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一尸两命痛惨死
    酒楼中午人很多,主仆直接上的二楼雅间。在进房间之前,行柒柒眼角余光看到了一个熟人。不由得停住脚步,偏头过去细看。

    两个丫鬟见行柒柒停住脚步,不由得疑惑:“夫人,怎么了?”

    “没事,你们先进去。”行柒柒边说边朝那边走,“我好像看到一个熟人,我过去看看。”

    两个丫鬟就站在门口,也没有进去,等着行柒柒过来。行柒柒穿过转角,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背影,欣喜不已。

    “关叔!”

    那人身形一顿,回头:“柒柒?”

    行柒柒几步走过去,很是激动:“关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关叔欣喜之后微微皱眉:“你嫁人了?”

    因为行柒柒梳了妇人的发鬓,所以关叔有些疑惑。行柒柒摸了一下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对啊,嫁人了,我现在是定国公夫人呢。对了,关叔你在这里,那我娘呢?”

    关叔更惊讶了:“你难道不知道,凤族全在京城吗?”

    行柒柒怔住:“不,不知道啊……”凤族已经找到了?那为何皇后没有告诉她?

    “这就奇怪了,凤族族长就是当今皇后,按理说你应该知道的啊。总之你现在都嫁人了,赶紧跟我去见你娘,你娘可想你了。”

    行柒柒脑子有点乱,迷迷糊糊被关叔从另一边拉走了。

    两个丫鬟在哪里等了一会儿,见行柒柒还没过来,不由得过去找她。结果楼上找到楼下,还是没有找到人。她们瞬间慌了,留下一个人继续找,另一个回府找人。

    因行柒柒有孕的缘故,府里对她的关注也要多一些。一听说她不见了,府里赶紧出动去找人。结果到了天黑,宋子庸都回府了,行柒柒还是没有找到。

    宋子庸喊来丫鬟问了当时的情况,冷静片刻后连夜去找人。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瞒不过宫里的两位,梧月桐道:“柒柒毕竟比较单纯,容易相信人。上次事之后,我在她身上下了一种香引,只要根据这个香引,就可以找到她。”梧月桐说完拿出一个竹筒,上面放了一只萤火虫模样的昆虫。

    小虫从竹筒里飞出来,黑暗中闪烁着微弱的光。宋子庸忙带着人跟着虫跑了,梧月桐想了想,也跟了过去。

    因为小虫是第一次使用,也不知道效果如果,梧月桐跟过去能预防突发情况。

    小虫一路飞,众人作用轻功跟上。没有轻功的就由人带上,居然一路跑到城外去了。

    宋子庸的心越来越沉,由踏星带着飞在最前头。

    京城外面的密林处,小虫在那里徘徊,最后停在那里不动了。踏星将宋子庸放下来,宋子庸踉跄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小虫停留的那棵树下,有一抹衣角。四周树木凌乱,有打斗的痕迹。

    梧月桐脚踏实地后快步走过去,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不敢置信的喊出声:“柒柒!”

    宋子庸听到脑海中有什么碎裂的声音,突然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如果可以,他们宁愿今天晚上没有出来寻找,什么都没有发生。

    行柒柒死了,死在城外密林之中。打斗痕迹异常惨烈,经过上官清月现场勘察,得出一个复杂的结论。杀行柒柒的,是凤族人。自己人的武功路数,她看得出来。

    可是,为什么是行柒柒呢?

    她刚发现自己有了两月身孕,还在享受初为人母的喜悦。死的时候怀里还有一个碎掉的拨浪鼓,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死在那人手里?

    柒柒死之前说看到了熟人,凤族熟人她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她娘,一个是当初带她娘离开的关业。可是她娘当初在一次意外中去世了,梧月桐没有告诉行柒柒凤族找到的消息就是怕她伤心。之前准备说太忙了,后来准备说她怀孕了。怕她情绪起伏太大对胎儿不好,所以就给瞒了下来。没想到就因为她的隐瞒,害了她的性命。

    那个关业,行柒柒口口声声喊他关叔的男人,他怎么下得去手?一尸两命?

    凤族出了叛徒,由凤族人自己解决。

    关业杀了行柒柒之后,连夜逃离。只要赶到商周,他就暂时安全了。可杀行柒柒并不容易,他也受了重伤。如果不是行柒柒怀了身孕,行动稍微不便,他能不能杀得了还两说。

    拖着受伤的身体,他赶路很慢。但他知道行柒柒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找到,他都没时间毁尸灭迹。所以他不敢住那些客栈酒店,只赶风餐露宿。

    一连逃亡了三天,关业躺在一棵大榕树上处理休息。四周静谧无声,突然安静得可怕。关业握紧手中匕首,警惕的看着四周。

    突然,迎面过来一把剑,关业一个翻身躲过去。可惜他的下一步被人算死,在他落下来的时候也有一剑等着他。关业将身体扭曲成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准备找个借力点就用轻功离开。只可惜,对方出动的不只两个人。

    被四个人用剑压着跪在地上的时候,关业吐了一口鲜血,惨然一笑:“圣女殿下待我不薄,居然出动四个护法来擒我。”

    上官清月缓缓从密林中走出,目光清冷,身边还跟了两个。也就是说,一开始她打算动用六个,让他上天无门的。

    “我记得,你与青姨关系不错。”

    关业眸中闪过痛苦,没有说话。

    “每次青姨出来,都是你去接应她。你对青姨尚且有情,对她唯一的女儿,为何如此残忍?”

    关业低头:“我没有办法,淼儿在周隐庭手里……”

    “所以,你就可以杀了青姨唯一的女儿,让她一尸两命?”

    关业没有说话,关淼又何尝不是他唯一的女儿,为了女儿他什么都愿意做。

    “废了他手脚,带回去,等候族长发落。”

    “啊——”

    上官清月一声令下,关业的惨叫声传彻密林。

    梧月桐将自己关在房间三天了,这三天送来的饭食她都吃了一点,但她就是没有出门,也不让任何人进来。

    凰黎书就站在门口,陪着他母后。他知道柒姨的死,对母后打击太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