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身不由己不原谅
    身后传来脚步声,凰黎书没有回头也知道是谁。

    “还是不让你进去?”

    凰黎书叹气,摇头:“不让。”

    “那就冲进去。”凰止衍说完一掌劈开房门,屋内黑暗被阳光代替,浓厚的药味传来,让凰止衍和凰黎书都下意识屏息。

    “出去。”梧月桐冷冽的声音从房间深处传出,“烟雾有毒,别进来。”

    凰黎书待了一会儿就头晕眼花,立马跑了出去:“娘啊,你在干嘛啊!”要不是知道不可能,他都差点以为他娘在研制生化武器,来个大暴乱呢。

    凰止衍则冲进去将梧月桐拽了出来,看她素面朝天不修边幅的样子心疼又恼怒:“你这是在做什么?”

    梧月桐不说话,垂眸看着地面。

    “你现在什么听不进去了,连黎书都不管了是不是?”

    凰黎书坐在地上,眼前发黑。梧月桐忙蹲下来,给他喂下一颗解药,忍不住皱眉:“你们不该擅闯我房间。”

    凰黎书服了解药好受多了,拽着梧月桐袖子不松手:“娘亲,我和爹爹不是不给你空间。可是你什么都不说把自己关在房间,我们真的会担心的。”

    梧月桐沉默一瞬,揉揉凰黎书脑袋:“娘知道了,让你们担心了。”

    梧月桐恢复正常自然是好事,可宋子庸那边他们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现在只能等上官清月回来,让他们知道究竟关业为何要杀行柒柒。

    上官清月是在三天后的夜里回来的,一回京她就带着奄奄一息的关业进宫了。

    梧月桐居高临下的看了地上的关业一眼,看向上官清月,面无表情:“他怎么说。”

    上官清月总结了一下语言:“凤族的突然出现让周隐庭开始恐慌,他设法抓住了几个族人,想要从他们嘴里打听出原因。关业的女儿关淼,就是其中之一。”

    梧月桐皱眉:“除了上战场的族人,其他人都在京城。如今京城全是我们势力范围,周隐庭的人怎么进来的?”

    上战场的族人周隐庭还真抓不到,因为他们从来不落单。

    “是族人中产生了矛盾,他们自己离开了京城……关淼是贪玩跑出去的。”上官清月觉得有些丢脸,如果不是他们自己跑出京城势力范围,周隐庭又怎么会把他们抓住呢。

    如今凤族族长是梧月桐的消息已经暴露,多半第五倨傲的事也已经暴露了吧。所以周隐庭才会对他们下手,让诛凰从内部开始乱。无论是锦澜还是白芍,他们都无从下手。只有行柒柒,有关业这一个突破口。

    “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上官清月应声退了出去,梧月桐从座位上下来,蹲到关业面前。声音轻柔:“你知道吗,柒柒肚子里是个女孩。”

    关业没有说话,准确的说没有动弹。

    “若能平安生下来,也会长成你女儿那样,娇俏可人,活泼可爱。”

    关业身子颤抖了一下,痛苦的闭上眼睛。

    “你却不给她机会,哪怕你囚禁她,留她一条命,也是在为你女儿积德。为什么,为什么你能这么狠心,为什么对一个孕妇也可以下手!”梧月桐一脚踹向关业手腕,那里刚被人挑断手筋,本来已经痛到麻木了,如今被一踹又是刺骨般的疼痛。

    梧月桐笑了,泪水却夺眶而出:“疼吗?宋子庸此时更疼啊,你利用柒柒对你的信任,亲手杀了她母子。等你到了下面与她遇见,她问你,关叔,你何故要杀我?你要怎么回答?嗯?你会怎么回答?”

    关业哭了,痛不欲生:“你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吧。”

    “杀了你?”梧月桐擦干眼泪,“太便宜你了,我要让你亲眼看看,你的女儿因为你的举动会是什么下场!”

    “不!我女儿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关业慌了,“族长,皇后,我求求你,我女儿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我鬼迷心窍干的,你杀了我,你怎么折磨我都可以,可淼儿是无辜的啊!”

    “晚了。”梧月桐开门走出去,“我已经派人去救你女儿,你们父女很快就会团聚了。”

    “不!”

    关业后面说什么都没用了,因为梧月桐已经走远了。不过梧月桐只是说说,迁怒这种事她还做不出来。

    梧月桐出了大殿之后并没有回寝宫,而是一路出了皇宫。虽然皇宫有门禁,可皇后要出门,谁敢阻拦。

    出了皇宫之后,梧月桐就让姒鸾带着她,直接以最快速度来到了国公府。

    国公府挂着白幡,灵堂灯火通明。

    姒鸾直接带着梧月桐落在灵堂门口,四周守着的侍卫差点以为是刺客,在看清来人之后就悄无声息的退下去了。

    宋子庸穿着一身白跪坐在蒲团上,面前火盆中燃烧着纸钱。就算梧月桐来了,宋子庸也毫无反应,机械的朝火盆中扔纸钱,目光看向某处,神游天外。

    梧月桐也不介意,扯过一旁蒲团坐下,从宋子庸旁边的盒子从拿出一把纸钱开始往火里扔:“傻丫头,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之所以不告诉你凤族消息,是因为你娘去世了,为了不影响你的情绪,我选择晚点再告诉你。可你看看,就因为我说晚了一会儿,你就趟在这冰冷的盒子里了……”

    有丫鬟端着茶过来,听到梧月桐的话小心翼翼的退了出去,这个时候还是选择不打扰比较好。

    梧月桐从袖中拿出一个盒子,放在宋子庸旁边,低声道:“杀害柒柒的凶手找到了,惩罚她交给我。这是水玲珑,无色无味,提纯之后我又加了几味毒药,见血封喉。”

    宋子庸眼睛动了动,有了几分神采。

    “如何给予周隐庭沉重的打击,不用我教你吧?待柒柒入葬之后,用那些人的血来祭奠柒柒吧。”

    梧月桐起身离开,偌大的灵堂只剩下宋子庸一人。宋子庸将手中纸钱扔进火盆,看着它全部化为灰烬,这才低头看向锦盒。

    锦盒很精致,打开之后里面放着三个小瓷瓶。瓷瓶是透明的,里面的液体也是透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