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靖州拍卖盛意楼
    “听说盛意楼要拍卖了?”

    “说是要拍卖,还不是找个借口被那四家收入囊中。”

    “唉,靖州的生意不好做啊。”

    “你们说他们那么嚣张,太守大人也不管管?”

    “管什么啊,一丘之貉。”

    ……

    无论何时何地,酒楼都是听小道消息的最好地方。这间酒楼面积不大,也就两层楼高,比不过旁边挂着王家招牌的酒楼。偶尔来这边的就是一些熟客,喜欢这里的味道。伙计也很勤快,但耐不住客人稀少,看起来格外萧条。

    梧月桐几人就坐在二楼靠窗的地方,这里可以很好的看到外面的场景。伙计过来招呼着上菜,因为客人少,所以上菜速度很快。

    因为梧月桐几人不是女眷就是小孩,所以问话的事只能李诺来做了。他装作不在意一般问道:“现在正是午膳时间,为何客人这么少?”

    伙计叹口气:“唉,别提了,在靖州生意不好做啊。看到隔壁那家酒楼没?陈员外家的。这条街除了陈员外家的店铺,还有谁家生意做得下去啊。我们家掌柜的,也打算昨晚今年不做了,离开这个鬼地方。”也许是心里憋屈得狠了,听到有人问伙计就一股脑全说了。

    梧月桐突然开口:“你说靖州生意被四位员外笼络,那他们四家谁比较厉害啊?”梧月桐带着面纱,伙计看不到她的脸,但听她声音觉得声音不错,不由得放缓了语气:“这个问题也有很多人想问,四家看起来和睦相处,其实他们暗地里其实一直在较劲的。就比如三日后要拍卖的盛意楼,谁能得到谁的底蕴又大了一层。”

    李诺很是惊讶:“盛意楼可是唯一能和王家酒楼媲美的酒楼,居然要被拍卖了?”

    “还不是被逼的开不下去了。”伙计感叹。“酒楼老板都被逼着跳楼了,酒楼只能拍卖了。”

    “跳楼?”梧月桐挑眉,“人命案子也没人管?”这个太守也当得太安逸了吧?

    伙计笑笑:“咱们底下人说是被逼跳楼,但他们说出来就不是了。”

    也就是说,就算他们害死了人,也可以用别的借口混淆视听。若不是梧月桐此行来到了靖州,只怕还真不会发现这样的事。

    打发走伙计,众人沉默着吃饭。

    “三日后的拍卖会,皇……夫人要去看看吗?”李诺犹豫着开口。

    “去吧,我也想看看,那四位家主有多嚣张。”齐曳作为诛凰首富,毫不嚣张。第五倨傲作为世界首富,豪无骄奢之气。这四个不过是靖州员外,竟然如此作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既然拍卖的消息已经放了出去,盛意楼就打开大门让人随意进来观看。昔日繁华的酒楼在今日涌满了人,有二楼雅间,一楼大堂。李诺来得早,在一楼大堂占了几个位置。三楼空置着,等待拍卖之后再开启。

    梧月桐打量着这个酒楼,发现它的装潢布局都非常好,当初店家装修这个酒楼,一定下了不少本钱。

    “盛意楼老板名唤陈茂,刚过不惑之年,三天前从楼上跳下去,之后二管事就决定拍卖盛意楼。”

    李诺边给梧月桐几人介绍他打听到的消息,边注意观察周围的动向。

    正说着,一个员外打扮的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小厮。男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从相貌看上去,不过是一个有些老实的商人。

    李诺介绍道:“他就是王员外,在四个员外之中隐隐占据首位。”果然是人不可貌相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四位员外陆续到齐。二楼视野最好的位置就是给他们四人留的,他们到齐之后人也差不多到齐了。

    四位员外相互调侃了一下,王员外借着喝茶的当口用茶盏挡住嘴,低声对旁边的陈员外道:“听说李诺那小子回靖州了。”

    陈员外用茶盖撇了一下浮沫,喝了一口上好的碧螺春,闻言淡淡道:“回就回了,他还能翻起多大风浪。”

    “听说他这次带回了一个大人物。”

    陈员外闻言更不屑了:“他能结识的大人物,还能大得过那位?”

    “说的也是。”王员外笑容放松,放下此话题不提。

    白芍之前一直盯着楼上,此时低声在梧月桐耳边说着什么。

    梧月桐淡淡挑眉,听他们几人的口气,在朝中有什么大人物罩着?那此行,更不能马虎了。

    待人差不多都来齐了,走上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面容憔悴。他环视了一周,带着沉痛的语气道:“吴某为盛意楼二掌柜,在大掌柜惨遭横祸之后沉痛拍卖盛意楼,这盛意楼是我家大掌柜的心血,我希望无论谁拍卖到手了,都能好好经营他……”

    “行了,别跟个娘们一样磨磨唧唧的。”身形瘦小的钟员外一脸不屑的开口,“快点说底价,这么多人还等着呢。”

    吴掌柜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却敢怒不敢言,最后缓缓开口:“盛意楼低价,五十万两,每次竞价不得低于一万两,拍卖开始。”

    五十万两对旁人来说是天文数字,对王员外这些人来说,只不过是几个数字而已。所以王员外开口,直接加了十万两:“六十万。”

    吴掌柜眼神深处闪过一抹厌恶,面上不动声色:“王员外出价六十万,有没有出价更高的?”

    陈员外悠悠的看了王员外一眼,淡淡开口:“八十万。”

    “陈员外出价八十万,有没有出价更高的?”

    八十万已经是个坎了,所以几位员外都沉默了一下。

    吴掌柜眼中闪过一丝心痛:“八十万一次,八十万两次……”

    “一百万。”

    众人惊讶的看向王员外,没想到他为了一个盛意楼居然出价一百万,这已经是底价双倍的价格了。

    吴掌柜也有些惊讶,虽然盛意楼的价值远不止一百万,但王员外已经在当初私底下威胁自己的基础上加了十万了。老实说他已经有些欣慰了……

    “一百万一次,一百万两次,一百万……”就当吴掌柜准备敲案定下的时候,一个淡漠的声音突然传来。

    “一百零一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