜单贴上去。考生们这才满怀希望的朝榜上看去,接下来就爆发了一阵阵欢呼声。

    “中了中了!”

    “终于不负希望!”

    “哈哈哈爹娘,你们儿子熬出来啦。”

    ……

    全国这么多考生,只选出两百人参加殿试,可见考核有多难,有人中,自然也有人落榜。一些意料之中的失望着摇头,之后就回住的地方收拾行李,准备三年后继续。一些心理承受不住的,直接痛哭流涕。不是每个家庭都能供起一个人读书的,落榜就证明十年寒窗全浪费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只有一个人现在榜单前表情很是复杂。有好友过来道:“咦,元恪,你多少名啊?你的成绩一直都是名利前茅,能中榜是意料之中的事吧。我看看你多少名噢……我去,第一名……”好友很是无语,第一名你还一脸沮丧做什么,我还以为你落榜了呢。

    第一名会元——元恪。

    众考生觉得这次考试很公平,不少与元恪同窗的考生都觉得他是实至名归。总之会元都出来了,那些考生不管是真心的还是无意的,皆上前来恭喜元恪。会元啊,只要殿试的时候表现得体,不出意外就是状元啊。如今新帝即位,朝廷正是用人之际。这个时候的状元一定会被重用的,前途无量。

    元恪之所以面色复杂是因为之前发生了徐大人送礼事件,他还以为这次名次会有水份呢,没想到居然如此公平。自己好友那么刻苦,但资质平平,他果然落榜了。

    但不管怎么说,他如今既然已经高中会元,就要好好为明日的殿试做准备。

    放榜的热闹持续了一日,第二日就是殿试。中榜的两百名考生齐聚大殿,由皇上亲自出题,选出一二三名。

    不出所料,元恪因表现得当,答题清晰被皇上看中,钦点为状元。因老家路途遥远,所以他就不回去了。皇上会派人去老家报喜,让他好好留在京城为朝廷效力。剩下的考生也都是人才,凰止衍自然不会浪费,物尽其用将人都安排进各个岗位。

    这是文试如此热闹,诛凰武试也很重要。萧御就曾当过武状元,只不过一直帮凰止衍做事,让人忽略了他的才能。

    武试帮诛凰选出了不少资质强大的年轻人,有了这些新鲜血液涌入军队,将会令诛凰军队更上一个台阶。科举之后又是新一轮招兵,补充粮草,扩充军需之类的事。

    凰止衍开始长期睡在书房,忙得每天只睡三个时辰。梧月桐很是心疼,却无可奈何。所以说历代皇帝短命,除了操心就是熬的,身体就是这么熬坏的。她是真不知道当皇上有什么好的……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神隐门那边传来消息了,周隐庭轻易伤不得,可他唯二的两个幕僚,其中一个死了。当初第五倨傲留下的三个名字,就是周隐庭和他身边的两个幕僚。

    “神隐门……”周隐庭要被气死了,本来他是想借着神隐门搅乱诛凰这滩浑水,没想到反被神隐门摆了一道。

    “去查,是谁买通的神隐门。”

    “其实不用查,”周隐庭剩下的那个幕僚犹豫了一下开口,“皇上,我们之间让神隐门刺杀她们几个的举动,有些冲动了。”

    “冲动?”周隐庭直起身子,面无表情,“朕从不觉得冲动。他们都让我们见血了,那我们总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

    宋子庸休息了几天又忙起来了,因为新的人才进到各个岗位,都需要人带领,才能发挥他们真正的才能。皇上都忙得脚不沾地,更何况他底下的那些官员呢。

    白芍和锦澜经常被唤进宫,跟梧月桐一起研制新的药方。因为下面地区又出现了新的瘟疫,到时候白芍是要亲自去一趟的。

    这样看来,只有行柒柒最闲。因为她身怀有孕,所以闲在家里。可她是最闲不住的人啊,胎儿稳了之后她就想出去玩。宋子庸也吩咐过别太拘着夫人的性子,不然她会难受。对养胎也不好。

    所以行柒柒决定再三,最后带着两个丫鬟出门了。

    街上人来人往,依旧热闹非凡。行柒柒格外关注那些卖小孩玩具的摊位,以前不觉得,现在怀着身孕看到这些东西就觉得心里非常柔软。

    两个丫鬟看了看天色,提议道:“夫人,时候不早了,先找个地方用午膳吧,免得饿着了。”

    行柒柒买了一个小拨浪鼓,闻言点点头:“行,那我们就去酒楼用午膳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