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下毒损失上万人
    宋子庸拿起一个小瓷瓶放在手中,冰凉的瓶体让他冷静了几分。

    “无色,无味……周隐庭。”停灵七日之后行柒柒下葬,宋子庸捧着排位走在最前面。一路哀乐,一路悲痛。众人皆觉得惋惜,国公夫人那么年轻,怎么就一尸两命了呢。

    梧月桐从马车上下来,一身素服,不施粉黛。还有白芍,同样素净装扮,一路跟着送灵队伍上山。

    行柒柒的墓立在那里,他旁边的位置,是为宋子庸留的。有人说这样不吉利,应该等宋子庸百年之后再将两人合葬。但宋子庸坚持,也没人能再反驳。

    除了行柒柒,他不会再娶任何女人,这是他的承诺。

    半月后,前线发生了一件震惊三国的事情。商周与诛凰对抗的五千士兵,全部惨死。死状凄惨,到了什么程度呢?连诛凰士兵都吐了。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因为诛凰射出的箭上带毒。见血封喉不说,就算沾到连衣服上,也能瞬间腐蚀你的皮肤。五千人的死只是一个讯号,接下来几日因为这些影响,诛凰军队势如破竹的攻入商周,一下拿下两座城池,造成上万人的死亡。这上万人中死在这种毒上的,就有八千人。

    其实两军对战,用毒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但并没有谁明文规定不准用毒,所以那些将军身边多多少少都会常备一些解读药丸。可像这种闻所未闻,沾之即死的毒他们真没有见过,而且令人防不胜防啊。

    其实毒药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那些人心已经乱了。谁都惧怕死亡,可若是战死也就罢了,要是死得这么不明不白,还死状异常凄惨,那就很令人憋屈了。

    所以商周士兵心乱之后短短半个月又损失了两个城,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半年商周就完全成为诛凰领土了。

    周隐庭不会坐以待毙,发现前线那里只能尽力补救之后,他就将希望寄托于诛凰内部。这种厉害的毒药一定出自梧月桐之手,身为神农谷谷主,本该历任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结果用毒,害死了一万人。就算有天下的理由,在百姓眼里也站不住脚跟。

    所以周隐庭开始散布谣言,说梧月桐是妖后转世,迷惑皇上。杀人于无形,随便一出手,就死伤数十万人。

    百姓们懂什么,他们三人成虎,只要说的人多了,不可能也会变成可能。而且诛凰打了胜仗,商周毒死了不少士兵是有目共睹。所以百姓们开始群情激愤,要求清理妖后。

    舆论的传播在有心人的散布之下,已经愈演愈烈。甚至最后皇上独宠皇后都成了皇后迷惑人心的事实。不然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帝王,怎么可能会只专宠一个人呢。

    这个时候他们就忘了梧月桐当初救那些人于水火之中的举动,只看得到她的错误,觉得她是妖后,杀人于无形。

    百姓们的谣言影响到了文武百官,上朝的时候就有官员脱下官帽请求皇上废后,说如此毒后实在不堪当皇后之位。凰止衍无动于衷,每日该干嘛干嘛,朝堂中只要有废后的言论他就转移话题。萧御和凰恒昔则配合他,一唱一和让那些官员插不进话来。

    堂堂国公和王爷那么无耻,让那些老学究怒了。直接一把将帽子扔了,跪下来。

    “皇上!江山社稷比不过儿女情长吗?若皇上不废后,老臣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这位赵大人是唯二的三朝元老,他若是出了事,凰止衍真的没有脸面去面对列祖列宗了。

    所以朝堂上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在看皇上该如何解决。身为国舅,梧归杨皱眉,正欲上前说话。

    凰止衍缓缓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赵大人:“你在威胁朕?”

    赵大人吹着胡子,一脸倔强:“皇上,江山社稷……”

    “不废后就威胁江山社稷了?”

    “这……”

    “还是赵大人身为三朝元老,受过正统教育,学子满天。也迂腐至此,觉得妖后误国?”

    凰止衍几句话将赵大人堵得哑口无言,旁边一位大臣梗着脖子:“那皇后下毒毒害商周上万将士也是事实!”

    “那常州瘟疫皇后救下上万人你们又放在哪里?皇后救下的人数不胜数,你们怎么不提?”

    哑口无言,的确,自从知道梧月桐是神农谷主之后,多少绝症出自她手。她也没有架子,有疑难杂症就出手。这几年来,她救下来的人真的不计其数。

    见那些准备出头的人都低头不说话了,凰止衍也缓下语气:“朕与皇后成亲之日曾说过,同生共死。你们主张废后,朕是否可以认为你们是想谋害朕?”

    赵大人没话说了,只能深深伏地:“微臣惶恐。”

    “以后,再听你们提一句废后之言,那就以死明志,朕觉不怪罪。”凰止衍说完一甩袖子走了,气得不轻。

    凰恒昔转身环视了一圈官员,冷笑:“皇后再不该也是为了诛凰,除掉了商周将士。你们不去好好想想舆论的发起者是谁,反而在这里主张废后。亏你们还自称学士,这点阴谋都看不清。”

    众人被荣王嘲讽得脸一阵红一阵白,想反驳却没有话语出口。凰家兄弟如此维护梧月桐,他们怎么做都没用。要是真的以死明志,那就像荣王说的,与那些愚民有什么区别。

    凰止衍下了朝之后直奔皇后宫中,梧月桐正在给凰黎书试穿新衣服。凰黎书个子长得快,大概因为习武的原因,三岁比同龄孩子要高出小半个头了。

    梧月桐现在做衣服进步了很多,刺绣更是进步神速。凰黎书穿着新衣服乖乖转了一圈,看得梧月桐满意点头。

    “你娘亲我还是有点天赋嘛,这衣服你穿得特别贴身。”

    凰黎书点头:“娘亲自己设计的吗?保暖又不笨重,的确极好。”

    “你不嫌弃就好了。”

    凰止衍走过来,有些吃味:“我怎么没有新衣服穿,我也要。”

    梧月桐被他逗笑了:“行了你,幼不幼稚,你们两个都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