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为母正名身入险
    老大看到黑衣人的时候目光了然:“原来是暗卫统领森屿大人,久仰大名。”森屿目光微凉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凰黎书朝老四微微一笑:“现在我们可以用平等身份说话了吗?”

    老四目光奇怪的看了凰黎书一眼,这小孩简直聪明的诡异了吧?

    最后,两方人坐在桌子上对视。只是这边是山寨几位当家人,那边只有凰黎书和暮词两个小孩坐着,森屿站在两人身后。

    “听你们说,你们绑架我的目的是为了让我母后付出代价。但你们并没有伤害我们,所以我想知道,你们绑架我,是自己一时冲动,还是有人指使?”

    老四没好气道:“什么叫有人指使,这种事还需要有人指使吗?你母后杀了那么多人,不该给他一点教训吗?”

    老大拍了老四肩膀一下,示意他别激动,他接过老四的话语,冷静道:“绑架殿下是临时起意,因为我们兄弟几个都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的残兵,所以对于下毒这种行为非常不耻。也没有想伤害殿下,只是想给……皇后一个教训。”

    凰黎书一拍桌子,冷哼:“你们懂什么,毒药是我母后研制的又如何,毒又不是她亲手下的。你们一口一个妖后喊她,可曾想起她为诛凰做过多少事?定国公宋子庸知道吧,有名的大才子,这次科举他还是主考官呢。他的夫人,才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刚查出有身孕,就被商周太子派人杀死,一尸两命。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让我们诛凰内部自己开始乱!”

    众人有些震撼,他们都不知道这一出。

    凰黎书继续道:“妖后之名又是谁穿出来的?是周隐庭自己派人传出来的,我母后该有多委屈?常州瘟疫死伤那么多人,要不是我母后连夜研制出解药,瘟疫何止死上万人。神农谷救世济人为己任,可他们对于母后下毒一事三缄其口,你们觉得是为何?”凰黎书看了一下众人表情。“我母后什么都没说,委屈自己扛,你们又有何资格说她为妖后。我母后要真为妖后,以她的手段,她可以瞬间令一座城的人死伤无数!”

    凰黎书稚嫩却坚定的声音响彻在众人脑海中,他们现在已经不会去想凰黎书才三岁的孩子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了。他们在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梧月桐是妖后的?当初她神农谷谷主身份暴出来的时候,诛凰众人有多庆幸?庆幸神农谷谷主是他们诛凰太子妃,这样的人才没有在商周,没有在大秦。可如今,因为她研制出来的毒药杀了太多人,就觉得她是妖后了?等等,是谁开始传那毒药是梧月桐研制的……

    山寨里的人羞愧低头,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个娃娃看得通透,不由得觉得老脸一红。

    凰黎书见目的达到了,看向老四:“对了,我们的赌注是我赢了吧?”

    老四抽抽嘴角,对眼前这个逆天的小孩已经免疫了。

    “你想让我做什么?”

    “我让你帮我母后正名,无论用什么办法,我不想再听到妖后这个称呼。”

    “好。”这事,就算凰黎书不说。老四觉得他们也会下意识去做的。毕竟他们的皇后,真的不是谣言所传的那样。

    从山寨出来,凰黎书死活不肯再坐马车,宁愿骑马。老四他们表示很羞愧,做山贼很穷,换不起好马车。

    凰黎书坐在马背上拍着他肩膀表示自己理解,然后骑着马走了。当然他还小,坐不稳马背,暮词坐在他身后护着他。

    回到皇宫之后,宫里风平浪静。看来父皇母后已经知道他是故意被抓走的了,但没有商量一下就擅自行动的确是他思虑不周。所以他准备先偷偷溜回房换件衣服,再想个好点的说法哄哄他母后,只要将他母后哄好了,他父皇那关就不会太难过了。

    可是当他走进院子,看到自家父皇背影时,他脚底抹油就想溜走。

    “凰黎书。”

    凰黎书耷拉着脑袋乖乖走回来:“父皇。”

    “很威风?”

    “啊?”

    “跪下。”

    凰黎书噗通一声跪下,实在是他父皇这声跪下气势太足,让他不得不跪下来。凰止衍转身,面无表情:“再问你一遍,你觉得很威风?”

    “我没这么想……”

    “若我没有让森屿贴身保护你,你这次是不是没有留下任何讯息?”

    凰黎书没有说话,当时情况紧急,他没来得及留讯息。

    “你说你不要师傅,可以自学,你的自学就是学会了自作主张以身犯险?”

    凰黎书有些不服气:“我是有把握没有危险的,那些人目光并无恶意。”

    “万一这些只是障眼法呢,你想过你母后吗?”

    “我……”

    “你可知,你母后知道你被绑架,方寸大乱?”

    “我错了……”凰黎书低头认错,的确是自己太冒险了。凰止衍见他如此,也不忍心太过苛责,无奈叹气:“我知你聪慧,可你如今只有三岁,等你十二岁之后,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管你。我会任宋子庸为太子少师,以后他就是你的老师。你好好和他学学,顺便……”

    顺便什么,凰止衍没有说,但凰黎书心中明白。宋子庸放不下行柒柒,身体只会一日日消沉下去,只能靠凰黎书让他燃起几分斗志。

    “是,儿臣知道了。”

    “起来吧,去看看你母后。”

    “是。”

    凰黎书进了屋子,梧月桐正坐在窗边看书,看他委屈着一张小脸进来,不由得有些好笑:“少来,我都看着呢,别来我这装可怜。”

    凰黎书表情一收,一本正经道:“娘,我错了,我以后绝对不会以身犯险,以后有事一定会给你们留讯息。”

    “没关系,我也不会拘着你的性子,你爹也舍不得惩罚你,你自己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就好了。来,告诉娘,这次去玩了什么?”

    凰黎书靠在梧月桐怀里,将自己的所作所为都说了。凰止衍会知道是森屿说的,梧月桐还是刚知道她的儿子为了她做了这么多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